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没想到我那点小小名头,竟然传到了凤溪村来啦?”

    林沙哈哈一笑,看着走过来的聂风,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戏谑:“哟,这不是天下会的神风堂堂主聂风么,怎么也跑到这么个偏僻地儿来了,不会又是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任务吧?”

    聂风苦笑出声,脸上带着一丝落寞,倒也没有生气,拉开椅子坐到林沙身边,淡淡道:“我已经与师傅决裂,再也不是天下会中人!”

    “跳出来也好!”

    林沙默然,对聂风的遭遇表示了三秒钟同情,转脸却是毫不客气说道:“在天下会,你这家伙将难有进一步的成就!”

    “林少侠,似乎知道些什么???”

    聂风不是傻子,瞬间就听出了林沙话中隐含深意。

    “哈哈,知道什么又如何?”

    林沙轻瞥了这厮一眼,淡淡道:“以你现在跟雄霸的关系,还能恢复如初么?能的话,我告诉你也无妨??!”

    聂风默然,脸上闪过一丝无奈和痛苦,端起桌上的茶碗一饮而尽。

    “伙计伙计,你们这小店的服务质量太差了,怎么到现在还没上菜???”

    微微一笑,林沙转脸把桌子拍得砰砰作响,一脸怒气冲着伙计大声喊道。

    “剑中雄,林沙?”

    就在这时,一道平淡沧桑的中年男声,突然在耳边响起。

    “无名!”

    心头猛的一跳,感应到身边好象突然出现一柄,隐而不发的森寒利剑,浑身上下的汗毛都忍不住倒竖而起。

    缓缓回头,正好对上一双满布沧桑却清亮如晨星的目光。

    嗡嗡嗡……

    好象感应到了什么,横放在桌上外表简陋的英雄剑,突然嗡嗡作响连连抖动不停,林沙清晰感受到了英雄剑上,传来一股遇见老朋友的欣喜。

    幸好不是得遇旧主的激动,不然林沙会吃醋滴。

    “英雄剑,只有在林少侠手中,才称得上真正的英雄??!”

    英雄剑的嗡鸣,引来满脸沧桑的无名一声莫名感慨,缓步走到林沙所在桌子边,伸手示意聂风无需动作,拉起一旁的空椅子坐了下来。

    “哈哈,这还得感谢无名你的好徒弟啊,当日剑晨那小子牛气烘烘拦路,我见这把英雄剑正趁手便拿了过来,你不会介意吧?”

    任谁都不会想到,眼前这位浑身没有丝毫精悍气息,就似一个普通店老板的沧桑男子,就是号称武林神话无名。

    “不介意,少侠这两年在江湖上的所作所为,称得上英雄二字!”

    无名淡淡扫了嗡鸣不已的英雄剑一眼,轻笑着说道。

    话音刚落,横放在桌子上,嗡嗡鸣叫的英雄剑,突然静止不动,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无名的态度才会如此。

    “哈哈,过奖了过奖了,不过是看不过眼就顺手料理一下!”

    林沙淡淡一笑,嘴角露出丝丝冷厉凝声道:“这个天下,不公平之事太多,既然撞上了我就顺手理上一理,没遇见的话也不会随便出手!”

    “少侠此等行径,正是侠义中人风范!”

    无名沧桑满怀的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欣赏,伸手隔空一挥,旁边桌子上的茶壶和茶杯,稳稳的飞了过来落在他手上。

    “好功夫,不含意思烟火气!”

    林沙呵呵一笑,眼神微微眯缝嘴角露出一丝惊讶,朗声道:“隔空取物,做得如此自然顺畅,无名你的隔空控剑之术,已达炉火纯青之境矣!”

    说着,将杯中淡出鸟来的茶水一饮而尽,腾的起身抓住英雄剑剑柄,目光炯炯直视无名,邀请道:“无名,咱们过上一手如何?”

    见无名眼中平淡,神色中没有丝毫火气或者战意,张口欲要拒绝却被林沙伸手拦下,轻笑道:“只是试上一试而已,我这里有两个消息,相信无名你一定会很感兴趣的,关乎神州的安定和百姓的生活??!”

    说着,提起英雄剑随意搭在肩头,满脸轻佻信步出了中华阁。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图霸业谈笑间,?不胜人生一场醉。?提??缙锘庸碛?,?白骨如山鸟惊飞;?尘事如潮人如水,?只叹江湖几人回?!?br />
    如雷般滚滚声浪在耳边炸响,无名苦笑无言,摇了摇头起身挥手,招呼一脸愕然的聂风跟上。

    三人一前一后,似慢实快脚下速度极速,不过片刻功夫已经远离的凤溪村,随意找了处偏僻山林空地,立定互视。

    “传闻无名出身天下最神秘的门派剑宗,一身剑术出神入化,已达到以心控剑的高端境界,今日我便要试上一试,看看传闻是否属实!”

