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感觉,自从来到了无双城后,除了那段忙碌充实的日子外,针对猪脚聂风的事情之时,很有一种大反派的赶脚。

    受城主独孤一方的热情邀请,林沙冷眼旁观了无双城对聂风的打击。

    先是警告聂风,一再暗示他尽快离开无双城势力范围,不然无双城不能保证他的人身安全。

    聂风带着特殊使命过来,自然不会轻易答应,于是矛盾爆发。

    先是独孤鸣像个小丑般,首先上门找茬被打脸,气愤不过自然要搬救兵。

    无双城明面上的第二高手护法释武尊出手,之前在林沙隐居的山林还能跟聂风勉强战个平手,可到了无双城自家的地盘,单打独斗释武尊竟然可耻的败了。

    这下,像是捅了马蜂窝一般,整个无双城管理系统都沸腾了。

    聂风倒也不傻,打伤了释武尊之后直接消失,再也没在公开场合轻易露面,形势小心谨慎了许多。

    可这里是无双城,独孤一方真要发作,像聂风这样的美男子想要藏身,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于是,无双城组建一**打脸团,由独孤鸣这位扮演邪恶大少的少城主率领,跟聂风大打出手闹得鸡飞狗跳热闹非凡。

    尽管林沙跟独孤鸣还算能说得上话,他却没有一点出手帮忙的意思,任由聂风化风打脸狂魔,一巴掌接着一巴掌狠扇独孤鸣这位邪恶大少。

    本来,这只是年轻人之间的意气之争,虽然每次独孤一方看到独孤鸣的惨状,都忍不住心头火气想要亲自动手,这时林沙出来说了几句安慰话,让独孤一方强按心头火气一次又一次见证自家儿子的愚蠢和吃憋事件。

    “独孤鸣成长得太过顺风顺水,基本上没有经历过什么挫折磨难,正好聂风不是一个噬杀之人,就让独孤鸣在他手上吃点亏,长个记性也好!”

    这话冷漠无情,独孤一方竟然还爽快的答应了,不知道他是看在林沙的面子上,还是真的觉得独孤鸣需要好好教训教训一番,免得以后遇到了事情手忙脚乱事小,把自己的小命搭进去就不值当了。

    “林沙,你为何不帮我哥哥?”

    每每独孤鸣被打得受伤而回,独孤鸣的亲妹妹独孤梦便会跳出来,狠狠的指责林沙‘见死不救’,张牙舞爪一副想要狠狠教训林沙做人的架势。

    话说,来到无双城第一天,因为独孤一方近乎谄媚的热情,林沙也不知道怎么就招惹到了这位独孤小姐,一旦撞上必定没啥好话一通讥讽是少不了的。

    “梦姐姐,小哥哥为什么要出手帮助独孤大哥???”

    这时候,林沙自然有后援小灵儿跳出,帮忙说话反驳:“独孤大哥的年纪,明明比小哥哥还要大不少!”

    一句话便能堵得独孤梦半天说不出话,只好使出‘暴力’手段,一把抱住活泼机灵的小丫头,捏住她的一边粉嫩脸颊‘咬牙切齿’直斥小叛徒。

    如此打打闹闹也算是一种放松,同时独孤鸣的战斗经验也在以肉眼可见速度暴涨,不得不说挨的那些揍还是很有效果的。

    只是热恋中的男女,脑子很不够使。

    聂风千不该万不该,竟然跟明月私订终生,并且还制定了逃出无双城势力范围的计划。

    这,就触动了独孤一方的底线。

    之前就说过,明家作为无双城的暗中?;ぜ易?,存在时间已经足有数百年,关键的是明家还掌握了无双城的镇城至宝无双阴阳剑。

    不要说无双城本就跟天下会暗地里龌龊不断,就是两方势力和睦友好,独孤一方也不能眼睁睁看到无双城至宝落入他人之上。

    于是,在独孤鸣再一次挑衅失败,被打成猪头后,独孤一方亲自出手,在城外的茂密小树林中,将一对亡命鸳鸯堵住。

    没有经历过凌云窟与火麒麟大战,吞食血菩提的聂风,只能算是江湖超一流高手,跟独孤一方这样成名多年的宗师高手完全没有可比性。

    于是聂风悲剧了,被独孤一方三两下便打成重伤。

    “不要!”

    明月满眼泪水,一把扑在受伤昏迷的聂风身上,想要替聂风挡住独孤一方的致命一击。

    真是让人无语的狗血大剧!

    林沙混在一票无双城城主卫队好手之中,心中那种反派角色的赶脚越发浓烈,只淡笑看着眼前一切。

    作为天命猪脚,传说中的神魔转世,聂风要是这么容易就被干掉,风云世界也不会高级到玄幻的程度。

    果然,就在?;赝?,不知哪跑来一位老婆婆,瞬间拦在明月身前,挡住了独孤一方饱含怒气的一掌。

    无双婆婆!

