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指点在胸膛上!

    林沙如遭雷击,身子像是一块破布,直直向后倒飞出去近十丈,沿途树木墙壁全部被撞得稀烂。

    噗!

    一口逆血喷洒而出,将身周的地面全部染红。

    体内气血一阵翻涌,而一道外来蕴含极度冰冷的真气,于胸口缠绕不去,不停冰封周围经脉破坏体内脏腑组织。

    一股接着一股强烈剧痛,传入大脑神经末梢,就是以林沙的刚硬心性,都忍不住连连倒吸凉气,额头瞬间密布一层细密冷汗。

    可他脸上,一点都没有惶恐绝望的神色,反而轻轻一笑。

    这一笑诡异之极,骇得满心得意的雄霸脸色一僵,心中疑云大起不知林沙这小子犯的什么疯,被他一指重创还能笑得出来?

    心中疑惑,手脚动作不由一慢。

    可他这一迟疑,却是错失了击败林沙的最佳时机。

    噼里啪啦……

    就在这时,林沙浑身骨节一阵劈啪作响,筋肉皮膜也以肉眼可见程度,一阵阵剧烈颤抖蠕动。

    体内气血磅礴如海,心脏疯狂跳动,将如同水银般的沉重气血,以最快速度推向周身各处。

    ??!

    好似经受了莫大的痛苦,发出一声野兽嘶嚎般怒吼,接下来让雄霸惊得目瞪口呆的一幕发生了。

    林沙瘦削的身躯,好象充了气般迅速向外向上膨胀,额头脸颊还有脖子上青筋根根爆起,周身无数毛细血管喷出肉眼可见的淡淡红雾,依附于皮肤周围翻滚波动,好似身体外表多了一道惊人血焰。

    同时,头顶白雾缭绕形成一道淡淡气柱,好似狼烟冲天。

    一股强悍之极的气势,从林沙体内喷薄而出,肆无忌惮横冲直撞,铺天盖地将不远处的雄霸,冲了一个踉跄。

    好惊人的气势!

    雄霸心中惊骇,被林沙突如其来爆发出的惊人气势,给惊得不轻。

    下一刻,他眼中杀机闪烁身形如风疾闪,顶着林沙身上那股让他几乎喘不过气的惊人威势,浑身劲气鼓荡冲着被熊熊血焰笼罩的林沙,一道带着冰寒光芒的指劲电射出出。

    他还真就不相信了,连续中了他两记三分神指,林沙这小子还能活下去!

    可下一刻,雄霸脸上的狰狞和得意僵住了,如电光疾闪的冰寒手指,竟然在半路上,被一只周围血焰熊熊的大手拿住。

    “雄帮主,这次可真要感谢你了!”

    林沙的声音比之前浑厚深沉许多,听到雄霸耳中说不出的威严霸气,配合他此时血焰缭绕的惊人形象,好似地狱魔深降临深不可测。

    雄霸眼中厉芒闪烁,体内雄浑真气一震,就要抖开林沙的手掌。

    “呵呵,雄帮主这么看不起我林某人么?”

    拿住雄霸手指的手掌,像是没有受到手指上冰寒真气的丝毫影响般,只轻轻一动雄霸便感觉整条手臂微微一麻,而后便无力垂软再也使不出丝毫力气。

    “破碎虚空可以见神的境界,真是很美妙??!”

    雄霸惊得目瞪口呆,耳中传来林沙的一声轻笑,而后眼前一花雄口一阵剧痛,身子就像破麻袋般向后飞了出去,人在半空实在受不住胸口沸腾的痛楚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一阵大风吹过,林沙身上惊人的血焰,在大风吹拂下迅速消散无形,露出了一个高大魁伟身影。

    这是林沙在大唐世界成年后的摸样,只是脸上的稚嫩表露了他此时绝对不大的年龄。

    “哈哈,雄霸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你的!”

    感受到一种对身体操纵入微的强大掌控,似乎每一丝气血能量都能够很好的把握,甚至能够将其轻松转化为攻敌的力量,林沙心头涌起一股前所未有的欣喜之意。

    破碎虚空,可以见神!

    内家拳至高无上的境界,又称呼为神话境界!

    不是说他的力量有了突飞猛进般的增长,这是不可能的。

    又不是道家和佛家所谓的顿悟,而是突破升华了一种精神境界,使他对自身身体的掌握程度,达到了出神入化之境。

    何谓神话境界?

    林沙的理解是,他对身体的控制已经达到了微尘级别,身体每一分力量都在他的掌控之中,能够自由发挥使出更强悍的杀招。

    右脚前踏,身体像是瞬移一般出现在雄霸身前,毫不犹豫一拳轰出,根本容不得雄霸有丝毫反抗之力,便再一次被他轰飞了出去。

    砰!砰!砰!

