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何时,江湖上突然出了一位青年侠客。

    一马一人一剑,在江湖上响下偌大名头。

    击杀黄河二凶,独挑太行十三寨,剿灭五台山狼匪,桩桩件件都是大快人心之事,所以青年侠客林沙很快就有了‘剑中雄’的雅号。

    何谓剑中雄,剑中英雄是也。

    从天山到豫州,从豫州到江南,又从江南到塞外,到处都有剑中雄林沙正义凛然的身影。

    无论是成名已久的绿林霸主,还是心狠手毒的嘿道强者,又或者盘踞山野祸害一方的凶残贼寇,更多的则是小打小闹的青皮无赖,在剑中雄林沙的英雄剑前,全都不是对手。

    英雄剑出,正气冲霄!

    这是,有幸见过剑中雄出手风采的人所述,口口相传之下没用多久,剑中雄林沙已成为正义化身,

    一时间,剑中雄的名头天下传诵,底层江湖人士和普通百姓,无不敬仰万分甚至立下长生牌位,只求他能继续主持公道将正义化身的事业继续下去。

    ……

    天空淅淅沥沥下着小雨,草木清新山野遍布芬芳。

    凤溪村是个偏僻的小山村,村人以种地和打猎为生,因为远离城镇虽然日子并不怎么宽裕,却也胜在悠闲自在。

    只是让凤溪村人疑惑的是,明明是不起眼的小山村,可村里时不时还是会来一两位陌生人,给平静的凤溪村带来一丝丝外来的活力。

    更让村人奇怪的是,就这样贫穷落后的小山村,竟然还有一家规模不小的中华阁酒楼,时常维持着小二比客人还要多的状态。

    刚开始时村人还有些疑惑,可是时间长了,淳朴的村人也就不在意,将中华阁的老板和伙计,当作了凤溪村的一员。

    老实的村人却是没有发现,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跑来凤溪村的江湖人士,基本上目的地都是他们眼中的富贵之地:中华阁!

    不过凤溪村最近一段时间有些热闹,因为中华阁老板的侄子过来了,这位真是个不折不扣的英俊帅小伙。

    一头飘逸长发,一张俊秀之极的脸孔,浑身上下弥漫着温雅气质,说不出的迷人道不尽的风雅,迷得村里大姑娘小媳妇目眩神迷开心不已。

    中华阁,也因为这位老板侄子的到来,突然变得有些诡异的热闹。

    当然,淳朴老实的凤溪村百姓并不知道,这位他们眼中温文尔雅,风度翩翩满腹才华的贵公子,却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风中之神聂风。

    这日,风溪村通往外界的唯一一条泥泞土路上,走来一位身材高大,满脸悠闲腰佩长剑的青年。

    仔细观察会发现,青年脚步看似凌乱却极有规律,每一步踏下都似乎丈量过一般,不多不少距离正好一摸一样。

    更让人感觉惊奇的是,泥泞的土路本来机难行走,湿滑的泥地和赃污的泥水,会教你明白什么叫做雨路难。

    要是普通村人行走的话,不多时便会溅起一身污泥,把自己变成一个活脱脱的泥人。

    可奇怪的是,这位佩剑青年脚下速度一点不慢,可一路前行除了身上的衣裳被小雨润湿之外,脚下甚至鞋面上都没沾上半分浑浊泥水。

    见识浅薄的村中百姓自然不知晓其中缘故,在田地里忙活的村人见了,打量一眼最多打个招呼也就罢了,没谁傻到跟个陌生人说三道四。

    如果有江湖人士在此的话,一定会惊得半晌说不出话。

    佩剑青年,分明拥有极其强悍的内功修为,和堪称绝顶的轻功,不然都无法长时间做到如此轻松自然,丁点污水不沾身的程度。

    “大爷,这里是凤溪村么?”

    走到村口,路旁有一棵大槐树,犹如伞盖茂密的巨大树冠下,坐着几位衣着朴素满脸沟渠的老人,正凑在一起讲古说道,佩剑青年微微一笑轻声问道。

    “是啊,这里就是凤溪村!”

    几位老大爷扫了佩剑青年一眼,也没有太过在意,其中一位热情的大爷问道:“小伙子是哪里人啊,怎么来我们凤溪村了,以前好象没见过你???”

    “哈哈,大爷好记性,我以前确实没来个凤溪村!”

    佩剑青年哈哈一笑,脸上说不出的平静温和,笑着说道:“我有位远房亲戚就住在凤溪村里,正好出外游历路过此地,特意过来瞧一瞧!”

    “哦,你家远房亲戚叫什么名字???”

    坐在大槐树下的几位老大爷都来了兴趣,其中一位扯着嗓门吆喝问道。

    “中华阁的老板,不知道中华阁在什么地方???”

    佩剑青年也不嫌烦,笑呵呵冲着几位老大爷问道。

    “哦,原来是中华阁老板的亲戚,怪不得呢!”

