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满心疯狂战斗意念的林沙并不知晓,在雄霸的连串猛攻逼迫下,又有自身突然的疯狂爆发,竟然在激斗之时突破。

    不是说内功修为突飞猛进,而是在强大的压力,和无意识的疯狂战意催使下,将降龙十八掌和降龙神腿完美结合,形成了一种更加猛厉霸道的神功绝学,称之为降龙神功最恰当不过。

    林沙浑身笼罩在一层金色龙形气劲中,无论出掌还是抬腿,都能发挥出降龙神功的绝大威力,顺心如意信手拈来。

    在空中,在地上,一身降龙神功无不运转如意,手脚舞动间发出连绵气爆,嗷嗷嗷的金色龙形气劲呼啸飞舞,招招凶猛式式凌厉,真有那仙人降龙伏虎之势,周身空间气流激荡几欲沸腾。

    两人激斗的余波,将四合小院的坚固围墙,甚至屋子轰塌一片,凌厉的劲气和呼啸的狂风席卷,将整个四合小院笼罩在一阵飞扬的尘土之中。

    轰??!

    雄霸眼中精光闪烁,浑身气势大盛突然一记飘渺难测的拍云掌击出,带着强劲威力的一掌,直接将陷入降龙神功狂暴状态的林沙轰飞。

    “哈哈哈,不错不错,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实力竟是如此之强!”

    雄霸就是雄霸,被林沙突如其来的疯狂压制了不过片刻,便以极其高强的战斗一致恢复了状态,举手投足间带起茫茫白雾和强猛攻击,以硬碰硬依旧占据不小优势。

    当然,他心中的惊讶和杀机也不是装出来的。

    作为枭雄,就该有枭雄应有的心态。

    林沙如此‘年纪’,便有这般高深的实力,等以后‘成长’起来那还了得?

    要是不能拉拢至麾下,那就只能趁他没有崛起之前,将他扼杀至摇篮之中。

    这就是枭雄的心态,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咳咳,雄霸你不愧是江湖绝顶高手!”

    砰的一声,双腿陷入夯实的地面一尺有余,泥土迸裂一**剧痛从腿上传来,体内气血一阵激荡林沙也终于从突然的疯狂状态清醒过来。

    仔细感应了一下体内真气流转的状况,不由露出一丝掩饰不住的轻笑,体内磅礴真气如水银泄地般,按照降龙神功的运功路线,很是流畅的在手掌和脚掌之间运转,给他的感觉就是手脚随时都能爆发强猛攻势。

    没想到,被压制得如此厉害,还能在逆境状态爆发,降龙十八掌和降龙神腿彻底融合贯通,成是他手上一门难得手脚并用的顶级神功!

    感受到了雄霸毫不掩饰的杀气,撇了撇嘴不以为意。

    雄霸什么心思他随便一猜就中,想要将他扼杀在‘萌芽’之中,单凭雄霸此时的实力,还远远不够啊。

    “雄霸,你也用不着跟我斗心眼,想将我彻底拿下,那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份本事了!”

    嗤笑出声,林沙身上霸道之极的气势一变,突然变得冲虚平和又飘渺无迹,身形恍若弱柳扶风脚踩凌波微步,瞬间便在原地留下道道残影,身如疾风上下左飘忽不定,瞬间冲至雄霸身前手掌化剑犹如落英缤纷幻出片片凌厉掌影。

    凌波微步,加上落英神剑掌,一门是道家无上步法,足以称之为神功绝学的身法。一门又是桃花岛绝学,其核心要旨跟道家那套其实也没啥区别,飘渺无踪变化多端,两者集合威力无穷。

    这不,雄霸只觉眼前一花,林沙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原地,等他从愣神中惊醒,已经被片片凌厉却又潇洒之极的重重掌剑笼罩。

    “哈哈,来得好!”

    雄霸哈哈一笑,虽然被林沙突然改变的战斗风格晃了下,不过以他的充沛实战经验,瞬间便反应过来,身形一展立即便跟林沙斗在一处。

    因为该死的天地之力作崇,尽管林沙察觉自身的内功修为,还有攻击力都在雄霸之上,可是雄霸却能借用天地之力,攻击力加成瞬间反压制,之前打得郁闷无比,这次他根本就不跟雄霸玩什么硬碰硬。

    道家神功最是飘渺无迹,凌波微步又是其中的佼佼者,一时只见林沙身影纷飞,忽而在前忽而在后,忽而冲天忽而落地,攻势连绵却又滑溜得紧,根本就不给雄霸硬撼的机会。

    不得不说,凌波微步算得上道家一等一的近身步法,以八卦方位作为步点诡异难以捉摸,就是以雄霸的实力连续斗了将近二十来招,竟是连林沙的衣角都没沾上。

    “好步法,有功夫!”

