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格来说,无双城真的不是一个城。

    无双城其实只是建成一个“城”的外观,却并非由皇帝亲自所封的真正“城邑”,不过无双城这个假城,也不比一般的城邑逊色。

    盖其总坛位于河南豫州,而其分坛、更遍布神州三百多个不同地方;势力之广泛,仅次于天下会;惟一美中不足,反而是它目前暂被天下会所制肘,压抑其拓展,否则其势力将更加庞大!

    而在无双城总坛之内,除了城主独孤一方与其家着及门众长驻之外,还有少数豫州当地的平民聚居城内,故此城门内外;每日皆有人潮摩肩接踵,络绎不绝,好不热闹!

    这日,熙熙攘攘的进城人流之中,多了一支车马。

    “让开让开,城主座驾已至,还不速速让开?”

    在林沙跟前温顺如羔羊般的护卫首领,在外人跟前,尤其是总坛城门口,自然是趾高气昂不可一世。

    哗啦啦……

    原本密集的进城人流,以及车马座驾,又或者庞杂商队,更有城中权势人物家族徽章的车驾,好似潮水般向两旁让去。

    独孤一方这位城主之威严,可见一斑!

    “慢着,不用急着进城!”

    就在城门口,一干人等翘首探望之时,让他们大吃一惊的是,一位骑在高大骏马上的冷俊少年突然开口,隶属于无双城主府的马车队,竟然第一时间就停了下来。

    更让一干等候进城的人马吃惊的是,堂堂无双城主独孤一方,竟然满脸微笑拍马凑了上来,小声在少年身边说了些什么。

    “我想看看,闻名天下的无双城总舵,是个什么摸样!”

    林沙轻轻一笑,没有理会独孤一方的热情,清冷的目光在城墙高大延绵数十里的无双城城墙望去。

    他的目光,很快就被无双城的城门之外,竖立着一根粗约三尺,高逾丈五的巨大铁柱吸引。

    他竟从这根铁柱之上,感受到了浓浓的战场杀伐之气,以及一股扑面而至的强大威慑。

    “这是什么?”

    “不清楚!”

    独孤一方苦笑解释:“也不知道从哪代开始,无双城城门口就有这么个玩意!”

    “怎么,无双城的历史,很悠久么?”

    林沙抓住了要点,好奇问道。

    这根铁住外表本来平平无奇,最奇之处,反而是铁往上所刻的两个约为一尺丁方大小的字:武圣!

    草,连关羽都出来了,这世界实在太奇妙!

    “无双城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两晋南北朝!”

    说起这个,独孤一方满脸泛光眼神精光闪烁。

    “那这位武圣,就是三国时期的关云长了?”

    林沙自言自语,又满脸不解:“关云长虽然厉害,却也算不上三国第一武将吧,无论是那位三姓家隶,还是古之恶来又或者常山子龙,可都比这位要牛!”

    独孤一方苦笑,他怎么知道这些?

    为何无双城门前会竖立一根铁柱?为何这根铁柱之上会刻着“武圣”二字?再者,这根铁柱不知为那种奇铁所铸,砍不能断,烧不能熔!那,谁又可在如此坚硬的柱上刻下“武圣”二字?刻字的人,会否具备令人不可置信的绝世功力?

    这一切一切,对无双城内所有城民,门众及城主独孤一方来说,目前依然是一个无法解释的谜!

    既然斩它不断,烧它不熔,纵使以独孤一方的深厚内力,也无法将其拔出;这根巨大铁柱,便依旧如一个悠久的神话般矗立于无双城外,默默的,傲然的守护着无双城。

    就此,林沙还有泥菩萨和小灵儿祖孙,暂居热闹繁华无双城。

    林沙被独孤一方奉为上宾,几乎除了城中最机密处,其余地方任由林沙出入,包括城主府以及无双城下辖所有分坛城市。

    “给我调出附近的所有山川地形图,我有大用!”

