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帮主,有一个疑问我一直藏在心中!”

    天下会的某处小分舵,林沙毫不客气鸠占雀巢,将小分舵的堂口当作了审讯地,将所有人都赶走后与雄霸面谈。

    “有什么问题就说吧!”

    雄霸有气无力,精神萎靡扫了林沙一眼无奈道。

    他此时体内筋骨错位,虽然没有丝毫痛感,可一身磅礴真气也基本没了用处,心中憋闷得难受还无可奈何。

    “我很好奇,雄帮主拥有一身绝顶武功!”

    林沙脸色平静,淡淡的看着雄霸轻声问道:“为何会起争霸天下之心?”

    雄霸一脸诧异,对林沙的疑问很有些不明所以。

    “这么说吧!”

    呵呵一笑,摸了摸鼻子感觉说得不是太直白,他干脆直言问道:“以雄帮主的天资卓绝,只要潜心修炼武功,此时的武功肯定会不止眼下这种程度!”

    目光探究,在雄霸身上扫视了两圈,呵呵一笑说道:“可是雄帮主,却在练武的黄金年龄,把大部分时间都浪费在争霸天下之上!”

    见雄霸脸露惊容,他轻笑着问道:“我就不明白了,以雄帮主的智慧,会看不出其中的问题么?”

    不等雄霸回答,他自顾自继续说道:“还是说,雄帮主对所谓的权势和争霸天下,真的那么痴迷?”

    这是林沙心中的一个极大疑惑,作为绝顶强者中的一员,他自认对绝顶强者的心态十分了解。

    实力到了雄霸这等程度,更进一步说他们是陆地神仙都不为过。

    尤其在风云世界,这样以武称尊的世界,绝顶的武力比什么势力都要强。

    比如无名,作为武林神话,谁敢小看他不成?

    还有剑圣,他本是无双城的第一继承人,可为了心中的剑道,直接放弃了无双城唾手可得的滔天权势,在荒郊野外隐居悟剑。

    谁敢小瞧剑圣?

    就是雄霸这样的枭雄,手下天下会的实力远超无双城,还不是因为顾忌剑圣的实力,而不敢轻举妄动么?

    林沙就不信,以雄霸的聪明才智,会看不出这一点?

    按他估计,雄霸的武学天赋一点都不输于无名和剑圣,只要将浪费在组建天下会争霸江山的时间,用在潜心修炼参悟武学上,此时的实力不说超越无名和剑圣,起码也是同一级别不输丝毫的绝顶强者。

    他就不信雄霸看不出这点,只要实力到了,什么荣华富贵得不到?

    这是林沙心中十分疑惑的地方,感觉雄霸创建天下会有些莫名其妙,这对他来说除了有种争霸天下的快感之外,几乎对他的武功没有多少帮助。

    如果他是雄霸的话,就算要组建自己的势力参与天下争霸,也用不着他亲自出面。收几个资质不错的弟子,悉心培养一番放出去冲锋陷阵,就像风云和秦霜他们一样。

    同样能够在短时间内组建一股庞大势力,还能不浪费时间继续修炼,使自身武力更进一步。

    无名和剑圣玩的就是这一手!

    剑圣就不说了,身后有无双城这样的巨无霸势力。

    就是无名,其首仆七海龙王,也是一代巨型帮派海龙帮创帮帮主,势力庞大也不是一般小帮派可以比得上的。

    只有雄霸,从创建天下会开始,到天下会达到颠峰状态,基本上都是亲历亲为实在让人看不透啊。

    “哈哈,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问雄某这个问题!”

    雄霸先是沉吟片刻,而后猛然哈哈大笑出声,神色莫名笑意未达眼底,眼神中的茫然明明白白告诉了林沙,其实他心中也迷茫得很。

    “这里,有什么说道么?”

    林沙也不避讳,直接开口问道。

    “林少侠,可听过气运之说?”

    雄霸微微愣了下,突然开口反问道。

    “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自然是听过的!”

    心头微微一震,林沙脸上却是平静之极。

    他会告诉雄霸,在大唐世界他便对气运有深刻了解么?

    “雄某争霸天下,甚至不惜浪费大好练武时光,就是为了积攒天下气运??!”

    雄霸苦笑出声,好象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般,摇头无奈道。

    “哦,这是怎么回事,能跟我说说么?”

    眉头轻轻一挑,林沙来了兴趣好奇问道。

    “别人自然不行,林少侠却是不同!”

    雄霸眼中精光闪闪,轻轻一笑缓声说道:“林少侠一看就是无心权势之辈,如今雄某又是林少侠手中的俘虏,没有什么不能说的!”

    “不要说得那么惨!”

