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一方请得林沙与泥菩萨爷孙女三人,前往无双主城做客。

    林沙只是稍作收拾,便和独孤一方的无双城众人一同出发,离开了居住了近一年时间的荒僻山林。

    路上,无双城一行极尽热情,就像供大爷一样,简直侍侯得无微不至,王公贵族的生活估计也不过如此。

    “我说,独孤城主,无双城是不是遇到了大麻烦?”

    路途休整的时候,林沙跟独孤一方来了次开门见山的谈话。

    “别跟我玩虚的,就算进了无双城,独孤城主也不要指望能拿我怎么样,这根本就不现实,独孤诚主应该心中有数!”

    林沙的话好似一盆冷水,瞬间浇灭了独孤一方心中的小九九。

    “咳咳,无双城眼下的情况还算不错,当然了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无双城也不能例外!”

    独孤一方只是尴尬一阵,便老实道出了无双城此时面临的困难:“天下会咄咄逼人,暗中小动作不断,与无双城明为同盟暗地里却是争斗不断,次次抢夺先机压无双城一头,使得无双城的扩张速度一缓再缓!”

    “说来说去,都是为了独孤城主你心中的野望??!”

    林沙毫不客气调侃道,一点都没给独孤一方留面子。

    “林少侠有所不知??!”

    独孤一方连连苦笑:“说我有称霸天下的野心我承认,可眼下的江湖两强争霸,不是天下会压制无双城,就是武装城顶得天下会难受,再没有第三条路可走,少侠以为雄霸这厮,会轻易放弃到手的利益?”

    “嘿嘿,不要把过错都推到雄霸脑门上,独孤城主的野心不会比雄霸??!”

    “这是自然!”

    独孤一方一脸傲气,自信满满道:“无双城传承多年,底蕴深厚之极,又岂是天下会这样的爆发户可以比得上的?”

    “独孤城主不要说得这么理直气壮,既然无双城如此厉害,怎么还被所谓的爆发户天下会压了一头?”

    独孤一方苦笑连连,郁闷道:“所以,听闻少侠会丐帮镇派绝学降龙十八掌后,我便第一时间赶了过来,想要通过少侠跟丐帮取得紧密联系!”

    “真是让独孤城主失望了!”

    林沙轻笑着调侃道:“只是眼下整个江湖都由天下会和无双城分享,其余名门正派以及魔门大派都已黯然失色,独孤城主怎么会突然看上了丐帮的?”

    “江湖上的名门正派被天下会和无双城压制不假!”

    为了取信林沙,独孤一方也是蛮拼的,说出了一番江湖隐秘:“可这些名门大派以及魔道巨派虽然没落,被天下会和无双城压制得死死的,主要原因还是他们这两代人才不旺!”

    摇头感叹一番,语气一变又接着道:“可这些名门大派以及魔道巨派,可都是底蕴深厚的帮派,最短的都传承了数百年,长的已经传承了上千年之久,一时的沉寂根本算不得什么,只要门派和根本典籍还在,就大有再次崛起的能耐,他们此时缺少的也就是一位惊才绝艳的传人而已!”

    “再说丐帮,虽说绝顶武力几乎没有,可他们的帮众数量多啊,遍布整个神州大地足有上百万人众,单单消息灵通方面,就不是一般的江湖门派可比,就是天下会和无双城都比不上!”

    独孤一方振奋道:“丐帮如此之众的帮众,难道就没有几位惊才绝艳的弟子,显然不太可能!”

    摇了摇头一脸不屑:“可能丐帮高层出了问题吧,这几十年来竟是没出多少震动江湖的后辈高手!”

    说着目光炯炯一脸傲然:“少侠别的不说,单单我独孤氏的降龙神腿,便可堪神功绝学之名!”

    “自然算是神功绝学,练至登峰造极之境,不说和雄霸这一个级数高手争锋,起码逃得性命却是没有问题的!”

    林沙似笑非笑的扫了独孤一方一眼,调侃道:“不过,据我观察,无论是独孤城主还是少城主,在降龙神腿的修炼上,还只是达到炉火纯青之境吧?”

    独孤一方老脸微红,连连轻咳解释道:“公务繁忙公务繁忙,一时脱不得身闭关苦修,让少侠见笑了见笑了!”

    “我见不见笑无所谓!”

    林沙大手一摆,神色淡然道:“不过我可是跟雄霸这厮交过手,以我对雄霸武力的猜测和了解,估计独孤城主对上雄霸的话,可怕凶多吉少??!”

    “什么,少侠跟雄霸交过手?”

    独孤一方吓了一跳,满脸震惊不可思议问道。

    “很奇怪么?”

