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跃马桥这里的机关入口,不过只是一个陷阱而已。

    这时有军士匆匆来报,说独孤阀的西寄园发生激烈打斗声响。

    林沙也回过神,回想识海光影沙盘成型瞬间,感应到的那股纯粹的邪恶意念,心中一动跟独孤阀的西寄园确实相距不远。

    缓缓扫了眼屏息凝神的一干军士,林沙凝声开口,声音低沉远远飘了出去:“封锁附近路口,但凡发现行为不轨之人,不用客气直接击杀!”

    语气平静杀气森然,不要说身边的数百悍士,就连一干隐藏在暗中的好手,全都不由自主抖了抖心神,被吓的。

    “咱们走!”

    没有丝毫停留的意思,林沙当即翻身上马,在罗士信,程咬金和秦叔宝的陪同下,率领上百实力最为强劲的悍卒,踏着夜色迅速消失在街角。

    独孤阀在长安的西寄园,那可是长安赫赫有名的豪华园林。

    因为有独孤凤的关系,独孤阀在这一次的林沙入主过程中,并没有受到太大损失,只不过阀主独孤峰和独孤策这两坑货被罢官,独孤阀竟是没一位嫡系子弟在朝廷中抠为官。

    此时的西寄园灯火辉煌一片混乱,以独孤阀第一高手老夫人尤楚红为首的独孤家高手,对阵突然汹涌而入的几大江湖顶级势力高手。

    “尤楚红你可要想好了,一旦与我等作对的下??!”

    说话的这厮,须发皆白脸色红润好似婴儿肌肤,不是南海派太上长老晃公错还能是谁?

    “哼,晃公错休得大言不惭!”

    尤楚红手头钢杖狠狠往地上一戳,坚实的地板顿时寸寸碎裂,一阵尘土飞扬好不威风。

    “别人惧你南海派,独孤阀却是不惧!”

    “嘿嘿,那再加上我魔门两派六道的高手呢?”

    突然一道桀桀声音响起,只见呼呼破空之音不绝,数十道气息强悍的身影突然飞临而至。那一位位威震江湖的面孔,让独孤阀一方忍不住一阵骚动。

    阴后,天君,胖贾。辟尘,子午剑,倒行逆施……

    魔门两派六道,唯有花间派和补天阁,以及魔相宗没有来人。其余阴葵派,邪极宗,道祖真传,老君观,天莲宗还有灭情道全部都来了。

    尤其是身段婀娜,戴着面纱依旧不掩绝世风姿的阴后祝玉研身后,那近十位气息强悍之极的阴葵派长老高手,清一色的宗师好手,气息连成一片惊心动魄之极。

    “阿弥陀佛,贫僧等人前来。是为了取那邪帝舍利,还请尤施主行个方便!”

    这时,四位白须白眉的老僧,带着一票内功修为不俗的武僧缓缓露出尊容。

    咝!

    看到这四位老僧,不要说独孤家的人,就是另外几家大势力,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没想到四大圣僧都出动了。

    以四大圣僧的实力,不说碾压庄园里的所有高手,起码占据绝对上风不成问题??伤拇笫ド⒚挥邢缘眠瓦捅迫?。反而一副温和有礼得道高僧的摸样,让独孤阀上下倍生好感。

    四大圣僧如此行径也是无奈,以四人的修为隐隐约约,自然能够感受到附近有几股气息极为强悍的存在。实力甚至更在他们之上!

    有如此高手暗中窥探,他们自然不好举动太过霸道。

    另外,还有十来位宗师和半步宗师高手同时出现,强悍的气息压得独孤家一行心惊胆战。

    “呵呵,独孤家真是好大的面子,估计北地大部分高手都已聚集独孤家的寄园了吧?”

    尤楚红一头银发飞舞。半点都没被如此架势吓住,手中钢杖连连点地,一身宗师气势如狼烟滚滚冲天而起。

    “你个老妇人,识相的话让我等查探一番,否则有你独孤阀好看的!”

    倒行逆施尤鸟倦虽然跟尤楚红是本家,说话时却是一点都不客气,尖利着嗓门突然出手,下手就是致人于死地的狠招。

    披风杖法!

    尤楚红勃然大怒,手中钢杖好似风车一般挥了出去,瞬间便将独门绝技披风杖法施展开来,一时只见杖影重重狂风大作,两团人影快速移动战至一处。

    扑通!

    就在这时,一声扑通落水声突然响起,顿时惊起各方高手乱喊乱叫。

    “不好,北井有人跳了进去!”

    “难道宝藏入口是在北井之中?”

    “不能让人得了便宜,咱们快快进去查看!”

    “……”

    顿时,人影纷飞破空声急速响起,刚才还围在一起看热闹的高手们,纷纷身化轻风瞬间便跃至北井边。

    刚刚探头下望,只听井中“轧轧”声响,井水面之上的井壁缓缓凹陷下去,露出仅可容一人通过的入口。

    “露出来了,有个洞口露出来了!”

