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阀西寄园,在林沙正式称王建制那日晚上,被毁得十分彻底。

    谁都不知道哪晚发生了什么,无论是邪王阴后,还是三位大宗师高手,事后全都三缄其口不愿多谈。

    就连独孤阀自己,也不清楚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只是,那晚之后发生的一系列大事,影响了整个天下局势和江湖格局。

    高句丽镇国大宗师,弈剑大师傅采林返回国内不到三天,便传来其淡然坐化的消息,高句丽举国皆哀。

    大草原武尊毕玄,返回突厥后便闭了死关,从此世上再无出现过毕玄此人。

    中原大宗师,道门第一人宁道奇,重返茅山隐居不出,一心炼丹修道再也不插手江湖中事。

    一下子,威名震慑天下数十年的三位大宗师,就这样悄然消失在江湖。

    江湖上,唯一留下的大宗师,只有新近北地之王,明****沙!

    江湖格局的变化,也影响了天下局势的变化。

    任谁都看得出来,北地明王大势已成,天下再难有敌手。

    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件大事,也证实了这一点。

    首先是在隋末,便掀起天下动乱举起反叛大旗的瓦岗,在林沙于长安称王建制后没几日彻底烟消云散,除了李密带着儿子,以及数名绝对心腹逃脱外,其余瓦岗将士不是战死,就是彻底向北地明王投降。

    而与河南明军联手的淮北杜伏威,也亲自押送瓦岗要俘抵达长安后,正式向明****沙投诚。

    如此,整个长江以北地区,只有军阀混战的山东,和局势混沌不明的鄂北还处于外人之手。

    明****沙尽显雷霆手段,首先派遣手下大将张须陀,率军五万攻入山东。

    以张须陀在山东的名望以及手头实力,一路所过几乎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短短半个月时间便打下大半个山东。

    真正敢于顽抗的军阀势力没有几个,要么是想以手头实力,与明王讨价还价弄份好处的,又或者想得到其它什么好处,只要不是太过分林沙都答应了。

    倒是长白山王薄,不知道是不是对当初林沙扫他面子的是耿耿于怀。

    这厮竟然拒不投诚,还一副威武不能屈的鸟样。

    “杀,杀个鸡犬不留!”

    林沙闻讯后勃然大怒,亲自下旨指示张须陀大开杀戒,老虎不发威真以为它是食草动物不成?

    于是,让天下震惊的一幕出现。

    明王座下第一大将张须陀,亲率大军数十万,以雷霆扫穴之势,横扫整个长白山,亲手将王薄的脑袋割下以石灰封存送往长安,长白山一干匪众成年男丁一律屠杀怠尽,就是老弱妇孺也全部贬为罪民,大半辈子都将活在矿山等工地之上,至于什么时候能够恢复平民之身得看明王的心情。

    如此霹雳手段,顿时吓住了南方一干想投机取巧的地方势力和军阀。

    待张须陀率得胜之师返回长安,另一支明军由大将罗士信率领,三万大军浩浩荡荡直奔鄂北。

    鄂北最大军阀阴葵派门人钱独关顿时惊得手足无措,向阴后求援无果之后果断开城投降,没有理会最大盟友,也是最大敌人的楚帝林士宏的联手要求。

    从此,整个长江以北地区,几乎全部落入明****沙之手。

    到了这一刻,谁都不会怀疑林沙即将统一全国,至于是早是晚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林沙却是一点都不想拖延,待鄂北传来喜讯,命令罗士信驻守鄂北后,林沙亲自出马,尽起大军三十万,从关中以及陇西地区兵分三路,直接杀奔地形极为特殊的川蜀之地。

    无论什么险关险地,又或者所谓的绝地,在堂堂无上大宗师跟前都是笑话。

    明军一路势如破竹,轻轻松松便杀入川蜀腹地,这时川蜀第一大豪强势力解家堡突然出兵反正,里应外合直接将川蜀叛军送入万丈深渊。

    拿下川蜀之地后,扼住长将上游通道,长江天险将不再是困难。

    这时,天下但凡有识之士都清楚,明****沙即将统一天下!

    可就在这时,林沙却是突然停下南攻动作,先是以强硬态度,逼迫整个解家堡嫡支迁往长安,同时又亲自坐镇川蜀,监督俘虏的十来万敌军战俘,以高强度作业方式强行拓宽川蜀通往关中的陆路要道。

    这条路当真尸骨累累鲜血遍地,可在林沙的强压下,却硬生生在两年之内修通完成,付出的代价便是战俘少了十万之数!

