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被打扮一新,城中百姓带着复杂兴奋的表情,迎接征北大将军称王建制的那一日。¥f,

    那一天阳光明媚,初冬的天气干爽却不凛冽。

    整条朱雀大街被打扫得干干净净近乎一尘不染,两排上万盔明甲亮的将士,分列朱雀大街左右威风凛凛煞气凛然。

    闪烁寒芒的刀枪,在初冬和煦的阳光下闪烁明亮光芒。

    护卫朱雀大街的将士身后,挤满了前来观礼的长安以及附近地区百姓。

    人流汹涌却并不拥挤,议论纷纷没有嘈杂喧闹。

    长安城将出现新的王者,战乱多年的北地也将迎来新的主人,无论哪个名头,都值得百姓重视和仰视。

    时辰一到宫乐开道,悠然的曲乐声瞬间从林沙的临时居所传出。

    附近百姓顿时噤声不敢造次,像是引发了一场名为‘静音’的瘟疫一般,很快从林沙所居临时府邸,绕过皇城和内城一圈,瞬间变得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在众人翘首以盼的热切目光中,很快一队队抽调至长安和洛阳宫廷的乐师吹奏激昂曲调走过,随后便是威武雄壮的三千铁甲精骑作为护卫队,林沙骑着从西域弄到的汗血宝马,一身戎装顶盔贯甲昂然而过。

    他弄的这行头十分不合规矩,不过林沙却是不怎么在意。

    古代讲究名正言顺,他却有不同看法。

    难道他顶着征北大将军的名头时,那些官位品级还在他之上的重臣,有胆子骑在他头上拉屎不成?

    不过是顺应手下‘民意’,给他们升官加爵制造机会而已。

    他林沙的威严,不是区区名头称号,旧可以增加又或者抹杀的!

    一路行过,放开了精神感应仔细探察,嘴角露出丝丝隐晦轻笑。

    今日的长安城,真心热闹??!

    那些纯粹为了凑热闹,满脸兴奋激动看西洋景的普通百姓林沙直接掠过。他仔细观察的都是在气机感应之中,好似黑夜中的火把一般明亮显眼的江湖好手,一路行过几乎清一色二流以上高手,数量更是达到了惊人的上千之众!

    只怕。北地的绝大部分江湖好手,都没忍住诱惑跑了过来吧?

    因为就在他举行称王建制仪式的三日前,长安武林突然轰传一个惊人消息:杨公宝藏中,确实藏有魔门一代邪帝,向雨田收藏邪帝舍利。这个消息得到了已故机关大师鲁妙子的遗留手札确认!

    消息传出,顿时轰动了整个北地武林,南方武林因为路途遥远,暂时还没反应过来。

    本来还看林沙的面子上,不打算瞎参合的一干北地江湖名宿再也坐不住了,纷纷亲自出马赶来长安,准备一窥究竟。

    就是长安城中一干世家权贵也纷纷震动,被这个消息给震得不轻。

    尤其是王世充,传闻这巳听到消息后,把客厅里的所有家具全部砸得稀巴烂。王玄应和王玄恕两兄弟被狠狠训斥了一通。

    长安城一时风起云涌潜流激荡,时间恰好卡在林沙准备正式城王建制的三天前!

    此时的林沙,因为称王建制之事忙得不可开交,根本就没时间和精力理会这样的传言。

    真是好算计啊,打了一个十分精妙的时间差。

    林沙手下群将自是愤怒不已,这不是摆明了给林沙和他们难堪么?

    脾气一向都十分火暴的军中悍将,纷纷进言彻底封锁跃马桥一带,不给外人丝毫可趁之机!

    “想要趁我腾不出手捣鬼,那就让他们来好了!”

    林沙却是不以为意,霸气侧漏表示:“我一点都不嫌麻烦。不噶是哪方势力打着火中取栗的主意,都将承受整个北地的滔天怒火!”

    “不用封锁跃马桥,只派精干人手看着就成!”

    林沙冷冷一笑,不屑道:“我倒是希望暗中捣鬼之人。能替我将杨公宝藏的入口指明,省得咱们还要花费时间和精力在寻找入口之上!”

    他这不是怪话,虽然以他的精神力之强悍,什么显记忆和隐记忆都能轻松翻找出来,可他确实只记得大唐双龙传的大部分剧情,而且还是比较粗略的那种。谁叫大唐双龙传这本小说实在太长了。

    至于杨公宝藏的记载,虽然是原著中十分精彩的一幕,可他确实没怎么看过,只记得隐藏邪帝舍利的地方有真假两重设置,至于杨公宝藏的具体出口位置,抱歉他真的不清楚。

    跃马桥也是一片不小区域,周围所居都是达官贵族的府邸,总不能因为寻宝就要求翻找这些世家权贵的府邸吧,那还不翻了天去?

