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明月你怎么了?”

    刚刚打发走了二号反派角色独孤鸣,这边大猪脚聂风伤心绝望的呼唤又传入耳中。

    “精神力枯竭,这位明月死定了!”

    林沙只是扫了眼,便发觉了一个让他惊悚的现象,刚刚与情郎聂风使出倾城之恋光速剑芒的明月,其精神力就像被捅破的气球般迅速消散。

    我草,要不要这么夸张?

    扫了眼掉落在地的无双阴阳剑,林沙眼神一阵变幻,真是两把魔剑啊。

    以自身精神力为养料,来催发无双阴阳剑中存留的剑意,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魔剑一点都不为过,损人不利己自然就是邪魔之道。

    当然,这剑放在林沙手中的话,能够完全发挥其威力,还能不留下任何后遗症,这就是精神力强悍的最大好处。

    林沙对此没多大兴趣,光速剑芒威力强劲不假,却不是自己的东西,每每花费大量精神力催使无双阴阳剑中蕴含的霸道剑意,对自身不仅没有好处还可能阻碍修为更进一步。

    他有这个自信,以后绝对能达到,甚至超过出手真正如电的程度,那才是属于自己的强绝能力。

    “混蛋!”

    聂风双眼一片血红,恋人明月此时的状态,让他伤心欲绝大有再次入魔的迹象。听到林沙站在一旁很有反派风范的说风凉话,顿时心中怒气爆发腾身而起,瞬间化作一道与地面平行的龙卷风,带着撕碎一切的狂暴横卷而至。

    “给老子滚一边去!”

    林沙眼中寒芒一闪,飞起一脚重重踹入龙卷狂风之中,不偏不倚正好踹在聂风那张英俊的小白脸上。

    哇的一声惨叫,聂风身如破布,口中狂喷鲜血瞬间倒飞了出去。

    “小子你想找死不成?”

    林沙的身影瞬间消失,下一刻已经出现在脸上多出一块脚印大小红肿的聂风身前,满眼寒芒森然道。

    说着,伸起右脚准备狠狠踩下,不死也要踩他个半身不遂。

    可是突然,心中涌起一丝强烈不安,突然间天地变色狂风怒号,识海中的江山社稷沙盘难得的自主运转,闪烁微微紫色光芒抵挡突如其来的磅礴巨压。

    这一刻,林沙清晰的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森森恶意!

    脑中如电光疾闪,身上衣裳猎猎作响,很有一种大反派自取灭亡前的疯狂状态,心中顿时一惊狠狠踩下的右脚,突然收回了八分力。

    ??!

    可就是如此,被重重踩在胸膛上的聂风,也受不住林沙只余两分力道的重脚,哇的喷出一口殷红鲜血发出一声凄厉惨叫。

    马的真是麻烦,特别像聂风这样的天定猪脚,在识海江山社稷光影沙盘还没彻底与这个天地达成和谐统一之前,这厮不好杀啊。

    看着差点被他一脚踹毁了的小白脸,心中一动突然又了一个大胆想法。

    “小子,想不想救那位明家姑娘的命!”

    蹲下身,一副桀骜不逊的大反派架势,双目冰冷如刀缓声说道。

    “什,什么,你,你有办法救,救明月的命?”

    聂风先是大惊而后大喜,顾不得身上传来的一**剧痛,满脸期待催问道。

    “只是精神力消散,又不是彻底脑死亡!”

    林沙撇嘴轻笑,语气说不出的森寒不满:“你小子说句话,到底救还是不救?”

    说着,他回头扫了昏迷不醒,很有那么点睡美人姿态的明月,嘿嘿一笑带着恶魔般的引诱语气,裂嘴冷然道:“明家的小姑娘,还有半盏茶的时间,到时候除非大罗神仙亲临,否则死定了!”

    “救,救,救,一定要救下明月的性命!”

    聂风脸色一变,急忙点头将一头潇洒的长发甩得像个疯子般,一脸迫不及待急忙保证道:“只要阁下能救了明月的命,以后要我聂风做什么义不容辞!”

    “嘿嘿,有你这句话就成了!”

    林沙一副大反派的架势,嘿嘿一笑站起身来,右掌大张一股强拨吸力传出,将犹如睡美人般的明月吸了过来,在聂风满含期待的目光中,一指点在明月眉心处,指尖一道肉眼可见的紫色光晕若隐若现。

    而在识海深处,代表林沙磅礴精神力的江山社稷光影沙盘能力,正以极其恐怖的速度消失,原本几乎凝如实质的光影沙盘,竟有变成半虚半实的迹象。

    呼!

