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林沙的存在,雄霸没有如原著那般,将泥菩萨杀人灭口。

    当林沙再见到泥菩萨之时,这厮的状态差到了极点,就是毒包密布的脸上都能看出些许苍白之色。

    看来,泄露天机确实不是啥轻松活计!

    接住了神态疲惫,好似被抽光了身体最后一丝力气的泥菩萨,林沙只是淡淡扫了雄霸一眼。

    雄霸不愧枭雄之姿,脸上平静看不出丝毫异样。不过林沙是什么人,自是能够感受到这厮心中的不平静。

    没有喜色,说明泥菩萨还是一如既往的把那句著名批命句子说了出来:九天龙吟惊天变,风云际会浅水游!

    就是不知道,泥菩萨是怀着一种报复的心态,还是真的对神棍这个职业充满了天真的执念?

    回到客院,泥菩萨当天晚上便病倒了。

    脸上在一夜之间多出了近百恶心毒包,甚至蔓延到了脖子颈项之处,看起来实在恐怖得紧。

    高烧昏迷,还有各种希奇古怪的并发症,好似约好了般一齐爆发。

    如此惨状,就是心硬日铁的林沙,以及不把人命当回事的雄霸,都忍不住心生侧然。

    “林少侠尽管放心,天下会别的没有,名医却是不缺,一定会努力将泥菩萨的身体治好!”

    探望离开时,雄霸拍着胸膛保证道。

    雄霸都这么表示了,林沙要是还替他省钱,那真就是傻子一个了。

    于是,本来打算就此离开的林沙,在泥菩萨生病期间直接就在天下会总部安营扎寨,一点都没跟雄霸客气什么,开口闭口便要了大量珍贵药材,直接就在天下会客院开炉炼丹。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泥菩萨的命数批语影响,雄霸没在这上头玩什么小动作,除了头一天过来看了泥菩萨一眼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问娘炮文丑丑,这娘娘腔只道雄帮主有事外出,林沙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的话,只要吩咐一声天下会会尽量满足。

    “看来,天下会要乱了!”

    从文丑丑口中探听的只言片语,让林沙做出了如此判断。

    “林沙,真是麻烦你了!”

    有林沙这样的大国手在,又对泥菩萨脸上的毒包有深入了解,控制病情慢慢恢复都是很简单的事情。

    只是小火猴没带在身边,无法利用生物方法直接帮泥菩萨吸食一脸密密麻麻,恐怖之极的毒包,只能用常规的针灸挑破手段。

    这让刚刚清醒过来,身体虚弱到了极点的泥菩萨遭了大罪。

    也不知道,泥菩萨脸上因为泄露天机,而引发的基因疾病是怎么回事。用暴力手段挑破一个毒包,都会给泥菩萨带去深刻到骨子里的痛苦。

    要不是林沙提前御了下的下巴,同时又点了这厮的哑穴,同时还让他变成一具不能移动分毫的僵尸,只怕他也受不了泥菩萨凄惨的哀嚎。

    为了让雄霸知晓,泥菩萨泄露天机付出了多么惨重的代价。每次替泥菩萨挑破毒包清理体内毒素时,林沙都会把文丑丑这家伙喊来旁观。

    只是短短两三次,这娘娘腔便已经被恶心得出现了心理阴影,平日里无事绝不跑来客院凑热闹,一副敬为远之的架势让林沙的炼丹过程少了许多麻烦。

    “泥菩萨这情况,真是恐怖??!”

    被吓到的不仅仅只有文丑丑,还有独孤鸣这小子,他只是见识了一次替泥菩萨治疗时的恐怖场景,以后却是打死都不愿多看一眼。

    “这就是妄图掌握不属于自己的力量,所遭遇的反噬!”

    林沙淡淡一笑无喜无悲,经历过好几个世界的他心硬如铁,比泥菩萨的状况更糟糕的惨状都见过,哪里会被这么点‘小事’惊住。

    “就和强行使用倾城之恋一样么?”

    独孤鸣脸色微微一变,很是难看的问道。

    “使用倾城之恋这样的禁忌武功,遭遇的反噬比泥菩萨的情况要糟糕得多!”

    林沙缓声开口,起身度步走到一片石墙之前,伸出在墙壁上轻拍了两下,而后看向独孤鸣平静道:“那位明家的姑娘,就是最好例证??!”

    话题噶然而止,林沙没有心情跟独孤鸣闲聊,随便说了两句便拍拍屁股走人,独孤鸣也没有在这个沉闷的屋子里多待很快离开了。

    过了良久,空无一人的屋子里,突然传出两声闷闷的轻咳。

    而在屋子坚固青石墙壁的夹层中,正有一位脸上带着戏谱面具的男子缩成一团,昏暗的光线中也看不出其神色如何,只是强行压抑的轻咳和剧烈抖动的身体,无不表明了他此时的状态很不好。

    过了好久,这厮才缓缓恢复了正常,长长吐了口气,一双漆黑闪亮的眸子中,闪过丝丝惊惧和庆幸。

    一刻也不敢多待,带着戏谱面具的男人脚步飞快,身形如风在如迷宫般复杂的暗道好转来转去,足足半刻钟时间这才出了暗道。

    “怎么样戏宝,听到了什么消息没有?”

