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地风光,与林沙记忆中的片段,有很大不同。

    不知道是不是天地灵气浓郁的缘故,就林沙的感知而言,好象无论是无双城核心势力所在的中州,还是天下会势力范围的河北以及幽州大地,不仅地形地貌都大有差异,而且地域范围也是大了不少。

    天下会就是北地名副其实的霸主,基本上八成以上的城池和地盘,都在雄霸的掌握之中。

    按照这个规模来看,雄霸其实已经达成了大半雄霸天下的表面功夫。

    可惜,他的疑心病实在太重,亲手建起了一个势力庞大的准国家,同样又因为疑心病太重的缘故,生生毁了这个准国家的根基。

    按林沙的看法,别看步惊云一副恨不得雄霸死的架势,其实他对眼下的生活,说起来应该非常满意才是。

    哪个男人心中没有热血,哪个男人心中又没有权力欲?

    别看步惊云一副不哭死神的架势,其实他的内心是火热的。无论是从原著剧情,还是眼下的江湖局势而论,步惊云都没有跟雄霸翻脸的可能。

    单单秦霜和聂风的牵制,就足够步惊云好好思量一番了。

    可惜雄霸自己作死,疑心病又实在太重,在三名亲传弟子之间玩平衡弄心眼,结果把最忠心的秦霜差点玩个半死,聂风和步惊云更是反出天下会。

    在风云世界,这个高端武力可以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地方,一下子损失了风云两大高端力量,又让秦霜离心离德,雄霸一下子就变成了孤家寡人。

    作为老大,总不能什么事情都自己出面吧?

    到了那时候,雄霸其实跟独孤一方的情况差不多,都面临着无人可用的尴尬局面。

    天池十二煞算个屁,跟雄霸只能说是雇佣关系,根本就不是什么自己人。

    暗杀的活计倒是可以用用,光明正大的争霸天下,就只能靠边站了。

    而且天池十二煞可不是啥好鸟,一旦有机会立即反噬,雄霸就遭了毒手倒了霉。本来在风云剧情中有机会全身而退,就是因为受到天池十二煞的追杀,这才被迫自废武功托庇于风云之手。

    雄霸这厮也是活该,硬生生把亲近的弟子往外推,最后自食苦果,在绝无神侵犯中原之时,死得很惨。

    从这,也可以看出雄霸和天下会势力的虚实,能够撑门面的高手数量,实在太少了。

    比起超级高手一抓一大把的天门,以及足以和天门正面对抗的蓝月宗,天下会的势力只是小巫见大巫而已。

    ……

    一路行来,都有天下会的据点热情招待。

    好吃和喝的热情供奉,唯一的要求就是速度,雄霸闻讯后很是急切见到泥菩萨。

    “雄霸这家伙,赶着去投胎???”

    泥菩萨没有反抗之力,自然天下会的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至于独孤鸣这位无双城的少主,明显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货色,面对比他父亲更加强势的雄霸,暗地里倒是发了不少牢骚,表面上却老实得紧。

    林沙却是一点顾忌都无,心中不爽该说就说,不管身边有没有天下会的接待人员在身边,而且说话毫不客气点名道姓,很是让天下会的陪同人员难堪。

    于是,行至熟悉又陌生的幽州地界时,陪同的天下会分舵好手,故意把他们带到荒僻所在提出了切磋一番的请求。

    “切磋个屁??!”

    林沙眼皮子都懒得多抬一下,顺手一记马鞭甩了出去,狠狠的在那自高自大的家伙脸上,留下一道血红鞭痕,同时还将那厮抽得倒飞了出去。

    “就你这水准,老子随便动根手指头,就能碾死你!”

    打马上前,居高临下看着被抽蒙了的天下会舵主,一脸不屑:“就这本事也敢出来找死,要不是看在雄霸的面子上,老子今天就让你下地狱!”

    说着,又是一马鞭甩了下去。

    轰??!

    一阵烟尘飞扬大地摇晃,在众人吃惊的目光中,在傻逼旁边的荒地上,硬生生被抽出一条长三丈的巨大裂痕。

    这一下立威,天下会的人立即老实了,再也不敢玩什么小动作。

    啪啪啪……

    就在一行准备重新启程之时,旁边的山林中突然传来一阵清脆拍掌声。

    风云世界,真他马让人郁闷啊。

    有人藏在身边的山林中,以林沙强悍的感知能力,竟然没有丝毫察觉。

    不用说,藏身山林中的家伙武功不弱,同时还很擅长隐藏气息。

    这就他心思电转做出了准确判断之时,从旁边不远处的山林中,走出一位持剑青年。

    又是一个大帅逼!

