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风,无双城不是很欢迎你??!”

    当林沙在无双城小弟的指引下,见到聂风的时候,这厮正一副风度翩翩佳公子的摸样,跟一位气质清纯的歌女眉来眼去默默含情。

    “林沙林少侠,怎么是你?”

    聂风大吃一惊,瞬间挺身拦在歌女身前,一脸警惕沉声询问。

    “呵呵,独孤一方想见见你,跟我走上一趟吧!”

    林沙淡然轻笑,说出了一番让聂风骇然色变的话。

    “什么,独孤城主,林少侠投奔了无双城!”

    聂风满脸震惊,话音刚落只觉身子一僵,尾椎骨升起一道深深寒意,只因林沙那漠然的一瞥。

    气氛似乎这一刻沉凝,胸口好似堵了块巨石般难受。

    “你觉得,有这个可能么?”

    林沙嘴角轻弯,露出一个淡然森冷的笑容,转身回头冲着聂风突兀问道。

    聂风无言,他又不知道林沙跟雄霸干过一架,也不清楚林沙的实力还在独孤一方之上,只以为眼前这位神秘少年高手爱面子不想多说。

    “倒是这位姑娘,气息隐藏得够深??!”

    林沙轻轻一笑,目光转到了气质清纯的歌女身上,脸上露出一抹古怪笑意,缓声说道。

    “什,什么,林少侠你这话何意?”

    那清纯歌女还没什么反应,聂风倒是身子一震如遭雷击,满脸不可思议回头看向清纯歌女。

    “看来,天下会神风堂堂主,也不过如此嘛,眼力竟是如此不堪!”

    林沙淡然轻笑,眼神很有意味的扫了清纯歌女一眼,缓声开口:“聂风咱们还是尽快离开吧,不要让独孤城主等得太久,免得你们两个都难做!”

    说着,伸出右手,似缓实疾闪电般搭在聂风肩头,筋肉指接轻一吐尽,聂风闷哼出声连反抗都无能,身子便软软向前扑倒。

    “风……”

    那位清纯女子惊呼出声,音如黄莺悦耳之极,身形飘忽突然出手想要扶住聂风。

    “嘿,这里可不是秀恩爱的好地方??!”

    林沙嘿然轻笑,手掌轻灵飘渺,好似落英缤纷漫天飘洒,密密麻麻几乎将清纯女子的洁白小手全部笼罩,不给她丝毫可趁之机。

    街头,两人就像在玩无声的对手游戏一般,清纯女子一手功夫轻柔细腻尽显女子的婉约秀气,而林沙的手掌功夫更是轻巧飘渺精巧之极,你来我往不带一丝烟火之气却是惊险之极。

    “小姑娘不跟你玩了,想再见聂风的话,就好好盯着城主府,独孤一方暂时还没有要聂风性命的意思!”

    瞬间,重重掌影铺天盖地,潇洒从容却又杀机暗藏,只刹那便将清纯女子的芊芊玉手完全淹没,在清纯女子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完全以精妙绝伦的掌上功夫轻轻将清纯女子击退,而后哈哈大笑一把抓起浑身瘫软无力,双眼茫然无神倍受打击的聂风提起,身形疾风瞬间消失在街角。

    ……

    城主府,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还有护法释武尊全部都在,正一脸焦急等候多时。

    “呵呵,独孤城主幸不辱命!”

    一道轻缓声音突然在大厅响起,还没等独孤一方父子反应过来,林沙便如一阵风掠了进来,好似他本就站立于此一般,手中聂风就像小鸡般被他扔到了底墒,呵呵一笑随便找了把椅子坐下。

    “聂风,你来无双城所谓何事?”

    独孤一方强压震撼的心神,看向聂风的目光瞬间冷若冰霜,沉声喝问。

    见识了一番风云剧情中没有的情节,林沙看出了独孤一方并不希望他继续滞留,很可能独孤一方有密事跟聂风细论。

    他也没有讨人嫌的意思,呵呵一笑也不多说废话,不见他有任何动作,下一刻身影便消失在大厅,没有掀起丝丝风波不留丝毫痕迹。

    独孤一方父子和释武尊满脸骇然,这才知晓那位神秘之极的少年林沙,拥有一身绝顶轻功!