    说着,身形如移形换影飘然而至,手中尚未出鞘的英雄剑,悄无声息电射而至,一式简简单单的苍松迎客却含不凡气度。

    嗡!

    无名身形突然一晃,下一刻已在数丈开外,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抽条树枝,脚下前迈瞬间来到林沙身前,突然树枝化作漫天剑影,带着凌厉剑意铺天盖地席卷而至。

    “这样才好嘛!”

    林沙哈哈大笑,身形不动如山,手上连鞘长剑似缓实疾如电疾闪,在空中随意划出一个大圆。

    无名眼中讶色一闪,手中树枝好似受到一股拉扯之力牵引,竟是有些不受控制要向旁边移动。

    “少侠这一招颇有太极阴阳之意啊,好手段!”

    手腕轻轻一翻,手中被拉扯的树枝轻轻一抖,竟是弯成一道弓形圆弧,树枝尖头如一点锋利剑尖,带着锐利锋芒直取林沙挥剑手腕。

    “哈哈,无名就是无名,剑招在你手中,已经完成化己涌随性而为!”

    连鞘长剑在手中犹如风车疾转,挡在树枝尖头所惊之处,当的一声金铁交鸣声响起,林沙只觉手腕一震筋骨皮膜轻轻一抖便恢复如常。

    “无名,接我这一手快剑!”

    手中连鞘长剑好似舞动精灵,顺着无名手中树枝尖端一点之力,自动旋转绕身一周,林沙身形猛地向后一腿,右手握住凌空绕身的英雄剑剑柄,吐气开身突然身前化做片片剑影,如一堵由剑影组成的墙壁直刺而出。

    英雄剑的出击速度快至极限,空气中发出咻咻咻的锐啸,震得无名和一旁观战的聂风耳膜生疼。

    “好!”

    无名只道了一声好字,突然间手中树枝化作漫天细雨,缠缠绵绵润物无声却又暗机暗藏。

    叮叮?!?br />
    连串金铁交鸣声突兀响起,整个偏僻小山林除了密集的叮叮声再无其它。

    林沙手持连鞘长剑,嘴角挂笑眼中却露出一丝凝重,剑上传回的连绵震荡之力不过瞬间便被化解干净,让他惊讶的是无名这一刻的莫名状态。

    难不成,这就是无名成名已久的莫名剑法?

    哈哈一笑,心中如明月悬空没有生起丝毫波澜,脚下生风手中剑法一变再变,五岳剑法一一施展,落英神影剑等等剑招如水银泄地,一波连着一拨连绵不绝,如潮水如波浪向无名席卷而去。

    无名却是不动神色,手中一根枝条如闲庭信步随手施为,一套套或繁或简或刚或柔的剑法,在他手中演化成一片片连绵剑影,针锋相对与林沙所施剑术毫不相让。

    两人都是当代绝顶剑手,一身功力惊天动地,脚下迈着奇异步伐在小小的山林空地移形换影,手中连鞘长剑和树枝化出漫天剑影,或凌厉或绵软变化多端随心所欲。

    无论是林沙,还是无名都很有默契没有使用内功,只以纯粹的剑术比拼,剑法如神好似羚羊挂角无??裳?,各种奇妙招数信手拈来让人眼花缭乱。

    在一旁观看的聂风,真有种眼花缭乱不够用的错觉,一双大眼眨也不眨的直盯着交手的两人,心中惊叹连连暗道果然不愧是天下知名高手。

    “痛快痛快,无名你果然不愧武林神话之名!”

    林沙只觉得心中欢快一片通透,脚踩麒麟步手中连鞘长剑瞬间舞出十八朵?;?,哈哈大笑胸中一股豪气冲天而起。

    “少侠也不差!”

    无名布满沧桑的脸上,也闪过道道异样神采,身如轻风手如剑,一根柔软树枝在他手中却是千变万化,尽显一代剑术宗师风范。

    “如此比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林沙哈哈大笑,眼中满是欣喜欢愉之色,手中连鞘长剑轻轻一抖,大出一声震耳剑鸣,他昂声提议道:“咱们不如一招定胜负如何?”

    “好!”无名眼中神采熠熠,只道了一声好字。

    突然,两人身上气质齐齐大变。

    林沙手中连鞘长剑稳稳前刺,招式平淡无奇没有丝毫亮色,可每一刻连鞘长剑的劲道都在变化,或钢或柔或利或缓,只在探出瞬间便已连连变幻了数十种不同劲道。

    无名也不是浪得虚名之士,莫名剑法何谓莫名,那就是没有固定的出招套路和剑式,以不变应万变,又或者出奇不意将主动牢牢抓在手里,又或后发先至掌控节奏,可谓千变万化让人防不胜防。

    一把连鞘长剑,一根柔软数枝,在一旁观战的聂风眼中如疾风暴雨侵袭相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