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股雄浑气势冲天而起,犹如两头蛟龙凌空凶狠对撞。

    小小的简陋四合院突然狂风大作,晾衣服的竹架,摆在屋檐角下的竹椅,还有院子里种下的蔬菜瓜果,像是经受了一场狂暴龙卷的洗礼般,纷纷扬扬玄转升空,而后犹如流星坠地四下抛洒。

    砰砰砰的重物落地声不绝,激起片片尘土和碎石。

    “哇哇哇,好可怕好可怕,小灵儿不敢待了!”

    如此惊人声势,顿时吓坏了待在四合院里的小女娃,一张小脸惊得煞白没有血色,哇哇大哭娇小玲珑的小小身板灵活如猿,在小火猴吱吱吱的尖叫助威声中,灵活异常的躲过了从天而降的重物,小小身形优美异常飘到了门口,一溜烟便消失不见。

    “混蛋!”

    林沙怒喝出声,身形迅疾如风拦在中年威猛大汉和门口中间,眼中冷光闪烁浑身杀气缭绕,直如一尊可怖杀神。

    中年威猛大汉脸色比之刚才要凝重许多,一身霸绝天下的霸气惊人之极,一点都不输于林沙那铺天盖地般的恐怖杀气,眼神冷冽声音浑厚带着无穷威势:“阁下果然有一手,难怪能那么轻松便将天下会的好手驱逐!”

    “天下会?”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心中灵光一闪,瞬间便对眼前威猛中年有了一个大致猜测:“你是天下会,雄霸?”

    “哈哈哈,没想到老夫之名,在这荒郊山野也能听闻,当真三生有幸!”

    中年威猛大汉,也就是雄霸哈哈大笑,浑身霸气侧漏尽显枭雄本事,本就高涨的霸绝气势,此时更是暴涨数分张牙舞爪嚣张之极。

    此时正是雄霸最为春风得意之时,天下会占据半壁江山,只有区区一家无双城勉强抵抗,除此之外整个天下尽在掌握,起码表面上就是如。

    所谓居移气养移体,坐拥半壁天下正是人生得意须尽欢之时,雄霸一身枭雄霸气也达到了颠峰状态,竟能跟林沙经过数世沙场征战,所形成的惊人杀气斗个不分上下,确实了不起。

    说话功夫,雄霸眼中戾光一闪,高大身星突然化作一道疾风,瞬间冲至林沙跟前一拳轰出。

    拳势凛冽,拳面之上瞬间布上一层冰冷寒霜,隔得老远林沙便觉一股彻骨寒气直透心底。

    “哈哈不错,比起秦霜那厮的天霜拳要强得多!”

    林沙哈哈大笑,体内真气汹涌澎湃,一道湛蓝波纹在体表如水荡漾,右手五指并拢成掌,在腰间划了一个圆圈于‘嗷’的一声龙吟中拍出。

    整条右手包裹在一片金黄气劲光团之中,掌心位置更是幻化出了一头狰狞龙头虚影,带着一往无前之势咆哮而出。

    轰??!

    拳掌猛烈相击,两股真气洪流碰撞发出轰隆一声巨响,顿时寒色冰寒光焰和金色光点纷纷扬扬,劲气四溢狂风呼啸声势骇人之极。

    好强悍的内功!

    林沙只觉一股森森寒意穿透掌心能量罡气,如潮水般朝着整条右手汹涌而至,顿时掌心一麻一股森冷寒气顺势而上,整只手掌一下子结出一层薄薄冰晶!

    与此同时,一股霸道之极的真气洪流汹涌澎湃,一浪高过一浪带着不可一世的威风霸气,直接将林沙带得双脚离地后飞,胸口像是压了块大石般憋闷得难受。

    而雄霸也只觉手上传回一股凶猛霸道的雄浑真气,身子一震停立原地不动如山,在这一次对拼中占据了完全上风。

    “哈哈哈,好好好,自古英雄出少年,没想到在这荒僻山林,还能遇到小兄弟如此高手,雄某真是高兴得很!”

    雄霸哈哈大笑,声浪滚滚好似雷霆连连炸响,身形如风疾进,咻的一下飞临林沙上空,双腿连环化出一片凌厉腿影,如急风暴雨兜头欲将林沙完全笼罩。

    “哼,雄帮主实力高强林某佩服!”

    林沙周身筋骨皮膜一阵细微蠕动,体内真气好似长江大河汹涌澎湃,瞬间便将涌入身体中的异种真气排除体外,身在半空冷哼出声:“不是只有你雄帮主会腿功的!”

    说者身体凌空倒立,一双强壮有力的大腿如风卷残云倒卷而上,双腿包裹在金色龙形光焰之中,双脚正是狰狞龙头所在,气势凛凛威风霸气与从天而降的神风腿激烈纠缠在一起。

    砰砰砰……

    四只大脚如雨点连连碰撞,只见一片连绵残影,气劲呼啸散落的点点余劲扯得周围气流一阵激荡汹涌。

    “这是,无双城独孤一族的降龙神腿,你是独孤氏的人?”

