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世界的本土武学,真是让林沙大开眼界?!?,

    斗过三十合,小小山林之中飞沙走石草断树折,就像被一阵狂暴龙卷风洗劫过般一地狼籍。

    排云掌果然名不虚传!

    掌势一起,犹如天边浮云虚无缥缈难以捉摸,比水无常势还要变化多端。

    更让林沙吃惊的是,排云掌一旦流畅施展,竟能带动天地之力协同战斗!

    真是,了不起的神功绝学!

    就像排云掌之乌云蔽日,竟能以掌势引动雾气化作黑云,以乌云压顶之势狂卷而下,心智稍差的对手都有可能直接被吓傻,而且掌势威能明显比步惊云显露出的内功修为,要高上半个层次!

    排云掌全力施展,周身云气弥漫如陷幻境,道道挟裹天地之威的凌厉掌式狂猛轰下,威力惊人直如怒??裉我焕烁吖焕?,气势狂霸更是猛恶霸道之极。

    而林沙自己的武功招式,明显只能发挥本体实力,输出了多少先天真气就发挥多大攻击威能。

    这是怎么回事?

    心中被重重疑惑填满,没心情继续跟步惊云试探下去,体内真气如浪涛滚滚疯狂流转,只一个呼吸功夫便在体内游走一圈,降龙十八掌威力最强的大招,亢龙有悔轰出。

    嗷的一声惊天龙吟响起,一条狰狞猛恶的金龙从掌心飞扑而出,带着一股势不可挡的霸道威力,直接将翻掌还击打出一片凌厉掌劲之墙的步惊云,轰得连连喷血倒飞了出去。

    “云师弟!云师兄!”

    咻咻两道破空声响,两条矫健身影瞬息飞扑而至,一人挥拳轰来一人瞬间踢出漫天腿影,好似狂风暴雨连绵而至。

    “哈哈,天下会三大内堂堂主同时出手,林某当真三生有幸!”

    林沙哈哈一声冷笑,在气爆轰鸣声中显得格外清晰冷冽,瘦削单薄的身形飞纵而起,双手大张好似大鹏展翅,身在半空拳掌腿指连环轰出,气爆轰鸣残影连绵,瞬间便与救援而来的秦霜和聂风斗在一处。

    秦霜的天霜拳以冰寒之劲纯粹凝练著称,一旦施展开来拳势沉稳厚重,不似风云那般一出手便是残影连绵,只是一拳连着一拳,拳拳厚重一往无前,冰寒拳劲如浪涛汹涌,似乎能冻绝身前一切阻碍。

    聂风的神风腿就无需多言,身形如风疾进轻功绝世让人震惊,瞬间便绕着林沙转了好几个圈子。神风腿一旦全力展开腿影重重气爆轰鸣不绝,天上地下全是连绵腿影,让人感觉压抑之极几乎难以喘气。

    碎玉拳!

    秋风落叶无影腿!

    林沙尽显绝顶高手本色,以拳对拳以腿击腿,碎玉拳霸道尖锐,可裂石碎玉凶残之极,一拳轰出空间都似乎被打穿一般凶狠。

    秋风落叶无影腿更是不凡,林沙身在半空,一双长腿选转如风车,腿影连绵劲气呼啸,与神风腿连连硬扛不落丝毫下风。

    惊呆了,天下会和无双城一干围观好手,全都被眼前激烈狂暴的打斗给惊住了,一时双眼呆滞嘴巴张得老大都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太疯狂了!

    那可是天下会三大内堂堂主之二啊,眼前这位在秦霜和聂风的联手围攻下,左遮右挡态度沉稳应付得游刃有余的少年,究竟是何方神圣?

    看他那副闲庭信步,左击秦霜右打聂风一副游刃有余的摸样,显然并未展露全部实力,可就是如此才叫围观高手心神震动。

    要知道,天下会三大内堂堂主,可是替天下会称霸江湖立下赫赫战功,实力之强已是江湖公认的顶尖之列。就是所谓的江湖大派掌门实力,也不见得有天下会三大内堂堂主高强!

    可眼前神秘少年展示出的实力,已经完全凌驾于天下会三大内堂堂主之上!

    眼力高超的,比如无双城少主独孤鸣和护法释武尊,已经看出刚才林沙与步惊云一战,不过只是试探才让步惊云坚持了那么长时间。

    一旦眼前神秘少年全力出手,竟是连天霜堂堂主秦霜,和神风堂堂主聂风都难以压制,甚至还被他逼得手忙脚乱好不狼狈。

    独孤鸣和释武尊悄悄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底深处的惊骇。

    长长吸了口气,独孤鸣以传音入密之术,向释武尊焦急询问:“释武尊护法选转该如何是好,眼前这位神秘少年武功实在太高!”

    释武尊的语气中满满都是无奈:“少主,泥菩萨就在旁边!”

    “什么?”

