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林沙率军,秋风扫落叶般,将黄河以北地区全部荡清。

    山西,关中,河北等地彻底落入手中,识海中的光影沙盘跟着迅速扩张。

    除了关凉金城一带还是空白之外,整个北地的光影沙盘连成一片。

    而在北地光影沙盘连成一片瞬间,他的精神修为也跟着水涨船高,达到了一个极限升无再升。

    心中隐隐有所感应,只需称王建制,又或者统一天下,让识海中的光影沙盘完成神州一统,他的精神修为和境界,都将更上一层楼,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破碎虚空的境界!

    心中顿时涌起无限喜悦,对于驻留金城迟迟不肯离去的李唐更不客气。

    大军在长安休整数日后,林沙当即任命王世充为前军大总管,统帅步骑八万精锐前逼至金城,逼李唐做出决断。

    要么收拾东西滚回西凉老家,要么龟缩金城拼死顽抗,最后落个身死族灭的凄惨下场。

    王世充顿时来了兴致,之前数年被李唐压着打的感觉可不怎么好。此时有了报复回来的机会,尽管林沙一再告戒不可逼迫过甚,要等李唐自己做出决定后,再做最后决断。

    但王世充还是兴致勃勃率军出征,看他那迫不及待的架势,显然一定要给李唐一个深刻教训。

    “将军,不会出事吧?”

    有心腹幕僚见此,很是担忧道。

    “无妨,不过就是清扫最后的垃圾而已,不管李唐怎么选择,最后结果都差不多!”林沙摇头冷笑,眼神清冷不带丝毫感情,缓声道:“大势如此,谁也阻挡不了,除非本将军出事挂掉!”

    “将军慎言!”

    幕僚大惊,急忙进言道。

    “没事。这个世界上,有能力让我挂掉的存在,我还没遇到过!”

    林沙咧嘴轻笑,满脸自信豪气道。

    “将军。我担心的是王世充!”

    心腹幕僚话锋一转,说出了心中忧虑。

    “哈哈,这个更不用担忧,王世充是个聪明人,知道该怎么选择!”

    林沙微微一笑。平静的脸上露出一丝高深莫测:“而且我跟他谈过,给了他好几个选择,相信这位会做出最有利自身的那个选择!”

    ……

    到了这一步,整个黄河以北都在林沙的掌控之中,称王建制顺理成章。

    只需他点个头,自有手下小弟和一干想要巴结的权贵,替他将称王之前的所有细节琐事处理得妥妥当当。

    因为称王建制的事,也不知从哪冒出几位所谓大儒,跳出刷存在感引动主流舆论风向。

    按他们的意思,不管林沙是为了装点门面也好?;故亲龈鲅右舶?,最好还是能从隋室手里接过大棒,这样才算是名正言顺。

    同时,这几位大儒也表示了,一切礼仪规章他们包办,绝对风风光光不会让林沙失望云云。

    我呸!

    林沙从他人口中间接得到这消息,第一反应就是不屑,第二反应还是不屑,第三反应就是哪冒出来的傻子,竟敢在哥们面前蹦达得如此欢实?

    “将军。这几位都是海内知名的宿儒,说得也很是在理!”

    不料,把事情跟手下弟兄一说,竟然引来一片赞同之声。

    “怎么。你们也都是这想法?”

    林沙微微眯缝着眼睛,扫了眼满脸热切的手下弟兄,平静问道。

    “将军,古往今来都这手段!”

    “就是,杨坚和李渊之流无不如此!”

    “怎么说,如此一弄显得更加名正言顺!”

    “……”

    手下小弟一个个踊跃发言。在这称王建制的关键时刻,谁都想表现表现,以好在将来的新建王朝中,获得一个更好的位置。

    “有必要么?”

    林沙只轻轻一句,便让议论纷纷的声浪瞬间平息,扫了眼脸色莫名的手下弟兄,他轻笑道:“直接称王就是,没必要弄那些没用的手段,还给杨侗那小子不切实际的念头!”

