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几乎被夷成平地的井口下去,没有触动水波荡漾的井水,身形好似鹅毛般飘进了宝藏入口。

    秘道的尽头,有一个石门,凸出左壁的制钮和开始时一模一样。

    林沙皱眉,他闻到了一股有毒的沼气味,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这点毒气对于实力早已突破先天,可以轻松内视的高手而言,并没有多少伤害。

    顺着地上清晰凌乱的脚步,林沙来到第二个按纽前轻轻按下,前面的石壁上露出一个洞口。

    轻步走了进去空间扩阔,变成可容人直立行走的廊道,笔直往上延伸尽端是蒙蒙青光。脸色轻松缓缓上前,空气清新并不气闷,走廊的尽端是个钢门还有个钢环,门外两侧各嵌着六颗青光闪亮的明珠。亮度虽不强,已足可令修炼过武功的高手视物如白昼。

    最奇怪的是,门侧左壁只见光滑的花岗石壁上,刻着高句丽罗刹女曾到此的划痕。

    不知死活!

    林沙冷笑,罗刹女这是在向中原高手挑衅么,要是宝藏被人早早清理一空,她就等着高句丽出大乱子吧,中原群雄杀入高句丽傅采林都得跪。

    推开早已松动的钢门,另一条廊道出现眼前,末端没入暗黑里,令人难测远近深浅。一股刺鼻血腥味弥漫,探眼望去廊道之中数人倒在血泊中早已没了生气,其中一人脸膛正对钢门方向,不是阴葵派中拥有半步宗师实力的长老旦梅么?

    轻轻一笑,林沙身形如风疾风,不过十来丈距离他连歇脚都不用,直接从廊道这头飞至那头。

    左方出现另一廊道,连接另一空间,他没有丝毫犹豫踏步而进,扫眼一望发现眼前是一个不小的地库。

    这是一个宽阔的密封地室,室顶四角均有通气口。两边平排放置共十五个已经被打开的箱子。

    周围是武装数百人的武器,虽然品质差了一点。但是也可以和正规军相比了。

    箱子里面全是古玉珍玩一类的东西,看来都价值不菲,十多个箱子加起来如果变卖出去,大概也有十几万两黄金的价值。这是一笔惊人的财富。

    就是这点武器和财富,也足够一般人起家了,割据一城甚至一郡都不在话下,难怪人人都想要得到杨公宝藏。

    不过,这可跟富可敌国的宝藏评价不符啊。

    不要说当初权倾天下的杨素。就是林沙此时拿出这么多东西来,那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眉头轻轻一皱,听到了一方石壁内,隐隐传来激烈的打斗之音。

    二话不说飞身而至,一双蒲扇大手轻轻按在石壁上,体内真气吞吐内劲勃发,只见石墙猛的一震,而后以双掌为圆心两处蛛网般密集的裂痕出现,而后越变越大终于扩充到整面墙壁,哗啦一声变成满地碎屑扬起片片尘土弥漫。

    一道长廊往前延伸。尽是夜明珠的蒙蒙清光,约五十步后左右两排各三颗夜明珠的映照下又是一道门,门上没有钢环只有个圆形的掣钮,边缘满布刻数共四十九格,钮的上方还有个红色的圆点刻在门壁上。

    此时的大门早已破碎不堪,现出一个方广仅十步的小室,小室中央处有个水井般的设施,井上有个大绞盘,盘上卷有一小截粗如儿臂的铁链。

    阴葵派几大长老,与佛门几位不知名武僧。正互相对峙手上动作轻缓而毒辣,招招见血式式惊魂。

    这就是杨公宝库的机关主控室,绞盘早被转动,盘上的铁链不断增多把链子绞上去。脚下深处传来如闷雷般“隆隆”异响。一听机关就是利用水力发动的。

    真是巧夺天工的设计??!

    只怕就是现代的那些利用科技手段的所谓密库,其防护力量也不过如此吧,不过在紧要关头安放了能自毁的强力炸药而已。

    嗡!

    空气突然一阵嗡嗡作响,互相对峙拆招的两波人马突觉一沉,还没来得及反应,便听咻咻破空声突至。身上穴道一麻便再也动弹不得。

    “你们这帮家伙,真是该死??!”

    林沙缓步入内,出手如电在两波人手的丹田上拍了一拍,顿时就见近十位半步宗师高手气息如瀑布般飞落,一个个脸色灰白面无血色。

    他们修炼数十载的武功,在这一瞬间全部被废!

    没有理会这些家伙怨毒绝望的脸色,顺着墙壁上点亮的灯火,看到了一排排整齐的武器,有强弓和箭矢都是军中精品,就是林沙手头的数量,也不过只比这皮强弓劲弩多上几倍而已。

    又有一个仓库里全是盔甲,大概五千副左右,全都是能工巧匠打造而成。就是林沙也忍不住一阵眼皮急跳,要知道一副好盔甲,价值百两白银以上,五千副是什么概念?

