庐山升龙霸!

    哦错了,是降龙十八掌中的飞龙在天?!??!?br />
    一条金色龙形气劲咆哮着冲天而起,只一瞬间便冲破了大龙卷的封锁。

    天地似乎颤了一颤,而后便在一声轰隆巨响中,冲天而起疯狂肆虐的狂暴龙卷顿时崩溃,化作片片狂风四散而去。

    山林中的小小空地,更是狼籍一片惨不忍睹。

    松软的泥地,被带着劲风的强劲龙卷拉出圈圈沟渠,密密麻麻如蛛丝网般惊心动魄,草飞树折枯枝败叶以及被硬生生扯断的新鲜枝条抛洒得到处都是,围观的天下会和无双城高手更是一退再退,已经差不多退出五十丈距离,生怕被三人战斗之时泄露的恐怖余**及。

    砰!砰!

    两道人影,伴随轰然崩溃的狂暴龙卷,如流星坠地般飞射而出,在地上砸出两处小小坑洞,这才嘴角溢血一身狼狈踉跄后退,脸色苍白若纸一时毫无血色,气息强弱不定神情无比难堪。

    正是风云组合,他们此时虽然还有再战之力,不过在林沙强大威势的压迫下,并没有继续围攻下去。

    风消雾散,林沙的身影清晰出现在狂暴龙卷肆虐的核心位置,依旧不疾不缓一派从容风范,由此傻子都看得出来林沙的实力之强横,起码风云二人此时还不是对手!

    “你们走吧,在实力没超过我之前,就不要来丢人现眼了!”

    淡淡扫了下脸色难看的风云一眼,林沙缓声开口一点都没给他们留面子。

    “阁下高姓大名,也好让我兄弟输得心服口服!”

    沉吟片刻,一派儒雅温和风范的聂风半分动静都无,倒是所谓的不哭死神,脸色神色很是精彩,一双冷目死死盯住林沙,缓声说道。

    “无名之人林沙!”

    林沙轻轻一笑,这世上还没有全凭名字便可暗中偷袭诅咒的能力,告诉他们名字又如何,反正他在风云世界没有丝毫痕迹,就算他们回去调查也不会有任何结果。

    “好好好,今日之败我们兄弟记下了,它日定会好好报答回来的!”

    果然,步惊云脸上一片茫然,显然根本就没听说过林沙这号人物,就连姓林的江湖高手都没听闻过,他倒是不认为林沙如此实力会骗他们,只是在心中感叹江湖之大高手何其多也。

    摇了摇头没有多想,深深的望了林沙一眼,好象要将他的面容刻入脑海深处一般,大手一挥厉声道:“咱们走!”

    说着,早已破烂看不清原本颜色的披风一甩,转身大步流星朝山林外头方向走去,一点都不拖泥带水,说不出的干净利索。

    “大师兄,我扶你离开吧!”

    聂风无奈,只好返身一把扶起脸色灰白的秦霜,回头深深看了风姿卓绝气度从容的林沙一眼,摇了摇头急忙跟上前面的步惊云。

    其余天下会三大堂好手,早已被林沙与风云的大战惊破心神,尽管心情很有些不情不愿,可是叫他们独自面对林沙更是没那勇气,见三位堂主全部离开慌忙跟上,生怕林沙一个不慢拿他们撒气。

    脚步声由近及远,一片狼籍的山林空地,一下子少了大半人马,变得有些空荡荡的,气氛却显得诡异的沉闷压抑。

    剩下来的无双城高手心中栗栗,两位主事者独孤鸣重伤失去战斗力,释武尊虽然从之前与秦霜的硬撼中恢复过来,可看他那张苍白的脸色也知晓,他的实力并没有恢复到颠峰状态。

    其余无双城来人,几乎清一色的一流好手,可在林沙这一级数绝顶高手跟前,人数根本就不是问题,来多少他都能轻松解决多少,这就是绝顶高手的强悍威慑力!

    “怎么,你们还有其它想法不成?”

    回头,淡淡扫了无双城来人一眼,林沙缓声问道。

    “不敢不敢,我们这就离开,我们这就离开!”

    林沙虽然没有爆发惊人气势,可就这么淡淡一眼,却让无双城一干好手,像是被什么恐怖凶兽盯上一般,浑身汗毛倒竖一股寒气从尾椎骨直冲头顶,生不起半分反抗之念,独孤鸣和释武尊脸色难看默不做声,立即便由一位领头武者满头大汗连连说道。

    说话的功夫,独孤鸣已经被抬起,释武尊默然?;ぴ诓?,做出一副随时准备离开的架势。

    “等等,我说了让你们离开么?”

    林沙微微一笑,脸上神色轻松自然,可说出的话却是让无双城一众高手脸色大变,像是受惊的兔子般一蹦而起,瞬间围成一个大圈摆出戒备姿态。

    “阁下这是何意?”

    释武尊回头,脸色难看的看向林沙,体内佛家真气汹涌身上气势澎湃,脸色难看真有几分佛门怒目金刚之势。

    “没什么,只是想让独孤少城主留下点东西而已!”

