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霸默然,眼中杀机越发凛冽。

    他不得不承认,林沙所言却是极有道理。

    刚才的战斗虽然短暂,他也看出了林沙的实力绝不简单。在战斗经验方面,他惊讶发现,眼前‘少年’竟然比他还要强。无论是招式的衔接运用,还是出招时的时间把握能力方面,林沙都表现出了超出他一筹的强绝实力。

    真是不可思议,同时心中对林沙的忌惮又多了几分。

    可正如林沙所言那般,雄霸虽能将他死死压制,可是想要将他拿下,却是绝无可能。他俩的实力差距没有想象中大,以雄霸的眼界自然看出了林沙的问题,其凌厉的招式竟然引不出天地之力加成。

    但是,林沙的轻功当真不俗,之前的那套神秘诡异的不法,就让雄霸有些摸不着头脑,大有狗咬刺猬无从下嘴的尴尬和郁闷。

    而且,林沙的身体防御力量之强悍,也大大出乎了雄霸的意料之外。

    之前短暂和激烈的战斗中,眼前着神秘小子起码挨了好几下。雄霸自信就算与他同级别高手,独孤一方要是挨了他几次的话,起码也得吐血重伤,哪像眼前神秘‘少年’这般,单单吐了几口淤血便像没事人一般?

    “泥菩萨,替本帮主再侧算一次命数,本帮主答应以后再不找你麻烦!”

    只淡淡扫了林沙一眼,尽管心中杀机汹涌,恨不得将林沙这位潜力极大的‘少年’高手干掉,可是没有绝对把握之前,他也不想随便树敌。

    雄霸还没忘此行主要目的,直接把注意力放在泥菩萨身上。

    “这个……”

    泥菩萨苦笑,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合着,刚才的苦情戏,算是白演了?

    脸上绿水汪汪的毒包一阵轻抖,心中好不苦涩。

    “嗤,真是没想到??!”

    林沙却很不合适宜嗤笑出声,看向雄霸的目光满是不屑,冷笑道:“堂堂天下会的雄帮主,竟然也信命运这样的玩意?”

    “你……”

    雄霸眼中冷光闪烁,身形不动猛然一拳凌空挥出,一道冰寒拳劲嗤嗤划破空气,带着一股子冻绝一切的霸道呼啸而至。

    嗷!

    眼中带着毫不掩饰的讥讽轻笑,体内真气汹涌顺手一挥,一条金色龙形气劲呼啸而出,张牙舞爪于半空一口将雄霸轰出的冰寒拳劲‘吞’下。

    尽管下一刻,金色龙形气劲,就像中了定身咒语般,灵活矫健的‘身躯’猛的一僵,一道道白色气雾从金色龙形气劲内部喷涌而出,瞬间便将龙形气劲崩解摧毁,可是自己同样后劲已去除了让周围空间温度骤降之外,再没有其余威能继续肆虐嚣张。

    “怎么,说到雄霸你的痛处了么?”

    林沙眼皮子都没多抬一下,淡然轻笑不屑道:“难不成泥菩萨给你推算,以后命运多舛将一事无成,你雄帮主还会主动将天下会交给他人管理,又或者你会老实认命不成?”

    “这……”

    一番话,说得雄霸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拿什么反驳才好。

    尽管他很自信,甚至已经自信到了自恋的程度,绝对不会相信林沙口中所说,会验证到自己身上。

    开玩笑,泥菩萨上一次给他的演算,可是明明白白说清楚了:金鳞岂是伺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瞧瞧,他雄霸天生皇者命格,泥菩萨的演算话中,可是明明白白将他比作皇者象征的神龙!

    而且通过这番命格推算,他也找到了最重要的两个徒弟,步惊云和聂风!

    天下会的扩张过程中,大部分功劳也确实要算在步惊云和聂风身上。

    当然,前提是雄霸自己不愿亲自出手,或者说没兴趣料理那些江湖中小势力,不然就是没有步惊云和聂风二人,天下会同样能达到眼下程度。

    因此,雄霸自信,就算后半生的命格演算不怎么好,也不会差劲到林沙口中那般悲惨境地。

    “怎么,没话可说了?”

    林沙一脸玩味,回头冲着泥菩萨调侃道:“泥菩萨,听我的,随便给雄帮主说个推演结果,不好不坏即可,难不成雄霸还有本事看出真伪不成?”

    “这……”

    泥菩萨顿时哭笑不得,一双暗淡无双的目光中闪烁不满之色,心到你小子说得倒是轻巧,天机演算之术可是我的唯一爱好,怎能胡乱评点。

    雄霸一张威严霸气的大脸,也憋得通红,一时却也说不出话来。

    将心比心,如果换作是他雄霸的话,肯定会按照林沙所言,胡乱说出一个推演结果搪塞过去。

    开玩笑,看看泥菩萨那张绿水横流的恐怖老脸,雄霸便觉得恶心异常。

    要是他变成这副摸样的话,哪还会给外人演算天机,还是自己的身体健康和性命更为重要啊。

    这就是枭雄的性格,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雄霸一时心存迟疑,他真不敢保证,泥菩萨会不会和他一样,首先考虑的是自身健康和安全,至于什么天机演算根本不算什么?

