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横行,威慑四方!

    林沙在悠然宏大的曲乐声,以及三千铁甲精骑的陪护下,以主人的姿态策马步入玄武门。

    接下来就是一系列让人感觉烦琐的仪式,那几个之前被狠狠落了面子的老儒,好似找回场子般,把仪式弄得跟老太太的裹脚布一般,又长又酸乏味得很。

    林沙忍了,任由一帮主持仪式的老儒蹦达,直到仪式结束,当他拿出千古重器传国玉玺之时,玉玺突然爆发强烈能量波动,好似受到了什么牵引一般,爆发璀璨光芒,耀得在场观人之人睁不开眼。

    更让在场的内家高手变色的是,当传国玉玺散发璀璨光芒之时,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受到某些气息的影响,所散发的光芒和能量波动之中,竟然带着一种十分隐晦的精神威压!

    威压临身,体内真气流动变得极为迟缓,心头像是压了一座大山般,兴不起多少反抗之念。

    而林沙在那一瞬间,发觉自己的精神力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识海中的光影沙盘,这一刻好像注入某种神秘能量,变得更加稳固浑圆如一,他甚至都可以清晰‘看到’其中的山川河流以及一草一木。

    一种天下之大,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涌上心头。好象光影沙盘跟现实,在这一刻彻底结合,通过光影沙盘便可了解北地的局势变化。

    他一身磅礴精神力不由自主全部涌入光影沙盘之中,光影沙盘在识?;煦缰械瘟锪锊煌Q∽?,一道道玄之又玄莫名其妙的信息涌上心头。

    突然,就在光影沙盘彻底稳固,林沙自觉掌握了北地之时,在河南与淮北交界的群山之中,突然涌起一道令他震惊的纯粹邪意。

    好象这天地之间最纯粹的邪恶一般,有善就有恶,一种难以描述的纯粹邪恶力量汹涌蓬勃,似乎与整个天地融为一体。又似乎单独存在傲立于天地之间。

    像是感应到了林沙精神存在般,那股纯粹的邪意好似‘活’过来般,带着毫不掩饰的恶意朝林沙的精神力一冲。

    轰??!

    识?;煦绶⑸於氐木薇?,混沌翻滚好似要将核心位置的光影沙盘彻底淹没一般。

    而稳固下来的光影沙盘。也像是受到了莫大冲击,一阵地动山摇光影闪灭不定,一副随时都有可能垮塌的架势。

    天地唯我,给我定!

    林沙也不是初哥了,识海中的变化虽然惊心动魄。却还没有让他惊慌失措,又或者吓得魂飞魄散。

    在自己的识海之中,他就是唯一的主宰唯一的真神,哪容得他人放肆?

    只一瞬间,原本动荡的混沌平息,幻灭不定的光影沙盘彻底稳固,好象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般。

    突然,那道纯粹的邪恶意念,在消散之前传过来一个莫名其妙的意念:等你一统江山之时,就是咱们见面之日!

    心中翻起惊涛骇浪。难道这世上还存在实力堪比甚至超过无上大宗师的存在,这怎么可能?

    下一刻,他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名字:邪帝向雨田!

    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

    向雨田都活着的话,那无论名望还是实力都不在他之下的圣君慕清流,是不是也同样还活得好好的?

    这世界,真是很奇妙,同样也十分危险啊。

    与此同时,在识海中的光影沙盘彻底稳固,甚至给林沙一种浑圆一体。与自己密不可分之时,原本在突破无上大宗师之境,暴增的精神力修为再一次得到飞速提升。

    原本的感应范围,从三百丈一下子扩充在五百丈!

    而且。他可以清晰的感受到,精神力干扰实质世界的能力,又有了新的提升和增长。

    此时,面对普通人,他完全可以作到一眼秒杀!

    所谓出口成宪,王者之威不容侵犯。估计就是这么来的!

    也就在这一刻,虽然没有穿戴王袍,一身甲胄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可高举传国玉玺的他,却让在场一干重臣显贵感觉气息大变,一股莫名的威压突然出现,好似那传闻中的王者雄风,让他们感觉压抑不敢生出丝毫反抗之念。

    这是怎么回事?

    在场一干重臣权贵,有好几位都经历过当初杨坚改朝换代的时候。

    以杨坚的英明神武,都没给他们如此强悍的心理压力,难不成林沙是天生的王者么?

    “拜见明王,明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在如此情势下,自有那机灵的文武心腹大臣好似推金山倒玉柱一般,身子轰然跪倒在地大礼参拜。

    “明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在这一刻,无论心中是否真的臣服,一干观礼的朝堂重臣,以及代表各大世家权贵的权势人物,全都老实乖乖跪倒在地高呼千岁。

    另外忘了说一句,林沙所建王国国号曰‘明’。

    他本人,也就是所谓的‘明王’。

    “众卿平身!”