    在一间光线昏暗的房间里,十一位体态各样,打扮更是五花八门的男女老少,见到脸上画着戏谱面具的男人,一位骑在木马上的小童开口问道。

    “别说了,差点被那位叫林沙的小子拍死!”

    戏宝满眼郁闷,便将之前隔着墙壁听到的消息说了一遍,最后眼神惊疑不定道:“好象,叫林沙的那小子发现了我的存在?”

    “肯定发现了!”

    骑木马的童子肯定回答,稚嫩的脸上露出与年龄严重不符的深沉,冷哼道:“那家伙好手段,既警告了咱们不要轻举妄动,也通过咱们的监视,把一些情况告诉给雄霸!”

    “什么?”

    戏宝腾的起身,眼中满是恼怒之色,惊怒道:“难不成,他们说的话都是假的?”

    “不,是真的!”

    骑着木马的童子脸上露出一丝阴沉,冷笑道:“那位叫林沙的小子,是想通过咱们告诉雄霸,无双城的最后手段倾城之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为何如何行事?”

    戏宝满眼不解,其余天池十二煞中人也都是如此神态。

    “嘿嘿,不过是警告雄霸不要轻举妄动,同时也告诉雄霸……”

    骑着木马的童子嘿嘿冷笑,语气阴森恐怖:“无双城也无力对他发起主动威胁,如此天下会和无双城将保持一种均势,谁都别想奈何谁!”

    “那小子好心计,老大咱们该怎么办?”

    戏宝眼中闪过凛冽杀机,回头冲着骑着木马的童子问道。

    “老实向雄霸汇报就成!”

    骑木马童子眼中闪烁一种叫做野心的光芒,冷然道:“咱们只负责监视,没必要拿小命试探叫林沙小子的实力!”

    ……

    半月时间一晃而过,泥菩萨的身体在林沙的精心治疗下,好得也差不多了。

    这期间风平浪静,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和变故,天下会也没人暗中刁难林沙一行。

    独孤鸣乐呵呵像个傻子般,整日里在天下会游来荡去,倒是跟一票天下会总部的好手打成一片,成了勾肩搭背的酒肉朋友。

    而雄霸则是神出鬼没,自从那日探望泥菩萨的病情后,林沙便很少见到这家伙的身影。

    泥菩萨和林沙都心知肚明,雄霸这是受到了那句批命的影响,也不知道他心中到底是何想法。是按照原著那般继续设计三名弟子呢,还是转换方式依旧拉三名亲传弟子。

    还是那句老话,以林沙对雄霸的心态推理,估计按照原著情况继续发展的可能性更大。

    这日,从文丑丑口中,得知雄霸在天下阁处理帮务,林沙偕同泥菩萨二话不说赶去相见,是到了告辞离开的时候了。

    一路行来,到处张灯结彩一副喜气洋洋的摸样。

    “这是怎么回事,天下会有哪位高层要办喜事么?”

    多日都没有出过客院,林沙对眼前的情况严重缺乏了解。

    “林沙你不知道么?”

    没等文丑丑开口解说,一边的独孤鸣便迫不及待插话道:“这是雄帮主手下大弟子,天霜堂堂主秦霜要成亲呢!”

    秦霜成亲?

    林沙心中一动,半开玩笑半认真问道:“结亲的对象是哪家闺秀,能够嫁给堂堂天下会天霜堂堂主秦霜,可是极有福气??!”

    文丑丑娇柔造作的脸色一僵,独孤鸣却像个愣头青般,急急忙忙将自己知道的情况道出:“不是哪家闺秀,而是雄帮主的义女孔慈!”

    “义女?”

    林沙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笑容,似笑非笑瞥了脸色尴尬的文丑丑一眼,淡然笑道:“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女子,竟然能让雄帮主认作义女?”

    独孤鸣这小子好象憋足了劲要扇天下会的耳光,不等文丑丑想出托词敷衍,他便迫不及待说道:“我都打探清楚了,孔慈之前只是照顾步惊云和聂风,还有秦霜三人的一个丫鬟!”

    丫鬟,丫鬟,丫鬟,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一直没有说话,却经历的太多世情的泥菩萨,眼中满满都是诧异,林沙帮他将心中疑惑道出:“雄帮主真是好本事啊,竟大方的收一位丫鬟做义女,还嫁给了大弟子秦霜,那叫孔慈的女子果真好福气??!”

    “是是是,林少侠说的是!”

    听着林沙看似好意的话,文丑丑心中却很不是滋味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