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丫头放心吧,这头大虫还奈何不了我!”

    林沙回头,给了小姑娘一个放心的微笑。

    “啊,小哥哥小心!”

    小姑娘发出一声惨烈尖声,在她眼中看来,一头斑斓猛虎猛然向林沙扑去,顿时吓得面无血色忍不住用手捂住双眼。

    “小丫头不要怕,小小的一头大虫算不得什么?”

    林沙头也没回,飞起一脚正正踹在扑来斑斓猛虎下巴上,只听咔嚓一声脆响猛虎下巴被硬生生踢断,虎口鲜血狂涌哀鸣着倒飞了出去,直接撞倒了身后一棵半人合抱的大数,掉落在地一副气息奄奄就快挂了的摸样。

    “咦,大虫怎么倒在地上没力气了?”

    小丫头听到动静,小小身子连连颤抖好不可怜,可是等了好久都没听见小哥哥的惨叫,顿时好奇心起微微松开捂住眼睛的指缝,一双机灵大眼转啊转的,满脸惊喜大叫道。

    说着,清秀的小脸上露出大大的开心微笑,蹦蹦跳跳凑到林沙跟前,倒是对斑斓猛虎满嘴的血迹不以为意。生活在大山中的孩子,自然没少见大自然的残酷,猛兽之间的血腥战斗场面也没少见,早就习惯了。

    “怎么样小丫头,我没有骗你吧?”

    林沙轻笑着揉了揉小女孩的脑门,牵着小女孩的手走到垂死的斑斓猛虎跟前,踢了踢猛虎凄惨的脑袋调侃道。

    “小哥哥你好厉害哇!”

    小女孩两眼冒星星,看向林沙的目光之中全是崇拜和仰慕,嘟着小嘴脆声道:“比爷爷还要厉害!”

    “你爷爷?”

    林沙没有纠正小女孩的错误称呼,总不能硬要她称自己为老祖宗吧,虽然他的年龄确实够得上,可是此时的稚嫩皮囊却是很有迷惑性啊。

    突然闻得小女孩还有一个爷爷,林沙心中顿时生出满满的不喜。

    真是个不负责任的老混球,竟然让一个五六岁毫无自我?;つ芰Φ男⊙就范雷栽谏搅掷锩?,真不是东西。

    也就在说话的当口,地下那头斑斓猛虎,终因流血太多闭上一双不甘的虎目气绝身亡,而林沙和小女孩却是聊得开心,连多给它一个‘安慰’眼神的动作都欠奉。

    “是啊,我爷爷!”

    小女孩扬着小脑袋,一双亮晶晶的机灵小眼眨啊眨的,说不出的萌动可爱。

    就在这时,山林深处突然响起一阵枝叶嘎吱声,以及有气无力的气喘以及缓慢的脚步声。

    “爷爷,爷爷,是爷爷!”

    小女孩一双机灵大眼猛的一亮,欢呼雀跃拍着小巴掌娇声大叫。

    “小灵小灵,爷爷来啦,你没事吧!”

    这时,缓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突然从一旁的茂密树丛中,传来一道沙哑难听至极的苍老男声。

    “爷爷,小灵好害怕!”

    被苍老男声引起刚才的惊恐记忆,小女孩顿时眼中泪光闪闪可怜兮兮,嘟着小嘴一副小可怜的摸样。

    “是爷爷不对,来晚了!”

    沙哑难听的苍老男声带着满满歉意,缓步从一珠高大乔木身后转了出来。

    林沙探眼一望,顿时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是一张多么难看的老脸啊。

    脸上密布大大小小的燎泡,燎泡薄薄的浅皮之下,脸色浓液清晰可见,脸上其余部位也是道道小小疤痕密布,就好象将恶心燎泡挤破了后留下的伤疤。

    密密麻麻几乎将整张脸都塞满,就像被一头成年刺猬在脸上滚了几个来回,简直惨不忍睹哇。

    以林沙的高超医术,一眼就看出了在苍老男子脸上的恶心燎泡,是一种遗传性的疾病,想要治好除非能够弥补他身体内基因的缺陷和不足,否则只能慢慢调理增强身体素质硬抗。

    “爷爷你的脸,怎么病得如此厉害啦,小火么?”

    见到苍老男子的恐怖老脸,让林沙惊奇的是,小女孩也是吃了一惊,小脸上满是焦急追问道。

    “小火啊,不知道跑哪去玩了!”

    满脸恶心燎泡的苍老男子语气温和眼神带着关切,轻声安抚小女孩受惊的小小心灵,爷孙两感情深厚说不出的和谐温馨。

    吱吱吱……

    而就在这时,道道吱吱吱的欢快尖叫从远及近,速度快至极限,突然从旁边茂密的树冠之中闪出一道火红身影,如风而至瞬间跃至苍老男子不算宽广的肩膀之上,冲着小女孩手舞足蹈好不欢乐。

    “小火你到哪去了,爷爷脸上的水泡需要你帮忙祛除呢!”