    林沙也亲自去跃马桥查看了一番,笔直的永安渠与永安大街平行的贯穿南北城门,桥下舟楫往来,桥上行以车马不绝,四周尽是巨宅豪户,在这样一个城市的交汇区内,那有丝毫杨公宝藏埋藏的痕迹。

    他隐约记得,杨公宝藏的入口好象是桥下,又或者是附近的水井之中,想要探明在消息传开后也不是那么容易。

    暗中散播消息那厮也是狠毒,估计在这等关键时刻来这么一手。林沙要真是脑子发热封锁整个跃马桥地区,还不惹了众怒才怪。

    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和实力,与天下为敌又如何?

    只是他自动自愿与天下为敌,还是被人算计落入如此境地,情况还是很不同的。他又不是傻子,怎么会顺着他人布置的路途前进?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把称王建制的仪式弄得完美无缺!”

    林沙心中有个十分强烈的想法,觉得暗中散播谣言鼓动一干江湖豪杰,目的不单单只是想打个时间差那么简单。

    于是,在林沙即将举行称王建制仪式的最后三天时间,长安城的气氛陷入一种古怪的沉闷之中。

    山雨欲来风满楼!

    凡是经历过大风大浪,有一定眼光的江湖豪杰,都感受到了这股压抑至让人喘不过气的沉闷氛围。

    林沙却是不管不顾,除了暗中派遣大量精干人手,甚至抽调了不少军中实力强悍的精锐斥候,分散至长安城各处监视住那几股最引人注目,同时也是实力最为强悍的江湖势力后便彻底放开不管。

    尽管他自己不怎么在意,以前连皇帝都当过,小小的称王建制自然算不得什么,只不过一个仪式,一个照顾手下心情的程序而已。

    可惜手下心腹文武却不这么看,一个个严阵以待,将所有精力都放在了这次的仪式上头。

    林沙受到影响,也不得不花费了一点时间和精力,陪着手下心腹文武胡闹折腾,他需要做的事情其实十分简单,只是按照所谓的古礼走一遍过场就成。

    因为心中的担忧越发强烈,所以他不顾手下反对,没有穿戴代表王权富贵的蟒袍,而是全副武装以统兵元帅之势示人。

    “搞得这么烦琐干什么,能简略就简略好了,难道我不穿蟒袍,不戴王冠就有人敢不敬不成?”

    面对苦苦哀求的手下心腹,林沙只淡淡一句,便让他们无话可说。

    在仪式进行过程中,林沙心中隐隐的不安之感却是越发强烈,让他肯定了仪式过程中将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真是该死!

    他对自己的预感十分相信,事实也证明了很多时候,这种预感最后确实都成了现实,帮他避开了不少麻烦事情。

    所以,一路游行,让兴奋激动的百姓看看新近长安王,长得是个什么摸样的同时,林沙也不吝啬那么一点点消耗,直接放开了精神压制。

    一边肆无忌惮感应混迹人群之中的江湖好手,一边也是以另一种霸道方式警告这些武林中人,这里是长安,想要闹事请先想好后果!

    这种特殊的精神威压,对感知迟钝之极的普通人几乎没有影响,可对感知十分敏锐的江湖好手而言,那简直就是泰山压顶威势惊人。

    一路过去,普通百姓依旧满脸兴奋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可混迹人群之中的江湖高手,却是个个面如土色额头冷汗淋漓,好似生了场大病般难受。

    这是林沙的精神境界,突破至无上大宗师之境后的一种十分神奇的运用,初一拿出效果确实惊人的好。

    征北大将军,哦不应该是新鲜出炉的明王林沙,实在太恐怖了!

    这是感受到林沙强悍的精神威压,被整得七浑八素的江湖好汉们,一手脚发软费力挤开人群,一边在心中惶恐的想法。

    足有近两千丈长的朱雀大街,林沙一行足足走了一个时辰之久,没办法这就是礼仪的要求,不能再删减了,否则就太不象话了。

    而这一路上,凡是被林沙的精神威压波及到的江湖好手,无一不受到极大震动,不管他们的实力有多高强,无一例外全都中招被整得狼狈不堪。

    随着林沙依靠精神异力,强势碾压一干江湖豪杰之时,突然心中生起一丝莫名悸动,某位佛门大拿牛屁烘烘的一句话突然涌上心头: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嘿嘿,真是一种美妙之极的感受啊,希望在这个世界可以达到这个境界,一个眼神就能灭杀一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