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剧!

    在天下会天霜堂堂主,雄霸大弟子的喜宴上,林沙欣赏了一幕热闹大剧。

    主角:秦霜,孔慈,聂风,步惊云。

    配角:观礼的天下会总部成员,北地江湖帮派首脑。

    友情客串:林沙,泥菩萨,独孤鸣等。

    导演:雄霸。

    剧情简介:喜宴上,秦霜满脸笑容,接受众多宾客的贺喜。作为婚姻另一方的女主角孔慈,却是强颜欢笑一副心不在焉的摸样。

    等到新人一拜天地二拜高堂,正准备夫妻对拜之时,另一位男主角聂风及时赶来,使得婚宴气氛变得十分诡异和尴尬。

    男主角聂风性子偏软,尽管满脸不可思议外加满眼不舍,最后还是老老实实加入宾客行列,一起恭贺秦霜和孔慈百年好合。

    婚礼继续进行,可就在司礼再次喝唱夫妻对拜之时,最后一位男主角步惊云突然赶到。

    这下,婚礼现场便有些混乱。

    步惊云强势表态,女主角孔慈是他的,谁都别想跟他抢!

    新郎官秦霜满脸漆黑,温和男主角很是为难,导演兼大反派雄霸拍案而起,怒斥男主步惊云不懂事,要他退下不得胡闹。

    孤傲男主步惊云受激发疯,竟是出手要强抢新娘,结果被导演兼大反派雄霸阻止,眼下这对师徒即将上演全武行,一直没有做声的新娘突然爆发,在男主步惊云一掌拍向导演兼大反派之时,突然飞身而起接下这势若雷霆的一掌。

    女主新娘成功挂掉,男主步惊云惊悔交加,抱着女主尸体发狂发癫,在一干配角和龙套的目瞪口呆中,飞身消失在婚礼现场。

    “即日起,步惊云不在是天下会飞云堂堂主,乃我天下会叛逆,人人得而诛之!”

    在混乱的婚礼现场,雄霸一身霸道气势强横无匹,声音如金戈铁马杀气腾腾,毫不犹豫便断绝了与步惊云的师徒名分,并下达了江湖追杀令。

    “呵呵,真是有趣的戏码!”

    返回客院的路上,林沙一脸玩味摇头轻笑:“雄霸这是自毁长城啊,之后有他后悔的时候!”

    泥菩萨但笑不语,独孤鸣却是一脸迷糊,不过他却是知晓,天下会内部将出现巨大骚乱,这却是无双城的极好机会。

    因为婚礼那档子破事,整个天下会总部都处在一种紧张诡异的气氛中。雄霸的心情也十分不爽,待林沙等人告辞时也没有挽留,挥了挥手就准了。

    当天下午,收拾了行李和一应重要物事后,跟雄霸告辞林沙一行便离开了天下会总部。

    下得天下会所在高山,回首仰望云遮雾绕的山头,林沙嘿嘿一笑也没多话,策马便向最近的一处小镇行去。

    当晚,一行便入住小镇上最大的客栈,将整个客栈的后院都包下了,反正独孤鸣这冤大头不缺银子。

    夜半三更之时,正陷入浅层睡眠状态的林沙,突然被心中涌起的精兆惊醒。

    翻身坐起,披上衣服盘腿而坐,心法运转体内真气从缓到速不过转眼功夫,瞬间便在经脉之中运行了三个小周天。

    呼吸悠长胸膛一起一伏,脑子和思维瞬间进入一种玄之又玄的空明状态,识海中的紫色江山社稷光影沙盘迅速旋转,磅礴精神力如水银泄地一般喷涌而出,如潮水般向着四面八方汹涌而去。

    “十二位一流颠峰高手,其中还有三位准绝顶高手,还有一位绝顶高手,好强大的阵容??!”

    喃喃自语间,头顶瓦片突然哗啦作响,烟尘弥漫碎瓦飞溅瞬间出现一个半丈方圆大洞,一位黑衣蒙面大汉从天而降,见到林沙盘腿而坐仰头望天眼中杀机暴闪,一股磅礴劲气顺着食指轰然点出。

    瞬间,林沙感觉风云变幻,一股莫名其妙的森森寒意涌上心头,好似赤膊单衣身处毫不遮挡的冰天雪地之中。

    而在现实之中,林沙所在房间的气温瞬间降至零点以下。

    三分神指么,果然厉害??!

    林沙脸色平静之极,盘坐床上的身子突然飞腾而起,不退反进迎着从天而降的凌厉指劲,伸出右手拇指一指点出。

    烈阳指之焚天煮海!

    一股热浪从拇指指尖散开,瞬间便将周围冰冷空气驱散,给从天而降的黑衣高手一种烈日炎炎的错觉,两根手指间不容发之际在半空相遇。

    这一刻,时间好似瞬间停滞。

    砰!