    与此同时,川蜀通往外界的险要水道,也被林沙召集大量江湖好手,在各种让人惊奇不已的工程机械帮助下,也于五年之后完成主要水道的竣通工程。

    到了这时,北地经过两年治理已经彻底稳定,百姓安居经济繁荣,商业发达工坊林立,初步恢复了多年战乱对北地的创伤。

    这其中,从杨公宝藏得到的大笔财物发挥了重要作用。

    统一的北地和混乱的南方之间的差距,在两年时间内被越拉越大。

    这时候别说明眼人了,就是傻子都知道明王成为明帝不过是时间问题。

    期间,林沙跟石青选完婚,立石青旋为王妃,同时还纳了数明侧妃,独孤凤,涫涫以及沈落雁,分别代表了数方不同势力。

    而南方在此期间,却是大战小战不断,怎一个乱字了得。

    双龙不愧大唐搅屎棍之称,他们组建的少帅军崛起于扬州,短短数年时间左攻右突,打下好大一片地盘,成为江南数一数二的强大势力。

    因为他们的存在,无论是杜伏威还是林士宏,又或者萧洗,都对少帅军这个搅屎棍无可奈何。

    没办法,位面之子的光环是太过强悍,这么短的时间双龙双双突破宗师,成为南方武林数一数二的强悍角色。

    两位宗师高手啊,南方任何实力都不愿意轻易得罪。

    于是,南方各方势力僵持,谁也奈何不了谁。

    与原著不同的是,这一次岭南宋阀选择了中立,谁也没帮只是在一旁静立旁观,手下三十万大军也一直枕戈待发,以强悍实力威慑周围势力不敢妄动。

    等到明****沙于称王四年后统兵三十万,同时数路齐发并攻南方之时,整个南方的局势越发靡乱不堪。

    所谓的长江防线,根本就没能阻挡北地大军的前进脚步。

    林沙亲率大军,几乎以横扫之势,先将林士宏建立的楚国消灭,最后关头阴葵派长老辟守玄忽至,向林沙请求将惨败的林士宏带走从此不出江湖。

    灭了楚国,与杀至淮南的大军汇合,同时与双龙对战于扬州境内。

    在堂皇大势跟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浮云。

    楼观道一干老道像是约好了似的,在双龙战败,即将被送上断头台之时及时赶到,将双龙带走从此于山林苦修不在出世。

    而后,明军兵锋继续南下,轻松剿萧洗武装,这次林沙好好开了一回杀戒,直接将南方萧氏除族,血腥狠辣的手段震慑一干地方豪强和小军阀势力。

    明军杀至岭南边界之时,岭南宋家率三十万大军前来相抗,双方未做大战,天刀宋缺主动出列邀战林沙,并定下十招之约,无论输赢宋阀都会投降。

    天刀宋缺,大唐世界中实力堪比大宗师的宗师高手,也是林沙唯一没有碰面也没有交过手的超级强者。

    为了表示对天刀的尊重,林沙第一次没有使出闻名天下的大关刀,而是拿起许久不曾用过的长枪。

    这一战惊天动地,宋缺的刀法霸绝天下,每一刀都凝聚了宋缺多年对天下,对用兵,对百姓的思考以及心中的强悍意念。

    而林沙,也让世上所有人明白了,枪法出神入化是什么概念,一枪在手天下我有,枪法变化多端强势更是如水无常型,一会好似暴风骤雨,一会又如细雨连绵,一会又是泰山压顶让人眼花缭乱摸不着头脑。

    八招,仅仅只用了八招,堂堂天刀宋缺便败在林沙之手!

    宋缺倒也光棍,直接弃刀投降,岭南不战而下。

    宋阀也跟川蜀解家一个待遇,嫡支和重要成员全部迁移长安,林沙不会好给他们再当土皇帝的机会,不过林沙也同样再收了一位侧妃宋玉致。

    无需林沙率军前往,南海派屁滚尿流跑来投诚,二话不说便将南海数岛的控制权交出。

    如此,天下一统矣!

    又三年,待一切准备就绪,李唐还有王世充这等野心家被远远大发至西域奋战,窦建德和杜伏威被打发至北地奋战,宇文阀被送至大草原奋战,中原再无有强大威望的军阀势力存在,林沙于当年九月正式于长安登基为帝。

    在长安郊外的祭台上,林沙手持传国玉玺接受百官和万民的跪拜大礼。

    就在那一瞬间,他只觉无数信仰之力如潮水般涌如识海之中,原本就稳固的江山光影沙盘在信仰光点的加持下坚如磐石,同时一阵明悟涌上心头,头顶天门大开,三朵若隐若现的花骨朵飞出,在头顶以三才之势盘旋飞舞。

    同时,体内真气和气血连连震动,一股玄之又玄的感觉涌上心头,同时一道莫名意念从冥冥中涌入脑海,瞬间他便明了了一切。

    三花聚顶!

    破碎境界!

    “哈哈哈,从此中原为明国,我为明国太祖皇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