    林沙轻轻一笑,身形一纵好似瞬间移动一般,瞬间拦在无双城一干好手前路之上,惊得无双城好手连连后退一脸惊慌。

    “阁下,你们可不要做得太过!”

    释武尊脸色沉凝,踏步上前毫不客气和林沙紧张对峙,双手合什沉声怒喝:“无双城威镇武林多年,可不是被吓大的!”

    “我知道!”

    林沙微微一笑,眼神飘忽语气悠然,好似从遥远天边,又似乎就在无双城一干好手耳边低声轻语:“不就是仗着剑圣的威名胡作非为么,就你们这点本事称霸一方做个土皇帝不难,还想跟天下会争真是不知死活!”

    说着,他大步踏前一双蒲扇大掌上下翻飞,股股沉凝霸道气劲从掌心溢出,带起声声呼啸劲风锐利刺耳,哈哈大笑道:“我有一套掌法曰翻天掌,正想请教大师的绝技如来神掌,大师请!”

    话音刚落,他已大步来到释武尊身前,一双蒲扇大掌如穿花蝴蝶上下飞舞,一式凌厉霸道之极的翻天盖地拍出,顿时以手掌方圆半丈区域空气一顿,好似变得粘稠沉重起来。

    释武尊眼皮轻轻一跳,就在林沙挥掌瞬间,他清晰感受到整个天地似乎一暗,两股磅礴掌劲从天上地下汹涌而至,好似要将他彻底压死在中间一般。

    “小心了,佛光普照!”

    他不敢怠慢,双手合什施了一记佛礼,突然间双掌白色气劲大放,股股佛家真气汹涌而出,化作片片凌厉掌影,好似排山倒海般朝林沙席卷而去。

    两人挥出的凌厉掌劲,瞬间便在半空猛烈相撞。

    轰隆一声惊人气爆炸响,凌厉的劲气四下飞腾肆虐,道道狂风凄厉呼啸席卷八方,林沙身上衣裳猎猎作响,身子却是稳若磐石一动不动。

    而释武尊却是脸色一变,本就苍白的脸色越发显得没有血色,身子猛一摇晃,喉咙一甜嘴角溢出丝丝触目惊心的血色,身子受不住劲脚下连连后退,每退一步都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脚印,一直退了七步才勉强稳住身形。

    “阁下好武功,释武尊佩服!”

    无双城的这位护法大将倒也硬气,输了就是输了,并没有找什么原因,直接低头认输。

    “还要再战么?”

    林沙轻轻一笑,心中不自觉对这位无双城护法生出丝丝好感,同时心中也对闻名已久的如来神掌惊讶不已。

    眼前的无双城护法尊者,显然还没将如来神掌修炼到出神入化之境,掌法中的禅意和佛性还没与掌法意境彻底融合为一,不然他想要取得眼下如此战果,可不那么简单。

    就在刚才双方掌势对撼之际,他的感受好似一尊佛陀冲他微笑,浑身温暖佛光几乎要亮瞎他的钛合金狗眼,一股子佛家慈悲意欲度化世人的意蕴满溢,林沙在那一刹那间竟有种向往西天皈依佛门之念。

    尼玛的,如来神掌竟还有一层十分隐晦的精神攻击隐含在内,其名称就叫作‘度化’!

    真要将这套佛家堪称顶级神功的掌法练至化境,不说能度化对手吧,起码可以在瞬间让对手心神松懈沐浴在温暖的佛光之中。

    高手对决,往往争的就是一瞬间之事。

    可惜,释武尊明显没将如来神掌练至化境,虽然掌势一起慈悲之意大起佛光缭绕,却是难以对一流以上高手制造什么精神障碍。

    “我身为无双城护法,?;ど俪侵髯匀灰宀蝗荽?!”

    释武尊微微一笑,没有多说废话,体内真气汹涌流转,浑身气势再次如浪潮澎湃,一脸战意没有丝毫退让之色。

    “哈哈哈,好好好,尊者行事令人钦佩!”

    林沙哈哈长笑,脸上满是敬佩之色,眼中精光暴闪沉声大喝,好似暮鼓晨钟在无双城一干好手耳中轰鸣炸响,首当其冲的释武尊更是脸色一阵潮红喉咙一甜嘴角再溢血丝。

    一身凛然杀气冲天而起,搅得头顶风云变色声势骇人之极,缓声一字一字说道:“就冲着尊者如此行径,林某也不会有丝毫留手,这是林某对尊者的尊重!”

    释武尊苦笑,默默念了一声许久都不层念过的佛号,双手合什默然不语,身上僧袍无风自鼓做好了死战准备。

    “等等,林,林沙阁下,你喊住我们,到底想要什么东西?”

    就在这时,身受重伤的独孤鸣突然开口,看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是怨恨和不爽。

    “交出降龙神腿的秘籍心法,你们便可离开!”

    林沙淡然轻笑,轻描淡写开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