    林沙也没有丝毫客气,并没有如独孤一方料想的那般,被无双城的繁华迷花了双眼,就连少城主独孤鸣的屡次出门游玩要求,都被他毫不客气拒绝。

    拿着鸡毛当令箭,林沙一点都没客气,也没理会这里是无双城总舵,直接吩咐无双城高层按他的要求办事。

    交代完了,林沙便闭眼沉吟,对于被指派得团团乱转,眼底深处闪烁不满光芒的无双城成员,一点关注的心情都欠奉。

    从之前隐居山林,来到位于神州中央位置的繁华豫州,一路上游山玩水不亦乐乎,其实他心中一直都没有空闲过,努力探询自身精神力不能与天地产生共鸣的缘故。

    一路上的所见所闻,让他领略了风云世界不同寻常的风景之余,也让他之间琢磨出了不能引动天地之力的主要原因。

    处于他识海核心位置的江山社稷沙盘,就是林沙的精神力主要来源。

    不是说他的精神力就只有这些,而是能够彻底掌控的精神力,就只有江山社稷沙盘了,其余广阔无边的识?;煦?,他根本就无法调动丝毫。

    问题就出现在识海核心位置,让他一举突破破碎境界的江山社稷光影沙盘。

    不是别的问题,说起来也真是让他哭笑不得。

    前文也有过介绍,大唐世界的神州地形与风云世界的神州地形大致相同,可在细节方面就完全是两回事了。

    正因为如此,林沙猜测可能识海中的江山社稷光影沙盘,与外界的地形地貌根本不搭调,这才无法引起天地之力加身。

    这,真是一个让他头疼的麻烦。

    无论是雄霸还是独孤一方,又或者是之前有过短暂交手经历的剑圣,林沙可以清晰感受到他们的内功修为,比自己还差上不少。

    不是说风云世界中的这几位绝顶强者就不厉害了,而是林沙的积累,根本就是他们无法相提并论的事情。

    从射雕神雕世界到天龙世界,又从天龙世界到大唐世界,再从大唐世界跑到风云世界,在这其中林沙都是肉身穿越,一身磅礴之极的内力修为和武功经验全部带了过来。

    三个世界足足近三百年的积累,还有在大唐世界质的突破,让林沙的内功修为,说一句震古烁今一点都不为过。

    整个风云世界,除了那些活了数百甚至过千年的老怪物,又或者得到神兽血脉之力传承的怪物,无论是谁的内功修为都比不上林沙!

    可问题是,风云世界的战斗力,并不是纯粹的以内功修为比较。

    而是各自所练神功,能够引动天地之力的多寡。

    不然,风云世界最神秘的超级强者武无敌,估计还在壮年之时便几乎天下无敌,就是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帝释天,跟他硬扛也不是对手!

    要不是依靠他自创的十强武道,能够引发磅礴天地之力加成,以帝释天积累了上千年的强悍内功修为,随便动动叫指头便能灭了武无敌,哪还会有武无敌的无敌神话?

    既然隐约猜出了身上的短板所在,林沙自然没有干瞪眼的道理。

    到了无双城的地盘,独孤一方又将他视作上宾,他自然不会客气,依托无双城的庞大势力,帮他弄清楚整个神州大地的地形地貌,以及一些不同于大唐神州世界的独特所在。

    而在他心中,更是打定了游历天下的决心!

    之前,他只是觉得要好好领略风云世界的不同之处,只是一种比较模糊的想法而已??墒窍衷谇榭霾煌?,为了能够让自己拥有引导天地之力的能力,游历天下之行必不可少。

    尽管他到现在,还摸不清楚如何让识海中的江山社稷光影沙盘,按照风云世界的地形地貌慢慢做出修改,但游历天下将整个神州大地的风土人情全部装进识海,却是誓在必行。

    等了三日,被林沙吩咐下去的无双城管理人员,这才慢悠悠将林沙所要案卷,一股脑搬了过来。

    “就,这是你们的工作成果?”

    林沙看着杂乱不堪,胡乱堆了大半个房间的案卷,沉声问道。

    “少侠只是叫我们拿案卷,又没要求我们一定要归整处理,不然再给我们十天时间可好?”

    那位被林沙点名指责的无双城管理高层,一脸歉意陪笑道。

    “滚!”

    林沙随手一掌挥出,磅礴气劲脱手而出,直接将那厮震飞出去十来丈,口中鲜血狂喷内力如潮水般消散,脸色瞬间煞白满眼怨毒怒吼:“你你你,你竟然废了我的武功!”

    “只是小惩而已!”

    林沙满脸淡漠,一双凌厉如刀锋般的眼神,缓缓在其余诸人身上一一扫过,冷淡开口:“给你们一天时间,把这些案卷按照分类摆好,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言之不预!”

    独孤一方很快得到消息,只是默然良久最后摇了摇头,吩咐下去不得怠慢了林沙少侠,谁要是再不长眼就是跟他过不去。

    之后的事情果然十分顺利,再也没有出现阳奉阴违的事情,林沙也当作之前的事情没有发生过,每日里忙忙碌碌东奔西走,有时甚至还亲自跑去无双城其余分坛摸清情况,总之忙得让独孤一方以及无双城高层莫名其妙。

    而就在林沙大致将无双城地界摸了个七八成之时,突然从城主府传来消息:聂风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