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菩萨被小孙女的尖叫弄得好不狼狈,从此再也没在林沙跟前,冒着脸上再多出几个恶心绿色毒泡的危险,得瑟他的惊天算术之能了。

    这日,林沙左手提着一只抓来的锦鸡,右手抱着满脸欢喜的小灵儿,身形灵动脚步轻快进了防御不错的四合小院。

    吱吱吱……

    小院中,一道小小火红身影,如同火球一般冲天而起,直奔林沙怀里的小灵儿而去。

    “小火小火,嘿嘿瞧我给你带了什么好吃的?”

    小灵儿满脸欢喜挣扎着要下地,林沙俯身将她放下,小女孩一把抱住飞射而至的小火猴,小脸得意洋洋从口袋里拿出几个鲜果晃了晃。

    吱吱吱……

    小火猴发出惊喜尖叫,一双锋利灵巧的小爪子连连挥舞,竟舞出片片残影向那几枚果子抓去。

    “啊,小火你真讨厌!”

    小灵儿脸上的得意神色还没消散,便觉手掌一空几枚鲜果已消失不见,再回头望向小火猴,只见这小东西正拼命往嘴里塞果子,汁液横飞溅了小丫头胸前不少果汁,顿时嘟起小嘴很是不爽。

    吱吱吱……

    小火猴不愧为灵物,一见小灵儿心情不爽,顿时尖叫着从她怀里一跃而起,瞬间便飞至高高的篱笆围墙之上,手舞足蹈冲着小灵儿呲牙裂嘴,而后得意大笑飞身便消失在茂密的山林之中。

    “坏小火臭小火,看我以后还理不理你!”

    小灵儿气得顿足嘟嘴,闷闷不乐独自返回屋中,抱起林沙从山下镇上买来的小玩具哼哼坐在屋檐下。

    “说吧,又有什么事?”

    林沙笑吟吟看着小灵儿跟小火猴逗乐子,直到这两位彻底消停了,这才漫不经心走到堂屋,冲着旁边当作书房的虚掩房门没好气道。

    就在刚才,他已经发现泥菩萨探头探脑,一副欲言又止的摸样。

    更加关键的是,这厮脸上的恶心绿色浓包又多了十几个,将整张未老先衰的脸都给包圆了,简直惨不忍睹啊。

    “嘿嘿,实在心中着急了点,林沙你可不要生气??!”

    泥菩萨很是尴尬,搓着手慢慢走了出来,倒也没有遮掩脸上多出来的恶心绿色浓包,很是紧张的走到林沙跟前。

    “有事说事,没事就不要凑到我跟前了!”

    所谓的‘天谴’真是要命啊,伴随泥菩萨的靠近,一股淡淡恶臭涌入鼻中,就是以林沙强悍的控制力,都忍不住有种呕吐的感觉。

    “我说泥菩萨啊,你到底还想不想活了,尽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真以为没了你泥菩萨的推演,这天下就会乱了套?”

    不等泥菩萨开口,林沙便毫不客气训斥道:“不要拿你那套神棍玩意跟我解释,就算你能够推算天机,不过也就是最大可能发生的事罢了,并不是一定会发生对不对?”

    轻笑着一脸无奈,没理会泥菩萨脸上的震惊神色,没好气数落道:“人的命数何等虚无缥缈,每时每刻随着时间和环境的变化而不断变化,你要是真能断人生死就不会待这儿了,而是稳坐皇宫里那把宝座!”

    相处半年,林沙跟泥菩萨也算是熟悉了,对各自的性情都摸得很清楚,淡然这指的是泥菩萨。

    按林沙的看法,泥菩萨这厮跟现代的很多科研猿其实很是相像,都在某一方向和领域研究得十分深入,掌握了十分高深的知识和技术,而后便野心勃勃想要扬名立万。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本是人之常情没错。

    可你丫的也不看看风云世界是个什么环境,绝对的强权,以武为尊,对技术人才的看法就是夜壶一般,需要的时候拿过来用用,不需要的时候直接扔到角落里不闻不问。

    更有甚者,为了不让他人使用这把夜壶,有那心狠的用过夜壶后,直接就把他给砸了。

    泥菩萨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给雄霸两次批命,能够得到的好处绝对少不了,可这厮却落得眼下这副田地??赡苡蟹缭剖澜绻嬖蚍词傻脑?,但更大的原因就是泥菩萨没有足够的实力自保,无论是自身安全还是应得的丰厚利益,他都没办法保住。

    半年时间接触下来,林沙算是看明白了,这厮纯粹就是个技术狂人,对所谓的天机演算之术痴迷到近乎疯狂。

    甚至不管不顾,拿自己的健康开玩笑,一次又一次推演天机,然后把自己给整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以林沙对其的了解,这厮其实只要一个认可就满足了,简直傻得可以。

    可惜,他对人性的了解和认识,还不够深刻啊。

    后来被雄霸虏去第二次批命,也不知道留一手,结果就把自家小命给搭进去了吧?

