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公宝藏!

    坐在一间不起眼的小酒馆里,听着旁边一桌江湖汉子的小声议论,林沙脸色一片铁青,手中握着的粗瓷小酒杯无声无息间化成一片粉末。

    “呵呵,这真是一个让人意外的惊喜??!”

    嘴里喃喃自语,心中却是早已杀机沸腾,无意间散发出的凛冽寒意让坐在旁边的两名亲卫身子一抖,像是两根木桩般一动不动默然不语。

    “走,咱们去其他地儿瞧瞧,看看这个消息到底已经传成什么样子了!”

    说着,他随意扔下几个铜板,起身向外走去。

    林沙确实没有想到,入主长安后所遇的第一桩麻烦,竟然不是来自势力盘根错节的世家权贵,而是来自以为不会出问题的江湖。

    杨公宝藏啊,早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谁也别想从他手中轻易夺走。

    只一瞬间,他便猜到是谁泄漏的消息,真是狼子野心其心可诛!

    除了那位进过杨公宝藏所在的高句丽女,还能有谁?

    杨公宝库’共有七重,除第一重没有机关装置外,各重便一重比一重危险;设计藏宝室的人乃天下第一巧匠鲁妙子,便知要取得宝藏绝不容易。罗刹女曾进入第一重,遇到重重阻碍后知难而退。

    如今,眼看着自己就要在长安称王建制,统一北方成为名副其实的北地之王,这时候长安突然传出杨公宝藏的消息,其险恶用心让人不爽之极。

    “呵呵,想要浑水摸鱼从中大捞好处,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本事!”

    顺着繁华热闹的大街疾步而行,林沙脸色平静心中却是冷笑连连,不管是谁想要火中取栗,都的先问问他手中大刀锋不锋利!

    接下来的探底很不乐观,林沙每到一处人流密集消息传播迅速之处,见到的听到的都是一个个鬼鬼祟祟,偷偷摸摸的身影。绝大部分都是气息不俗的江湖中人。

    让他很是不爽的是,返回城中临时居所后,府中仆役也一个个神色诡异,三三两两凑在一起不知道在嘀咕什么。心情不爽之下他也懒得顾及什么,放开了精神力顿时一片声浪涌入耳中。

    “杨公宝藏出世,兄弟你也是来碰运气的?“

    “自然,这么好一盛事,就算不参与??纯匆彩呛玫?!”

    “这里可是长安,征北大将军的地盘,难道你就不担心出事?”

    “怕什么,你看看长安城最近多了多少江湖好汉?”

    “法不责众,想来林征北也不会做得太过!”

    “……”

    某家酒口,几位满身悍气的江湖汉子低低细语,不时发出心照不宣的得意轻笑。

    “兄弟听说没,传闻杨公宝藏之中,除了数量庞大的金银财宝和铠甲兵器之外,还有当年邪帝向雨田收集的神功秘籍!”

    “当然听说了。如果只是金银财宝的话我跑这么远干什么,就算得到了能带得出去么?”

    “说得也是,无论是之前的王世充,还是现在的林征北都不是易与之辈。想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玩什么小手段,还是算了吧咱也算银钱不缺!”

    “确实,要不是有神功秘籍吸引,我才懒得跑这一趟!”

    “……”

    林沙心情沉重离开小茶馆,脸色平静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事情,正朝他最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

    杨公宝藏的底细,已经被传播谣言的家伙。彻底掀开了,现在就是想收拾都没机会了。

    “可恶的罗刹女,你等着瞧吧!”

    满心不爽回到临时居所,林沙第一时间便将手下心腹召来??艘桓鼋艏被嵋?。

    冷眼扫视一圈,发觉大部分心腹脸色都有些诡异,林沙心中一沉,没想到消息散播得如此之快。

    “想必你们之中大部分已经听说了,关于杨公宝藏的传言!”

    他倒也干脆,直接开门见山说道:“不必慌乱。我没有怪罪的意思,只是想和大家一起商讨一个应对方法!”

    话音刚落,便见大部分手下心腹脸色大变,他摆了摆手表示自己不是找茬的,而是要他们想办法解决麻烦的。

    至于刚刚听闻消息的心腹手下,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还商讨什么,根据传言宝藏入口就在跃马桥一带,直接派兵将那围住就行!”

    “什么,宝藏出口在跃马桥一带,消息已经传到这个程度了么?”

    林沙大吃一惊,他真没想到,传闻已经到了如此深入的地步,难道那帮江湖好手一个个不远千里,甚至万里跑来长安碰运气,原来暗中传播流言之人,已经将消息散播到如此深入的地步。

    “将军,难道你没有听到?”

