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一大早,文丑丑的娘炮声音,便在客院响起。

    “哎哟,泥菩萨大师还没起来么?”

    听着这娘里娘气的声音,就算有再好的心理素质,林沙一行也睡不下去,恶心得不行啊。

    很快,一阵脚步声响起,林沙,泥菩萨还有独孤鸣全部赶到了正堂,随便吃了点味道爽口的精致早点,便随着文丑丑娘气十足的催促,浑身犯着恶心到了雄霸处理日常事务的天下阁。

    “泥菩萨,可否替雄某开始测算命数?”

    雄霸是个爽快人,早已等得心急如焚根本就没有客套,直奔主题目光却是看向林沙和独孤鸣,其中用意不言自明。

    “哈哈,我早就对天下会的总部风景好奇已久,有这机会自然不能轻易错过!”林沙哈哈一笑,提剑起身一把抓住独孤鸣往门外走,嘴里还说着:“我们四下看一看,雄帮主不会有意见吧?”

    “没意见没意见,文丑丑还不快引贵客四下看看?”

    雄霸脸上露出满意微笑,冲着文丑丑轻声呵斥。

    “哎哟,帮主这是我的份内之事,一定会带着贵客好好欣赏天下会的独特风光!”文丑丑的兰花指掐得出神入化,手中的团扇轻轻一挥抛了个恶心的眉眼,带着一股香风走到林沙和独孤鸣身边娇声道:“两位贵客,你随我来!”

    林沙只微微一笑,在现代之时什么样的奇葩没有见过,文丑丑的娘气表现虽然让他心里不舒服,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倒是独孤鸣这小子,看起来是个花花公子,其实本质上还是比较纯洁滴,好象头一次见到文丑丑这样的奇葩,脸上的奇怪和诡异神色傻子都看得出来。

    嗡!

    抬步跨过天下阁的高大门槛时,林沙握住英雄剑的手掌暗尽轻吐,识海中一股浩然正气瞬间涌入英雄剑中,顿时英雄剑猛的自发嗡鸣,一股磅礴浩荡的浩然正气喷薄而出,带着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凛然之势,如狂风扫落叶般在偌大的天下阁正殿卷过。

    “**************,一遇风云便化龙!”

    没有理会雄霸难看的脸色,林沙哈哈大笑扬长而去,远远的还传来他的声音:“这句话着实不错,雄帮主以为呢?”

    哼!

    雄霸冷哼一声,声音不算多大,却如惊雷在林沙和独孤鸣耳中炸响。

    林沙一脸平静若无其事,斜眼轻瞥了旁边脸色瞬间变得煞白,同样好似遭受雷击露出一副‘楚楚可怜’之态的文丑丑,摇了摇头长袖一甩,一股狂风向后吹拂而过,好似将某些不干净的东西吹走一般心情说不出的明朗。

    ……

    作为如今江湖第一势力的天下会总部,自然处处显示各种大气奢华。

    林沙跟在娘气的文丑丑身后四下乱转,倒也看得津津有味兴趣十足。

    所谓的天山,自然不会传统意义上,地处西域腹地的昆仑山脉所在的天山。

    天下会所在的天下,按现代的地理位置而论,在首都和东北平原之间。

    四周的高山峰顶白雪恺恺风景壮美独特,而天下会总部所在的山顶平原,温度却又十分暖和,好似所有冷空气都被北方的延绵群山遮挡,显得格外凉爽惬意。

    好似事先得了雄霸的吩咐,文丑丑并不局限于天下会总部的一般去处,带着林沙和独孤鸣好好在天下会大气磅礴的总堂转悠了一圈后,便来到了人迹罕至的后山所在。

    一般来说,后山都是某个门派的核心和隐秘所在,天下会也不例外。

    后山的建筑以小巧玲珑为主,不同于天下阁的大气磅礴,颇有一种女子的婉约柔美之态。

    “没想到,天下会总堂还有这等江南园林式的建筑!”

    只是扫了几眼,林沙就看出了其中端倪,忍不住摇头感叹道:“天下会的财力果然不凡,单单在后山的这些建筑上,便花费惊人吧?”

    “哎哟,林少侠果然是明白人!”

    轻摇团扇掩嘴谄笑,文丑丑很是自然的扔了个媚眼,轻扭腰肢很有一种‘曼妙’姿态,娇笑连连解释道:“这里是总堂的后山机密所在,雄帮主一般都在此休息!”

    “喂,你们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就当文丑丑带着林沙和独孤鸣,徜徉于江南精致建筑的风景中时,突然一声娇斥从身后响起,顿时将几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哎哟,是幽若小姐??!”

    见到远处花廊走出的俏丽少女,文丑丑脸上的谄媚更浓了几分,娇笑着连连挥舞团扇,连忙解释道:“这是帮主的贵客,让我带他们在总部四下走走看看,没惊扰到幽若小姐吧?”

