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

    沉重的青龙偃月刀,哐当掉落在地。

    耀眼的红芒缓慢消散,地上留下一位昏迷的老婆婆。

    “关云长走了?”

    之前那种让林沙熟悉万分,同时又激动不已的惊人压力消失,同时那股霸绝天地傲视力寰宇的气势,也消散得干干净净。

    长长松了口气,在独孤一方等人骇然的目光中,缓缓走到昏迷的老婆婆身边,长枪枪尖轻轻挑了挑一点反应都没有。

    “独孤城主,之后的事情你们自己处理!”

    不知为何,心中突然空落落的没丝毫兴致,手腕一抖长枪好似标枪直直没入坚硬的青石地面数尺之深,尾端还要剧烈颤抖不停。

    “记住,不要伤害这位的性命!”

    双手背负,带着一种莫名的情绪转身就走,一点都没有要与独孤一方或者无双城一干人等,说话闲聊的兴趣。

    虽然只是与关羽短暂交手一招,可给林沙的触动极大。

    他可以肯定的是,附身与无双婆婆身上的关羽战意,估计连这位颠峰之时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可就是如此只用了区区一刀,便震得他体内气血剧烈激荡,真气几乎不受控制四下乱窜,要真是关羽亲临的话……

    想想,都感觉心底发颤。

    而关羽,在将星璀璨的三国时期,还达不到天下第一猛将的程度。

    三姓家奴的战神戟,猛张飞的恒侯长矛,常山赵子龙的绝世枪法,黄汉升的神射之术,马孟起的伏波枪法……

    想想,都让他有一种热血澎湃的冲动,恨不得能亲临那个风云激荡,群星璀璨的三国时代。

    ……

    事情,自然不会如此就结束了。

    林沙依旧作为无双城的特别客卿,像个大反派般每每都跟在无双城的行动人马之中,冷眼旁观独孤一方如何将无双城弄得鸡飞狗跳,只为了将拿走无双阴阳剑的明月抓住。

    而从大嘴巴的独孤鸣口中,林沙还得到了一个让他意外的消息。

    通过无双阴阳剑,使用特殊手法和心决,可以勉强使出当年汉寿亭侯颠峰时期的绝招倾城之恋,尽管后遗症大得不可思议。

    林沙默然,单单这一点,便足够独孤一方疯狂了。不说一定要将这等保命底牌握在手里,起码也不能落入敌人手中不是?

    至于那位无双婆婆,听独孤鸣说虽然被软禁,独孤一方却没有对她如何,反而像供奉菩萨般好好招待,不敢有丝毫怠慢之处。

    想想也是这个理,无双婆婆也是难得的绝顶高手,实力只比独孤一方弱上少许,单就这份实力就值得尊重。

    更不要说,无双婆婆还有一双神鬼莫测的请神上身之术,那日的变故实在太过惊人,一代武圣关云长竟然以那种方式降临,要不是林沙出手及时的话,只怕处于震惊当中的独孤一方,很可能被关羽一刀给劈了。

    最重要的是,关羽表现出了对无双城的绝对‘厚爱’,有这点就足够独孤一方将无双婆婆,奉为绝对的上宾!

    无双城毕竟是能够跟天下会扳手腕的强悍势力,辖下掌控的人口众多,他们可都要依赖无双城讨生活。

    独孤一方一旦发动人海战术,任由聂风和明月这对苦命鸳鸯如何机警,最终都难以逃脱无双城的追捕。

    于是,林沙很有大反派觉悟,跟在一票气势汹汹的无双城好手身后,慢悠悠赶到了一个属于无双城核心机密的地方。

    藏剑阁!

    因为这里,有两把天下闻名的长剑,剑圣的无双剑,以及剑圣夫人的天下宝剑。

    天下无双!

    林沙呵呵一笑,对于风云世界的这种很独特的装比方式,很有些探究的兴趣。

    两柄宝剑而已,用得着这么夸张么?

    不过很快,明月和聂风这对苦命鸳鸯,便以实际行动狠狠打了林沙的脸,让他见识到了什么叫做神兵利器。

    “聂风,你跑不掉了!”

    独孤一方很有大反派气势,冲着聂风连连冷笑不止。

    “明月,交出无双阴阳剑,否则你就只有死路一条!”