    又是一位隐匿气息的绝顶高手,这位老婆婆突然出手的瞬间,才泄露了一丝丝强悍的气息波动,单论这份本事就很了不得。

    让林沙注意的是,在这位身形佝偻,一副随时都有可能被风吹倒的老婆婆身上,他敏锐感应到了一丝不和谐。

    怎么个不和谐法呢,林沙感觉中这位老婆婆身上的气息,有一股刚猛霸道傲视天下的意味。

    真是见了鬼,在一个老婆婆身上,他竟然感受到了一丝沙场绝世猛将的气息,好象战神俯体神打附身一般让林沙感觉不可思议。

    “无双婆婆,你们明家可是无双城的守护家族,难道你们就是这么守护无双城的么?”

    独孤一方暴怒,大声质问突然出现的无双婆婆,满脸狰狞毫不留情愤然出手,招招狠辣式式凶狠,一副要致无双婆婆与死地的架势。

    让林沙感觉万分奇怪的是,无双婆婆明明实力比独孤一方还要差上半筹,就这还能成为所谓的无双城暗中守护者么,真是天大的笑话。

    可最后让林沙震惊的事情发生了,无双婆婆拦住了满心怒火的独孤一方,给孙女明月和聂风腾出了跑路时间,等到两人成功跑路后,无双婆婆突然身上气势大爆。

    一团红艳艳的光芒将佝偻矮小的身躯笼罩,好似一位顶天立地的绝顶强者附身一般,一股磅礴煞气透体而出惊得外围观战的无双城护卫连连后退。

    只有林沙,眯缝着眼睛站在原地不动。

    好熟悉的气息,好精纯的煞气,他有种陶醉沉迷的感慨。

    无双婆婆这一刻身上所透露出的气息,林沙真的不要太熟悉,不是征战沙场多年,杀敌无数积累出的战场煞气又是什么?

    风云世界虽然也有朝廷,同样有朝廷大军,可因为朝廷的高端武力严重不足,在整个神州大地反而是弱势群体。

    风云世界的战斗,基本上都是以个人武功分高下,最多也就是数千上万武者之间的拼杀,很少有纯粹的军队对战。

    所以,林沙在无双城,基本上没有见过身上,有如此磅礴战场煞气的存在。

    就在他仔细体味无双婆婆身上突然爆发的凛然煞气之时,场上的战斗局势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被耀眼红芒附体的无双婆婆好似磕了药般,一时间战斗力爆表压着独孤一方狂揍,那种林沙熟悉之极的战场手段,挥手间凌厉劲气飞溅,抬足间纵横捭阖的大开大合气势,真的很像一位战场猛将策马撕杀。

    接下来还有更让人吃惊的场面出现,附近本有一座小巧的关帝庙,庙里自然供奉的是关二爷的神像。

    自从无双婆婆耀眼红芒附体后,身上气势大变像是换了个人似的,举手投足间一股绝世猛将的风范显露无遗。无意中的一挥手,关帝庙中供奉的那把长七尺重数十斤的青龙偃月刀突然如电疾飞而至,落入被团耀眼红芒人影手中。

    一刀在手,耀眼红芒身影威势更甚三分,一股冲天煞气搅动得天上风云变色,同时依附在无双婆婆身上的耀眼红芒一阵剧烈抖动,慢慢幻化出一位绝对不可能出现在世上的人物。

    独孤一方惊得目瞪口呆,身形迅速向后飘飞一脸不敢置信。无双城的护卫也吓得浑身发抖,目光直愣愣的好似见了鬼般。

    “关羽,关云长?”

    林沙大手一张,一根掉落在地的长枪,如电疾射落入手中。大步流星走到耀眼红芒和无双城城主独孤一方中间,浑身凛然气势随着脚步越涨越高,犹如滚滚狼烟冲天而起,同样搅动得一小片天空风云变幻气势惊人。

    刷!

    长枪一抖,瞬间舞出九朵锋寒梨花,显示了一手极为高超的枪术。

    “子,子龙?”

    依附于无双婆婆的耀眼红芒,幻化出的红脸膛关羽,通红的眼中一片迷茫,下意识的发出一声低沉呢喃,声音却如暮鼓晨钟震耳欲聋,实力差些的无双城护卫,甚至耳中流出丝丝鲜血一脸骇然连连后退。

    “威胁无双城安危者,死!”

    突然,耀眼红芒幻化的关羽通红眼睛一眯,一道凛然杀机于眼中连连闪烁,突然身形前踏瞬间冲至林沙跟前,一道耀眼寒芒从天而降。

    当!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震得无双城一干人等耳膜生疼,林沙手腕一甩长枪如同长鞭一般凶狠甩出,狠狠的与从天而降的青龙偃月刀相撞,激起一连串耀眼火花。

    恩,怎么回事?

    刚刚接住耀眼红芒幻化的关羽凌厉一刀,林沙被震得整个人气血乱窜好不难受,正等着接下来狂风暴雨般的凶猛攻击,可眼发生的一幕让他目瞪口呆不知该说什么是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