    雄霸借着强劲的反震之力高大身躯高高跃起,身在半空如战神临凡,双眼冷芒闪烁看向地上林沙的目光中,满是凛冽杀机。

    真是见鬼了!

    林沙被雄霸所使神风腿中蕴含的凛冽气劲,给震得向地面急速坠落,砰的一声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而他本人也借着这一阻之力,堪堪将体内的霸道异种真气驱散,翻手撑地身如蛟龙一跃而起。

    明明感受到体内真气的质量和数量,比之雄霸还要强上半筹,可在具体的战斗过程中却是处于下风,真是见鬼了。

    “哈哈,阁下就这点本事了么,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雄霸高大魁梧的身躯从天而降,一双大掌连连挥舞带出一片浓浓白雾,瞬间便将自身以及攻击目的的林沙笼罩其中。

    “是不是只有这点本事,只有打过才知道!”

    嘴角轻轻抽搐,体内三百六十五道窍穴齐齐跳动,一股股精纯之极几近实质的先天真气汹涌而出,如百川汇海般凝聚成一股浩浩荡荡汹涌澎湃的真气洪流,没见他有任何异常举动身子突然冲天而起,主动杀入茫茫白雾之中与几近隐身的雄霸战至一处。

    轰轰轰……,砰砰砰—

    强猛的撞击声不绝,弥漫在整个四合小院中的浓郁白雾内部一阵剧烈翻滚蠕动,好似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一般沸腾跳跃。

    雄霸不愧是风云世界前期,难得一见的超级高手,实力之强横超出了林沙的想象。无论是神风腿还是排云掌,又或者是天霜拳、在他手中都有化腐朽为神奇的能力,威力比之风云和秦霜不知要强悍多少,能够带动的天地之力也是不可同日而语。

    林沙费尽了心思手段,也只能勉强立于不败之地,在茫茫白雾中与雄霸的激斗,却是很罕见的落于下风。

    已经有多久没尝试过这种被压制的憋屈滋味了?

    强忍浑身气血震颤的不适,体内真气洪流越发狂暴,胸膛像是压着一块大石般憋屈难受,总有一种束手束脚的错觉。

    砰!

    在茫茫白雾中,他的敏锐精神感应能力,竟然受到了极大压制,原本就只能感应十丈的区域,此时却是几乎完全失效,雄霸似乎有种特殊的手段,能够轻松屏蔽他的精神感应,一下子失去了如此辅助利器,有些不太适应被雄霸抓住机会,连连在身上制造不大不小的伤势。

    刚刚飞跃而起,硬抗了雄霸一连串凌厉异常神风腿,还没等他喘气便挨了飘渺难测的一式排云掌,身上大小伤势终于齐齐爆发,噗的一声喷出一口污黑鲜血。

    “雄霸,你该死,该死啊啊??!”

    单手猛的一撑地面,身子矫健如龙翻身而起,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额头滚滚热汗流敞,身上伤处传来一波接着一波剧烈疼痛,胸中的怒火再也忍耐不住彻底爆发,仰天发出一声惊天怒啸。

    吼!

    好似龙吟大泽虎啸山林,林沙满脸狰狞一道几乎肉眼可见的音波,脱口而出瞬间扩散至数丈方圆,如水波荡漾一圈连着一圈,瞬间就将身前弥漫的茫茫白雾清理一空。

    “雄霸,你给老子去死!”

    雄霸诧异的脸膛在茫茫白雾中一闪而逝,林沙怒吼出声一式飞龙在天冲天而起,浑身上下被一层金色气劲笼罩,双眼一片血红除了疯狂还是疯狂,放开一切杂念只想跟雄霸这混蛋拼个你死我活。

    这是他自从成为宗师高手以来,第一次失态,心中的熊熊怒火让他感觉有一种莫名的熟悉亲切之感。

    嗷嗷嗷……

    雄霸不料林沙如此彪悍,挨了他一掌竟然屁事没有,还爆发了小宇宙不管不顾狂袭而至,降龙十八掌掌掌凶猛式式霸道,一声声响亮龙吟之音连绵,被林沙揪住行踪后一掌连着一掌简直奋不顾身不要命。

    轰轰轰……

    凌厉的掌劲几乎要将雄霸彻底淹没,逼得他好一阵手忙脚乱,而林沙却是诡异的身如游龙飞空而起,手脚并用一道接着一道金色龙形气劲汹涌狂暴,密密麻麻简直不给雄霸丝毫喘息之机。

    飞龙在天,神龙摆尾,震惊百里,见龙在田,亢龙有悔……

    一掌拍出,雄霸刚刚挥掌迎击,身子受力凌空倒翻猛然一脚轰下,雄霸沉着应对伸手再次接住,而林沙身在半空好似螺旋飞转,一掌接着一掌,一脚连着一脚不留丝毫空挡,攻势连绵疯狂之极,一时竟压制住了之前还不可一世的雄霸。

    他没发觉,随着掌腿攻势连绵,降龙十八掌和降龙神腿使唤得越发流畅自然,好似轻松自在顺手而为,从之前转换还有些迟滞,后来变得圆转如意如水银泄地没有丝毫漏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