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像是泡在温泉中一般舒爽!

    一道清流蔓延全身,细胞肌肉血液都发出舒畅的欢呼,身体处于一种极度放松的状态之中,发生着默默而又细微的变化。

    经脉变得更加宽阔而坚韧,身体内脏和血肉也悄然发生着好的改变。从传国玉玺中传出的清流好似源源不绝,一遍遍冲刷清理着全身上下每一个角落,慢慢的提升改造着身体素质。

    传国玉玺,真是一个神奇之极的玩意!

    可让林沙皱眉的是,随着股股清流般的能量涌入身体,不断的改造完善着身体素质向更高一个层次前进,看似能量用之不绝的传国玉玺,其散发出的特殊能量波动,好似威压一般的气势威慑,正在以缓慢的速度减轻。

    喝!

    心中轻喝出声,林沙果断掐断了传国玉玺的能量输送过程。

    睁开眼睛,两道清亮精光一闪而逝,仔细感受了一番身体的改变,暗暗摇头苦笑:果然,自己的身体还大有开发潜力!

    就这么短短时间,他体内本就坚韧宽阔的经脉,不仅更加宽敞韧性十足,而且体内最为微笑的细胞活性比之平??梢可喜簧?。

    还有肌肉,骨骼,筋膜等等等等,都有不同程度提升。

    同时,一股淡黑几乎看不见的身体废料,通过遍布全身的毛孔缓缓排出。

    这是,洗经伐髓?

    嘴角挂上一丝微不可查的轻笑,在跨入先天之境后,身体无时不刻不在接受天地灵气的洗礼和增强。也就是无时无刻都在进行着最为轻微的洗经伐髓。

    这使得身体始终处于一种纯粹无垢的状态,要不然刚才他就得出大丑了。

    想想吧。他现在还在接受一干权贵大臣的跪拜大礼,旁边的心腹官员正在宣读任命王命。他要是突然浑身冒出股股恶臭般的黑色污泥,那景象太美他不敢多想。

    “谢王上隆恩,王上千岁千岁千千岁!”

    封赏王命细碎而又冗长,林沙早就把心思全部放在手中神奇的传国玉玺之上,脸上却是毫无表情一副尽在掌握之中的逼样,直倒一干权贵大臣齐声感谢,他这才从分心状态回神。

    “众卿平身,还望众卿戮力同心,不要辜负本王的一番心意才是!”

    脸上神色平静无波。说话的空挡识海突然发生了小小改变,代表河南的光影沙盘边缘,突然出现了淮北和瓦岗所占大片地区的虚幻影象,并且闪烁不停越来越是凝实清晰。

    这是?

    眉头忍不住轻轻一挑,平静无波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轻笑,嘴中的勉励之言突然一换,轻笑道:“看来,瓦岗和淮北方向。也将传来好消息??!”

    这话,说得一干有喜有忧的权贵大臣面面相觑,不知道林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咦,就连山东都有可喜变化。哈哈看来淮河以北,整个长江地区都尽入囊中矣!”就在说话的当口,林沙脸上神色突变。识海中的光影沙盘又有变化,连接河北和河南两地的山东地区。突然也若隐若现并逐渐清晰凝实。

    “明王捷报,明王捷报!”

    就在一干权贵大臣面面相觑。不知道林沙这是何意之时,突然一位风尘仆仆的报捷信使,被王宫守卫大臣放了进来,满面风尘却是掩不住脸上的惊喜之色,急忙单膝跪在林沙跟前大声报捷:“启禀明王,前几日坐镇荣阳的张通守,会同暗中投效的淮北窦建德,前后夹击偷袭了瓦岗李密部!”

    轰??!

    静静矗立于王宫之中的权贵大臣,脑子突然轰隆一声炸开了,有那沉不住气的甚至忍不住惊呼出声,就算那些久经考验的老狐狸,脸上也变了颜色。

    刚刚林沙才突然暗呼瓦岗,淮北还有山东有变,眼下事情就发生了这么大变化,实在让人惊奇又令人震惊啊。

    仔细扫了眼那位风尘仆仆满脸惊喜的报捷信使,不像是与林沙早就串通好演双簧的摸样。

    难道说,坐在王位上的那位魁伟男子,真有神鬼莫测之能,有提前预知大事的能力?

    想到这里,一些心中本还存有小九九的老狐狸,顿时心神凛然急忙收摄脸上神色表情,不敢露出心中想法丝毫,以免给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而林沙这个传奇王爷,在他们心中突然变得神秘莫测起来。

    “两相夹击,瓦岗李密大败,手中所占地盘全被拿下,其只带着数千残兵败将落荒而逃!”

    报捷信使的惊喜声音还在继续,王宫正殿的气氛却是凝重万分,压抑得紧没有丝毫欢喜之色。

    “另,山东数股强大叛军势力,也暗中送来降书,愿意向明王投诚效忠!”