    独孤一方显然誓要将大反派的角色扮演到底,就像所有的大反派那般,自以为胜卷在握,满脸高兴一张大嘴停不下来喋喋不休。

    这,活脱脱一副要被打脸的节奏啊。

    特别是,独孤鸣这小子顶着一张猪头,竟然还有脸跳出来耀武扬威。

    结果明月为了情郎倍受委屈,被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俩连手欺负,把个牛比大猪脚聂风给惹火了。

    六式风神腿,被他玩得出神入化,小小的藏剑阁瞬间便陷入一片龙卷暴风之中,那些呐喊助威的无双城小喽罗第一时间被清场。

    独孤鸣再一次被教怎么做人,这次聂风狂怒而行根本就没有留手之意,直接将这倒霉孩子打成重伤。

    最大反派独孤一方怒了,什么以大欺小全都抛在一边,以大反派独有的嚣张霸道,狠狠的将聂风修理了一通,让这小子明白大反派不是那么大吊打的。

    猪脚就是猪脚,并不因为这里是无双城,又或者独孤一方气焰嚣张不可一世,其猪脚光芒便有丝毫黯淡。

    在明月被独孤一方抓住欺负了一顿后,聂风这位风云世界的猪脚之一爆发了小宇宙。

    据说聂家人体内都有麒麟神兽的血脉,一旦遇到刺激便会失去理智发疯发狂,六亲不认逮谁咬谁。

    林沙见识到了,聂风这位大猪脚的爆发场面。

    那真是,魔神降世也不过如此。

    陷入疯狂状态的聂风,有一种爆表的赶脚,实力瞬间达到了一个让独孤一方像吃了大便般难受的程度。

    轰??!

    无双城核心区域突然出现一道接天连地,声势惊人的龙卷风暴。

    无双城百姓都被这一奇景给震得不轻,有那特别迷信的家伙,都吓得双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拜起神来。

    而直面狂暴聂风的大反派独孤一方,心中那个憋气就被提了,跟一个敌对势力的小辈打了个平分秋色,叫他这张老脸往哪搁?

    于是大反派也爆发了,独孤一方使出了无双城的绝学,威能自是惊天动地炫耀无极限,最后把聂风这小白脸生生从疯魔状态,揍成了正常模式。

    这下,独孤一方真是各种嚣张狂霸拽,一双眼睛长在头顶上,各种言语奚落唾沫横飞,简直把大反派的套路演得出神入化牛气烘烘。

    结果悲剧了,心中存了死志的一对苦命小鸳鸯,竟是不知怎么回事,触发了无双阴阳剑上的禁制。

    于是,代价为明月性命的倾城之恋爆发。

    而在那一刻,林沙突然又感应到了,武圣关羽身上那种,霸绝天下强横无匹的滔天傲气,比之在无双婆婆身上还要强烈许多倍的滔天煞气冲霄而起。

    这真是,关羽的痕迹无处不在啊。

    林沙撇了撇嘴,现在有谁敢说无双城跟关云长没有关系,林沙第一个打爆他的小弟弟,千万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

    倾城之恋!

    一道堪比光速的凌厉剑芒,瞬间便从无双阴阳剑上爆发。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就林沙的感知,这一道剑芒威力不是很强,也就相当于他全力爆发下的一击,像独孤一方字样的角色自然是秒杀的结局。

    再加上光速般的惊人速度,林沙瞬间感受到一股浓浓的危险气息扑面,好象一把无形大手狠狠攫住他的心脏,强悍之极的精神威慑震得他体内真气停止流转,身子竟有一种被牢牢束缚的感觉动弹不得。

    喝!

    识海中让他郁闷的许久的江山社稷光影沙盘缓缓转动,从倾城之恋和无双阴阳剑上传来的强悍精神威压影响瞬间消散。

    任你关羽再牛比,也不过只是区区一员大将!

    相比林沙这种执掌过天下大权的皇权威势,还要差了那么一星半点。

    咻!

    林沙早有准备,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杆白蜡杆长枪,瞬间弯成一道圆弧,疾如闪电朝着,独孤一方狠狠抽了过去。

    独孤一方可没有林沙的本事,能够于瞬间便从关羽那滔天的煞气中反应回神,被速度达到光速的倾城之恋击中,甚至连移动一下身子的能力都无。

    也就在这关键时刻,林沙手中的长枪狠狠抽在独孤一方肩头,直接将这位大反派肩胛骨抽得粉碎性骨裂,当然这厮也险之又险的避过了身体要害,被倾城之恋激发的剑芒秒杀当场的结局。

    “爹!”

    眼见老爹可能性命难保,独孤鸣这位刚才还奄奄一息装死的二号反派,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凄厉哀嚎,瞬间半血复活手脚并用爬了过来,一把抱住陷入深度昏迷满身血迹的独孤一方鬼哭狼嚎。

    “我说,你小子要是再不将你父亲送去急救的话,他真有可能直接挂在你的怀中!”

    林沙斜眼轻瞥,毫无同情心冷冰冰说道。

    “什么,我爹他还没死?”

    独孤鸣这一喜非同小可,俊脸上鼻涕眼泪都顾不得擦拭,猛然抬头惊喜问道。

    “怎么,你很想你父亲挂掉?”

    林沙微微眯缝着眼睛,似笑非笑反问。

    “不不不……”

    独孤鸣顿时俊脸煞白,连滚带爬抱起陷入深度昏迷状态,满身血污的独孤一方向城中医馆狂奔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