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十五中秋夜,群豪汇聚天津桥。

    这条洛阳最繁荣的通衢大道静如鬼域,不见半个行人,所有店铺楼房均门窗紧闭,只余门檐下的风灯斜照长街。

    洛水在左方千步许外流过,浩然壮观,具天汉津梁气象的天津桥雄跨其上,接通这条宽达百步,长逾八里,两旁树木罗列的洛阳第一大街。

    皓魄当空宝镜升,云间仙籁寂无声;

    平分秋色一轮满,长伴云衢千里明;

    狡兔空从弦外落,妖蟆休向眼前生;

    灵槎拟约同携手,更待银河彻底清。

    朗朗月光之下的天津桥,遗世独立雄伟不凡。

    周围一片寂静,气氛压抑而又沉默。

    一双双闪亮的眸子,从四面八方紧紧盯住洛阳城中这座著名桥梁,呼吸若有若无好似个个等待猎食的凶兽。

    天津桥附近街道的酒楼灯火通明,一位位名震江湖的青年豪侠端坐其中,或手持酒杯倚窗轻抿,或目光炯炯凝视深沉夜色,或仰头望天不知所想。

    本来天津桥约战,不仅关系到代表佛门的慈航静斋,和代表魔门的阴葵派,同时还代表了他们身后政治势力之间的争斗。

    可惜,随着征北大将军秋风扫落叶般的半月攻势,北方大地即将一统,师妃暄和涫涫之间的约战,已经变成了纯粹的门派之争,政治影响迅速淡化甚至消散,没谁还会认为两派支持的势力,能在林征北手中翻身。

    没了暗地里的政治势力较量参杂其中,这次天津桥约斗就比较纯粹。

    夜凉如水,时间缓慢流逝。

    嗡!

    突然,寂静的天津桥以及附近区域突然嗡的一声闷响,好象一座无形大山压下,震得空气嗡鸣气闷难耐。

    附近酒楼里的灯火突然一阵摇曳,顺着大开的窗户,准备好好欣赏一番龙争虎斗的青年豪杰。突然感觉胸口发闷有些难受。

    更让他们惊骇的是,心头好似压了座大山,哦不,应该说半壁江山更为确切。一些五感敏锐精神强悍的青年豪杰。竟隐隐感受到北地江山猛地压在心头,说不出的憋屈烦闷。

    林征北来了!

    谁都不是傻子,第一时间便反应过来,能够弄出如此浩大声势的,除了身为大宗师的征北大将军林沙?;鼓苡兴??

    果然,只听街角劲头哒哒哒的清脆马蹄声响起,林沙在上百亲卫的护卫下,缓缓走过高大雄伟的天津桥,在旁边的一座豪华酒楼停步下马,上百军士整齐划一的动作和声响,在漆黑的夜色中格外响亮震人心魄。

    “还没开始么?”

    林沙回首环顾一圈,脸上露出满满的轻松微笑,感应到了数十股极为强悍的气息,最弱的都有江湖一流中段水准。

    谁说大唐世界。乃黄易玄幻世界武功最为没落时期?

    无论是之前的天下三大宗师,还是宗师颠峰的天刀宋缺和邪王石之轩,阴后和梵清慧,以及南海仙翁晃公错等辈老牌高手,都是有资格和潜力踏足无上大宗师之境。

    待到天下纷乱,以猪脚双龙崛起为起点,一大票年轻一代绝顶高手纷纷崛起,都是有希望踏足无上大宗师之境,甚至达到破碎虚空实力的绝代天骄。

    只是后来出了位所谓的千古一帝,其锋芒完全盖过了所谓的江湖豪杰。就连双龙这样的猪脚都悄无声息没了踪迹。

    不过现在嘛,一切都不同了……

    坐到酒店三楼的临窗雅间,打开窗户正好可以看见不远处雄伟壮阔的天津桥,是一处极好的观战场所。

    同时。识海中的光团沙盘缓缓转动,一股股莫名威压,带着浓郁的山川河泽之势,无影无形镇压整个天津桥地区。

    没错,一干青年豪杰感受到的沉重威压,就是他弄出来的首尾。

    一来为了震慑。免得某些心怀不轨的家伙趁机做些什么不法勾当。二来就是警告所有人,在他林征北跟前,你们屁都不是。

    他事实上已经统一了北地,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北地之王,只等称王建制的仪式一过,便可正式宣告天下。

    在北地,已经没有了让他忌惮,或者说顾忌的势力,藏着掩着也不是他的行事风格,有实力就要堂堂正正的亮出来,好让一帮野心分子自己掂量掂量,惹怒了他林征北的后果。

    而且,他还发觉识海中的光团沙盘很有些妙用,释放精神威压只是其中的主要功效之一,至于其他功用他还在慢慢探索琢磨。

    随着精神力的提升和精练,他还发现了一个很是振奋的现象。

    他对天地灵气的感应更加灵敏,坐在酒楼雅间的窗户前,清冷的月辉洒在身上,头顶天地之桥开启,一缕缕精纯之极,又清凉冷冽的特殊天地灵气从天而降,进入体内沿着经脉运转,而后化作精纯的先天北冥真气,涌如一百零八处窍穴之中的真气海中。

    莫非,这就是所谓的月华之精?