    围在井边的都是难得一见的超级高手,尽管夜色昏暗依旧清晰见到井中情况。而露在井水之上的三颗脑袋很多人也不陌生,正是双龙跟拔锋寒。

    三人根本就没理会头顶的动静,突然飞身而起直直扑入花岗石筑成的秘道中,一点都没有担心其中的机关陷阱。

    独孤阀的西寄园北井上方顿时一片混乱,一位位高手不顾形象飞身而起,犹如下饺子般纷纷下落,还没落水便挺身飞入那小小洞口之中。

    而井口更多的高手,则是互相对视,也不知是谁开了先头,突然大打出手乱作一团。

    别人倒还罢了,最急切最郁闷的自然是独孤阀的人了,他们没想到所谓的杨公宝藏入口,就在他们家的园子里。

    如今眼见有许多高手已经入内,而他们却被阻挡在外,心中哪能不急不怒?

    气劲轰鸣暗器四下飞舞,声声咆哮和惨叫连成一片,不过瞬间高高的井口已被凌厉霸道的劲气轰平,周围倒下一片残缺尸体,地面瞬间被殷红鲜血染红。

    高手对战时弄出的声响何其巨大,在这深夜之中远远传开,整个贵族区都能清晰听闻。

    外头却是一片寂静,凡是有点能耐耳朵也不聋的家族,都知晓独孤阀的西寄园是个大泥潭,没本事的话还是不要轻易触碰的好。

    所以,上百骑哒哒哒的清脆马蹄声,在这寂静的夜色中显得格外清晰。

    嗡!

    正交手大战的数十高手,突然感觉空气一顿,一股磅礴之极的压力从天而降,他们惊骇发现体内真气流动速度竟然变缓,心中压着一块大石般难受异常。

    咻!

    就在这时,一道响亮的破空声从园林之外响起,一道高大异常,浑身气势凛然好似战神般身影从天而降。

    “不想死的,都给我滚!”

    一声雷霆爆喝,突然在众人耳中炸响,实力稍差些的好手,好一阵头晕目眩喉咙一甜喷出一口鲜血。

    “哪来的混蛋,也敢跟大爷炸刺?”

    倒行逆施尤鸟倦一脸不爽,毫不客气踏前怒喝,可下一刻他却惊恐发觉眼前一花,头顶风声呼啸仰头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只见一座山川河流城镇乡村清晰可见的巨大山影从天而降。

    砰!

    尤鸟倦眼神呆滞,下一刻便被一团凌厉之极的拳劲轰中胸膛,胸骨发出咔嚓一声脆响,身子不受控制倒飞口中鲜血狂喷,身上的生命气息如流水般飞逝。

    震惊!

    堂堂的宗师高手,邪极宗宗主竟然被一招秒杀!

    所有人,都不由自主感觉一阵头皮发麻,一个个满脸惊恐看向突然出现的北地之****沙。

    “还不快滚,难道还要我亲自请么?”

    又是一声炸雷般巨响在耳中轰鸣,一干被惊得心惊胆战的高手,这一刻便得前所未有的老实,大部分人精神恍惚满脸复杂转身就走,但也有几位自持武功高强不服管教的。

    “你们既然不听话,那就给我去死吧!”

    林沙一点都没客气,尽管今日是他的称王之日不想见血,不过既然有人找死他也不会手下留情。

    嗡!

    磅礴的气势威压冲天而起,那几位做好了反抗准备的宗师高手,却是被林沙瞬间拉入精神对抗之中,几乎遮天蔽日的巨大山岳从天而降,任是哪位都会吓得魂飞魄散手脚发软。

    砰砰砰……

    就像击打没有了灵魂的空心躯体一般,一连数声碰碰闷响传出,数位成名江湖多年,威风不可一世的宗师级高手,在林沙手中竟是连小儿都不如,被轻而易举击杀当场。

    本来离开还有些不情不愿的高手,见到如此惨状顿时吓得心惊肉跳,二话不说纷纷施展轻功离了这危险之地。

    “明王果然好手段!”

    尤楚红满脸复杂的称赞了声,眼中闪过丝丝落寞。

    “尤老夫人也回去吧,杨公宝藏不是你们独孤阀有资格沾手的!”

    林沙只淡淡扫了尤楚红一眼,很不客气说道。

    “明王殿下,你什么意思,这里可是我独孤家的,噗……”

    独孤峰一脸愤怒,根本就没注意到老母亲急变的脸色,突然开口想要说这里是独孤家的地盘,却被林沙一眼震住,而后一股凛冽劲风呼啸而至,这厮连半丝反抗之力都无,便吐血倒飞而起。

    “尤老夫人,我再说一遍,不想死的话就给我离开!”

    伸手阻住尤楚红的话头,林沙目光森冷毫不犹豫冷言道……(未完待续。)

    PS:  我汗,一时写嗨了没手住手,距离结束还有两到三章,明天最有有一章新卷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