    接下来,随着林沙身影连连闪烁,雄霸像是沙包一般,被林沙轰来轰去连连喷血,气息不过顷刻间便弱下去六成以上。

    如此惊人的一幕,可把旁边正斗的欢快的无双城一行,和天池十二煞中的九煞给吓得不轻。

    “风紧,扯呼!”

    天池十二煞的老大童皇,在林沙爆发英雄剑的浩然正气第一时间,体内阴邪真气受到极大压制瞬间失去了所有战斗力。

    而此时林沙收回了英雄剑的锋芒,跟雄霸玩起了赤膊大战,童皇也从之前的影响中迅速恢复,此时见得林沙彪悍的表现,竟然将堂堂天下会帮主雄霸揍得找不着北,一时惊得魂飞魄散急忙吆喝出声就准备跑路。

    “这帮家伙不是好鸟,一个都不要留!”

    无双城一干护卫也被林沙和雄霸的惊人战斗场景吸引,此时听得林沙淡然吩咐的声音,立时清醒满心振奋挥舞刀剑朝心神俱丧的天池十二煞冲去。

    之前的战斗,天池十二煞可是轻松将无双城的上百护卫,削减到不足三十,而且还人人带伤一副随时可能倾覆的架势。

    同伴的死伤,还有自身的悲惨经历,让无双城还活着的护卫,心中早就憋着一口怨气了,此时有了报仇血恨的机会暗还不抓紧了?

    “雄帮主,你还是给我老实呆着吧!”

    林沙嘿嘿一笑,已经在和雄霸的战斗过程中,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不是他的功力突然爆发,也不是他的身体素质突然提高到了恐怖的程度,而是神话境界对身体的掌控,让他能够发挥出身体的每一丝力量。

    以如今林沙的身体强度和素质,称之为人形怪兽都不为过,真要能全部将身体潜力发挥出来的话,实力之恐怖比之拥有天地之力加持的雄霸,要稳稳强上一筹不止。

    更何况双方之间的战斗经验根本不能比,林沙历经多个武侠世界,几乎是一路打过来的。无论单挑还是群战,又或者军队群殴,他的战斗经验都丰富得不能再丰富了。

    在实力占优,战斗经验又有碾压优势的情况下,他再对付雄霸简直跟玩儿一样,只要不疏忽大意铁定就能赢。

    眼下的局面,就是最好的例证,林沙一边压着雄霸狂揍的同时,还有心思和余力关注旁边的天池十二煞。

    此时见天池十二煞想要跑路,他自然不会答应。

    天池十二煞算是彻彻底底的恶人,一身煞气说明了很多问题,还被无名追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最后得到雄霸庇护才勉强苟延残喘。

    对于这样双手沾满无辜之人鲜血的恶棍,林沙没有丝毫放过的意思。

    右手好似毒蛇电闪而出,瞬间搭在被揍蒙了的雄霸肩头,手掌劲气微吐雄霸的肩胛骨一阵轻微脆响,这位天下会的老大,就好似没了全身骨头般软软倒地不起。

    咻咻咻……

    解决了最大的麻烦雄霸,林沙安然回身右手五指连连点出,道道金色指剑****而出,瞬间跨越数十丈距离,后发先至将跑路的天池十二煞周身要害笼罩。

    “不好!”

    童皇一声惊呼,回身嫩白小手一挥,一道灰黑气劲脱手而出,带着一股让人见之感觉十分不舒服的气息,瞬间便与金色剑气撞在一处。

    嗤的一声脆响,凌厉霸道的金色剑气,带着锐利无匹之势,瞬间洞穿了灰黑气劲阻拦,在童皇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将他的小小身体洞穿。

    啊的一声凄厉惨叫传出,鲜血抛洒正于本空飞跃的小小身子突然掉落,还没等他从剧烈的痛苦中反应过来,紧随而至的无双城护卫便满脸狰狞挥刀狠狠斩下,扑通一声一颗童子头颅在温热血泉喷涌下冲天而起。

    “老大!”

    “老大死了,咱们快逃??!”

    “跟他们拼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

    童皇的突然被杀,对天池十二煞其余人等的心里触动极大,几位反应快的已经各施其能想要躲过林沙的指剑隔空射击,可惜连实力最强的童皇都没能挡住,更何况实力还不如童皇的他们?

    于是,接下来惨叫声连绵响起,其余天池十二煞中人,身上被隔奔袭而至的凌厉指剑,打出一个或者数个对穿血洞,鲜血抛洒实力瞬间消散了大半。

    “杀杀杀……”

    无双城的护卫一个个杀气冲天,满脸狰狞挥刀舞剑毫不客气疯狂砍沙,不过片刻功夫便将这些恶名着著,却实力强悍的恶棍全部斩杀,没留一个活口。

    “雄帮主,你这又是何苦么?”

    无双城一干护卫打扫战场的时候,泥菩萨脚步蹒跚走了过来,满眼无奈轻声说道。

    “哼,成王败寇我雄霸我话可说!”

    雄霸却是硬气,成了俘虏也没有丝毫想要低头的想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