    想到这里,心顿时凉了半截,忍不住恨恨的瞪了林沙一眼。

    都是这小子从中作梗!

    不然,以雄霸的枭雄心性,真不介意拿捏小灵儿做要挟,让泥菩萨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给他来个真正的天机推演!

    “怎么,心中存疑,对我横插一杠子不爽?”

    林沙眼力何等老辣,一眼就看出了雄霸心中所想,顿时哈哈大笑一脸不屑:“哈哈,雄霸你也就这点能耐了,真以为强横的武力可以解决一切啊,那也得先等你成为天下第一再说!”

    说着,脸上笑意迅速收敛,冷冷扫了雄霸一眼,讥讽道:“雄帮主你自己琢磨琢磨,有这个可能么?”

    话音一落,体内雄浑真气如山呼海啸般汹涌澎湃,身上腾起一股惊人气势,周围区域猛的一颤好似受不得重压一般,道道狂风以他的身体为圆心呼啸纵横,声势惊人气势震人心魄。

    “雄霸你要是不服气,咱们可以再战数百合,看看最后到底是谁先撑不??!”

    长发飞扬衣裳猎猎作响,犹如战神临世威风不可一世,林沙双眼战意熊熊怒声大喝,声浪滚滚好似惊雷连连炸响,震得泥菩萨和小丫头脸色大变,连连惊呼向后倒退。

    “你以为,雄某真的不能致你于死地?”

    雄霸眼中精光连连暴闪,身上一股霸绝天下的凶悍气势冲天而起,犹如龙卷风暴带着碾压一切的霸道,随着雄霸抬腿狠狠与林沙身上冲天气势对撞。

    泥菩萨和小丫头骇然变色,急忙又向后方连退十来丈,这才感觉安全了些。

    与此同时,在爷孙俩的精神感应之中,就在两股惊人气势对撞之际,整个天地都似乎一暗,天摇地晃在心中涌现一种天崩地裂的荒谬错觉。

    “呵呵,我猜猜,雄霸你还有些什么秘密手段?”

    论气势,如果不借助天地之力加持的话,林沙稳压雄霸一头,几世沙场征战所积累的滔天杀气,甚至能引发正常人神经错乱发疯发狂,又岂是那么简单?

    该死的天地之力??!

    可惜啊,风云世界的土著武者,但凡他遇上的,几乎都能在发挥自身武功实力时,引动冥冥中的天地之力加持。

    于是,一流高手能够发挥绝顶高手的攻击力,绝顶高手能发挥宗师武者的强绝实力,而宗师武者更是能引发天地之力直接攻击,简直强悍得让林沙无话可说,这该死的世界规则啊。

    雄霸身上的强绝皇者霸气,真是如渊似海深不可测,给林沙一种难以匹敌的荒谬错觉,他知晓这同样也是天地之力加持的结果。

    心中转着诸般念头,林沙嘴巴却是没停,连连冷笑一脸不屑:“你不就是会那三门绝学,风神腿,排云掌和天霜拳么?”

    冷哼一声天地间突然惊雷炸响,天上云朵猛一震摇晃,就像受惊的兔子般,迅速飘向远方躲避,林沙的声音如雷霆滚滚慑人心魄:“这三门绝学都可神功之名,以你雄霸的能力,最多也就是将三门神功绝学合而为一,弄出一门更加厉害霸占的三绝神功罢了,我说得对不对???”

    “你是如何……”

    雄霸闻言大惊,一时心神失守某些话便脱口而出,他的反应也是极速,瞬间便意识过来急忙闭口不言,眼中杀机连连暴闪对林沙又多了几分忌惮。

    “哈哈,说漏嘴了吧?”

    林沙眼中惊愕一闪,顿时哈哈大笑一脸欢乐,突地脸色一变冷笑道:“那林某就让雄帮主先见识见识,林某的手段!”

    说着,浑身气势凛然不坠,一双蒲扇大掌一上一下作太极桩式,体内精纯浩荡真气汹涌澎湃,突然双手掌心射出一黑一白两道真气光芒,而后在雄霸惊讶戒备的目光中,迅速在胸前形成了一个半米大小不停旋转的黑白太极八卦气劲图,带着阴阳二气和令人心生警惕的强悍气息,如一堵大墙猛然前飞。

    太极八卦气劲图如长鲸吸水,瞬间从林沙体内抽调海量精纯真气,一脱离林沙掌握顿时如气球般膨胀起来,在迅疾飞向雄霸的短暂过程中,已变得跟一故高大城墙般威武霸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