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灯初上,万家灯火璀璨。

    永安渠北接滑水,是贯通长安城南北最大的人工运河。

    跃马桥雄跨其上,桥身以雕凿精致的石块筑成像天虹般的大拱,跨距达十多丈,两边行人道夹着的军马道可容四车并行,在大拱的两肩又各筑上两小拱,既利于排水,又可减轻大拱的承担,巧妙的配合,令桥体轻巧美观,坡道缓和,造型出色。

    桥上的石雕栏杆,刻有云龙花纹的浅浮雕,中间的六根望柱更与其他望柱有异,为六个俯探桥外的石龙头。

    此时的跃马桥周围寂静一片,却是布满了道道恐怖的气息。

    而桥下的河水,也在明亮的月光下闪烁妖艳红芒。

    静悄悄的街上梆子声响,提醒着周围住户时间已经不早。

    因为林沙初掌长安的缘故,不管出于何种原因,此时的长安晚上都实行严格的宵禁,不时有气势精悍的将士往来巡逻,哒哒哒整齐的脚步声远远传开,使得寂静的夜色越发安静。

    “明王驾到!”

    远远的一声大声传来,周围的街道寂静无声,好象在这深夜之中没有外人存在一般。

    可事实上呢……

    哒哒哒的马蹄声清脆响起,一队满身悍气,太阳穴高高鼓起的精悍骑士,护卫着新近等级的北地之王,带着一股不可一世的气势慢慢走了过来。

    还没靠近跃马桥,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弥漫而至,就算一行全都是身经百战,从尸山血海打过滚的狠人,都忍不住连连皱眉。

    “怎么回事,尸体没人清理么?”

    林沙勒马回头,冲着负责这一片里坊事务的随行官员,冷淡开口。

    “明,明王恕罪,下官。下官这就派人前去清理!”

    那小官惊慌失措,结结巴巴急忙做着补救。

    “不用了!”

    缓缓扫了那小官苍白绝望的脸色一眼,林沙淡然开口:“回去吧,今晚不要让任何人经过此处。更夫和巡逻兵丁都不要过来!”

    看着这衲摇摇欲坠的身影,心中好笑冷淡道:“这里的事情,不是你能解决得了的,还是快点离开吧,明早早点过来清理痕迹!”

    那小官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这才惊觉明****沙,不是在针对自己,急忙满脸堆笑退了出去。

    “明王,现在该如何下手?”

    罗士信打马凑到林沙跟前,小声问道。

    以他的实力,自然清晰感受到周围那一股股强悍气息,显然都盯着跃马桥的秘密趁机而动。

    “不用理会这些家伙,咱们做咱们的事情!”

    林沙淡淡一笑,他此时有足够的自信蔑视天下英雄,只轻轻一眼他便看穿了潜伏在周围豪宅之中的好手。以及他们的具体实力!

    有趣,真是有趣的事情,这些家伙明明都知道跃马桥下的秘密,却是引而不发好象在等待什么一般。

    “让弟兄们都打起精神,跟我前去查看桥下机关开启处!”

    缓缓抬手向前一挥,顿时数百骑缓缓前行来到跃马桥上。

    街着火把和头顶清亮月光,可以看到一具具死不瞑目的尸体,在跃马桥的河水之中载沉载浮,浓郁的血腥味不断刺激着口鼻,狰狞尸体的伤口位置已经泛白没了血迹涌出??墒侵芪Ш铀谰墒且黄ツ烤牡囊蠛?。

    “开始吧!”

    他只轻轻开口,立即便有数名好手从马上一跃而下,他们站在桥头深吸一口气,扫了眼六根龙头望柱然后翻下桥栏。以内功吸附在桥底下,功聚双目望向柱底,果然一圈淡淡的圆柱与桥身的接痕。

    “明王,发现了!”

    其中一位身手最强的军士大声呼喊,顿时引来桥上军士一阵小小骚动。

    “继续,一鼓作气不要停歇!”

    林沙眼中精光闪烁。沉声开口一脸肃然。

    他早知杨公宝库就是一座地下堡垒,进可攻退可守,在机关启动前,所有出入口都封闭,所以如果不知内情,任多少人把长安翻转,仍摸不到宝库的影子。

    当然,如果他下定决心毁了整个长安的话,那又另当别论。

    可惜,宝库中的宝物,还不值得林沙如此疯狂。

    堂堂帝都,宇内第一雄城,怎么可能因价值连其十一都不如的所谓杨广宝藏,便毁于一旦?

    既然不能大动干戈的话,就只能慢慢摸索着来了。

    所幸,那位暗中传播消息的家伙,将开启宝藏门户的秘密散播出去。

    林沙也就没有必要,派人跑去南方的飞马牧场,强索一代机关大师鲁妙子的遗留手扎,不管传言是不是真的一试便知。

    就是不知道隐藏于附近的好手,怎么不自己动手打开宝库机关,反而一直很有耐心的引而不发?

