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断浪,林沙半分兴趣都无。

    不说他此时就是个小角色,在天下会跑腿没点地位。

    就是他以后参与屠龙,成了所谓的龙魔又能怎么样?

    他一点想要探究的心思都无,不管断浪最后怎么会变成那种摸样。

    单单断浪白眼狼般的行径,林沙就没有丝毫想要亲近的意思。

    不管天下会对他如何吧,起码在他年幼没有生存能力的时候,让他安安全全顺顺利利长大。

    就因为心中憋屈,认为雄霸对他不公,就对天下会有了怨恨之心,甚至恨不得将天下会毁于一旦。

    如此心态,颇有一种老子得不到的东西,你们也都别想得到。

    特别是当独孤鸣某天晚上,鬼鬼祟祟跟林沙透露,无双城在天下会的最大探子,就是迎接他们的断浪时,林沙心中的古怪情节达到了颠峰。

    “你是如何知晓的?”

    林沙斜着眼,一脸诧异问道。

    不管怎么看,独孤鸣都不是那种心细如发的角色,单看他一身大少爷习性便可知一二,根本就不是那种江湖老油条好吧。

    “是断浪这家伙,主动透露的!”

    独孤鸣脸色一红,被林沙那种诧异探究的目光,看得很不好意思。

    “原来如此!”

    林沙只淡然开口,一点接下去的意思都无。

    “林少侠,你就一点不好奇?”

    等了半晌,林沙没有丝毫反应,独孤鸣反而有些急噪了。

    “就他一个杂役出身的小子,能知道多少天下会的机密?”

    林沙撇了撇嘴一脸不以为然,挥了挥手像赶苍蝇一般没好气道:“你小子给我老实点。没事少跟断浪这样的角色瞎参合?!?br />
    见独孤鸣一脸不解外加不满,他冷哼了声不屑道:“既然你父亲都没告诉你,那就说明断浪这小子不是省油的灯。你小子还是省省心吧!”

    被林沙一阵毫不客气的训斥,训成了灰孙子的独孤鸣老实了。他也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是玩心眼的好手。

    独孤鸣的表现,让断浪好一阵诧异,他本来还想从这位无双城少城主身上,掏出一些好处呢,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这么机警。

    至于泥菩萨和林沙,前者明显就是老江湖,断浪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一个神棍打交道;后者断浪纯粹就是忌惮了。林沙表现出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而且成天一副淡然摸样,断浪在没摸清林沙的底细之前,是不敢轻举妄动做出什么事情来的。

    这日,快到天下会的总部,根据断浪的指点,已经隐约可以看到天下会总部所在的那座高山。

    正如林沙之前猜测的那般,天下会的总部天下,果然不在西域边陲。而是幽州与东北交界的某处延绵群山。

    一路都顺风顺水没有遇到丝毫意外,而越是靠近天下会总部,路上所遇行行色色的江湖人士就越多。

    根据断浪很有些自得的介绍。这些江湖人士之中,大部分都是附属于天下会的帮派中人,他们作为天下会的外围势力,替天下会跑腿做事获得庇护。

    断浪越是如此表现,林沙心中就越发不喜。

    尼玛的看你一副因天下会而荣的摸样,那就不要整日里话里话外,对天下会有诸多不满,标准的白眼狼一只。

    中午到了一处繁华市集,自有当地天下会负责人出面招待。将他们迎到市集最大的酒馆吃饭歇息。

    酒馆的生意十分兴隆,远远的便听到里头嘈杂的喧嚣之声。

    一股酒菜的香味顺着空气飘荡。引得林沙一行肚中汩汩作响,不由自主加快了前行速度。

    恩?

    翻身下马。将座下宝驹交有无双城的护卫看顾,林沙随着断浪刚刚踏入酒馆,便心头一动被角落里的一位酒客吸引的注意。

    这厮一身白袍身形挺拔,单独占了一张桌子,要杆挺得笔直好似一把出鞘宝剑,浑身上下又透着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正气。

    虽然只是个背影,却让林沙第一时间关注到了。

    更让林沙注意的是,这厮横放在酒桌上的那把样式普通的长剑。

    以他敏锐之极的灵识,自然轻易便能探察到,那把看似普通的长剑中,不时有凛然正气散发而出。

    又是剑意?

    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笑意,眼角余光扫了断浪一眼,这厮却是毫无所觉,正跟在当地天下会负责人身后,引着林沙一行往二楼行去。

    目光,不由自主落在断浪手中的火麟剑上。

    说起来,林沙对火麟剑的兴趣,可要比断浪这家伙多多了。

    自从接触了无双阴阳剑后,林沙对风云世界出名的神兵利器,突然生出了浓浓的好奇心。

    通过无双阴阳剑,他发现似乎出名的神兵利器,都有一种十分特殊的功效,或者说蕴含其中的意念不尽相同。

    无双阴阳剑就不说了,其中残留了一丝关羽的强悍意念,一旦触发便可使出惊天动地的倾城一恋!