    一声响亮气爆,打破了屋子内诡异的沉寂,从天而降的高大黑衣人闷哼出声,眼中闪过不可思议之色倒卷而回。

    而林沙,只觉一股冰冷之极,却又飘渺无迹的森森冰寒真气涌入身体,身子有瞬间的僵硬,犹如流星坠地般猛然下坠,轰隆声中将身下床榻砸得四分五裂成了一地木屑。

    呼呼呼……

    不等林沙从巨大的震荡中恢复,高大黑衣身影如陨石天降,双腿瞬间化作片片凌厉腿影,犹如巨龙咆哮俯冲而下。

    风神腿之狂风暴雨!

    嘴角挂出一丝讥讽微笑,双掌轻轻一按地面,高大魁伟的身躯蓦然倒腾而起,头下脚上如利矢冲天疾射,一道响亮龙吟突兀响起,林沙一双大脚幻出一头狰狞可怖的龙形气劲,毫不犹豫狠狠跟从天而降,好似狂风暴雨般侵袭而下的连绵腿影相撞。

    一脚,两脚,三脚……

    只一瞬间,两人一上一下便在半空,对了十八脚!

    林沙脚上幻化而出的龙形气劲,在连绵对撞中消散无形,一股股冰冷异常,却又飘渺难寻,如风无常势的真气洪流,一会好似出闸洪峰,一会又似涓涓细流,一会好象暗流汹涌的平静河面,带着不同劲道同样的巨大伤害,一股脑涌如林沙的双腿经脉之中。

    咝!

    带着森寒冰冷气息的真气,沿着腿脚经脉一路而上,横冲直撞大肆破坏,同时让林沙感觉如坠冰窟,小腿以下腿脚表层,瞬间覆盖上一层薄薄白霜。

    好霸道的冰寒真气!

    反观从天而降的高大黑衣身影,也受到龙形气劲的霸道威势反噬,身子猛的剧震体内气血有瞬间的混乱,受不住巨大力量侵袭,高大身子犹如炮弹般,又从屋顶的大洞倒飞了出去。

    此子实力比之年前进步神速,绝不能留!

    脑中刚刚闪过如此念头,高大黑衣身影努力恢复身体平衡,体内气血和真气也瞬间恢复了正常,可就在这时身下屋子里传出‘呛’的一声拔剑出鞘之音,顿时一股毛枯悚然的心悸之感涌上心头。

    联想到断浪和手下情报人员的说辞,高大黑衣身影眼中闪过一道骇然,心中暗道不好身影如大鸟腾空,于瞬间便御气横空远遁数十丈。

    轰??!

    就在黑衣身影远离瞬间,屋顶被轰出一个巨大漏洞的房间,突然升起一道长达十数丈宽约三丈有余的惊人剑气,本就被轰出一个大洞不甚完整的屋顶瞬间一分为二,同时强烈的劲风如龙卷狂风呼呼尖叫,房间里的桌椅板凳还有一应摆设全部遭了殃变成漫天飞舞的木屑。

    白芒芒的冲天剑气,在漆黑深夜显得格外耀眼夺目。

    轰??!

    林沙所居客栈房屋,好象受不住汹涌剑气的疯狂冲刷,轻轻摇晃了两下坚实的墙壁便突然向外倒塌,掀起漫天烟尘一度将冲天而起的白色剑气掩盖。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行……”

    突然,冲天弥漫的烟尘之中,响起一道好似暮鼓晨钟般的洪亮声音,伴随着声音响起的同时,一股浩然正气好似狂风席卷四方。

    本就惊人之极的十来丈长剑气,好似波涛翻滚瞬间又伸长了十丈有余,变成了一道近三十丈长的冲天剑气,伴随着震耳欲聋却又让人感觉热血澎湃的朗诵声,蕴含无穷浩然正气的冲天剑气,只是轻轻在空中来回一扫,顿时风云变色群邪辟易。

    一股正大堂皇的威严意念横扫虚空,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高大黑衣身影,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便惊恐发觉受到浩然正气影响,体内真气像是被什么东西禁锢一般,瞬间六成以上的实力被牢牢压制根本发挥不出。

    身形一滞再也不能潇洒的停滞半空,重重砸落在地体内好一阵气血翻涌。

    他还不是最惨的,随其一起行动的某位童子高手,受到冲天剑气中的浩然正气冲刷,体内带着邪恶气息的真气,如冰雪消融般迅速消失,惨叫出声瞬间战力全无,被独孤鸣逮着机会一脚踹飞受了重伤。

    “这是什么武功?”

    高大黑衣身影稳稳落地,满心惊讶顾不得掩盖身份,声音洪亮沉声大喝。

    “浩然正气,一切邪魔歪道统统退避!”

    林沙仰天长啸,手持嗡鸣作响兴奋欢呼的英雄剑飞天而起,好似临凡剑仙威风不可一世。

    英雄剑轻轻一挥,长达近三十丈的巨型剑气虚影,如泰山压顶般朝高大黑衣身影碾压而下。

    感受到了一股浓浓的危险,体内气血流速迟缓,真气受到压制竟也发挥不出一般威力,高大黑衣身影满心惊惶顾不得其它,刷的一下飞身远遁,嘴里不满大喊:“林沙有本事不要依靠神兵,咱们当面锣对面鼓的再斗一场,你敢是不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