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龙神腿,亢龙有悔!”

    独孤鸣威风凛凛从天而降,一双强劲有力的长腿,幻出一条狰狞龙形气劲,双腿脚板就是龙头,带着不可一世的威风霸气朝聂风轰然砸下。

    “风神腿,暴雨狂风!”

    聂风一腿踢出狂风呼啸,身形好似乘风而上,腿影如狂风暴雨席卷而上,带着一股淡淡的大自然威慑,与独孤鸣的降龙神腿在半空猛烈相撞。

    两大隶属于不同势力的青年绝顶高手,因话不投机暴起发难大打出手。

    独孤鸣的降龙神腿雄浑霸道,攻击威力比之林沙之前拍出的降龙十八掌也不遑多让,毕竟腿部力量远比手部要强。

    轰隆隆好似雷霆炸裂的声音连绵成片,持续了数息之久,两条人从空中向不同方向倒飞了出去。

    “风师弟!”

    秦霜一声惊呼,还没起身往接聂风,身在半空的聂风身形突然凌空倒翻,犹如大鸟翻腾倒滚数个大圈后,稳稳落地站在秦霜身前,长发依旧潇洒衣裳一丝不乱,只是脸色有些苍白。

    “两位师兄,我没事!”

    聂风一脸温和轻笑,见此秦霜和暗暗关注的步惊云齐齐松了口气。

    “少城主,你怎么样了?”

    另一边的独孤鸣情况就不太妙,人在空中根本无发控制身形向后疾飞,脸色惨白连喷数口鲜血,一时气息降下八成以上失去了再战之力。

    释武尊大惊,刷的一声冲天而起,双手一震接过独孤鸣瘫软如泥的身体,强健的身躯猛的一晃,砰的一声落在地上还收不住势连连后撤五步才停。

    “神风堂堂主果然好本事,释武尊求教!”

    体内佛门真气游走一圈,瞬间稳定了激烈翻腾的气血,释武尊一脸阴沉放下失去再战之力的独孤鸣,双眼战意熊熊直视聂风。

    “你找死,聂师弟这家伙由我来对付,你和云师弟看这那神秘少年!”

    秦霜怒吼出声,脚踏神奇步法身形如风似烟瞬间飚射至释武尊身前,一双铁拳笼罩于一层冰蓝寒霜之中,犹如出膛炮弹轰然挥出。

    瞬间,释武尊只觉气温骤降,股股森冷寒意钻入身体,忍不住生生打了个寒战,嘴唇慢慢由黄润变得紫青。

    “万佛朝宗!”

    面对秦霜凶猛霸道又森寒无比的天霜拳,释武尊却是不闪不避好似放弃了抵挡般,脸上带着溢满佛性光辉的微笑,一双筋骨粗壮青筋虬结的大掌于胸前合什,微微低头躬身行了一记标准佛礼。

    突然,释武尊抬头,脸上挂上一丝好似佛祖拈花含笑般的轻笑,口中大声禅唱,一双大掌猛然前推,瞬间道道佛光般的白色气劲铺天盖地汹涌而出。

    “不好!”

    风云齐齐脸上变色,秦霜满脸惊骇想要闪避已经来不及,只得硬着头皮将功力运转至极限,双拳带着冰蓝光焰疾挥而出。

    轰??!

    又是一声惊爆耳膜的巨响传出,凌厉的劲气四下疯狂肆虐制造一场场恐怖事故,狂风呼啸卷起漫天尘土以及**枝叶,声势浩大惊人之极。

    秦霜哇的惨叫出声,身形如遭重击如破败麻袋般倒飞了出去,披头散发身上衣裳破烂好不狼狈,脸色惨白嘴角溢血显然受伤不轻。

    噗!

    而看似实力更强一筹的释武尊也没讨到好去,脸色苍白噗的喷出一口鲜血,双腿不知何时已陷入脚下松软泥地一尺有余,高大魁梧的身躯更是生生向后平移了一丈有腿,两条筋肉虬结的粗壮长腿硬生生在地上犁出两条长长沟渠。

    这一次硬拼,竟是弄了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哈哈,有趣有趣,你们两帮人继续,我们还有事先走一步!”

    一片狼籍的山林空地,一时寂静无声气氛紧张又火暴。

    这时,冷眼旁观天下会和无双城两方人马竭力火拼的林沙轻笑出声,打破了山林狼籍空地上的沉寂气氛。

    说着,林沙大手一张,一股磅礴吸力汹涌而出,那尊放在空地中央位置的铜鼎鼎盖哐当作响,而后便在天下会和无双城两方高手的惊奇目光中飞起,一道娇小的火红身影如一团火球****而出。

    吱吱吱……

    猴子就是猴子,一旦脱出牢笼重归自由,立即本性暴露吱吱尖叫出声,声音中充满了欢乐和兴奋,犹如一团火红火团般瞬间飞到小灵儿身边。

    “咯咯,小火小火你被救出来了,真是太好了!”

