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

    让高大黑衣人雄霸吃惊的是,林沙竟然同意了他肉搏的要求。

    是这小子疯了吧,还是我的耳朵出了问题?

    林沙却是呵呵一笑,手中英雄剑好似游龙绕身一周,一道纵横无匹的惊人剑气横扫而出,正陷入苦战的独孤鸣只觉眼前白芒一闪,一股让他心头颤栗的剑气擦身而过,两颗惊慌失措的头颅伴随血柱冲天而起。

    “夫唱,妇随!”

    围攻独孤鸣的十二高手,除了那位莫名失去战斗力的最强童子,一对普通中年夫妇摸样的好手,在间不容发之际,被林沙挥舞无匹剑光扫中,身首分离成了冰冷尸体。

    呛!

    做了这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英雄剑发出一阵雀跃嗡鸣,老老实实飞如剑鞘。整个剑身都在嗡鸣作响,好象对林沙此举有些不满般。

    “雄帮主,请!”

    随意将英雄剑背在身后,林沙双目精光闪烁,冲着一对眼睛满是疑惑和不解的高大黑衣身影轻轻一笑,脚踏凌波微步身形好似的弱柳扶风,闪烁间已冲至雄霸身前,双拳如同出膛炮弹猛然轰出,嘴里发出厉声长啸。

    啸声震耳,声浪滚滚好似雷霆轰鸣炸响。

    “雄帮主,咱们的比试还是没结束呢!”

    说话间,两只沙锅大的铁拳好似流星坠地,带着呼啸劲风甚至还有与空气剧烈摩擦带起的淡淡红芒,直捣雄霸胸膛而去。

    “哈哈,既然林沙你想要找死,老夫成全你又如何?”

    身份被道破,雄霸却是毫不在意,甚至一把拉下蒙在脸上的黑色面巾,露出雄霸那张威严霸气的方正大脸,哈哈大笑双拳挥舞带着冰冷寒霜,拳劲凌厉与林沙挥来铁拳战至一处。

    轰轰轰……

    拳拳到肉,轰鸣巨响声不绝于耳,四只铁拳瞬间连绵成片,激起阵阵狂风劲气四散飞溢,卷起道道龙卷狂风带动周身碎石烟尘冲天而起。

    两人的战斗,从一开始便进入了白热化状态。

    林沙放开了一切心思,专心致志跟雄霸大打出手。

    体内三百六十五处窍穴连连震动,一股股精纯之极的先天真气喷涌,顺着经脉化作一道浩荡真气洪流,以疯狂咆哮之势凝聚于林沙的双拳经脉之中,顺着拳法要决砰然轰出。

    烈阳拳,碎玉拳,大伏魔拳……

    凡是他所会拳法,都一一应用于心,顺手施为无不得心应手,或刚或柔或猛或轻变化随意,将他对拳法的理解淋漓尽致表现而出。

    天霜拳不愧神功拳法之称,林沙每与之直接对撞,都会有一道或者数道森寒凌厉的拳劲和真气流,顺着拳面经脉倒冲而回,肆虐破坏引发林沙手臂经脉真气阵阵混乱。

    林沙只微微轻笑,挥拳出手动作丝毫不停,攻击力也没有丝毫下降趋势,筋骨血肉以及皮膜连连震颤,外带体内真气的汹涌冲刷,瞬间便将涌入体内的外来真气扑灭搅杀干净。

    至于依附于肌肤之上的森森寒气,很快便在滚滚热浪之中消散无形。

    两人交手,自然不可能只是纯粹的拳法对撞,掌法,腿法和指法一样都没少。犹如两道旋风只留下道道残影,劲风四溢气流汹涌,卷起道道狂风呼啸。

    从地上打到天上,又从天上战到地下,两人之间的出手速度快至极限。

    “哈哈哈,痛快痛快,雄帮主果然不愧是三绝老人的嫡传!”

    林沙体内气血疯狂涌动,真气更如长江大河咆哮奔涌,一股欢畅之极的舒爽心情喷薄欲出。

    每个细胞都像在欢呼雀跃,每一拳每一脚挥出,除了真气奔涌之外,内家拳的气血之道也逐渐参杂其中。

    越打越是兴奋,越打越是冲动,双眼一片通红,打到癫狂之时林沙已经自主屏蔽了外界的感知,血红的视界中只有雄霸一人而已,耳中浪涛滚滚咆哮如龙,凝练的气血能量让他周身上下充满了无穷力量。

    拳可轰天,脚可裂地!

    一种战天斗地的冲天豪情汹涌,每一拳每一脚都带着开山裂石般的巨力。

    轰轰轰……

    手脚舞动间气爆轰鸣,好似雷霆炸响震得耳膜嗡嗡作响,周围的气流被带动疯狂汹涌,卷起道道狂风肆虐呼啸。

    林沙这边打爽了,雄霸那头就郁闷了。

    真是难以想象,大半年前他还和林沙狠狠战过一场,以强悍的势力压制得眼前少年难以喘气,虽然不能用压倒性的实力取得胜利,却也足以让林沙这位神秘少年好好感受天下第一大帮帮主的威严。

    这才过去短短大半年啊,林沙的实力竟然提升了如此之多?