    就算是四大门阀积累上百年,也不过如此储备。

    李唐初期靠的什么威震天下,三千重甲骑兵而已!

    除了弩弓以及盔甲之外,还有刀、枪、剑、戟等各类兵器,由于体积小,更是起码上万计,足可装配一个万人军绰绰有余。

    所有兵器,均以防腐防的特制油布包里妥当,安放在以千计的坚固木箱内。

    真是大手笔啊,要是在他一统北地之前,谁要是得到了这批兵器,实力都会暴涨,成为北地难得一见的强悍势力。

    不过现在嘛,这些全都是林沙的了,谁都别想从他手里抢夺。没有他的首肯,谁能不声不响带着这么一大批武器出得长安?

    长安城各要点都在他手下的严密监视之中,就算城中权贵世家想要动手脚,都没有机会和操作空间。

    而石桌下方,那在他心中灿若天上骄阳的喷薄邪气,已经指明了邪帝舍利的存在。

    没心思琢磨什么机关,双手按在石桌上,手心暗劲吞吐,瞬间便将石桌子轰成碎渣,一个铜罐子掉了出来。

    林沙张手一吸,铜罐子便自动飞到他手上。

    轻轻揭开盖子,一股磅礴之极。犹如黑夜中闪闪的明星般,凛然的邪气冲天而起,迅速向四面八方扩散。

    而林沙在这一瞬间,只觉耳中一阵鬼哭狼嚎。各种血腥惨烈的景象在脑海中一一闪过,好似修罗地狱般恶毒凶残。

    千万冤魂尖叫索命,血腥之极的屠杀一场接着一场。

    给我镇!

    林沙轻轻一笑,说不出的阴森恐怖,只在心中念叨一声。识海中的北地沙盘瞬间散发无穷光芒,如神话传说中的翻天印般从天而降,将脑中一切幻像镇压成灰烬。

    这就是邪帝舍利??!

    林沙哈哈大笑,沿着来路如风般急掠出了井口,手中铜罐子打开,一股接着一股精纯的元精气息向四面八方汹涌而散。

    邪帝舍利的历史,来自于第一代邪帝谢泊,在一座属于春秋战国时代的古墓内发现的陪葬品。

    邪帝舍利被谢泊发现时,是放在墓主所枕后颈之下,满布血斑。晶莹斑驳,因属晶状的半透明特质,故归类为黄晶,事实上它和任何黄晶石都有很大的差异。

    最惹起谢泊兴趣的是此晶球似乎蕴涵某一种奇异的力量,经谢泊长期试验,得出一个惊人的发现,就是晶球拥有吸取和储存人类真元和精气的奇异特性。

    这发现实是非同小可。

    在魔门中,早流传有吸取别人功力的功法。但不论施术者如何高明,吸取他人真气只属辅助或暂时性质,从没有人能真的把别人数十年功力永久性的据为己有。并大幅和无休止地增加自己的功力。而且由于真气本质的差异,只会是有害无益,动辄有走火入魔之祸。

    就算通过男女采补之术,吸取对方元阴元阳。也只是辅助性质,其中不无风险,甚至得不偿失,非是上乘之道。

    但是这里所说的元精,却是玄之又玄的另一回事。

    简单的说,元精就是一个人的生命本质总量。是一切的根本,元气和元神是把元精修炼提升而得。

    每个人的元精,出生之时就已经固定了,这决定了这个人所能够达到的极限,以及寿命的极限,甚至和一个人的命格有关。

    甚至可以说,先天境界的真正意义,就是从后天返回先天,把后天的元气和元神,转化成元精,以提高自己的本质,因此先天高手,才能跨过人类的极限,达到宗师那不可思议的大能。

    但是,就算是先天,这种返回先天,增益真本,也是非常低效率和困难的。

    可有这个宝物,谢泊创出一种把自己元精注入晶球得方法,那时他离大归之期不远,遂在临终前把元精尽注球内,并嘱下一代找出提取球内元精的方法。

    历代邪帝,只要非是横死者,临终前均依遗训把元精注进舍利内,这亦成为天邪道历代宗主所选择的辞世方式。

    十几代邪帝的舍利中集中的所谓元精,一旦能够吸取,就拥有超过普通人十几倍的生命本质,这样的话,别的不说,只要使用得当,寿数百年,体质自动转化成道体,修炼的上限大大提高,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邪帝向雨田,天纵之才,修炼“道心种魔**”,悟出提取舍利元精之法,为了修行无上之道,托词假死,到了现在估计都还活着,这就是明证。

    咻咻咻……

    而就在这时,十来道气息强悍的破空声响起,邪王石之轩,阴后祝玉研,四大圣僧,宁道奇,傅采林甚至毕宣都到了。

    “明王,交出邪帝舍利!”

    林沙像是听到了这世上最不可思议的事儿一般,突然仰天狂笑浑身气势狂暴汹涌,声浪滚滚惊天动地:“笑话,你们算是什么东西,也敢跟本王呲牙裂嘴……”(未完待续。)

    PS:  还有一章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