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降龙神腿?”

    独孤鸣闻言先是一呆,而后猛然暴怒,一脸狰狞怒声咆哮:“你做梦!”

    无双城一干人马,同时个个义愤填膺恼怒不已。

    无论在哪个武侠位面,对于江湖人士而言性命不是最要紧的,师门传承以及神功绝学才是最重要的东西,没有之一。

    要知道,降龙神腿可是无双城独孤家族的密传神功,由其先祖独创,乃是一套威力十分惊人的腿法神功。

    修炼到极至,不比达到风中之神实力的聂风所用神风腿差,在霸道和凶猛属性上还要更甚一筹。

    只是可惜,独孤鸣学艺不到家,生生浪费了这么一套绝世腿法。

    “怎么,不答应?”

    轻轻挑眉,林沙目光瞬间变得森冷。

    “休想!”

    独孤鸣满脸狰狞,语气狠厉怒声咆哮:“不要以为你武功高就很了不起,有本事把我们全都干掉,否则以无双城的势力,定叫你永世不得安生!”

    “佛光普照!”

    释武尊瞬间拦在林沙身前,一双筋肉虬结的大掌,带着浩荡佛家真气猛然前推。

    “哈,让你们见识见识,降龙十八掌的威能!”

    林沙哈哈一笑,神色轻松一点都没将独孤鸣的拒绝,以及释武尊的突然出手放在眼里,轻笑说着出一番让独孤鸣震惊不已的话来。

    “震惊百里,飞龙在天,神龙摆尾,亢龙有悔!”

    他说到做到,嘴里念出一招招降龙神腿中的招式名,身形矫健如游龙,时而立地出掌时而飞跃在天,一道道金色龙形劲气缭绕,发出声声惊天动地的恐怖龙吟,堂堂无双城护法大将释武尊,空有一声佛门绝世掌法在手,可惜学艺不到家陷入道道狰狞恐怖的金色龙形气劲之中。

    “降龙十八掌!”

    独孤鸣目瞪口呆,眼睁睁看着林沙身如游龙,忽而在地忽而飞天,出手潇洒威力惊人,轻而易举将释武尊压制难以翻身,心中翻起惊涛骇浪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砰!

    林沙一式见龙在田,掌心一条金色神龙张牙舞爪飞腾而起,将僧袍已变成乞丐装,满身狼狈来不及反应的释武尊轰飞出去数十丈。

    “释武尊护法!”

    独孤鸣惊呼,目呲欲裂瞪着林沙狠厉道:“要是释武尊护法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阁下就等着无双城的全力报复吧!”

    啪!

    话音刚落,独孤鸣便觉脸颊生疼,被林沙凌空一耳光抽得倒飞而起,牙齿松动连喷数口鲜血一头载倒在地。

    咻!

    林沙如此行事,自然引来无双城一干高手骚动,可还没等他们动手便听一道犀利破空声响起,林沙只是伸指轻轻一点,一道淡金指剑****而出,瞬间跨越短短空间,直接在站于最前方的无双城高手肩头,射出一道对船小洞。

    哼!

    这厮放在江湖之中,也算一流颠峰高手,却是于林沙手上好似幼童,连反抗之力都无,便闷哼出声一道血箭飚射翻身就倒。

    “释武尊和独孤鸣真要是有性命之忧,你们以为选转还能活蹦乱跳的站着吗?”林沙只轻飘飘一句,立时便让惊恐莫名蠢蠢欲动的无双城好手,瞬间冷静下来不敢妄动。

    “咳咳,阁下果然好身手!”

    首先挣扎着起身的,还是实力比独孤鸣强上一筹的释武尊,这厮此时的状况只能用凄惨二字来形容,脸色惨白神情委顿,身上衣裳好似破片连遮掩重要位置都勉强。

    气息衰落到了极点,胸前位置还有一道触目惊心的黑红血迹。

    “呵呵,释武尊你也不弱啊,不愧为无双城护法!”

    林沙负手凌立,以居高临下之势淡淡扫了释武尊一眼,轻笑着缓声道:“我这套降龙十八掌,释武尊你感觉如何?”

    “强,猛,霸道!”

    释武尊倒也老实,将心中感想实话实说道了出来。

    “有没有其它想法?”

    轻轻一笑,林沙眼神微微眯缝悠然问道。

    “有!”

    释武尊依旧老实回答,气息突然变得十分凌乱,深深看了林沙一眼,艰涩道:“阁下的降龙掌法,不仅威力强猛,就连每招名字都跟降龙神腿一模一样,不知阁下可否替小僧解惑?”

    “这个,就要问独孤少城主了!”

    林沙裂嘴轻笑,一脸风轻云淡缓声表示:“我心中也好奇得紧,怎么无双城独孤家族的家传神功,和我所会的降龙掌法如此相似?”

    “哼哼,阁下果然好手段!”

