庙宇式建筑门外空地,一条风龙横空肆虐。

    狰狞龙头所在,便是林沙一双疯狂旋转,搅动片片凄厉风压的大脚板。

    风龙所针对的目标地突然飞起一块披风,带着滚滚气浪要将风龙龙头收拢。

    嗷!

    风龙龙头,突然发出一声惊天龙吟,一道耀眼金色龙形气劲呼啸,带着撕毁一切的霸气猛然仰首望天。

    轰??!

    龙形气劲,与挟裹滚滚气浪而至的披风凌空相撞,发出一声惊天巨爆。

    披风四分五裂,龙形气劲跟着在半空消散。一条矫健身影,狼狈的从四分五裂的披风后跌出。

    嗷嗷嗷……

    林沙身在半空得理不饶人,双掌连环道道龙形气劲脱手而出,一时龙吟之音不绝,周围气流激荡空气好似沸腾一般。

    砰砰砰……

    那道狼狈的矫健身影也不是易与之辈,在林沙汹涌澎湃的凌厉龙形掌劲轰袭下,竟是双掌翻飞将咆哮而至的降龙十八掌全部接下。

    一时间劲气溢散狂风大作,那道矫健身影瞬间便被滚滚烟尘淹没。

    “林,林少侠还请,请停手!”

    这时,一道熟悉的年轻人惊呼声响起,半个月前才跟林沙有过一面之缘,还和林沙交换过神功的无双城少主独孤鸣,满脸焦急开口大叫。

    “恩,怎么是你?”

    你说停手就停手,林沙要是缓手的话,岂不显得太过听话了?

    轰轰轰……

    瘦削身形如苍松挺立。站立于滚滚烟尘之外,吐气开声双手化掌成拳。如同机关枪般瞬间轰出一片凌厉之极的拳劲,顿时本就声势惊人的滚滚烟尘就像沸腾了般。于道道震耳轰鸣声中土石飞溅迅速向外扩张。

    “林少侠,得罪了!”

    见林沙如此不给面子,独孤鸣郁闷得差点吐血,眼睛一瞪挺拔身躯冲天而起,一双长腿左右交替道道龙吟之音不绝,连片凌厉龙形气劲好似滚滚雷霆倾泻而下。

    “在我面前玩降龙神腿,独孤鸣你还是嫩了点!”

    林沙眼神微微眯缝,嘴角露出一丝不屑,下一刻身形消失不见。一道惊天龙吟卷起呼啸龙卷暴风冲天而起,周围空间似乎都在瞬间颤抖,眨眼间便将从天而落的独孤鸣卷入龙卷暴风之中。

    砰砰砰……

    连串腿劲交击气爆声不绝,身陷龙卷暴风之中的独孤鸣,发出声声凄厉惨叫,好似遭遇飞驰马车冲撞般,身形倒飞而起人在半空便连连喷血。

    “小辈你太过分了,给我去死!”

    旁边巨大烟尘轰然破碎,一道气息强悍的挺拔身影冲霄而起。满眼怒火发出一声惊天长啸,一道带着磅礴劲道的清晰大掌横扫而出,如秋风扫落叶般轰然席卷而至。

    林沙嘴角露出一丝浅笑,身形矫健如龙凌空倒转。头上脚下从天而降,双腿连环飞舞凌厉霸道的气劲轰隆爆响,声声呼啸龙吟震耳欲聋。在来人满脸不可思议的目光中,腿脚凌空狠狠相击。周围空间瞬间一片沸腾。

    轰??!

    那厮惨叫出声,在半空汹涌澎湃的狂猛气劲轰击下。身若流星向地面飞速坠落,轰隆一声硬生生在寺庙建筑空地上砸出一道深坑。

    “小哥哥,小哥哥,他们可都是客人??!”

    直到这时,才从震惊情绪中清醒过来的小丫头,如一阵风般飞扑而至,身如灵猿瞬间冲到林沙身前,拉着他的衣角嘟嘴撒娇。

    “什么客人,一帮心怀不轨之徒而已!”

    林沙淡然轻笑,瘦削单薄的身形立于寺庙建筑大门前,缓缓扫视了跟来的一票无双城高手,单单眼神就让这些平日里不可一世的好手心底发寒,不敢有任何让人怀疑的举动。

    咳咳……

    地上砸出的坑洞里,独孤鸣的同伴咳嗽着爬了出来,一副蓬头垢面满身狼狈的摸样,连身上衣服的颜色都变得灰不垃几狼狈万分。

    “小辈你够狠!”

    那人咳嗽两声便恢复了正常,一声气度让人不敢小觑,一看就是久经高位的角色。

    “爹,这位就是孩儿跟您说的,泥菩萨身边的少年高手!”

    这时,独孤鸣也从地上爬了起来,脸色苍白在手下护卫的搀扶下,双脚虚浮走了过来轻声道。

    独孤鸣喊爹?

    “你是独孤一方?”

    林沙冷目电闪,隐约看出了,眼前这厮的面相轮廓,跟独孤鸣这小子确实有几分相似之处。

    “大胆,城主名讳也是你能直呼的?”