    缓缓睁眼,双眼精光暴闪,凛人威势铺天盖地汹涌澎湃,让跪拜在地的一干权贵大臣心头凛然,脑袋紧紧贴在清凉的地板上不敢有丝毫异动。

    或许是开国之君特有的威严,又或者林沙立国没有依靠所谓的世家权贵,无需顾忌他人感受,对高高在上的世家门阀也可全然无视,林沙的威严比之杨坚要强上不止一星半点。

    杨坚能够顺利建立大隋,少不得关陇军事集团的大力相助,建立隋朝之后不得不与关陇军事集团一同分享天下大权,就算他再英明神武也会受到关陇集团或明或暗的牵制。

    林沙就没有这方面的问题,手握忠心耿耿的雄兵数十万,几乎没有依托任何一家世家门阀,也就没那么多需要顾忌的地方。

    对他而言,谁不服就灭谁!

    真正的权柄和荣耀集于一身,不是后来所谓的千古一帝可以相比!

    河北世族被他整得死去活来,如今还能苟延残喘却是影响力和权势大失。如果林沙选转就有成年女儿,想要招河北世族俊杰为驸马的话,你叫他们有胆子拒绝试试?

    林沙早有当皇帝的经验,对眼下这一套轻车熟路,并没有出现某些人想象中的闹笑话,反而一身凛然威严让人不敢生出丝毫触犯之念。

    只是淡淡扫了眼跪到一片的手下心腹文武,以及大隋遗留下可堪一用的文武重臣,他只随意往王座上一坐,接下来论功行赏的事情,自然有身边的贴身官员宣布,用不着他浪费口水和精力。

    林沙的注意力,又全部放在了突然暴增的精神力之上。

    让他大感惊奇的是,传国玉玺在他作为王位象征拿出来之后,好象发生了某些莫名其妙的变化。

    那一股股类似于精神威压的能量波动,不仅可以辅助他对臣子实施强悍的精神干扰,他此时惊讶发现,将自己的精神力依附于传国玉玺的能量波动之上,竟可以搭一趟十分古怪的顺风车,精神力瞬间覆盖整个长安城。

    虽然只是一闪而瞬的事情,不过就在那一瞬间,长安城中跃马桥附近的几股强悍又熟悉的气息,被他轻易捕捉抓住。

    真是有趣啊,没想到这帮家伙都到了。

    同时,在地下深处,还有一股邪恶磅礴的能量一闪而逝。

    邪帝舍利么,真是个神奇的东西!

    此时的跃马桥附近,可是聚集了数百道气息强悍的能量波动,代表着一个个实力强劲的好手,最差的都是江湖一流中段水准!

    果然有阴谋??!

    是想趁着他称王建制无暇它顾之时,对深藏地下的邪帝舍利,发动突然的抢夺攻势么?

    未免,也太小瞧了他林某人了吧?

    既然有胆子前来抢宝,那就要做好彻底留在长安的准备,他不介意充当一会惹人生厌的侩子手角色!

    嘴角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轻笑,在一干激动不已的权贵大臣看来,这是林沙心有成竹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表现。

    这让他们心中更加确信,眼前这位就是天生的王者!

    这个误会很奇妙,不要说林沙没法猜透在场一干文武大臣的心思,就是能够猜透也不会太过在意。作为帝王和最高统治者,保持一定的神秘和让人琢磨不透的感觉,并不是什么坏事。

    与此同时,让他感觉惊奇不已的是,随着称王建制仪式完成,从天地四面八方突然有一种莫名的能量汹涌,好似大江长河咆哮沸腾般势不可挡,带着一种十分神奇的波动一股脑涌入他的识海之中。

    下一刻,识海再生惊天变故!

    虽有山川河流,草木青郁的光影沙盘,却显得太过单调没有多少生机。而就在这股莫名能量波动涌入识海,加入光影沙盘之际,光影沙盘没有变化形状也没有变得更加稳固凝实,而是涌出一股勃勃生机。

    一道接着一道模糊不清,却活灵活现的微小人影突兀出现,他们活动于光影沙盘之中的城市乡镇,以及茂密山林和人迹罕至之处。

    不仅如此,随着这股莫名能量波动的涌入,握在林沙手中的传国玉玺再生变化。

    璀璨光芒依旧耀眼夺目,让底下大臣权贵感觉说不出的威严神圣。

    而在私底下,传国玉玺中一股股清泉般的能量,从掌心之中涌入通过经脉流转全身……(未完待续。)

    PS:  今天大唐卷就会结束,兄弟们最后帮一把,推荐票和月票都给力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