    独孤鸣在无双城护卫的搀扶下艰难起身,听得林沙如此言语不由一呆,感受到包括释武尊在内的一干人等好奇目光,苦笑连连一脸无奈:“不要这么看着我,我也不清楚其中详情!”

    “少城主现在是否还依然坚持?”

    林沙的声音轻轻缓缓,好似轻风徐来般缓缓飘入独孤鸣耳中。

    脸色一滞,独孤鸣苍白若纸的脸上若出艰难之色,山林空地上的气氛一时变得迟滞无比,所有人的目光全都不由自主投了过去。

    泥菩萨和小孙女自是满心好奇,没想到平日里温和有礼的林沙,竟有如此霸道不讲情面的一面。

    至于无双城一干人等,就是满心的忐忑和无奈了。

    谁能料到,一次一轻松至极的山林之行,竟会遇到如此糟糕局面。

    先是跟天下会怄气大打出手,接着又遭遇实力恐怖的神秘少年林沙,只能用一个倒霉悲催来形容。

    眼下他们的生死,可是全部掌握在独孤鸣的一念之间。

    傻子都看得出来,林沙必得降龙神腿,独孤鸣要是不给的话,林沙肯定不会轻易松口放人,说不得除了少主独孤鸣和护法释武尊,其余人等都得陷在此处,根本连逃的机会都没有。

    独孤鸣,显然也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氛。

    心头一紧,一股沉重压力从天而降,压得从小锦衣玉食,顺风顺水几乎从没经历过挫折的无双城少主亚历山大。

    不过几个呼吸功夫,额头已是冷汗密布脸色越发苍白难看。

    “好,我可以交出降龙神腿的口诀心法,以及出招动作!”

    山林空地死一般的沉寂,只听得周围树木在山风中的哗哗响动,一干无双城高手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般长久,心神沉寂连呼吸都困难无比。

    就在有人将要受不住巨大的心理压力,做出什么不理智行为之时,独孤鸣终于艰难开口,打破了这种难言的沉寂气氛。

    呼!

    一片狼籍的山林空地,突然响起一阵不算整齐,却绝对清晰的呼气声。

    独孤鸣脸色难看之极,一双利目如剑直射林沙双眼,冷冷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希望你能接受!”

    话音刚落,无双城一干刚刚放松下来的好手,突然又变得紧张起来,不知不觉手心里已全是冷汗,心中忍不住连连哀叹,真是倒了血霉!

    “说!”

    剑眉轻扬,林沙语气温和轻轻吐出一个字。

    “我想,拿降龙神腿,跟阁下交换降龙掌法!”

    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独孤鸣将心中想法艰难说出。

    “可!”

    林沙想都没想,便点头答应下来。

    呼!

    又是一片松气放松之音,不要说一干无双城护卫,就连释武尊这样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护法高手,都有松了口气的轻松感觉。

    “阁下形势,果然出人意表!”

    只有独孤鸣一脸郁闷,不是很爽快的开口:“要是阁下早如此决定,我也不会跟阁下发生冲突!”

    其实独孤鸣早就认出了林沙使出的降龙十八掌,心中也早有了一番计较,只是林沙的实力太过强悍,他不敢轻举妄动而已。

    只是没想到,林沙并不是一味只知闭门造雪的吝啬小人,他只开口便干脆答应下来,心中松了口大气的同时也难免郁闷不已。

    “我要是早点提出,少城主会答应得这么爽快么?”

    林沙嗤笑,没有理会独孤鸣尴尬难堪的脸色,大手一张一股强劲吸力传出,在无双城护卫们的惊呼声中,独孤鸣就像个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的婴儿,被林沙一把吸到手里,身形一闪便消失在原地。

    “接着,这小子心神消耗太甚,快点带他出去治疗,否则落下什么不好的后遗症,休要怪到林某身上!”

    一个时辰后,林沙手里提着早已虚脱没有丝毫力气的独孤鸣从密林深处转出,随手一抛冷淡开口。

    说完,也没理会无双城一干人等手忙脚乱的反应,身形一闪来到泥菩萨和小灵儿祖孙身边,轻笑着伸手拉过小女孩的小手,缓声道:“咱们走吧!”

    “走罗走罗,咱们回家罗!”

    小丫头哪知道大人的复杂心思,怀里抱着不肯消停的小火猴,一只小手牵着林沙的大手,娇声欢呼雀跃。

    小孩子的心灵最为纯净,她虽然弄不懂空地上的情况,却也敏锐感知被小哥哥狠狠教训了一通的家伙,对他们不怀好意。

    一片狼籍的山林空地,突然响起小孩子的纯净脆笑,让这一片破败的环境,竟然多出了几分勃勃生机。

    在无双城一干好手复杂的目光注视下,林沙协同泥菩萨祖孙,轻松潇洒消失在密林深处,只留给无双城一干人等无尽的重惆怅还有郁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