    林沙嗤笑,没好气道:“雄霸这厮,可是很痴迷命数之道,他对泥菩萨可是念念不忘许多年了,得知泥菩萨的下落后哪还能坐得???”

    独孤一方恍然,他跟雄霸不同,对天机命数之说没丝毫兴趣,所以也就很难理解雄霸对泥菩萨的特别重视。

    然而,林沙与雄霸交过手的事情,依旧给他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冲击。

    虽然林沙此时,活蹦乱跳坐在他身边,言辞犀利时常让他感觉难堪之极,可他更想知道的是:“少侠和雄霸交手,结果如何了?”

    “我败了!”

    林沙一点都没有觉得丢脸,轻笑道:“不过雄霸也没讨到好去!”

    见独孤一方满脸纠结,一副想问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摸样,林沙轻笑出声淡然道:“不用纠结了,独孤城主要是遇到雄霸的话,必死无遗!”

    独孤一方脸色很是难看,却也没有说什么反驳。

    之前在山林外的寺庙,林沙的武功他又过亲身体会,确实深不可测在他之上。虽然心中很不情愿承认,但这就是事实,残酷的事实。

    “这也就是我邀请少侠,到无双城暂局一段时日的主要原因!”

    独孤一方苦笑,郁闷道:“天下会最近对无双城表现出了莫大的敌意,雄霸很可能要对无双城下手!”

    “把注压在我身上?”

    林沙伸指点了点自己的鼻子,嗤笑道:“独孤诚主脑子没烧坏吧,要知道我可不会加入无双城,难道独孤城主,愿意将城主之位拱手相让?”

    “只要林少侠能够前去,就是对无双城最大的支援!”

    独孤一方面不改色,直接将林沙的调侃笑言忽略,轻笑道:“之前不知道林少侠与雄霸战过一场,选转知道了效果更佳!”

    “独孤城主倒是好算计!”

    林沙淡然轻笑,并不怎么在意,不过该提的条件,还是要提出来的:“我只有一个条件,除了无双城的核心机密所在之外,其余地方任我出入!”

    “成交!”

    独孤一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想要求人帮忙不付出一点代价怎么可能?

    ……

    达成了暗中协议,林沙一行在路上游玩得更加尽兴。

    神州世界的大好河山,果真与林沙前面经历的众多世界不同。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天地灵气浓郁的缘故,风云世界的山山水水,甚至一花一草一木,都要比他曾经经历过的世界要大上许多,高上许多,茁壮上许多。

    这让林沙,很有一种看新奇景色的兴奋心态。

    之前的多世经历,他的脚步早已踏遍整个河山,不说对整个神州大地了若指掌,但是一些著名景点和环境特别优美之处,他都是十分熟悉的。

    甚至,因为有倚天世界的经历,他对西域的地形地貌,以及当地的风土人情也是知之甚详。

    毫不跨夸张的说,他本人就是一张活地图,地神州大好河山的情况了解甚深,自然就少了一种新奇感。

    可是风云世界的神州风貌,虽然大致与之前所经历的世界大致相同,可是不同之处也不在少数,让林沙颇有一种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的新鲜。

    一路所过,这山,这水,这树,这人,都与他之前所经历世界大不相同。

    风云世界的朝代很是古怪,有汉却无唐,从汉至今也有上千年光景,却是因为风云世界独特的世界规则,发展出了不一样的文化和朝代。

    天下会和无双城瓜分整个江湖,而整个天下竟然也都在两大巨型帮会势力的直接掌控之下,这是林沙之前所经历世界难以想象之事。

    就是武道最为昌盛的大唐世界,一个个宗师高手堪比战略核武器般的存在,却是依旧无法凌驾于朝廷之上,最多身份超脱不受朝廷掌控和限制而已。

    可是风云世界却完全翻转过来,名义上的天下正统朝廷反而成了弱势一方,还得看天下会和无双城这种江湖巨型势力的脸色,一不小心就有可能直接翻船灭国,真是悲剧到了姥姥家。

    不独神州大地如此,在整个风云世界中,充当了好几次邪恶大BOSS的扶桑,情况也好不到哪去,所谓的皇族就像草芥一般,任由掌握了强悍武力的帮会势力生杀予夺。

    “真是个让人惊奇,又神奇的世界??!”

    每每看到不同于以前经历世界的壮丽风光,林沙都会停下脚步,仔细观赏体悟一番,所以一行人走得十分缓慢,都可以用拖沓来形容。

    独孤一方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尽最大努力配合,直到无双城传来一封机密情报,独孤一方脸色铁青找到林沙,行程这才突然加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