    雄霸眼中闪烁慑人光芒,身形如风快若闪电,一双大掌上下翻飞带出片片惑眼白雾,真如那天边飘渺难寻的云彩变化多端,一点都不比林沙使出的落英神剑掌稍差,甚至在诡异变化方面更胜一筹。

    两人战得不可开交,阵阵劲气带起股股狂风凄厉呼啸,将简陋的小四合院糟蹋得不成样子,高大的篱笆围墙一段接着一段轰然倒塌,就连三间正房和两间厢房,都受到劲气余波袭扰一间接着一间轰然倒地,激起漫天尘雾和木石碎屑,烘托得对战两人好似战神临凡。

    “爷爷,爷爷,咱们家的房子被拆啦!”

    小女孩清脆悦耳的惊呼声,突然传入激战正酣的两人耳中,林沙心神一动身形快捷如风退了出去,瞬间便来到小女孩和泥菩萨爷俩跟前,脸上神色依旧完满,就连身上的衣裳似乎都没受到多少战斗波及,完好无损干净清爽。

    凌波微步的强大,从此可见一斑。

    呼!

    雄霸站在已变成一片废墟的四合院中,长长呼出一口大气,在背后一片房屋废墟,以及漫天飞扬的尘土烘托下,真真威风霸气不可一世。

    眼中精光闪烁,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双目锐利如电疾扫,瞬间从林沙身上一扫而过,最后落在满脸毒包尊容可怖的泥菩萨身上,剑眉轻扬语气中带着说不出的威严报道:“好久不见,泥菩萨!”

    “雄帮主客气了!”

    泥菩萨苦笑,摇了摇头一脸无奈:“雄帮主这又是何必呢,想要见我泥菩萨,只需派人带句话就成,用不着亲自出面吧?”

    “呵呵,我派不亲自出面,请不出你这尊大佛??!”

    雄霸脸上带着冷笑,嘴角露出丝丝讥讽之色,不满道:“自从泥菩萨你上次替我批命后,就从此销声匿??扇梦液谜?!”

    “呵呵,雄帮主我也有难处??!”

    泥菩萨指了指脸上恐怖的毒包,苦笑道:“这就是泄露天机的代价!”

    雄霸这下动容了,盯着泥菩萨脸上密密麻麻绿色浓液晃荡的恶心毒包,就是以他的强悍心脏,都忍不住心中泛起丝丝恶心,皱眉道:“这可是真的?”

    “我有必要,欺骗雄帮主么?”

    泥菩萨眼神暗淡一脸无奈,苦闷道:“正是因为接受了泄露天机的惩罚,我才躲在这深山老林里不愿出去,雄帮主你也知道要我帮忙测算命数的人实在太多,之前除了你们天下会外还有无双城的人也来了!”

    有林沙这位武力强悍的大保镖在场,泥菩萨倒是勇气可嘉实话实说道:“我担心天机泄露得多了,只怕就不止是脸上长毒包这么简单了!”

    雄霸脸色微微一变,暗暗倒吸了一口凉气,对于上天的敬畏又多了几分,看看泥菩萨的这副恐怖尊容,就知道他遭了多少罪?

    他陷入一阵沉吟状态,气氛突然变得有些紧张和尴尬。

    泥菩萨满心忐忑,希望雄霸能放过他一马,不然他真担心以后遭遇更加凄惨的下场,甚至他心中还有个隐隐担忧,说不定下次泄露天机的惩罚,不仅落在他本人身上,就连小孙女都将跟着遭殃。

    像他这样的演算大师,心血来潮之类的玩意,往往代表着即将发生的事实,根本就容不得他不特别注意。

    他可不想自己身上的悲惨遭遇,落到活泼可爱的小孙女身上。

    林沙则站在一旁默然不语,缓缓恢复调整之前与雄霸的遭遇战中,激荡的气血和几欲控制不住的真气洪流,眼中精光连连闪烁,之前的战斗场面不断在脑中回想,若有所思收获不小。

    “爷爷,咱们家的房子都塌了,咱们今天住在哪???”

    小丫头焦急又有些天真的话语,打破了尴尬难言的气氛,雄霸剑眉一皱锐利的眼神缓缓扫过小丫头,嘴角闪过一丝冰冷微笑。

    “小哥哥,我怕!”

    小孩子的感应敏锐之极,感受到了雄霸眼中的不善,她就像一只受惊的小兔般一蹦而起,刷的一下便躲在林沙身后怯生生道。

    “雄霸你还要不要脸,竟然吓唬小孩子!”

    轻轻拍了拍小丫头的脑袋,林沙双目森冷如电,冷冷扫了雄霸一眼不屑道:“亏你还是威震天下的绝顶高手,要不我也学你一样,偷偷溜到天下会去,教训教训你那三位好徒弟,同时还帮你整顿整顿天下会内务?”

    “你这是,威胁我吗?”

    雄霸瞳孔微微一缩,浑身杀气四溢冷然道。

    “威胁你又如何?”

    林沙晒笑出声,一脸满不在乎,轻笑道:“我承认暂时干不过你,可你想要将我拿下,却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有这点已经足够了,你说呢雄帮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