    “真是让人惊奇啊,这还是文丑丑你第一次带外人过来吧?”

    说话间,一位面容精致秀美,眉宇间带着几分英气的俏丽少女走了过来。没有理会文丑丑的讨好,一双灵动大眼全部放在林沙和独孤鸣身上。

    要说林沙和独孤鸣都是大帅逼,林沙虽然面容稚嫩却是给人一种古井深潭般的感觉,让人见之忘俗很容易就被吸引。

    至于独孤鸣嘛,作为无双城少主,自然是标准的大帅逼一枚,只是身上多了几分骄骄之气,神态间也多了几分轻浮浪荡,一般的良家女子见之如避瘟神的那种,对小姑娘却是很有吸引力。

    “你们两个是什么人?”

    幽若小姐眼睛一亮,像是发现了新奇大陆般,没有理会文丑丑脸上的僵硬笑容,带着满满的好奇凑了过来娇声问道。

    “林沙!”

    一股淡淡的少女体香在鼻间缭绕,林沙轻轻一笑缓声道。

    “独孤鸣!”

    独孤鸣倒是很想说他是无双城少主,可惜有林沙站在旁边,他没好意思如此吹嘘自家身份,同时对眼前俏丽少女也很是好奇。

    “你们的具体身份,我爹怎么能把你们当作贵客的?”

    俏丽少女满脸好奇,绕着林沙和独孤鸣走了几圈,最后站在距离林沙一丈之外,一双灵动大眼滴溜溜乱转继续问道。

    “贵客就是贵客,还需要什么理由不成?”

    林沙轻笑出声,感觉雄霸的这个女儿,还是蛮天真的,这说明雄霸将她?;さ煤芎?。

    “哼,不说就不说,以为我稀罕呐!”

    俏丽少女挺翘的鼻头轻轻一扬,满脸骄傲转身就走,边走嘴里还边嘀咕:“你们几个,要到后院可以,可千万不要闯到本小姐的闺房啊,不然有你们好看的!”

    少女如一阵轻风而来,又好似一朵白云飘然而去,留不下丝丝涟漪。

    “呵呵,见谅见谅,幽若小姐是帮主唯一的女儿,娇宠了些!”

    文丑丑很是尴尬,连娘炮都顾不得继续装下去,急忙开口解释道。

    “没什么!”

    林沙淡然轻笑,一脸平静眼神更是好似古井深潭般,没有荡起丝毫涟漪,轻轻摆了摆手示意文丑丑继续带路,他还要好好见识见识天下会总部的独特风景。

    在文丑丑的引领下,林沙和独孤鸣一直在天下会总部转悠了大半个时辰,只不过走了天下会总部小片区域而已。

    对此,林沙只能在心中感叹一句,真是财大气粗。

    “好了,咱们的观赏之旅到此为止吧,时间差不多该回去了!”

    待到太阳缓缓移至头顶中央之时,林沙叫住了依旧兴致勃勃的文丑丑,摆手吩咐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跟两大帅逼同游的关系,文丑丑这个伪娘一直兴致高昂,不时发出恶心做作的娘气娇笑。搞得林沙和独孤鸣很有些尴尬和不耐烦。

    “哎哟,瞧我这记性,都到了用中饭的时候,两位贵客请随我来!”

    文丑丑举手投足间无不矫柔造作,手中团扇遮住那张雪白得有些诡异的脸孔,抬头看了看天娇笑着连连道歉。

    林沙没有多说废话,顺着来时走过的路径抬脚便走。

    以他的记忆力,不用文丑丑带路,便能轻松顺着原路返回。

    这次,他们没有再遇到雄霸的女儿幽若,直接返回了天下阁所在的天下楼。

    恩?

    路过庞大的天下楼后方之时,林沙眉头轻皱猛然顿步,跟在身边的文丑丑和独孤鸣也停下脚步,一脸茫然看向林沙。

    林沙的目光,却落在天下楼后方的角落里,一位身形瘦长好似竹杆般,拿着扫把缓慢而又悠闲扫地的中年。

    从着位扫地中年身上,林沙感应到了一股淡淡,却极为凝练的杀气。

    同时,这厮还拥有一身不错内功,弯腰挥手扫地的动作看起来普通寻常,可林沙一眼就看出了看似杂乱的扫地动作,却是一种十分精妙的武功招式。

    而且,这家伙隐匿气息的本事了得,林沙要不是精神力强悍异常的缘故,还真不一定能够发觉得了。

    “林少侠怎么了,咱们还是快点赶回去吧,不然雄帮主等久了可不好!”

    文丑丑的实力也就勉强江湖一流,哪能看得出远处扫地中年的不凡,停步后没发现什么问题便开口说道。

    “哈哈,天下会果然藏龙卧虎,让人大开眼界??!”

    林沙回头,莫名说了句也没多说废话,直接拔步离开,嘴角露出丝丝笑意。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位应该就是天池十二煞中的一位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