    开口说出跃马桥一带就有宝藏入口的心腹大惊失色,一脸吃惊问道。

    “听到个屁,老子来长安才半天时间而已,能知道什么狗屁倒灶的消息!”

    林沙没好气横了这厮一眼,顿时惊得这厮浑身冷汗淋漓,一脸惶恐不敢多言。

    “至于派兵围住跃马桥一带更不可行!”

    摇了摇头一脸沉重,冷声道:“不说跃马桥附近区域不小,单单就是如此一招,不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么?”

    目光深沉冰冷,林沙缓缓环视一圈,沉声道:“谁知道,这是不是传播消息之人的调虎离山之计?”

    “那将军,您的意思是?”

    手下心腹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迷惑茫然之色。

    “以不变应万变!”

    林沙冷冷一笑,挥了挥手沉声道:“大家都机灵点,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任由那帮江湖好手去折腾,咱们只需做好监视,等彻底弄明白了宝藏入口处,再行动也不迟!”

    说着,微微一笑云淡风轻,缓声道:“这里毕竟是长安,咱们的地盘,谁想要占便宜,都得问问本将军手中的大刀,锋不锋利!”

    一干小弟,都被林沙这饱含杀气的话语给惊着了。想想林沙那半重达一百八十斤的大关刀,已经死在这把到关刀之下的无数怨魂,胆小的都忍不住身子一抖打了个寒战。

    ……

    随着林沙率数万精锐大军入主长安,长安的局势也在短时间内发生巨大变化。

    因为底气十足,根本无需鸟城中世家权贵的缘故,这些高高在上的世家权贵,反倒一个个放下身段,满脸殷勤主动上门讨好巴结,目的就是为了在新一轮的权力洗牌中,不至于被当作弃子给边缘化。

    林沙态度不冷不热,既不显得太过热情,也不会将主动上门的权贵世家拒之门外,但他也表露了一个意思,想要继续留在权利核心不难,但必须遵守他制定的游戏规则,否则不管你有多大势力,又或者声望有多强大,老子就是不鸟你。

    这样的强硬态度,自然引来长安一干权贵的不满和愤恨。

    更有那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暗中煽风点火,林沙只刚到长安还没几日,便跟城中近乎半数世家权贵关系弄得有点僵。

    “不用担心,只要咱们手头有足够弹压一切的军力,有人反对又如何?”

    在跟手下小弟,以及一帮投靠过来的新近手下谈心之时,针对眼下局势,林沙满脸冷笑直言不讳道:“有些人就是这样,高高在上的大老爷当惯了,一时的繁华和强大势力迷昏了双眼,看不清形势还以为这是杨广当政之时!”

    说着,语气冷酷杀气腾腾道:“他们也不想想,老子又没什么地方求到他们的时候,已经私底下那些盘根错节的关系有什么了不起的,惹急了老子掀了桌子统统砍翻!”

    他这一番强硬表态,顿时让心思开始浮动,有些不安情绪兹生的心腹小弟和新近小弟,彻底把心放近肚子里,正如林沙所言那般,他又不求着别人帮忙,有什么好顾忌的?

    这番强硬言论,不知为何突然散播出去,顿时在长安一干权贵世家圈子里,引起轩然大波。

    有那脑子清明的,顿时反应过来,估计这事就是林征北自己做的,目的无非就是警告长安城的世家权贵。

    至于脑子糊涂,依旧还沉浸于家族荣光之中的家伙,自然勃然大怒冷笑连连,暗地里四下串联,怎么给林沙这位出身低下的泥腿子一个深刻教训。

    “有人想要找死,你们也用不着拦着!”

    随着时间流逝,林沙对长安城的掌控力度逐渐加强,一些不算隐秘的消息,很快就能收入耳中。

    面对那些不知死活的世家权贵,他一点好声气都无,对着身边心腹小弟说道:“他们想要作死,那就任由他们去好了。眼下我要称王建制,正好拿一些家伙的脑袋和鲜血,让外界知晓我林某人的态度!”

    有了林沙暗地里的推波助澜,长安城的局势越发诡异难测。

    有人欢喜有人忧,林沙和手下心腹却是不以为意,不紧不慢按照事先商量好的步骤,慢慢收紧长安城各项权利,慢慢将触手和爪牙,伸向长安城的方方面面。

    随着时间流逝,越来越多的江湖好手涌进长安,甚至还有不少域外高手,也跑来凑了个热闹,使得长安越发繁盛的同时,也给刚刚接手城防的林沙一系人马叫苦不迭……(未完待续。)

    PS:  汗,请修电脑的到家里,竟然要到下午才成,这章是在网吧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