    断家的火麟剑,似乎其中蕴含了无穷的火焰霸道之气,一旦运使开来周围空气迅速升温,好似包熊熊火焰包围,给对战之人以十分强烈的不适和伤害。

    可惜,火麟剑被断浪这小子看护得太紧,林沙也不好强行从他手里夺剑,只能干看着不能探究,实在让他有些不爽啊。

    一顿丰盛的大餐,并没有饮酒,宾主尽欢而散。

    下楼离开之时,林沙特意看了酒馆角落一眼,那位给他很深刻印象的白袍青年早已不知去向。

    轻轻摇了摇头也没有多想,他只是对那把看起来普通,很可能与火麟剑是同一级别神兵的长剑有些兴趣而已,至于那位白袍青年则是兴趣缺缺。

    “什么人,尽管拦我天下会的车驾?”

    就在林沙一行酒足饭饱,稍微休整了会重新启程,刚刚出了市集在前方清路的天下会好手,便突然发出一声爆喝。

    可还没等林沙一行抬眼观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之时,前方便传来数声惨叫,然后一切归与寂静再无丝毫声响传来。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剑意,充满了浩然正气意味的剑意,脑中立刻浮现出了某位白袍青年的背影。

    “你是何人,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一行加快了前行速度,断浪一马当先满脸肃杀,冲到事发地点发出一声惊怒大喝:“小子你想找死不成?”

    “请泥菩萨一见!”

    紧接着,一道清朗的声音突然响起,清晰传入林沙一行耳中。

    “泥菩萨,没想到你的名头这么大,都快到天下会的总部了,都还能遇到拦路的家伙!”

    林沙忍不住轻笑出声,冲着掀起马车车帘,露出一张恐怖大脸的泥菩萨调侃道。

    “林沙你就不要取笑我了!”

    泥菩萨苦笑连连,眼神中透露出了满满的无奈之色,他眼下对自己的神算之名,有一种复杂的心绪。

    “走吧走吧,咱们过去看看热闹!”

    林沙呵呵一笑不再多言,双腿一夹马腹冲了出去,不过片刻便来到了出事地点。

    呛!呛!

    两道拔剑出鞘的声音同时响起,两道嗡嗡剑鸣说不出的清脆悠扬。

    林沙打眼一看,断浪和拦路的白袍青年,已经化作两缕轻风,手中长剑一化火焰长虹,一化白芒剑气横贯虚空,狠狠撞击在一起。

    当的一声金铁交鸣响起,火星四溅剑气向四面八方飞射,道路两旁的树木杂草纷纷断成两,而夯实的碎石泥土地面,更是出现一道道,犹如蛛网般的细密裂痕,以两人为中心向四方蔓延而去。

    “阁下何人,报上名来!”

    断浪明显落于下风,他被一剑震退五步有余,头上的冠巾都被震落,披头散发好不狼狈。

    “剑晨,想要泥菩萨前辈,跟他说两句话!”

    那白袍青年一脸正气,手中貌似普通的长剑嗡鸣作响,双脚陷入碎石泥地寸许有余,身形却是不动如山显然功力比此时的断浪要强不少。

    “哼,想见泥菩萨,先过了我这关再说!”

    断浪脸色一阵变幻,眼神露出凶狠似毒蛇般的阴毒目光,气急败坏怒吼出声,身形一闪冲天而起,下一刻漫天火红剑影从天而降,将拦路白袍青年剑晨全身笼罩。

    “蚀日剑法,你跟南麟剑首断帅是什么关系?”

    白袍剑晨脸上露出惊异之色,手中看似普通的长剑一抖,顿时一股浩然正气汹涌而出,化作一道横天白虹,当的一声将断浪的攻势全部接下,甚至还以强横内力将身在半空的断浪震飞。

    “浩然正气,好玩意??!”

    就当白袍剑晨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突然一道玩味声音在耳边响起,顿时吓了一跳,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一道瘦削身影如鬼魅般悠然而至,出手如电轻轻在他持剑的手腕上一拂。

    剑晨只觉手腕一麻一痛,惊呼出声手掌一松,手中蕴含浩然正气的长剑脱手。

    “果然是好剑,浩然正气蕴含其间,正是不可思议??!”

    林沙轻轻握着剑柄,目光在剑柄上的两个先秦文字上一扫,‘英雄’两字闪入眼中,正是武林神话无名的标配‘英雄?!赐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