    林沙微微一笑,一双锐利目光有意无意扫了雄霸一眼,淡然道:“雄帮主有话直言就是,我既然没有第一时间杀了雄帮主,自然有我的考量!”

    “哈哈,看来是雄某着相了!”

    雄霸身子微微一震,摇了摇头自嘲一笑道:“说起来也是机缘巧合,当初我从三绝老人那出师,在游历天下期间,在一处深山里的三皇庙中,得到一套聚拢天下气运的独特法门!”

    “哦,还有这等奇特的法门?”

    林沙来了兴趣,没有理会雄霸眼中一闪而逝的失落,轻笑道:“雄帮主,如果可以说的话,希望能说给我听听!”

    “没什么不能说的!”

    雄霸脸上露出缅怀之色,轻声道:“按照那本独特法门所言,一统神州便可凝聚天下气运于一身,使用特殊手段修炼人皇之身!”

    “人皇之身?”

    林沙轻轻念叨了句,心中的好奇心被彻底勾了起来,兴致勃勃问道:“有什么说道没有?”

    雄霸微微一笑,不急不缓解释道:“所谓的人皇之身,其实跟道家所言的仙人,以及佛家的罗汉菩萨差不多,只是换了一种说法而已!”

    “真有这么神奇?”

    林沙却是不怎么相信,要是这么简单的话,那天下的帝王岂不是统统都是绝顶高手,哪还有别人什么事???

    “本来我也是不怎么相信的!”

    雄霸微微一笑,凝声解释道:“可是等我特意花费不少精力,查了相关典籍后就不得不信了!”

    “这里面,有什么说道么?”林沙做出一副侧耳倾听状。

    雄霸的说话兴致也被调动起来,对林沙此时一副好奇的摸样很是满意,回忆了下昂声道:“经过我的多番调查琢磨,发觉上古三皇五帝的最后下落成谜,甚至他们到底死没死都两说得很!”

    “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

    这消息实在过于惊人,林沙的脸色也不禁微微变色。

    “这个真实证据不好说,但有一点很是让人不解,从来都未曾听闻过三皇五帝的陵墓之事!”

    雄霸沉吟片刻,便直接说道:“而始皇帝的一些作为,都跟我得到的那部分聚拢天下气运的法门有很多相似之处,不得不信??!”

    “那雄帮主得到了好处没?”

    林沙微微一笑,知道雄霸不愿多说,他也懒得探究真伪,他对所谓的气运之道真的没多少兴趣,有过亲身体会的他感觉限制有点大啊。

    “自然有些好处,可惜天下不是那么好打下来的!”

    雄霸苦笑,一脸郁闷道:“正如林少侠所言那般,本来以我的练武天赋,实力可以更上一层楼的,可惜啊……”

    可惜什么没说,林沙也猜得出来。

    练武的黄金时间浪费了,尽管有所谓的气运辅助,雄霸此时的实力也算江湖绝顶,严格说来还是被耽误了。

    “感谢雄帮主的配合,你可以离开了!”

    林沙微微一笑,出手如电在雄霸身上连点几下,微抬下巴缓声道。

    “什么,我可以走了?”

    雄霸先是一呆,而后满脸欣喜,感受到真气顺畅的在经脉之中流畅,熟悉的强大感觉又涌上心头,以雄霸的枭雄心性都忍不住一阵激动。

    “怎么,难道雄帮主还不愿意离开?”

    林沙淡淡一笑,语气轻松调侃道。

    “不是,只是心中太过高兴,有些不解释而已!”

    雄霸摇了摇头老实说道,跟林沙一番闲聊接触,发觉林沙确实不是那种表里不一,心狠手毒的角色所以也愿意说些实话。

    “呵呵,雄帮主可不要高兴得太早!”

    林沙轻笑,没理会雄霸微微变了的脸色,仰头看着头顶的房梁和层叠瓦片,缓声说道:“天下会已经彻底成了气候,雄帮主的存在可是关系到北地的稳定,以及数以百万计百姓的生活!”

    呵呵一笑,他继续说道:“虽说雄帮主半路截杀,不过最后我还是得了最大的便宜,所以也就不想对雄帮主多做什么手脚了!”

    雄霸神色明显放松了些,林沙却是兜头给他浇了头盆冷水:“不过雄帮主也不要高兴得太早,天下会既然掌控了大半个天下,自然就有维护神州稳定的责任!”

    说着,他淡淡扫了雄霸一眼,缓声开口道:“据我所知,倭国那边的绝无神宫,可是对中原神州一直虎视耽耽,听闻其宫主的武功不在武林神话无名之下,手下高手众多已经开始将触手伸向中原,雄帮主的压力可是不小??!”

    见雄霸的脸色开始变化,最后更是铁青一片,林沙忍不住哈哈大笑出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