    小女孩嘟着小嘴一脸不开心,一双机灵小眼瞪着苍老男子肩头身材娇小玲珑,浑身火红毛发好似火苗窜动的小猴子,不满叫嚷道。

    吱吱吱……

    小火候手舞足蹈好象在解释什么,见小女孩气鼓鼓一点都没消气的摸样,不由垂头丧气飞身趴在苍老男子的恐怖大脸上,伸出锋利的小小爪子戳破一个恶心燎泡,伸嘴欢快的将缓缓溢出的绿色浓液吸允干净。

    林沙在一旁,看得有些傻眼,同时脑中灵光一闪。

    小火猴,满脸恶心燎泡的苍老男子,小女孩,这个组合却是说不出的熟悉,不正是风云世界剧情开启时的场景么?

    泥菩萨……

    心中恍然,脸上却是不动声色,只站在一旁静静观看。

    同时,一个大大疑惑涌上心头,以泥菩萨的神机妙算,怎么可能算不出他孙女的危险?

    突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突然浮现刚才小女孩小灵的惊讶神色,心中顿时涌起丝丝寒意,眼中冷芒闪烁嘴角划过丝丝讥讽,对泥菩萨的丁点好奇消失得干干净净。

    吱吱吱……

    可能小火猴的‘食量’有限,在吸干了泥菩萨半边脸膛的恶心燎泡后,小火猴如同一团火球冲天而起,发出吱吱吱的欢快尖叫,一下子便飞向小女孩小灵,被她张开双手轻车熟路抱在怀里。

    “爷爷,你感觉好些了么?”

    小女孩小灵手里抱着心满意足直打饱隔的小火猴,满脸关切看向泥菩萨。

    此时泥菩萨的尊容越发恶心可怖,被戳破的燎泡薄软塌塌搭在半边脸上,另半张脸依旧绿色燎泡密布,就这副尊容去演生化?;疾挥没?。

    “小灵爷爷没事,这位是……”

    泥菩萨满脸慈祥摇了摇头,也不担心他这副恐怖尊容会吓到花花草草,终于转头看向林沙轻笑着问道。

    “哦,瞧我一时关心爷爷忘了介绍!”

    小女孩小灵却是极为机灵,抱着小火猴冲着林沙露出一个大大笑脸,语气欢快脆声道:“爷爷,这位小哥哥刚才可是救了小灵,还打死了这头可恶的大虫呢!”

    说着,伸出一只白皙小手,指了指血污满地,早已气绝身亡多时的斑斓猛虎,清秀的小脸上满是开心。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本人泥菩萨,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

    泥菩萨满脸笑意,目光深邃好似能看穿林沙的所有心思一般。

    如果换作本土江湖人士,还真有可能中招,可林沙却不是本土土著啊。

    不以为意轻轻一笑,林沙很不礼貌转过脸,冲着满脸欢乐开怀的小女孩招了招手,语气淡然道:“林沙!”

    至于更多的,他连半个字都懒得多说。

    “小兄弟好本事,这深山中的斑斓猛虎可是极为凶猛,就是江湖上的三流好手撞上,也不一定能讨到好去!”

    泥菩萨满眼微笑,可惜那副恐怖尊容实在让人不敢恭维,眼底深处带着丝丝探询之色,轻笑着试探道。

    小声跟小女孩小灵逗笑,试探着跟抱在她怀里的小火猴亲近,这小家伙却是极有灵性,有小女孩抱着又感受到了林沙身上的善意,竟是十分大胆伸出爪子跟林沙嬉戏玩闹,一时间茂密的深山之中吱吱吱的欢快尖叫,小女孩咯咯咯的清脆娇笑不绝于耳,似乎整片山林都活过来般。

    “雕虫小技而已,比不上泥菩萨的神机妙算,竟然连这么小的小姑娘都舍得推出去犯险!”

    林沙头也不回,轻轻一笑,语气轻描淡写却是句句诛心。

    “小兄弟,这是看不起泥菩萨的天算之术么?”

    泥菩萨脸色微变,当然因为那副恐怖尊容,除了他自己谁都看不出他的脸色有没有变化,语气平淡却是隐含淡淡怒气,缓声道:“我算到小灵今日有一难,却是恰逢贵人临世化险为夷,难道我算错了么?”

    说到自己的天算之术时,泥菩萨满脸傲气一双浑浊老眼闪闪发亮,一股子神棍特有的装比风范透体而出。

    可惜,他没有一张古拙矍铄的老脸,也没有随风飘扬的五柳清须,更没有让人见之忘俗的仙风道骨之相,半张脸膛绿色燎泡半张脸膛层层死皮折扣累积,实在让人恶心倒胃,看了一眼就不想看第二眼。

    因此,泥菩萨这一番牛气烘烘的屁话,根本连半丝涟漪都没激起。

    没有理会泥菩萨此时的心情如何,林沙一边跟小女孩小灵逗趣,一边语气平淡道:“我不管你的天算之术到底如何厉害,可是你拿自家小孙女来验证你的天算之术,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啊,泥菩萨你以为呢……”(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