连鞘长剑与柔软树枝凌空相撞!

    只一瞬间,无名手中的树枝便炸成粉碎。

    “可惜可惜啊,不能领教剑宗以神御剑的绝学,有些可惜了!”

    林沙收剑凝立,一脸风轻云淡。

    “林少侠对剑宗好象很熟悉???”

    无名也是一身悠闲清淡,负手而立身上不沾半丝尘挨。

    “谈不上多熟悉,只是听闻了一个消息!”

    林沙扭头,冲着无名淡淡笑道:“无名你的师兄破军,为了实力更进一步跑去倭国投奔了绝无神宫,习得杀破狼已经随绝无神返回中原!”

    “什么,破军师兄投奔了倭国绝无神?”

    无名万年不变的脸上露出惊容,看向林沙的目光满是疑惑:“少侠又是如何知晓这些消息的?”

    “你不用管我是怎么知道的!”

    林沙淡淡一笑,不置可否道:“关键是绝无神这厮对中原野心勃勃,一身实力不在你我之下,更是擅用阴谋诡计,这次中原江湖又将掀起巨大波澜!”

    无名默然不语,他对绝无神的记忆,还停留在年轻之时,塞外长城的那一次大战,他以一人之力惊走绝无神宫数千好手。

    时间过了这么久,他的实力比之当初有进步,绝无神也不会没有进步,至于有没有林沙说言那般厉害,还得交过手才知。

    “可惜啊,当初我特意放了雄霸一马,以为他会在对待你们师兄弟的事情上留一手,没想到最后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转头,林沙冲着聂风摇头轻笑,脸上露出些微无奈:“看来。雄霸对自己的能力还是太过自信了点,以为凭借天下会就能抵挡得住绝无神宫,真是太天真了!”

    “好了,事情办完了我也该走了!”

    林沙轻轻一拍挎在腰间的英雄剑,回头冲着无名和聂风微一点头,转身边走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不过瞬间,林沙的身影便消失在无名和聂风的视野之中,远远的还飘来他的声音:“不要忘了我的提醒,小心阴沟了翻船!”

    出了凤溪村,林沙辨明了一下方向,直接朝无双城所在行去。

    在外游例两年时间,踏遍了整个神州的山山水水,亲身感受了大自然的瑰丽神奇,心态更加平和安稳。

    当然,最大的收获,就是他对风云世界的神州大地地理地貌,有了更加清晰和深刻的认识。

    整体而言,神州大地的地形地貌,都跟他识海中的光影沙盘差不多,有差别的是一些具体的环境不同,比如山体高低,又或者在光影沙盘中显示是平原,而在神州世界却是一处连绵山丘。

    总之,细节上的差别一大堆,可是总体而言地形还是那个样子。

    正如他所言那般,游历天下的过程中,一边甄别真实地理环境与识海光影山盘的差异,同时遇到了看不顺眼的事情出手管上一管。

    他那个‘剑中雄’的名头,就是这么来的,并不是他刻意为之。

    以武为尊的世界,不公平甚至让人看不过眼的事情太多了,他管得过来么?

    就是所谓的中原良心武林神话无名,手上也少不了无辜者的鲜血,这是一位武者蜕变必不可少的过程,谁都得走过这一遭。

    神州中原的皇朝统治力真的弱得不行,两年时间所见所闻,除了一些重点步防的繁华大城,像是县城以及村镇一级的统治,中原皇朝只是个名义上的幌子,实际上的行政大权都落在各地方江湖门派手里。

    玄幻武侠世界,实力强横的江湖门派,就是这么牛!

    地方秩序由江湖势力执掌,可想而知解决问题的手段会有多粗暴强硬。所以地方上经??梢钥吹侥侵纸腥寺嶂?,根本不把普通百姓的小命当作回事的行为,玄幻武侠世界就是这么残酷。

    至于他为何会知晓绝无神,以及绝无神宫已经开始向中原加大渗透力度的事情,倒也不完全是对风云剧情的了解和回忆。

    在处理一些行为实在太过分,当地百姓简直活在水深火热状态中的某些恶霸势力时,他惊讶发现某些在地方上强横一时的势力,其实已经暗中被绝无神宫秘密收拢。

    倭人的行事,依旧如此见不得光!