    几位老大爷一脸恍然,指了指旁边不远处的一座二层小楼建筑说道:“那里就是中华阁,小伙子快去见你家亲戚吧!”

    “谢谢几位大爷了!”

    佩剑青年彬彬有礼道谢,而后大步流星向不远处的中华阁走去。

    “这位小伙子,一看就是大城市来的!”

    “这不废话么,瞧那身气度,还有说话时的语气神态,能是像咱们一样的泥腿子么?”

    “哎呀,大城市来的人就是不一样,瞧刚才他那副有礼的摸样,真是让人心情舒爽很是开心??!”

    “是啊是啊,大城市来的人就是不一样!”

    “……”

    看着佩剑青年离去的身影,几位闲得没事做的老大爷,忍不住就此话题滔滔不绝议论开了,总之就一个意思:大城市的人就是不一般!

    ……

    中华阁酒楼,一如既往的空荡没几个客人。

    掌柜的和伙计有气无力的闲磕牙,一副懒懒摸样直恨不得就此睡去。

    咚咚咚……

    就在这时,虚掩的大门被人轻轻敲响,随着枝桠一声大门被彻底推开,门口光线一暗,一道雄壮身影立在门口,左右扫了空荡荡的中华阁一眼,缓步入内随便找了一个空桌坐下。

    掌柜和伙计的目光,瞬间就被突然出现的客人吸引。

    那高大魁梧的身材,还有那一身凛然气度,都让他们知晓青年的不凡。

    “客官,吃饭还是打尖,小店酒食以及住宿服务……”

    本来凑在柜台前,跟掌柜闲磕牙的伙伴,立即满脸笑容走了过来,嘴里说着一套熟极而流的标准说辞,可是当他快要走到酒桌之前,无意中看到搁在桌上的那把熟悉长剑,顿时眼中精光暴闪说话声音不由顿了一顿。

    “随便来几个中华阁的招牌菜!”

    佩剑青年一脸平静,挥了挥手一小块碎银便落在桌面上,发出砰的一声悦耳脆想。

    “好勒,掌柜的客人要几道招牌菜!”

    小二拿着毛巾做擦桌状,手脚麻利转眼那一小块碎银便消失不见,回头冲着掌柜的吆喝一声,同时也给了掌柜一个不可言说的眼神。

    “客官瞧着面生,不像是本地人吧?”

    小二一边添茶倒水,嘴里也没闲着,同时一双滴溜溜的眼睛,也把横放在桌子上的熟悉长??戳烁鐾ㄍ?。

    “是啊,我游历天下经过附近,特意过来看一看这把长剑的原来主人!”

    佩剑青年端起茶碗轻轻喝了口,轻笑着拍了拍横放在桌上的长剑剑鞘。

    “哦,不知道客官想要找谁?”

    伙计一脸殷勤,一张平凡的脸上,露出满满的自信之色:“只要是凤溪村的人,就没有我不认识的!”

    “无名!”

    青年呵呵一笑,轻轻放下茶盏淡然开口。

    “阁下就是最近闻名江湖的剑中雄林沙?”

    伙计脸色微微一变,原本弯腰小意的神态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森然,以及喷薄而出的强悍气势。

    “正是林某,不知道无名在是不在?”

    林沙淡然轻笑,伙计身上爆发的凛然气势,好似拂面轻风带不起丝毫涟漪,他端坐不动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架势。

    他没功夫跟一位小小伙计计较,尽管对方拥有一流高手的实力。

    “阁下真是好胆量??!”

    伙计一脸冷然,缓声怒道:“抢了我家少主人的剑,还有胆子主动送上门来,真是不知死活!”

    “说话客气点,不然我可不会给无名留面子!”

    林沙缓缓扭头,眼中精光闪烁射出两道凌人寒芒,伙计只觉心头一寒,像是被什么恐怖存在盯上一般,一种对高级生物的天然畏惧涌上心头,浑身僵硬竟是使不出丝毫力气。

    瞬间,额头泌出一层细密冷汗,心胆俱丧连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

    “呵呵,这才对嘛!”

    收回目光,林沙轻轻一笑,缓声道:“我只是过来见见武林神话无名,跟你们这些小喽罗没什么关系,你这家伙可不要自误??!”

    语气轻描淡写,神态说不出的悠闲自然,可伙伴心头却忍不住一颤,心底却是不知为何涌起丝丝彻骨寒意。

    就在这时,门口一阵细碎脚步声响起,突然光线一暗,走进来一位长发飘飘的小白脸,人还未至清朗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掌柜的,按老规矩来一壶酒两碟下酒小菜!”

    说话间,长发小白脸脚步轻盈走了进来,清亮的目光一扫第一时间便发觉了林沙的存在,先是一呆而后惊道:“是你,剑中雄林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