    独孤鸣这一惊非同小可,要不是他控制得好,真有可能惊得跳起。

    可就是如此,他那张英俊帅气的脸膛上,也忍不住显出一丝惊骇,以及两团不正常的潮红。所幸两方人马的注意力,全都被场中激烈火暴之极的战斗吸引,没有发觉独孤鸣脸上神色中的不自然。

    “释武尊护法可不要开玩笑,你如何知晓那老樵夫就是泥菩萨的?”

    深深吸了口气,独孤鸣勉强压制下心中翻腾情绪,传音入密的声音依旧有丝丝颤抖和兴奋。

    “灵猿火猴所在之地,就是泥菩萨现身之所!”

    释武尊微微一笑,满脸自信解释道。

    “那咱们,趁机动手抓走泥菩萨可好?”

    独孤鸣强压心头兴奋,眼珠子一转提议道。

    “不妥不妥,搞不好会引来那神秘少年的疯狂报复!”

    释武尊无奈一笑,微微摇了摇头表示不可,传音道:“以少主和我两人的联手之力,不是那神秘少年的对手!”

    独孤鸣脸上神色一僵,半晌说不出话,看向一脸轻松悠闲,挥手间潇洒从容,逼得天下会两大赫赫有名的内堂堂主手忙脚乱的神秘少年,心中又是郁闷又是嫉妒,真想不明白哪冒出这么厉害的家伙。

    “那怎么办?”

    他心中很是不甘,此行他可是专门为泥菩萨而来,想请他在父亲无双城生主独孤一方的寿诞之时,替父亲测算命数作为贺寿之礼。

    “静观其变就好,天下会那三位内堂堂主,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释武尊轻轻一笑,脸上神色说不出的诡秘。

    ……

    噗!噗!

    秦霜和聂风双双吐血倒退,双腿深深陷入林间松软的泥地之中,在强大的力量牵引之下,硬生生拖出四条数丈来长足有一尺有余的深深沟渠。

    两人心中一阵发寒,眼前神秘少年的实力实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太多。

    不仅功力超绝,一身武功更是花样繁多让他们目接不遐,而且招式运使出神入化,信手拈来好似行云流水顺畅自然,明明是拳脚指掌等等不同武功套路,可在他的巧妙衔接之下竟是天衣无缝圆润自然。

    厉害,实在太厉害了!

    一向顺风顺水习惯了的两人,一时间竟有些沮丧。

    “两位,还打不打?”

    林沙淡然而立,风姿卓越让人见之忘俗,一看就知晓不是凡俗之辈。

    脸上带着和煦微笑,心中却是连连感叹不已。

    风云世界的武学,当真鬼神莫测,他还有许多的路要走。

    最重要的是,从秦霜和聂风身上,他又清晰感受到了以武功招式和内力运行之法,带动天地之力协同攻击的凌厉手段。

    秦霜的天霜拳不仅沉稳厚重,一旦运使竟是能够稍微改变小片区域的温度变化,特别是拳势威力最强区域,更是冰冷森寒让人大觉难受。

    聂风的神风腿也不遑多让,腿法运使之时周围风声呼啸,腿腿带风战至酣处简直成了一处龙卷风的核心之地,四周狂风呼啸扫在脸上一阵阵撕裂疼痛。

    所谓腿借风势风助腿威,两者结合威力倍增,聂风此时全力出手的攻击力之猛,却是天下会三大内堂堂主之中,最为强悍的一个。

    “云师兄,眼前这位的实力太过厉害,咱们三兄弟联手吧!”

    聂风果然有谦谦君子风范,并没有一味的把神风堂堂主的面子看得过重,眼见他跟大师兄秦霜联手都不是对手,立时冲着早已从地上爬起,满脸冷厉的步惊云喊道。

    “是啊,云师弟,咱们三兄弟联手,就不信拿不下此獠!”

    秦霜暗暗松了口气,大师兄的脸面总算保住了,急忙出声附和,看向林沙的目光之中全是警惕和不可思议。

    太强了!

    眼前这位神秘少年的实力,实在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本以为有他们天下会内堂三堂主同时出手,只要找到了泥菩萨,想要将他控制起来带走还不是手到擒来?

    谁知道泥菩萨还没找到,便跟这么一位实力强悍的神秘少年大打出手。更加让他感觉郁闷的是,他们三兄弟在这位神秘少年手上都没讨到好去。

    真是见了鬼!

    “嗤,一个打不过就上两个,两个同样打不过就上三人!”

    就在这时,独孤鸣实在忍不住心头的幸灾乐祸,满脸不屑嗤笑出声:“这就是天下会称霸半壁江山的手段么,我算是开了眼界了,看来天下会也不过如此!”

    “独孤鸣,休得口出狂言!”

    秦霜,步惊云还有聂风脸色齐齐一变,三双眼神顿时凌厉如刀,齐齐向独孤鸣横扫而处,秦霜满脸冷笑不爽道:“我天下会不过如此,你无双城甚至比天下会都不如,有什么好值得骄傲的?”

    一下子,矛盾转移火药味十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