    他却不知,宝库入口消息传出的瞬间,便被几方大势力迅速压下,以至于后来赶到的江湖好手,虽然知晓宝藏入口就在跃马桥附近,却不知道该如何下手开启才是。

    之前的跃马桥,可是被几方势力派出的好手未得水泄不通,一般的小势力和散兵游勇,连靠近的机会都无又哪能知晓跃马桥机关奥秘?

    “明王殿下,我们这就动手!”

    几位内功实力强悍的军士,以拇指顶着圈痕的中心,用力上顶一声轻响,圆柱往上陷入,变成一个深若两寸的凹位。

    “明王殿下,已经发现了机关开启的秘密!”

    桥下传来一声兴奋呼喊,林沙微微一笑沉声道:“那就继续,一切小心行事,不要着了这些机关的道!”

    “谢殿下关心!”

    缩身于桥下的几人以最快的速度寻到其他五个钮锁,照本宣科的启动,然后就毫不犹豫,翻身重回桥上,由其中实力最强的那位捧着一个龙头,将龙头给拔起近两寸,轻喝出声更不迟疑往右运力,龙柱转了一个圈,等他轻轻放手时龙柱座落回原位,果然与先前丝毫无异。

    “咦,这机关之术确实巧妙!”

    林沙在一边看得连连点头,古代的能工巧匠当真不可小觑,往往他们设计出来的机关妙至毫颠,甚至再过千年依旧还能完好运转。

    其余军士受到鼓舞满脸兴奋,同时按照此法将其它五个龙柱同时打开,在扭转之中站在桥上的一干军士感觉到了一阵轻微的震荡。

    “明王殿下,河面有动静!”

    这时,驻守在桥边,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某位军士一声惊呼,顿时引来其余军士的好奇目光。

    “都给我老实点,要是出了差错老子趴了你们的皮!”

    程咬金怒喝出声,浑身一股凛冽杀气蓬勃而出,顿时惊得一干跃跃欲试的军士脸色一变不敢妄动。

    林沙则在罗士信的陪同下探头往桥下一看,就看见桥底河面处现出奇异的波纹,有气泡冒出卜卜作响。

    不过这些现象并不剧烈,时间也很短暂,如果是有心人注意当可轻松发觉,但是如果有心算无心的话,那就是个极为隐蔽的手段了。

    “难道入口就在下方?”

    林沙脸上露出疑惑之色,感觉很不可思议。

    如果宝藏入口就在水下的话,如何保证通气顺畅,之前那几波势力又这么会不在此地留有人手?

    咻!

    可就在这时,一道凄厉破空声突兀响起,一条在夜色中昏暗无比的模糊身影,好似夜色中的幽灵鬼魅,瞬间跨越数十丈距离,趁一众军士还未反应过来,便扑通一声如游鱼跃入水中。

    咻咻咻……

    下一刻,漫天箭雨抛洒,将那位鬼魅身影的前行以及跃过的路线全部填满,根本不留丝毫痕迹。

    “大胆!”

    罗士信暴喝出声,浑身杀气升腾提枪便欲飞扑入水。

    “等等,让他试试水下的机关入口,看是不是真的?”

    林沙缓缓开口,顿时缓解了桥上紧张万分的气氛,一位位军士满脸凝重,手持强弓守侯在桥边,目光杀机凛冽静静注视河下动静。

    被人在眼皮子底下如此闹出如此动静,包括三位悍将以及在场所有军士,全都感觉面上无光,好象被人狠狠抽了一耳光似的难堪。

    哼!

    可就在这时,寂静无声哗哗流敞的水面下,突然传出一声异常明显的闷哼。

    “明王殿下,那厮已经受伤了!”

    守在桥边的秦叔宝一声惊呼,顿时一片火把聚集了过来,林沙翻身下马缓步行来,顺着秦叔宝的目光探眼一望,眼中露出丝丝惊讶之色。

    从气机感应之中,跃入水中身法犹如鬼魅的汉子,好似即将熄灭的蜡烛般,摇摇欲坠将熄未熄。而被火把照得通透的河面上,汩汩的气泡声不绝,一道蓬接着一蓬触目惊心的血水将周围的河水染得更加鲜艳夺目。

    一道满身黑衣的身影,缓缓从河底漂浮而起。

    咝!

    桥边军士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在耀眼的火把光亮照射下,可以清楚看到那厮身上插着几根钢矢,伸伸刺入身体之中,一股接着一股殷红鲜血从伤口冒出,将周围的河水染成触目惊心的红。

    “劲弩,绝对是劲弩造成的伤害!”

    罗士信眼角连连跳动,仔细打量那具逐渐失去生机的身体良久,忍不住惊呼出声……(未完待续。)

    PS:  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