    林沙直接略过了青年英俊的脸膛,眼神被青年身上的邪气吸引。

    马的,果然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他见识了步惊云的冷漠,聂风的和善,秦霜的温和,独孤鸣的骄气,就没见过小小年纪一身邪气的,好象天生的反派角色一般。

    不用林沙喝问,刚才马鞭在脸上制造了一起交通意外的天下会幽州舵主,好象突然间满血复活,充足和突然出现的青年怒声大喝:“断浪,你来干什么?”

    断浪?

    风云世界大反派之一,运气极差又极吊的家伙,最后化身龙魔,搞得天下大乱风云两大猪脚被冰封二十年的家伙?

    目光在这厮身上,毫不掩饰的上下打量一圈,单就那一身掩饰不住的邪气,就知道不是啥好鸟。

    他就弄不明白了,这家伙一看就是个坏胚。聂风还拿他当兄弟,被坑了一次又一次都无怨无悔,果然天生圣母心。

    “我是奉了雄帮主之命,前来迎接贵客的!”

    断浪眼中隐晦之色一闪,一脸的桀骜不逊,根本就没把天下会幽州舵主放在眼里,抬眼左右打量了一番林沙一行,语气淡漠道:“几位,雄帮主等得急了,你们还是走快点比较好!”

    “小子你说什么呢?”

    独孤鸣一身的少爷脾气,哪受得了断浪的激,一下子策马奔出,手指断浪怒声大喝。

    “阁下何人?”

    见独孤鸣一身富贵,断浪眼中闪过一丝嫉恨,突然握剑在手冷然问道。

    “无双城少城主,独孤鸣是也!”

    独孤鸣一脸得意洋洋,斜眼轻瞥断浪一副你小子还不快上来拜见的牛样。

    “哦,原来是被聂风堂主打得抱头鼠窜的无双城少城主啊,果然闻名不如见面!”断浪眼中闪过一丝惊异,嘴巴却是毒辣得很直戳独孤鸣的心窝子。

    “小子你找死!”

    独孤鸣勃然大怒,一张英俊的脸膛扭曲变形,额头青筋隐隐突然飞身而起,头上脚下双腿并拢连环旋转,一道肉眼清晰可见的龙形气劲咆哮而下,这厮动了真怒,出手便是绝招降龙神腿。

    相比当初在隐居山林,林沙初见之时独孤鸣的降龙神腿更加厉害了。

    这也是利索应当的事情,独孤鸣这小子大半年时间,整天跟在林沙屁股后头当跟屁虫,林沙只是稍微露点口风指点一二,就足够这小子受用无穷了。

    而且在林沙,拿无双城的珍贵药材锤炼身体时,有空的话顺手也弄了些金刚大力丸之类的玩意,大部分都被独孤鸣这家伙给吃进了肚子里。

    林沙出品,必属精品!

    这厮的内功修为和身体素质,就在大量的丹药催使下,不说突飞猛进也是进步极大,使得独孤一方这老狐狸,一点都没有想要让独孤鸣恢复正常的迹象,反而在暗地里还经常怂恿儿子跟林沙多多接触。

    接触的结果就是,独孤鸣被林沙打击得体无完肤,偏偏这小子性格还算过得去,越挫越勇实力也在挫折磨难中迅速提升。

    此时的他,如果对上林沙隐居山林时的聂风和步惊云,绝对能拼个不分上下,当然现在估计他依旧远远落后与风云,谁叫人家是猪脚呢?

    呛!

    面对独孤鸣威力霸道的降龙神腿,断浪却是不慌不忙,身上突然升起一股火热气势,好似火山喷发岩浆喷涌一般。

    一道火红剑光横空而起,就是离得十来丈距离的林沙,都感觉到一股热浪扑面而至。

    “火麟剑,蚀日剑法!”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轻声开口声音不断,却是清晰传入陷入一片火海的独孤鸣耳中。

    砰砰砰……

    有了林沙的提醒后,独孤鸣谨慎了许多,与断浪硬拼了数招,一时间火光四溅劲气散逸,独孤鸣在拥有神兵利器的断浪面前,刚刚出手便落于下风。

    一时间,只见火红剑光横空,纵横驰骋犹如烈马奔驰,一波接着一波炽烈热浪向外扩散,无言的述说断浪手中神兵的强大。

    咻!

    眼看独孤鸣陷入凌厉剑网苦苦支撑,林沙眉头微皱摇了摇头随意一指点出。

    一道金色凌厉之极的剑气脱指而飞,当的一声狠狠击在火麟剑上。

    断浪手臂一颤如遭雷击,手掌一阵剧痛差点握不住剑把长剑脱手。

    “断浪,不要挑战我的心理底线!”

    林沙淡漠的声音在断浪耳中轰然响起,一时惊得他亡魂大冒急忙抽身而退。

    所谓的麒麟魔和龙魔,此时也不过是初出江湖的菜鸟而已,想要爬升至原著中的颠峰状态,任重而道远啊。

    林沙目光悠远,嘴角含笑挥了挥手朗声道:“断浪,头前带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