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

    林沙暂居的四合小院,猛然升起一道滚滚烟柱向天冲去,本就摇摇欲坠的残存正房和两间厢房,再也承受不住巨大的气浪侵袭轰然倒塌。

    “泥菩萨,半年后你自己到天下会来一趟,不来的后果我想你承受不起!”

    突然,滚滚烟尘之中飞出一道矫健身影,如风驰电掣般向远处山林****而去,远远还传来雄霸霸道十足的警告:“还有姓林的小子,别以为你能在我手下有勉强的反抗之力就有资格得意,等下再会之时要你好看!”

    等最后一个看字落下之时,声音已经虚无缥缈弱不可言,显然雄霸已经离得远了,其轻功之高实在骇然听闻。

    “哇,爷爷,小哥哥,咱们的屋子都被坏人毁了,咱们以后住哪???”

    林沙和泥菩萨,抬眼望向雄霸离去的方向久久不语,旁边的小丫头就没这份心思了,她哇的大哭出声将两人惊醒,待林沙过去安慰之时,小丫头已是鼻涕眼泪糊了一脸伤心得紧。

    “不要紧不要紧,咱们先到之前封好的山洞住上几日,待我重新建起一座更大更漂亮的房子,咱们再搬过来好不好?”

    心情陡然放松,脑中绷紧的那根弦也跟着松弛下来,林沙这才感觉浑身不痛快,没有理会身上沾染的血腥,耐着性子跟小丫头逗趣。

    “真的吗?”

    小丫头一双水灵大眼亮闪闪的,说不出的机灵可爱。

    “哈哈,自然是真的!”

    林沙哈哈大笑,一把抱起哭得两眼红彤彤的小丫头,顺便打了个响亮呼哨,林间顿时一团火红身影电射而至,瞬间飞至林沙肩头手舞足蹈吱吱尖叫,不是小火猴还能是谁?

    刚才那一招太极八卦气劲图真是爽啊,也是他灵机一动的成果。

    风云世界的天地灵气浓郁之极,外放真气都能具象化,林沙连番战斗很有感触。因为降龙十八掌和降龙神腿的有机融合,使他在无知无觉中创出一门更家厉害的降龙神功。

    由此,延伸到林沙所会的海量武功之上。

    放眼他所会的所有武功,无论是什么高深武学,除了道家无上秘典长生诀,还有当初学自张三丰处的太极心诀之外,只要他会的都达到了登峰造极之境。

    至于长生诀,那是因为创始人广成子所处时代太过久远,久远到无论是武学理念还是修炼方式,都于后世大有不同的时代。

    想要精确理解其中原理,不花费巨大精力代价,对远古时期人族的发展历程,以及原始道教的教义有深刻了解,都别指望能过后彻底摸熟长生诀要旨。

    大唐原著中,依托长生诀的神奇功效,双龙一路几乎畅通无阻达到了大宗师之境,后来听闻这两傻货还破碎虚空而去。但林沙可以肯定,就是那两傻货达到了破碎境界,估计对长生诀依旧摸不着头脑。

    至于张三丰所创太极心诀,林沙使唤的话,也达到了出神入化之境。

    可让他感觉惊奇的,每每他的实力提前之后,重新理解太极心诀,都会有不一样的感悟和领会,这就十分了不得了。

    张三丰果真乃是与达摩同一级数的牛人,到了现在林沙都不敢确定,倚天世界里的张三丰,境界修为究竟达到了哪一个层次?

    因为风云世界,武功能够具象化,林沙灵机一动便使出了太极神功,结果效果却是惊人的好,当然消耗也是极为惊人。

    如一堵墙壁一样横推而出的太极八卦真气图,竟是生生将雄霸这样的高手牢牢锁定,并一举将其震伤。

    以林沙对气机达到细微级别的敏锐感知,雄霸受伤那一瞬间隐藏得很好的气机外泄,让林沙窥探到了雄霸的一些虚实。

    不然,以雄霸的骄傲和狂傲,又哪会如此轻易便转身离开,真以为他信佛不成?

    只是,这一记太极八卦掌的消耗也是极其惊人,一掌下去几乎抽空了他一处新开辟的窍穴真气海,消耗之大简直让林沙无语之极。

    不过总算还好,终于将雄霸这难缠的家伙吓走,给了他喘息和思考的时间,琢磨此战的收获和暴露出的问题。

    真气具象化,所能展现出的破坏力,当真惊人之极!

    由太极心决,他又想到了另一门佛门神功,龙象般若功!

    到现在,林沙都只达到了龙象般若功的十一层颠峰境界,离第十二层老是感觉还差了点什么,总是在关键时刻无法突破。

    他现在真想试上一试,所谓拥有龙象之力的这门神功,全功率爆发之后所能达到的效果,是不是真的有镇象伏龙之威?