    半盏茶功夫一晃而过,就在聂风满脸急切的等待中,他可以明显感受到明月本来迅速流失的生命力,突然噶然而止。

    林沙长长吐出一口大气,额头隐现汗迹眼中满是骇然之色。

    亏大发了!

    这一指,起码损失了他识海中十分之一数量的精神力!

    以他精神力的庞大,损耗如此之大实在出乎了他的想象。

    “聂风,你小子占大便宜了,可不要忘了你的承诺!”

    心中郁闷得差点吐血,脸上却是平静一片,所谓虎倒威犹在,尽管心中差点吐血,可脸上什么都没表露出来,只是看向聂风的目光越发不善。

    “好好好,我聂风说话算话,绝不会忘记今日承诺!”

    聂风抱起和睡美人没丝毫差别的明月,一脸郑重说道:“对了林沙阁下,明月她为何还没醒?”

    “想要明家姑娘醒过来?”

    林沙似笑非笑的扫了猪脚一眼,眼中的玩味笑意让聂风很是不安,突然脸色一变不屑道:“我还没哪个能力!”

    他当然不会承认,精神力消耗太大他舍不得啊。

    聂风脸色一变,张了张嘴还没开口说话,便被林沙毫不客气堵了回去:“精神力几乎枯竭又岂是那么好回顾的,能够遏制明家姑娘的精神力流失已经十分不错了,你小子不要做梦把事情想得太过美好!”

    “那,那,那明月,以后就这副摸样了?”

    聂风如遭雷击,一脸情圣摸样很是伤心欲绝。

    “嘿嘿,她此时也就是个植物人的摸样!”

    林沙依旧不改自己的大反派作派,轻笑着说出一番冷酷之极的话语:“想要彻底恢复,就看她的造化了!”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聂风一脸悲伤,将睡美人明月紧紧抱在怀里,满心痛苦却无力发出。

    “自然是有其它办法的!”

    林沙的话,好似天籁之音,顿时让满心灰暗的聂风,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得了聂风的保证,不愁这厮以后没办法偿还承诺,林沙所幸大方了一回,淡然开口解释道:“既然是精神力消耗过甚,才弄成这副植物人的摸样,想要在短时间内恢复,自然得修补明家姑娘精神力上的损耗!”

    “如何修复?”

    聂风满脸激动热切追问:“阁下这份人情,我聂风一定铭记于心!”

    “嘿嘿,想要尽快恢复明家姑娘损耗的精神力,最好能有佛门大德圆寂后留存的舍利!”

    林沙嘿嘿一笑,手掌一挥便将掉落在地的无双阴阳剑收起,身形如风疾闪只眨眼功夫已在数十丈之外,远远还传来他平淡之极的声音:“只有采取灌顶之法,将大德高僧圆寂后凝练在舍利中的精神力引导而出,修补明家姑娘几近枯竭的精神力!”

    能透露的消息,林沙一点都没有客气,就看聂风自己怎么做了。

    他自然没有说出全部实话,能够留存舍利的佛门大德精神力何等纯粹,如果灌注于舍利中的纯粹精神力被引导出来,以灌顶之法输入明月识海的话,这小姑娘的性子将会出现大变。

    当然,这是聂风该关心的事情,林沙就没必要多说废话了。

    ……

    待林沙返回城主府时,整个城主府已乱作一团。

    独孤一方被倾城之恋重创,在无双趁神医的帮助下,算是从鬼门关溜达了一圈回来,当然最大的功臣还是林沙。

    要不是他关键时刻一枪抽来,将独孤一方抽飞了出去,险险避过被倾城之恋光速剑芒洞穿要害的话,只怕独孤一方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刚刚清醒过来的独孤一方,见到林沙带来的无双阴阳剑,顿时激动得满脸潮红猛的喷出一口鲜血。

    城主府又是一番大乱,待一切平静下来,林沙便告之了独孤一方,聂风和明月的下场,同时也没有隐瞒什么,将无双阴阳的使用弊端,以及他跟聂风之间的交易全部说了出来,坦坦荡荡很是光棍。

    说完这些破事,林沙便主动告辞离开了城主府,至于独孤一方如何考量他懒得关系,他不****屁事。

    只是后来从独孤鸣这小子口中得知,最后聂风抱着睡美人明月主动上门,跟独孤一方不知达成了什么协议,已经成了不折不扣睡美人的明月留在无双城城主府,而聂风则独自返回天下会交差。

    林沙对此不置可否,心中却是很赞同聂风的做法。

    只是古怪的是,随着聂风的离开,原本机灵活泼,整日里跟个假小子般,和小丫头小灵儿疯玩疯闹的独孤梦,就像是突然长到害了相思病般,成日里忧愁满面,傻子都看出这姑娘有了心事思春了。

    果然,小白脸都是不折不扣的祸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