    小丫头双手微一用力,娇小身子灵活如猿般,一下子从泥菩萨身后翻了出来,身在半空便张手将小火猴抱在怀里,双脚稳稳落地咯咯脆笑不停。

    “小灵儿咱们走吧,这两帮人估计还得折腾一会!”

    林沙轻笑出声,挥了挥手招呼了小女孩,看都懒得再看一眼天下会和无双城两方人马,回首冲着山林某个方向微微一笑,便抬步准备离开。

    而在林沙目光所及的山林深处,一位身着火红劲装,手持强弓的英气女子脸色古怪之极,口中还不断喃喃自语:难道被发现了,不可能???

    “爷爷,爷爷,咱们一起离开!”

    小丫头却是没有感受到现场紧张的气氛,轻松迈动一双小短腿跑到泥菩萨跟前,娇笑着说道。

    所谓童言无忌,小丫头的无心之语,却是惊起一片波澜,本来已经逐渐平息下去的火力,一下子又全部吸引过来了。

    “且慢!”

    步惊云一声爆喝,脸色冷漠眼神厉芒闪烁,视线在泥菩萨和小丫头怀里的火猴身上来回巡视片刻,沉声断喝:“你就是泥菩萨!”

    “哎,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泥菩萨长叹一声,瞬间吸引了天下会和无双城所有高手的注意,他们都没想到眼前这个山民打扮,面容恐怖恶心之极的糟老头子,就是他们此行的目标泥菩萨。

    只有已经受伤失去战斗力的无双城少主独孤鸣,以及刚刚与秦霜硬拼一记此时还在恢复当中的护法释武尊脸色不变,他们此时虽然心中急切却也是无可奈何了。

    “泥菩萨,跟我们师兄弟走一趟,我师傅想要见你一面!”

    秦霜受伤暂时不能理事,步惊云作为二师兄当仁不让站了出来,脸色依旧冷漠不带丝毫表情,语气森寒冷声道。

    “哎……”

    泥菩萨深深叹了口气,回头不舍的望了一眼懵懂无知的小孙女,满脸无奈正待开口,就被林沙挥手截断:“不用多说废话,想要带走泥菩萨这家伙,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

    林沙转身,抬步,一步踏下顿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体内三百六十五处窍穴齐齐震动,一股股湛蓝凝聚如液的先天真气缓缓而出,顺着经脉迅速在周身游走一圈,而后全部凝聚于下丹田气海。

    突然,林沙体表荡漾一圈水蓝色能量波澜,如水波般轻轻荡漾,风云等人见了竟不自觉心神温和平静,兴不起丝丝杀戮争斗之念。

    嗤嗤嗤……

    声声刺耳尖啸突兀响起,股股旋风以林沙为核心从无到有越转越快,越转越是凌厉,好似暴风中心一般卷起地上无数枯枝杂叶,形成一个巨大的选转风团声势惊人,视觉效果也是惊人之极。

    同时,林沙身上突然爆起一股凛然威势,随着他一步步前踏,身上的威力也越发凌厉强悍,连行七步身上的气势已经达到了颠峰,几乎有如泰山压顶般重重砸在众人心中,连喘气都变得极端困难。

    无论是以风云为首的天下会高手,还是释武尊和独孤鸣为尊的无双城群雄,此刻都惊呆了,眼睛睁得老大满脸不可思议。

    如此威势,如此声势,简直就好似神魔临世,一遍一遍敲打着众人的心神,心智稍差些的甚至都露出迷茫崩溃的神色来。

    山林空地一时陷入诡异的沉寂,气氛压抑沉闷到了极点。

    “风师弟,你我共同出手如何?”

    突然,一向冷脸冷心的步惊云,转头冲着聂风轻轻一笑,提议道。

    他这一开口,瞬间打破了林沙以一身强悍气势制造的压抑氛围,一时间众人只觉恍如隔世,一下子活过来般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好!”

    聂风微微一笑,一张儒雅俊秀的脸膛,在阳光下竟闪闪发光。

    突然,他的身影消失在原地,只有道道狂风呼啸冲天而起,待下一刻众人回神,只见一条由连绵腿影组成的瀑布洪流从天而降。

    步惊云的身形也如天边云彩飘渺难以捉摸,瞬间跃至林沙身前,一双蒲扇大掌带着团团浓郁云气呼啸而出,下一瞬间林沙所在区域已被一片浓郁云团所笼罩,身处其中目光几乎不能视物。

    这一刻,风起云涌,云助风势风借云威,瞬间山林空地只见一道狂暴龙卷冲天而起,带着似乎嫩够毁灭一切的惊人威势狂风选转,像是要将攻击区域内的一切全部吞噬搅得粉碎。

    “好好好,这才有意思!”

    云山雾绕的龙卷风风暴中心,突然传来林沙变声期特有的公鸭嗓门,而在心中他更是默默道了一声;这才有点位面之子的风采!

    嗷……

    席卷天地的龙卷风中央核心位置,突然闪烁一点耀眼金色光芒,突然一道震动九天的龙吟响彻山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