    突然一声爆喝传来,护卫中立时站出四位气息最为强悍者,横眉冷目怒视林沙。

    “滚一边去,这里哪有你们说话的资格?”

    林沙只淡淡扫了这四个家伙一眼,如刀锋一样冰冷的眼神让四人心寒,还没等他们发作便觉一股诡异隐晦的真气波悄然而至,瞬间侵入他们身体。

    砰砰砰的重物落地声不绝,那四位气息强悍的护卫,连哼都没哼出一声,便齐齐翻身倒地,猛地连喷数口鲜血气色瞬间变得微弱难看,挣扎着半天都没从地上爬起。

    “小辈好手段!”

    独孤一方双目如电光疾闪,眼神深处闪过浓浓忌惮,一身宗师气度着实不凡,冷然道:“打狗也要看主人,小辈不要做得太过!”

    “你给我闭嘴!”

    林沙脸色一冷断喝出声,好似雷霆直接在独孤一方耳中炸响,瞬间便炸得这位成名江湖已久的宗师高手心头一阵狂跳,体内气血荡漾沸腾,胸闷气短头昏眼花好不难受。

    “不要以为你是无双城城主,我便不敢对你下手!”

    林沙轻飘飘的声音传入独孤一方耳中,顿时让他有一种如坠冰窟的错觉。

    “江湖上讲的是武力,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

    淡淡扫了独孤一方一眼,眼中赤落落的鄙视差点没叫无双城主气得发狂,林沙神色平静冷然道:“你,没有资格在我面前摆谱!”

    “你……”

    独孤一方老脸涨得通红,心中怒火直冒恨不得将眼前神秘少年挫骨扬灰,实在太气人了。

    “怎么,独孤城主还不服气?”

    林沙冷目如电,嘴角挂上一丝毫不掩饰的讥讽,调侃道:“要不咱们继续,我保证只拿无双城绝学降龙神腿跟你斗,有没有兴趣再玩上几手?”

    玩,玩你个大头鬼!

    独孤一方气得差点吐血,心中好不后悔,真不该亲自跑这一趟,在儿子和手下跟前丢脸丢大发了。

    他当然不会跟林沙继续动手,刚才的初次试探,已经探明白眼前神秘少年的实力底细,实力不弱于他,甚至还更甚一筹!

    虽然他刚才没出全力,吃了大意的亏??裳矍吧衩厣倌昴且涣车徊恍忌裆?,也不是假装出来的。

    独孤一方估摸着林沙也没使出全力,这让他好不郁闷,心中更是翻起惊涛骇浪,真不知道眼前神秘少年从暗冒出来的,怎么以前从来都没听说过?

    丢一次脸就够了,还可以解释为粗心大意,要是再次动手丢了脸,可就没法向手下们解释了,难不成还要将手下心腹全部干掉保存秘密么?

    寺庙式建筑前的气氛,一时紧张尴尬万分,独孤一方被林沙几句话架起,不上不下真是憋气得很。

    “独孤城主远道而来,泥菩萨有礼了!”

    就在这时,泥菩萨顶着一张恐怖大脸走了出来,冲着尴尬难堪不已的独孤一方微微一笑,只是看在无双城一行眼中却是说不出的狰狞恐怖。

    “你是泥菩萨?”

    尽管之前已经听儿子说过,可眼下亲眼目睹,独孤一方依旧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看向泥菩萨的目光顿时变得意味莫名。

    “正是区区!”

    泥菩萨摆出一副神棍嘴脸,也懒得理会独孤一方心中是何想法,微微侧身伸手延请道:“远来是客,独孤城主请里面坐!”

    说着,他又转向林沙,苦笑道:“林沙给我个面子如何?”

    “嘿嘿,你的面子也就那样!”

    林沙轻声冷笑,看都懒得多看无双城一行一眼,拉住小丫头的小手径直返回住处,根本就没心理搭理江湖上威名赫赫的无双城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

    ……

    寺院正殿,残破的佛祖塑像早就被扔到哪去,正殿摆着几把椅子空荡荡的给人一种莫名的压迫感。

    林沙抱着睁着好奇大眼的小丫头往主位一坐,顿时就让坐于客席的独孤一方和独孤鸣父子,感觉一股压力扑面而至,心头一凛不敢有丝毫怠慢。

    “听闻泥菩萨大师隐居此地,小子之前无状,竟欲请大师替本座推演命数祝寿!”

    独孤一方不愧是一方豪雄,在真正的高手面前倒也拿得起放得下,只稍稍沉吟片刻便主动开口致歉:“在这里,本座替犬子,向大师陪个不是!”

    “客气客气,要不是有独孤少城主在,那****可能就被天下会的人‘请’走了!”

    泥菩萨摆摆手,眼神中透露出的意思便是不在意。

    “怎么,堂堂无双城城主就这么空闲?”

    林沙一边跟怀中小丫头逗趣,一边毫不客气开口质问道:“如果独孤城主此行,只是单纯致歉的话,泥菩萨也不会在意这点小事,你们可以离开了!”

    “你……”

    没想到林沙如此不给面子,独孤一方脸上青气一闪,强忍住心头火气,一双大眼精光闪烁直视林沙:“不瞒林少侠,本座此行还有一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