    对于暗中已经投靠了绝无神宫,又在地方上实行残酷统治的恶霸势力,林沙的态度自然是绝不姑息养奸,遇到一个杀一个。

    当然他也明白,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遇到了大杀一通,遇不到的话也只能无可奈何。

    不过,事后他也把消息通过天下会和无双城的通信渠道,告之了天下会和无双城,至于雄霸和独孤一方会如何决断,就不关他什么事了。

    期间,他也遇到过绝无神宫派出的使者和高手,这些人的打扮和样貌实在太好辨认,林沙只是感应了他们身上无有血腥煞气,有的话直接找个机会将他们干掉,没有的话也会使出有些手段直接将他们的武功废了。

    不老老实实待在倭岛上玩武士对决,没事跑来中原找虐么?

    因为这事,还引起了绝无神宫的特别关注,在他走后没对久,甚至派出潜伏在中原,或者收拢的中原高手前来调查,‘雄中?!稚车拿?,很快就摆在绝无神的案头,被视作必须除去的中原武林白道高手。

    这些,林沙都是不知晓的,当然可以肯定,就算他知道也不会在意。

    这世,他没心情搞什么争霸天下的麻烦事情,但不代表他可以眼睁睁看着外族,插手中原内部事务甚至意欲成为中原的统治者。

    开什么玩笑!

    ……

    无双城依旧热闹繁华,巨大的城门前车水马龙,等候进城的人流车马络绎不绝。而城门外面矗立的那根铜柱,在阳光照耀下依旧闪闪发光,上头铭刻的武圣二字给人以异样的威严。

    随着缓慢前行的人流,慢慢向城里走去,扭头回望无双主城这一标志性建筑,心中感慨万千。

    见识过倾城之恋的恐怖威力,林沙对三国时期的武圣关羽,自然又有了更深一层次的认识。

    光速般的剑芒,简直不给人丝毫反应机会。

    袁绍手下的河北大将颜良,就是死在这一招之下的吧?

    可惜关羽有如此厉害手段,都称不上天下第一武将。

    蜀汉五虎将,实力相差不大关羽还不是其中最厉害的。

    三国,真是个谜一样的时期啊。

    交了入城费轻松进得无双主城,一股热闹喧嚣的气氛扑面。

    到处都是嘈杂的人流,街道两旁店铺淋漓,路边摆小摊的更是不计其数,吆喝呐喊讨价还价之音充斥整个嘈杂喧闹的气氛之中。

    有独孤一方坐镇,无双城并没有和原著那般毁于一旦。

    原著中,此时的无双城势力已经彻底覆灭,天下会一家独大雄霸却没讨到好去,被风云掀翻天下会却是落入天池十二煞这帮死鬼手中。

    以这帮恶棍的心性还有手段,天下会不闹得乌烟瘴气群魔乱舞才怪。也难怪后来绝无神轻松就掌控了天下会,那时的天下会跟雄霸在位时根本没得比。

    眼下,不仅独孤一方还活得好好的,就是作为无双城最大靠山的剑圣,也没有强行使出剑二十三,把自己给整挂掉。

    无双城,依旧是能和天下会扳手腕的巨无霸势力!

    林沙觉得这样很好,除了属于两方势力中,夹缝求生存的江湖门派和江湖好汉日子艰难一些之外,普通百姓的生活其实蛮不错的。

    没有一家独大,也就杜绝了某些阴暗事情的发生。为了面子除了在暗地里动武之外,无论是天下会还是无双城,都必须花费一点的心力处理发展治下民生经济,百姓有了这些其实已经够了。

    “站住,这里是城主府,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一声暴喝,把林沙从思绪中惊醒,看了眼不远处占了一条大街的城主府,林沙轻轻一笑冲着过来驱赶的护卫说道:“告诉独孤一方,就说‘雄中?!稚忱捶?!”

    那护卫脸色微微一变,满脸狐疑打量了林沙几眼,眼中满满都是不信之色却是不敢说出口,最后还是叫林沙在这里等着,他去通报看上头如何交代。

    ‘雄中?!稚?,可是最近江湖上最出名的高手之一。以无双城江湖巨型帮派的性质,如此人物自然不敢怠慢了。

    林沙呵呵一笑也不在意,没事跟一个看门的计较不是他的风格。

    他又不是世界的中心,非得要整个世界的人都认识他,那不现实,除非他变身成为金银铜子才有可能。

    “哈哈,林沙你什么时候来的,回来了也不提前通报一声,好让我派人前去迎接??!”

    不多时,一声爽朗大笑从城主府洞开的大门传来,独孤一方龙行虎步在一票贴身亲卫的?;は?,出了城主府直奔林沙而来。

    “哈哈,独孤城主真是客气了,城主日理万机,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林沙哈哈一笑,打了个哈哈客套了两句,谁也不会把对方的话当真就是。

    “小哥哥你回来了,我好想你??!”

    就在这时,从独孤一方背后传来一声惊喜呼唤,然后一道娇小身影迅疾如风扑了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