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门的宿命轮回论,不仅贴合统治者的心意,也很是接地气。

    对百姓而言,日子本就苦不堪言,把希望寄托在来世,未尝不是一种精神寄托,可能就是这点底气,让他们直面苦难的生活,一如既往行善积德,以求来世投个好胎。

    不得不说,佛门在导人向善方面,做得确实不错。

    这也是林沙不想动强的主要原因,不说佛门的势力还没达到成为社会毒瘤,非要根除不可的程度,在这种佛门名声极好之时动什么手脚,总有一种站在百姓对立面,好象自己真是欺良霸道的大恶棍般。

    道门在这方面就差得太多,不仅教义太过阳春白雪,而且奉行的是绝对的精英制度,不是拥有良好知识储备的精英分子,根本就道经的粗浅含义都理解不了。

    因为道门追求长生的缘故,在权贵之中倒是十分流行,可惜太过小众成不了气候。

    佛门因信仰而盛,林沙既然想要抑制佛门的发展,自然也得在信仰上下功夫。而土地城隍系统,正是他改造道门,与佛门争夺信仰和信徒的关键一步。

    林沙有现代和后世朝代的记忆,自然知晓土地城隍在民间到底有多普及。

    可惜的是,后世的土地城隍佛道不分,又太过分散形成不了合力,一盘散沙根本成不了气候。

    林沙这时候,却是要让道门彻底霸占这一空白地带。

    土地城隍多接地气啊,跟平民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无论红白喜事,又或者什么光宗耀祖之事,凡是有条件的百姓家庭,都会在土地城隍庙宇上柱香,或者请主持土地城隍的道长做场法事。

    如此接地气的活计,只要道门布置得当,又有官府的大力支持和推广,相信很快就能形成声势。跟佛门争夺信徒和信仰很是方便。

    官府要做的,就是负责监督控制,不要让某些心存不良的小人浑水摸鱼,又或者利用信仰之便聚拢信众图谋不轨。

    之前林沙跟歧晖简单说了一下这事。因为他当时只掌握了河南和幽州二地,并没有形成统一北地的声势,所以歧晖和楼观道虽然很是心动,却迟迟没有给予林沙确定回复。

    不过此时情况不同,林沙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北地之王。已经有足够实力和威望推行此事,所以楼观道一干道长心中激动不已。

    这可是急速扩充楼观道影响力的大好良机,要是不知道抓住,那他们真是就楼观道的罪人了。

    在友好和谐的气氛中,林沙跟田谷十老坐而论道数个时辰,直到黄昏时分这才满意而散。

    踏着黄昏通红的彩霞,林沙心满意足返回了洛阳大将军府。

    之后三日风平浪静,洛阳城前所未有的详和安宁。

    少了大票血气方刚,动不动就大打出手的江湖好汉,洛阳城繁华热闹之余。少了几分躁动和不安。

    三天时间,他都在安排洛阳的后续事宜,待他离开之后的一些安排。

    同时,也是为了等候某些势力的主动投诚。

    到了这时候,北地已经彻底落入他手,其余势力不是被灭,就是苟延残喘翻不了身,可以说大势已定。

    林沙也不想做得太过,抽出几天安排后手的功夫,给某些势力一个台阶。识相的话最好老实投诚。

    真要不识相的话,林沙也不介意以雷霆之势,扫荡一切牛鬼蛇神。

    效果倒是达到了,一些还在北地挣扎求存的中小势力。纷纷派遣使者或投诚或示好,总之林沙想要达到的目的基本已经达成。

    而在第三日晚上,从江淮地区匆匆赶到的使者,着实让林沙欣喜了一把。

    江淮军有意投诚!

    林沙自是十分重视,亲自接见了来访江淮军使者,跟他好好谈了谈投诚了条件。以及如何安排江淮军降卒,以及中高级将官的一些列步骤和措施。

    谈话延续了整整一个晚上,最后在天光放亮之时,江淮军使者满意而去。

    林沙心情舒爽,解决了江淮军的问题,接下来整个淮河以北就只有区区一家瓦岗李密。

    他已经给了对方机会,既然李密不知道抓住,还心存侥幸的话,他不介意让李密好好品尝品尝什么叫做雷霆之势!

    除了瓦岗李密之外,最后还没彻底掌控的北地区域,就只有义军蜂起的山东地区了。

    不过山东地区已经有不少义军投诚,剩下的不过是些死硬分子,无论是他亲自出手,还是派张须陀负责解决,都是轻而易举之事。

    总之到了这事,林沙的大势已成,不是谁能顽抗就能顽抗得了的。

    ……

    “将军,石青旋石大家已经请到!”