    心中灵机一动,突然施展了纯熟之极的太极神功,果然太极神功阴阳二气直接具象化,给了雄霸还有他自己一个大大惊喜。

    那圆润流转,阴阳之气不停流转,八卦方位带着莫名威势的一招,真是让人回味无穷大感畅快。

    风云世界,果然是一个神奇世界啊。

    “泥菩萨走了,难不成你还想在这里过夜不成?”

    回头看了一眼脸色呆滞,看着被毁家园久久默然不语的泥菩萨,林沙很是不耐的轻喝出声:“要走的话快点跟上,不走的话我带着小灵儿直接走了??!”

    刚才那一招太极八卦气劲图的威力当真不凡,被毁的四合小院院子里,当弥漫的烟尘消失不见后,露出一个直径足有近丈的巨大深坑,可见林沙那一手的攻击力之强猛。

    “小哥哥小哥哥,带爷爷一起走,带爷爷一起走!”

    林沙狠话刚刚放出,便觉脖子一紧,小丫头已一脸紧张抱住了他的脖子,满脸惊惶哀求道。

    “泥菩萨,你这家伙真是的,看把小灵儿给吓的!”

    林沙丝毫不理会这事是自己弄出来的,满脸和善冲着小丫头轻笑道:“小灵儿放心,我不会把你爷爷扔山里的!”

    泥菩萨回过神,正好听到林沙此言,顿时哭笑不得摇了摇头,迈动一双看起来就沉重万分的老腿,身形佝偻蹒跚走到林沙跟前,伸手轻轻安抚了一下小脸满是不安的小丫头,而后冲着林沙郑重道歉苦笑道:“让林沙你跟雄霸对上,是我的不是,真是抱歉了!”

    “你这家伙!”

    林沙没好气瞪了泥菩萨一眼,生生将他的感激之言瞪回了肚子里,一边向山林深处走去一边不爽开口:“你这家伙,现在知道后悔了吧?”

    后悔,当然后悔了!

    早知今日他当初又何必那般四下显摆,这次要不是有林沙在,只怕小孙女小灵儿都将受到波及,真要那样的话他百死莫悔。

    不过,演算天机却是他平生最大爱好,想要让他轻易丢弃,却也是千难万难,基本上没这个可能!

    一眼便看出了泥菩萨眼中的纠结,林沙满脸不屑冷哼出声:“就你这爱显摆的尿性,迟早有一天会被自己玩死!”

    摇了摇头,大步流星走在阴森幽静的山林之中,话锋一转轻笑道:“不过你也不必跟我道什么歉,就是没有今日之事,它****出山之时,也少不得要跟雄霸这等天下豪雄会上一会!”

    泥菩萨神色一缓,果然精神状态比之前要好一些。

    “雄霸这家伙,真是不弱??!”

    林沙的话,就好象事后吹牛一般,明明他在战斗中被雄霸压制得厉害,好象取得绝对优势的是他一般。

    可林沙心中,确实就是如此作响。

    雄霸无论是内功修为,还是在精神修为境界上,都要差他半筹,这不是胡乱说说的,而且他在战斗过程敏锐感应得出的结论。

    可雄霸能够借助天地之力作战,单单这一点便能将林沙的所有优势和底气摸消,风云世界的规则真是让他感觉又恨又爱啊。

    林沙真就想不明白,怎么风云世界土著,随随便便就能引动天地之力加成,使得出手威力倍增,简直就好象仙人出手一般。

    而他林某人,明明拥有海量精纯真气,所会的绝学也是车载斗量,可却硬是无法引动天地之力,在战斗中不说屡屡吃憋吧,起码对敌之时无论攻防,都要困难麻烦得多。

    要不解决这样的问题,等以后遇到更高层次的土著强者,那乐子可就大发了,他可不想被人压制得无法还手啊。

    ……

    夜晚,天上群星璀璨,漆黑的山林一片鬼哭狼嚎。

    距离被毁的家园不远处的一座山顶溶洞,一团艳红篝火将周围数丈范围照得通透,不断闪耀跳动的火焰,让坐在篝火旁的泥菩萨本就恐怖的毒泡脸,更多了几分阴森诡异。

    “我说泥菩萨,对于雄霸临走时的话,你是什么想法?”

    林沙牵着小丫头的手,另外带上一只活蹦乱跳闲不住的小火猴,在山洞周围转悠了一圈,等把哈欠连天的小丫头安置妥当,林沙这才脚步轻松一屁股坐在篝火边,语气轻松问道。

    “还能如何?”

    泥菩萨把脑袋深深迈入双手之间,瓮声瓮气无奈道:“人家都找上门来了,要不按照雄霸的指示去做,下一次估计就没这么轻松简单了,再说了林沙你不可能一直跟我们爷孙俩待在一起不是?”

    说着,抬头露出那一张恐怖狰狞的脸膛,眼中中闪烁着满满的睿智光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