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剑!

    能引起林沙识海震颤的英雄剑!

    剑中蕴含了浩然正气的英雄剑!

    呛!

    握住剑鞘的手暗尽微吐,一抹凌厉剑光闪烁飞出。

    另一只手拿住剑柄,识海中的精神异力顺着身体沿着手臂蔓延而至。

    嗡嗡嗡……

    下一刻,英雄剑发出欣喜的嗡鸣声,剑面无需外力自主轻颤,林沙心中突然涌起一丝喜悦情绪。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请君暂上凌烟阁,搏个书生万户侯!”

    仰天长啸,体内磅礴真气如潮汹涌,一股脑全部涌入手中神兵英雄剑中。

    轰??!

    剑颤嗡鸣之音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如雷般的轰鸣巨响。

    一道长达十来丈,宽约三丈余的凌厉剑气虚影冲天而起,惊人的剑意和漫天的豪气四下飞散,惊得英雄剑之前的临时主人剑晨,还有一脸邪气手中火麟剑温热红芒闪烁的断浪脸色大变,好似遭遇洪荒凶兽般急忙后退。

    至于跟在后头的天下会成员,还有泥菩萨以及独孤鸣等人,全都睁大了眼睛看着这神奇的一幕。

    轰??!

    冲天而起的凌厉剑气虚影,突然间朝地面狠狠斩下。

    轰隆爆响大地震颤,一道延绵足有十来丈的直线烟尘冲天而起,伴随四下飞溅的尘土碎石,竟在宽敞的道路边,制造出了一堵烟尘之墙。

    这一刻,万籁寂静,没有丝毫杂音出现。

    所有人的目光和心神,都被林沙的惊人一剑吸引。

    待得烟尘之墙缓缓消散,笔直通往天下会总部的宽敞道路旁,突然多出一条长达十来丈,宽约半丈有余,深有近丈的巨大币制沟渠。

    咝!

    尽管没有跑到沟渠旁边瞻仰,却依旧让包括断浪,剑晨和独孤鸣为首的好手,齐齐脸上变色倒吸一口凉气。

    “哈哈哈,好好好,这柄英雄剑我就收下了!”

    呛的一声长剑归鞘,林沙很是满意的拍了拍英雄剑剑身,淡淡扫了目光痴呆的剑晨一眼,缓声道:“小兄弟,不会不答应吧?”

    剑晨一时默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林沙挥剑的那一刻正气昂然让人不敢直视,他刚才还以为见到了师傅亲临。

    “咱们走吧,不要耽搁了时间!”

    林沙转身,轻轻一跃直直落在宝驹马鞍上,挥了挥手示意车队可以继续启程,一下子人喊马撕声不绝,好象从之前的时间停滞中惊醒。

    一行车马顺畅的从目光依旧呆滞,好象还没从之前的震惊中清醒过来的剑晨身边安然通过,远远的林沙的悠然声音传了回来:“小子,想要回英雄剑的话,叫你师傅来??!”

    之后的旅途十分顺畅,再也没有不开眼的家伙,从半路跳出来阻挡车队前行的路途。

    林沙明显感觉到,不管是满身邪气的断浪,还是跟着一起过来的无双城护卫,都有意无意的跟他拉开了距离。

    他对此,自是很不以为意。

    此时,他大半心神都放在琢磨和温养英雄剑上。

    英雄剑中,蕴含了一道浩然正气。

    正好与他识海的紫色光团,以及紫色光团中央位置的江山社稷光影沙盘同出一源。

    这可真是难得的巧合,不然当初剑晨拦路之时,识海中的紫色光团也不会剧烈跳动,给林沙传递了一道好象见到亲人般的欣喜感觉。

    这也是林沙,突然出手抢夺英雄剑的主要原因。

    而越是琢磨研究,他心中越发惊喜。

    当日那一剑之威还历历在目,同时他又琢磨出了英雄剑其它的用处。

    最大的用处就是,他以识海中的浩然正气引动,灌注磅礴内力之后挥剑出手,竟是能够引动天地间的某种能力凝聚,形成威力巨大强悍无匹的剑气虚影,发挥堪比所输磅礴真气强上数倍的惊人威力。

    他也是头一次亲身体会到,能够引动天地之力加成后,所能发挥的强悍攻击威能,强得有些过分了。

    而神兵的作用,在风云世界被赋予了特殊定义。

    能够引动并凝聚周围的天地之力加持,发挥出手之人本身强悍得多的攻击力,实在是让林沙有些不敢置信的强大。

    而通过神兵英雄剑,他也达到了间接与风云世界取得联系的目的,战斗之时同样也能引导天地之力加持,达到事半功倍的强悍效果。

    当然,这样的强悍效果,只局限于使用英雄剑之时!

    ……

    “哈哈哈,诸位贵客远道而来,雄某有失远迎罪过罪过??!”