    三天时间一过,整个征北大将军府一片忙乱,清点行装收拾行李准备大迁移,府中下人个个喜气洋洋精神抖擞,对前往帝都长安欣喜不已。

    林沙也彻底放松了心情,该忙碌的已经忙碌过了,该布置的也都布置了下去,只要牢牢掌握了军队的控制权,他就不用担心没了他坐镇,洛阳会出现什么难以掌控的意外。

    到了这时,他一边等候府中下人准备搬家的行动,一边抱着轻松姿态接待一些身份地位非同寻常的客人。

    怎么说,在他坐镇洛阳期间,洛阳城中的世家门阀,并没有给他制造什么麻烦,虽然也没有出手支持,只是冷眼旁观。

    但这对林沙而言就已经足够,这些根基深厚势力庞大的家族保持中立,对林沙来说就是最好的帮助。

    所谓投之以桃报之以李,眼下林沙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北地之王,洛阳世家纷纷上门拜访问好,林沙也很给面子见了见,说了说话同时也做了一些不涉及重大利益的保证,一时宾主尽欢气氛融洽之极。

    直到快要离开之时,手下亲兵这才匆忙汇报了一个让他喜悦的消息,邀约多日的萧艺大家石青旋,终于肯主动上门。

    “青旋见过将军!”

    清丽脱俗,气质淡然温婉的石青旋,好似一朵清莲缓缓拜见。

    “石大家可是让我好请!”

    林沙大步流星上前,一把抓住石青旋的芊芊玉手,双目精光闪烁上下打量,满意点头轻笑道:“果真姿容绝色,气质淡然清新!”

    “将军这是何意?”

    石青旋俏脸微微变色,不动声色想将玉手拿回,可惜林沙的手掌好似铁夹无法抽手,只得皱眉冷声喝问。

    “哈哈,石大家你不知道么?”

    林沙目光炯炯,不以为意道:“我跟你父已经商量过,你就是我最合适的王妃人选??!”

    “什么?”

    石青旋再也保持不住脸上的淡然清雅,俏脸满是震惊不可思议之色。

    “哈哈,这事基本已经定下,石青旋你还是老实的从了吧??!”

    林沙哈哈一笑,握住石青旋芊芊玉手的大掌微微一抖,下一刻石青旋嘤吟出声,身子娇软无力倒在林沙怀中,一张清丽绝世的俏脸满是惊骇,又密布迷人的酡红之色。

    “呵呵,青旋你还是乖乖待在我身边的好,等到了长安定会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

    轻轻一笑,伸手将瘫软如泥的石青旋横抱而起,大步流星向后院卧室而去。

    一夜无话,第二天天刚放亮,征北大将军府门口已经停了一长溜马车,林沙抱着依旧浑身瘫软无力的石青旋上了马车,吩咐贴身以还小心侍侯,他便翻身上马在洛阳一干文武官员,还有世家代表的欢送下离了东都雄城。

    而就在他离开洛阳的瞬间,识海中的光影沙盘又有了新的变化。

    原本空白一片的陇凉金城区域,突然浮现一道模糊的沙盘残影,虽然模糊不清可他却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李唐妥协了!

    心中充斥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喜悦,识海中的北地光影沙盘已经彻底连成一片。

    而就在这一瞬间,林沙识海好似波涛翻滚,核心位置一副北地光影沙盘静静矗立,与此同时一股冥冥气息从天而降,让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可仔细琢磨的话又似乎什么都没抓住。

    但他可以肯定,就在刚才那一瞬间,自己的精神识海发生了一些莫名变化,只是还需他慢慢体味和琢磨。

    真是双喜临门??!

    所谓时来天地皆同力,此时林沙就有这种感慨,自从他率军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横扫北地之后,好象一切都变得无比顺畅,做什么成什么舒心惬意得紧。

    行程一路顺畅,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变故。就连被羁押的石青旋,好象也认命了般恢复了正常神态,只是对林沙的态度冷淡得紧。

    他却是不以为意,既然石青旋被他看上,就没有再离开的可能。

    江湖儿女讲究自由恋爱不假,可是身份地位到了林沙这种程度,无论是他的正选王妃,还是充塞后宫的其余侧妃和侍妾,都不可能简单得了。

    作为开国‘太祖’,林沙在婚姻之上自然很是自主,他可不愿意委屈了自己。

    石青旋愿意也罢不愿意也罢,已经容不得她有任何反抗余地,就是邪王石之轩,也不会轻易愤怒队这桩婚姻。

    说起来,邪王跟射雕世界的黄老邪很有些相似,都是天纵其才心高气傲,选择女婿的眼光自然高得很,林沙恰好很是符合他的要求……(未完待续。)

    PS:  女主出来了,兄弟们不要打我,当皇帝怎么可能没后宫,只是稍稍写那么一点点了,求个推荐票和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