    报捷信使带来的消息不仅进只有瓦岗和淮北方面,还有一直都没怎么动静的山东,竟然在这时也突然插了一杠子。

    “哈哈,不错不错,下去好好休整,本王重重有赏!”

    林沙哈哈大笑,脸上神色说不出的畅快轻松,目光轻轻在一干表情诡异的权贵大臣脸上扫过,缓声问道:“如此大喜,诸卿难道不值得高兴么?”

    “高兴高兴,我都高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恭喜明王贺喜明王,江山一统指日可待!”

    “明王天纵其才,一统江山不在话下!”

    “……”

    顿时,王宫正殿的气氛一变,谀声如潮奉词如雨连绵不绝,气氛一下子变得喜气洋洋说不出的畅快淋漓。

    “哈哈,同喜同喜!”

    林沙哈哈大笑,待众人欢喜过后,他这才轻轻压了压手,缓声说道:“值此大喜之此,本王恳请诸位戮力同心再接再厉,等到江山一统之时,定不吝赏赐!”

    “谢明王千岁!”

    一干权贵大臣再次躬身拜谢,此时不少人的心态已经悄然发生改变,说话语气以及神态都变得极其恭敬有礼。

    “好了,诸卿退下吧,本王有些私事处理!”

    淡淡扫了眼在场所有权贵大臣,不管是早就投靠的文武心腹,还是在大势面前不得不低头的权贵,都只觉林沙两眼好似刀锋,轻松刺穿了他们心中的防线,将心底算计赤落落暴露在阳光之下。

    “臣等告退!”

    心中很是不自在,正好趁机拱手告辞,而后在林沙的挥手示意下,一个个从王宫鱼贯而出。

    ……

    不提一干在林沙的气势压迫下,心情如何忐忑不安的权贵大臣,林沙此时却是一屁股坐回王椅上,仔细端详手上精致神秘的传国玉玺。

    “千古重宝,果然名不虚传!”

    在某种神秘力量的牵引下,静静躺在掌心中的传国玉玺,散发璀璨迷人的耀眼光芒,就好象一颗永不褪色的夜明珠般。

    而更让林沙感觉惊奇的是,手中传国玉玺竟然,在坚定而又缓慢的吸取周围空间的游散能量!

    如果不是他的精神力达到了一个惊人的地步,比之传统的无上大宗师应该还强上一筹,介于无上大宗师和破碎境界的话,还真不一定能发觉这一细微变化。

    因为传国玉玺,吸收周围游离散乱能量的速度,实在太慢太过细微,稍一不注意便可能被它晃过。

    相比之前林沙从传国玉玺身上吸收的能量,传国玉玺自主吸收的能量,只能用微不足道来形容。

    果真神奇!

    遥想原著中,双龙和拔锋寒饥不择食,三人共同将传国玉玺中的能量抽取一空,最后导致这块传承千古的无上瑰宝变成粉末,真是三个让人无语的土包子,竟然还是所谓的位面之子!

    叫身边内侍,从长安皇宫宝库中,找来一件有千年天蚕吐丝编织的小小锦囊,悬挂于身缓步离开华丽庄严的王宫。

    看着气息涌动的跃马桥方向,林沙眼中闪过丝丝冷酷光芒:是时候让这帮家伙知道,在长安地界上还轮不到他们撒野!

    就在称王建制仪式进行之时,跃马桥方向的监视人员,已经源源不断将那头的消息传了过来。

    不知是哪个混蛋透露的消息,将杨公宝藏的入口打开方式暴出,而后一票为了利益不顾一切的江湖豪杰,奋不顾身冲了进去。

    为了所谓的邪帝舍利,这帮江湖豪杰简直无所不用其极。

    邪帝舍利的影子都没看见呢,就纷纷互相出手各种歹毒手段像不要钱般纷纷施展,单单一个进入宝藏入口的过程,便死伤无数血流成河,跃马桥下的活水河流一时都被殷红鲜血染红。

    真是一帮不知死活的东西!

    林沙冷冷一笑,眼中闪烁毫不掩饰的凛冽杀机。

    要不是他提前布置,将跃马桥附近的普通百姓全部提前劝走,又知会了周围的豪门世家,同时还派兵封锁了跃马桥下游的一段河流,只怕单单是通红血腥味刺鼻的河水,便会引起天大麻烦,起码城中百姓骚乱是少不了的。

    “罗士信,程咬金还有秦叔宝,你们三位都准备好了没?”

    在王宫门前稍等片刻,便见罗,程和秦三员大将顶盔贯甲,带着数百满身悍气,眼中精光闪闪太阳穴高高鼓起的军士赶了过来。

    “早就准备好了,就等明王一声令下!”

    程咬金满脸落腮胡子,大大咧咧两只大板斧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大声叫嚷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