    天山天下总部,座落于天山山顶,面积广阔建筑连绵,最吸引人的莫过于上山之后踏足的巨大青石广场。

    此时广场之上,成百上千身着统一制服,满身悍气的天下会弟子正挥汗如雨,喝喝喝的努力锻炼。

    一股子惊人之极的勇武之气扑面,给初上天下会总部都众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及挥之不去的阴影。

    当然,林沙自是不包括在内。

    比这更大的场面,更惊心动魄的气势他都见识经历过,天下会的这点小场面对他而言,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可其他人就没他这份定力了,他甚至看到有好些位无双城护卫,甚至双腿发软连步子都不知道怎么迈了,一副受到极大惊吓的鸟样。

    “哎哟,泥菩萨大师终于来啦!”

    这时,雄霸身边一位面白无须,身着大红衣裳身段‘苗条’的男子伸出兰花指,手中鹅毛扇轻轻摇动掩嘴轻笑,娘里娘气‘娇笑’出声。

    “这位是?”

    林沙淡然自若,扫了眼娘炮的男人一眼,就当他是个太监得了。

    “天下会大总管,文丑丑!”

    无需雄霸介绍,那男子又不自觉捏起兰花指,‘娇笑’连连做作无比,一把鹅毛扇摇得轻柔缓慢,很是娘气自我介绍。

    “天下会真是出人才??!”

    林沙淡淡一笑,冲着雄霸点头说道:“旅途劳顿,雄帮主不介意我们先休息一日,等恢复了精神后再会晤吧?”

    “自然,自然!”

    雄霸脸上笑容一僵,很是自然的点了点头,吩咐道:“文丑丑,快带贵客下去休息,千万不可慢待了贵客,否则我拿你是问!”

    “哎哟帮主放心就是,文丑丑做事什么时候掉过链子?”

    文丑丑以扇捂面,将娘炮进行到底,说话娇声娇气实在恶心做作得紧。

    “雄帮主,怎么没见到你那三个徒弟???”

    客随主便,林沙一行对雄霸的安排自然没有意见,不过离开的时候,他状是很无意的问了句。

    果然见到雄霸脸色微微一变,很是勉强说道:“他们都有事情在身,暂时离开了天下会一段时间,林少侠以后会见到他们的!”

    林沙微笑点头,也不多话跟在文丑丑身后,向天地会的待客之所走去。

    呵呵,当他是傻子么?

    初上天下会总部之时,他便感觉到了气氛不对。

    尽管巨大的广场上吆喝练武之声雄壮惊人,却也掩饰不住笼罩在天下会总部的一股子阴霾气息。

    这让林沙心中很有些好奇,算算时间按照原著进程的话,此时的雄霸已经开始设计离间三位亲传弟子之间的关系。

    可是有他的参与,泥菩萨并没有第一时间,被雄霸掠走替他算命啊,怎么雄霸依旧跟三位亲传弟子之间,发生了矛盾?

    转念想想雄霸的强势性格,心中恍然不禁摇了摇头,无论如何天下会能够威胁到雄霸地位的,有且只有他那三位亲传弟子。

    偌大一个天下会,大部分势力和地盘,其实都是风云和秦霜打下来的,这三位在天下会中的威望可不仅仅只是帮主徒弟那么简单。

    以雄霸的枭雄心性,显然容不得有人能动摇他的根基和威权,就算是最亲近的徒弟也不能。

    难道说……

    想到这儿,他突然心中一动,眼角的余光轻轻扫了泥菩萨一眼,心中不由掀起惊涛骇浪,对这厮又了新的认识。

    莫非那所谓的‘九霄龙吟惊天变,风云际会浅水游’的明数批语,是这位不动声色按照雄霸的心思‘推演’而出?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泥菩萨这厮的心机之深沉,就让他不得不另眼相看了。

    好似察觉到了林沙的目光,泥菩萨扭头冲着林沙裂嘴一笑,配合他那副毒包密布的恐怖尊容,真是说不出的诡异难看。

    收回目光,林沙轻轻一笑感觉很有意思。

    看来,之前还是他小瞧了泥菩萨这厮。想想也绝对泥菩萨这样的江湖术士,要是没点心机的话,只怕初出江湖之时就不知道被整死多少次了。

    如果事情真如他所猜测那般的话,泥菩萨这厮也不是好欺负的主,悄无声息便离间了雄霸与风云还有秦霜之间的关系,甚至最后闹得不死不休,间接导致了天下会的彻底崩盘,于无声间引风雷,这手段厉害啊。

    带着一种别样心思,林沙一行跟在扭捏作态,娘气十足的文丑丑身后,到了天下会的招待客人之所,安排的最好的院舍还有最漂亮的丫鬟侍侯,这厮才扭着‘水蛇腰’掐着兰花指‘曼妙’而去。

    “天下会还有这等人物,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等文丑丑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一直默不做声的独孤鸣,迫不及待跳了出来惊叹道。

    “要不要给无双城也弄一个这样的大管家?”

    林沙轻轻一笑,缓声细语道:“皇宫中这样的角色很多,任你小子怎么挑选都成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