    心头震动,仔细感悟越发肯定了这个猜测。

    体内窍穴齐齐跳动,一股股精纯之极的先天北冥之气在经脉之中奔腾流转,一股股强大吸力从天地之桥散发而出,化被动为主动,大肆吞噬吸收从天而降的月华之精。

    不知不觉间,他竟陷入一种莫名状态,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精神脱离了身体在旁冷眼观看,天空一股股银白天地灵气汇集而至,在头顶上空凝聚成了一道小小气团,而后如水流般缓缓涌入他的身体经脉之中。

    如果这时,有大宗师级高手在他身周的话,一定会惊骇发现周围的天地灵气,竟然都被林沙掠夺一空,方圆数丈之内不留丝毫遗漏。

    可惜,如此震撼人心的一幕,在这个中秋之夜,于天津桥附近酒楼悄然发生,没有惊动任何外人关注。

    舒服,舒服,舒服到了极点!

    在这个过程中,林沙只觉万分舒爽,身体从里到外好似都经历了特殊洗涤一般,浑身上下无处不透出让人惊奇的清爽。

    更让他惊喜的是,股股月华之精涌入身体经脉,迅速转化为精纯的先天北冥真气,好似永不枯歇的源泉,逐渐将一百零八道窍穴之中,不甚平衡的真气海逐渐填满,并达到一种难言的平衡状态。

    蓦然,一股饱涨的莫名感觉涌上心头,体内一百零八处窍穴齐齐震动。

    浑身上下,充满了无穷的力量。

    从天而降的月华之精依旧源源不断倒灌入体,通过经脉运转迅速转化为精纯之极的先天北冥真气。

    可是震动不已的窍穴好象已经吃饱喝足一般,无论新近转化而成的先天北冥真气如何使劲,都无法再涌入窍穴丝毫。

    心中灵光一闪,新近转化的先天北冥真气,在经脉之中运转,迅速由浅变深,由虚无缥缈的气团转变成夜态,而后经过脏腑之时,脏腑突然齐齐震动五脏之气弥漫,瞬间将流经此处的真气震散,化成最为精纯的元精,散逸在周围五脏血肉之中。

    舒服,舒服,实在太舒服了!

    这一瞬间,极度的舒爽感,差点让林沙美得呻吟出声。

    脏腑在连续的微微震颤中,发生细微而又坚定的改变,变得越发坚韧强壮,周围的血肉也跟着象是受到了极大滋养一般。

    林沙就好似好僧入定一般,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外界的一切。

    沉浸于突如其来的感悟以及身体变化中,不知道师妃暄跟涫涫已经到来,并且在天津桥上大打出手。

    两位绝色宗师高手交手,没有丝毫烟火之气,处处显示出了惊心动魄的美态,让旁观者看得如痴如醉神魂颠倒。

    不知道是不是涫涫的天赋更加卓绝,又或者魔门功法讲究速成,此时已修至天魔功第十七层颠峰的她,实力明显高出已达心有灵犀颠峰之境的师妃暄半筹,终于在交手百招后获得这一轮胜利。

    精彩绝伦的约斗结束,一干青年豪杰叹息着散场,却是没有一人胆敢挑事,林沙那让人心悸的沉重威压一直都没散去,让人知晓他一直都在坐镇观察。

    时间缓缓流逝,天津桥附近的威压一直都没有消散。

    玉兔西斜红日东升,当天边第一缕阳光飞射而出之时,林沙猛然感觉浑身一阵燥热,突然就从入定状态中警醒。

    呼!

    长长吸了口气,在大开的窗口位置,形成了一道激荡的气流。同时一道几乎肉眼可见的紫气,混在激荡的气流之中,如倦鸟归林被林沙全部吸入腹中。

    “哈哈哈……”

    仰天长笑,声震四野传荡八方,缓缓起身一阵噼里啪啦的骨节脆响响起,林沙只觉神清气爽好不舒畅。

    脸上带着阳光般和煦的轻笑,在一票护卫的簇拥下大步流星下了酒楼,翻身上马哒哒哒直奔大将军府而去。

    昨晚的一夜顿悟,不仅让他自身的内功修为,达到了一种难得的饱和状态,同时也让他的身体素质,又有了进一步提升。

    最让林沙开心的是,他又发现了一条前进的方向。

    自身的实力和身体都有极大的潜力可挖,只要顺着这个方向好好努力,在成功踏足破碎境界之时,身体和精神将达到前所未有的完美状态,所谓无上大宗师是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