    以林沙的目光来看,泥菩萨其实是个十分简单的家伙,没什么太过的野心追求,身上也没其它古怪的性格毛病,是个很容易相处的家伙。

    只是这厮唯一的毛病,喜欢泄露‘天机’的得瑟心理实在要不得哇。

    “嘿嘿林沙你千万不要生气,这次我演算的天机绝对重要,不是之前那些小事可比的!”

    泥菩萨一脸尴尬坐到离林沙老远的椅子上,而且还是下风口,显然也明白自己这副尊容,以及身上散发的恶臭不怎么讨喜。

    “知道,要不是看在你脸上的浓包突然变得这么严重,我才懒得跟你多说废话!”

    林沙摆了摆手一脸不耐,没好气道:“说说吧,你到底推算出了什么,怎么搞成这副摸样?”

    “林沙,刚刚我推演天机……”

    泥菩萨松了口气,张嘴便准备来次长篇大论,结果被林沙一记不爽眼刀将话堵回了肚子里,满脸郁闷长话短说道:“我推算到,最近几天可能有意外变故发生,涉及到我和小灵!”

    说到后来,已是一脸郑重,虽然脸上大大小小的恶心浓包遮掩,看不出脸色到底有何变化,不过语气中的凝重却是听得出来。

    “哦,窝在这荒僻的山林之中,也有人能找得到么?”

    林沙微微一笑,心中一转就知晓是怎么回事了,却是并不怎么在意。

    原著中泥菩萨身边,可没有他这样的超级强者?;?,自然只能是待宰羔羊,连丝毫反抗之力都无。

    可是现在么,无论是天下会的风云和秦霜,还是无双城的恶客,又或者无名手下那帮高手,想要对泥菩萨和小灵儿不利,还得问问他答不答应。

    当然,同时他又对风云世界中这几大势力的能耐,佩服不已。

    泥菩萨所找的这处隐居山林,真的足够偏僻,要到最近的村镇,都有近百里崎岖山路要走,就是附近山村最厉害的猎手,也不敢深入山林这么远。

    而原著中,无论是天下会还是无双城,又或者是无名的狗腿子,几乎同时找到泥菩萨隐居所在,这份本事确实难得。

    “是啊,他们的触觉,实在太过灵敏了!”

    泥菩萨连连苦笑,眼中闪过丝丝郁闷和无奈。

    “怎么,你在外头,招惹了什么仇家不成?”

    林沙好整以暇端坐,只淡淡扫了这厮一眼,冷然问道。

    “都是天机推演之术惹的祸,盛名在外身不由己??!”

    泥菩萨摇头苦笑,可林沙咋就从他的语气之中,听出了丝丝骄傲得瑟捏?

    沉默,散发阵阵原木香气的堂屋,突然陷入的一阵尴尬的沉默当中。

    林沙不开口,泥菩萨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总不能厚着脸皮请求林沙帮忙吧,泥菩萨还无法做到如此‘厚颜无耻’。

    “林,林沙……”

    过了良久,好似承受不住压抑的气氛,泥菩萨终究没能在耐心比拼中继续下去,强咽了口唾沫好象下了很大决心般,目光闪烁吞吞吐吐道:“你,你能不能,在我,我可能出事,事的时候,?;?,?;ば×榈陌踩??”

    “还用你说?”

    林沙冷淡一笑,身上突然爆发一股凛然威势,瞬间像变了个人似的,宽敞简陋的堂屋突然刮起道道狂风,吹得泥菩萨几乎睁不开眼,耳中只听见林沙霸道十足的言语:“无论是谁,想要伤害小灵儿,都必须做好死的觉悟!”

    “那就好,那就好!”

    像是放下了心中一块千斤重石一般,泥菩萨彻底放松满脸欣喜,轻声说道:“天作孽尤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说着,摇了摇头缓慢起身,身形佝偻好似瞬间苍老了十岁一般,脚步蹒跚返回最喜欢待的书房。

    “这家伙,事到临头才知道后悔,是不是太迟了点?”

    目送泥菩萨返身进入书房,林沙一直默然不语,对这厮实在无话可说,当然谁想要在太岁头上动土,也得也过了他这一关再说。

    “嘿嘿,风云么,还有无双城少主,以及无名三仆之一的凤舞,还真想见识见识,这些风云世界中天之骄子们的风采,可不要让我失望??!”

    林沙目光闪烁,嘴角露出丝丝笑意,眼神深处一股勃勃战意熊熊燃起,半年的清修已经让他的实力达到了一个颠峰状态,正是需要强手磨砺继续提升之时。

    只是希望,这个世界的位面之子,不要让他失望才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