    泥菩萨和小灵儿祖孙,被无双城照顾得极好,好吃好喝还有好玩的,小丫头喜得乐不思蜀,整天嚷嚷着要出去玩出去玩,就连泥菩萨这恐龙男都受到影响,虽然脸孔依旧狰狞可怖,不过心情却是舒朗开怀不少。

    林沙也懒得理会无双城如此行径,到底有什么目的,只要泥菩萨和小丫头祖孙俩过得好就成,至于其中的算计他却是不想多作理会。

    见这两的日子过得滋润无比,林沙也彻底放了心,********都扑在摸熟无双城辖下广阔区域的地理环境中。

    越是深入了解,他的心情就越发肯定,之前的猜测估计成了真。

    无双城的基业区域,大半都在河南豫州,同时广阔的江南地区也都是无双城的势力范围。

    而林沙短短时间的探索,便发觉了很多与识海中江山社稷光影沙盘不同的地方。

    比如,地形地貌虽然大致差不多,但细节方面就完全是两回事了。

    无论是山高,还是河深,又或者是城镇的座落位置,以及各地的开发情况,都与林沙熟悉的大唐世界环境大相径庭。

    这让他的心情既兴奋,又沉重万分。

    拿着无双城作为机密的山川地形图册,他几乎是一个地方一个地方的亲自查探,一边与手中山川地形图册对照,一边又和识海中的江山社稷光影沙盘对比,但凡发现了不同的地方不辞辛劳全部记录在案。

    他的这种行为,让无双城高层全都疑惑不解,不知道城主独孤一方请来的这位神秘少年高手,怎么对地师的行当如此感兴趣?

    没错,林沙不辞辛苦的往来奔波,在无双城高层眼中,就跟民间十分受欢迎的地师,差不了多少一样的没品一样的让人瞧不起。

    要不是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甚至就连一向处事淡然的护法释武尊,都对林沙表现出了足够的尊重,只怕狗血小说中那种主动上门找茬挑衅求被打脸的桥段,将会一如既往的在林沙身上发生。

    可就是如此,林沙也敏锐感觉,无双城高层对他的态度,发生了些微改变。虽然还不至于无视,却也在配合的时候多少变得有些粗疏甚至阳奉阴违。

    “一帮不知死活的东西,没必要太过放在心上!”

    面对泥菩萨的隐晦暗示,林沙却是很不以为意:“不听话直接开打,再不老实杀了就是,难不成独孤一方还会为了这帮家伙,跟我翻连不成?”

    只轻飘飘一句话,便让藏了一肚子话的泥菩萨无话可说。

    林沙实力强悍,可谓无双城此时的第一高手,不要说独孤一方不会轻易跟他翻脸,只怕不触及独孤一方心中的底线,林沙完全可以做到在无双城中百无禁忌,只是他没有如此行径而已。

    因为忙碌,林沙就很少关注无双城中发生的事情,等到某一日晚上返回住所之时,独孤鸣这厮满脸气愤上门求安慰,他才知晓聂风不会是风云世界的超级搅屎棍,又在无双城闹出乱子来了。

    “聂风这混蛋,竟然跟暗中守护无双城十几代的明家有了牵扯,还把明家小姐明月晃得五迷三道,就差跟他一起私奔了!”

    “男未婚女未嫁的,关你屁事???”

    林沙一脸平静,看都懒得多看正处于醋海之中的独孤少城主,说起话来却是一点都不客气。

    “是是,是跟我没任何关系!”

    独孤鸣被说得一脸讪讪,好象他色迷心窍一般,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好不好?

    “关键是,明家掌握了无双城的镇城之宝,无双阴阳剑??!”

    在林沙面前,独孤鸣倒也放得开,两人的实力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根本就没有丝毫可比性,而且他老子独孤一方也不少叮嘱,要他跟林沙搞好关系,以后将受益不浅。

    “那又如何?”

    林沙心中盘算对比着今日所探察的环境,一脸不以为意淡淡道:“你说无双阴阳剑是独孤家至宝又什么证据,要是我说无双城是我的,你小子有胆子说不么?”

    说着,一股凛然几乎化成实质的凛冽杀气,突然从他身上一闪将独孤鸣笼罩得严严实实,直接把这小子惊得手脚发软额头冷汗淋漓,好似坠入血腥异常的修罗地狱,身子僵硬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无。

    “怎么样,不要跟我拿祖上那套说事!”

    林沙轻轻一笑,一脸的云淡风轻:“这世上说话靠的不是祖上,而是自身的实力,我的拳头大所以我说的话就是真理!”

    “不敢不敢,林少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不敢反驳!”

    独孤鸣哭丧着脸满是郁闷,揪了神色平静的林沙一眼,突然开口:“不知道林少侠听过,倾—城—之—恋没有?”

    “倾城之恋?”

    林沙闻言,身子猛然一震,脸上露出了一丝震动,现代时的某些记忆片段,如潮水般从识海深处咆哮而出,顿时让他恍然大悟,惊讶道:“你是说,三国时期的关云长,会使的那招绝技?”

    “没错!”

    独孤鸣一脸振奋道:“林少侠应该见过无双城城门口的那跟铁柱吧,独孤家跟武圣关羽之间的关系,就是我不说少侠应该也能猜出一二……”

    “那又如何?”

    林沙淡淡一句,便让一脸红光与有荣焉的独孤少城主,笑容僵在脸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