    风神腿,天霜拳还有排云掌,都是了不得的神功绝学,挥使出来更是威力惊人,攻势犹如排山倒海一浪高过一浪。

    放眼江湖,能够在正面以同样的拳脚功夫,跟他对抗的强者几乎不存在。

    可是林沙这位神秘少年做到了,而且还做得十分出彩。

    谁能告诉他,眼前神秘少年的武功到底是怎么修炼的?

    在激烈对战中,他能清晰感受到,林沙的拳脚功夫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之境,顺手而为信手拈来,明明就是两套风马牛不相及的拳法,在他手中却是衔接流畅一点都没有迟滞之处。

    更让他心焦甚至有些位不安的是,林沙越战越勇拳脚攻势大开大合,带着一股子一往无前的霸烈气势,拳重如山腿势如河,攻击力量越来越大连他都感觉,隐隐有些承受不住。

    心中骇然一片,如此情形让他又惊又怒。

    同时,更让他气愤的是,林沙明显是在拿他当陪练呢!

    真是叔叔可以忍,婶婶绝对不可以忍。

    心头杀机汹涌,出手威势大增如狂风暴雨侵袭,连绵不绝不给林沙丝毫喘息之极。

    与此同时,脑子迅速转动盘算时机,暗暗继续自创的绝学三分归元真气,准备趁机给林沙这神秘少年一个深刻教训,最好能将他一举毁灭!

    林沙此时心如明境,脚踏麒麟步身子疾进疾出神出鬼没,出拳如流星坠地一浪高过一浪,势大力沉空气都经受不住跟着轰鸣爆响。

    雄霸的心绪剧烈起伏,都没能逃过他的感知,嘴角忍不住露出丝丝开怀笑意,拳脚如雨点轰鸣炸下,一点都不给雄霸丝毫喘息之机。

    “雄霸,你就这点本事了么,太让人失望了??!”

    一拳连着一拳,拳拳如出膛炮弹气爆轰鸣,卷起道道汹涌拳劲,如狂风巨浪一波高过一波,一浪胜过一浪意欲将雄霸彻底吞没。

    气血奔腾浑身燥热难耐,体表毛孔一张一合,跟呼吸频率联合一致,道道热气从体内翻涌而出,聚集于头顶形成一股冲天狼烟,一道白色气柱凝立于头顶上空,犹如仙人光环罩身气势好不惊人。

    打得畅快打得舒爽,浑身气血筋脉以及血骨全部运转开来,体内一道道力量全部凝聚起来,通过拳脚指掌变成凶猛异常的凌厉攻击。

    同时,有雄霸这样的强敌不酸释放强大压力,林沙逐渐沉浸于战斗的激情中无法自拔,各种手段信手拈来无不随心所欲。

    更让他兴奋的是,有雄霸的强悍实力压迫,他会的一些手段和武功,在疯狂的战斗过程中,竟有逐渐融合化一之势。

    而且冥冥中,他有一种很奇妙的直觉,好象内家拳的实力,突破在即一般!

    为了让雄霸发挥更强实力,给他更大的压力,呀不介意冒着极大风险,在激烈的战斗过程中,勉强开口撩拨雄霸的心火。

    “小子,你找死??!”

    早已打出了脾气的雄霸,脑子根本来不及多作思考,当即中招发出声声猛兽般的咆哮怒吼,一头黑亮长发更是受到气势牵引冲天而起,怒眼圆瞪眼中射出骇人光芒声势极其惊人。

    风神腿,天霜拳还有排云掌轮番使出,一招强过一招,一式猛过一式,举手投足间无不散发超级强者的绝强攻击威能,拳脚带风凌厉呼啸,密密麻麻铺天盖地,一副要将林沙彻底淹没其中的疯狂气势。

    “好好好,那就让我好好见识见识,雄帮主的厉害!”

    林沙眼中疯狂之意一闪,突然攻击套路一变,竟是大胆之极的放弃了防守,任由雄霸的狂猛攻势连连轰击在身,心头憋着一口沸腾热气,一张英俊脸膛憋得通红,额头脸颊根根青筋爆跳,双眼圆突血丝密布狰狞恐怖,咬牙切齿强忍身上疼痛和不适,一双铁拳犹如炮弹般轰然挥出。

    好机会,小子你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林沙突然放开了周身防御,雄霸刚开始还有些不适应,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再不客气,拳脚掌连番轰炸将林沙上身衣裳轰成漫天碎布飞舞。

    心中杀气冲天,早已准备多时的三分神指,隐藏与漫天拳脚掌影之中,悄无声息直直点在林沙密布红色印痕迹的胸膛之上。

    “哈哈,小子你去死吧,吃我这一记三分神指……”

    指间触到皮肤,雄霸顿时狂喜大笑,凝聚于指间是三分归元真气,犹如怒??裉涡谟慷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