    “你们不要忘了,那小子此时正是性情不定的时候,要是这么一折腾,给了他不切实际的想法,又有某些不怀好意的家伙在旁撺掇!”

    摇了摇头,一脸冷厉凝声道:“天下大乱数载,死的人已经够多,我没想要勾起一位少年的野心,然后又用冰冷狠厉的手段,将他生生扼杀!”

    一干人等沉默不语,显然被林沙的话说动了某些心事。

    “好了,我意已决!”

    林沙大手一挥,直接了断道:“废话无需多说,直接称王建制,不要搞那些虚头巴脑的玩意!”

    他做了决定,手下小弟不管心中是何想法,表面上却是不敢有丝毫异议,生怕在将来的分蛋糕过程中没落下好去。

    消息一出,却是引发一阵舆论狂潮。那几位自信满满,以为可以在林沙称王建制过程中,捞到足够好处和名望的大儒,跌碎了一地眼镜之余忍不住怪话联翩,直斥林沙粗鲁不文是个莽夫。

    “骂我莽夫,那我就莽撞给你们看!”

    林沙冷笑,对付这样不知所谓的大儒,他有的是手段。

    很快,征北大将军府传下将令,征召一干大儒修史,包括五胡乱华以及隋史,工程量浩大几乎将长安和洛阳两地大儒一扫而空,被召集在一起慢慢研究琢磨,任由这帮家伙口水喷溅大吵大闹。

    这一下,世界清净了。

    少了这些舔燥的大儒,接着长安和洛阳的各大世家豪族又不甘示弱跑了出来,对林沙表现出了十二万分的恭敬。

    什么流水的王朝铁打的世族,林沙表现出的狠辣手段,已经彻底让两地世家豪族心惊不已。

    不说他们本就跟林沙不对付,无论是杨广还在期间,还是北地乱战期间,长安和洛阳的世家豪族从来都没将林沙放在眼里。

    一来林沙出身太低,军中壮丁出身让世外族万分瞧不起。

    更重要的是,林沙自从成名以来,表现出的桀骜不逊,根本就没将所谓的世家大族放在眼里。不然当初他坐镇幽州期间,怎么会跟河北世族闹得那么不愉快,到现在关系都还没彻底缓和过来。

    纵观北地豪雄,哪一个身后没有世家豪族支持?

    就是李密这叛逆,暗地里也不乏世族支持压注,他本就出身高贵,流落草莽也是‘逼不得已’,瓦岗势大之时有人看好自然不是什么怪事。

    只有林沙一家,完全就是他一力支撑,不说没有交好的世族,但是他基本都没有求到世族什么。

    文官数量不够那就军管,而后开办平民学堂和军营学堂,教授底层百姓和军士读书识字,作为他手头的基层文官力量,经过多年培养以及实际操作,已经培养出了大批合格底层文官。

    只是谁都没想到,林沙最后却是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横扫整个北地一统北方,眼看着即将称王建制成为北地之王。

    北地世族坐不住了,关键是林沙年纪轻轻,现在还是未婚之身,谁要是这时把女儿嫁过门,说不定就是后族贵戚了。

    尤其是一向以出皇后出名的独孤阀,更是热切之极,他们家可是有位凤凰儿,早林征北刚刚崛起之时便有极好关系,如此这层关系还保持得极为良好。

    另外,跟林沙一向不睦的宇文氏,也是心惊胆战生怕林沙下狠手。

    太原李氏三族被诛,这可是赤落落的威胁啊,无论哪家世族门阀,都得小心掂量掂量,如此统一北方已经毫无悬念的征北大将军,会不会一怒之下将他们从这个世界上抹杀干净。

    这就是独立自主的好处,林沙崛起的过程中,从来都没有得到过所谓世族门阀的鼎立支持,所以也就不会顾忌所谓的世家门阀势力。

    “这些事情,等称王建制以后再做决定!”

    对于笑脸来投的世家代表,他也没冷脸相对,却也没有多么客气,只是淡淡的应付了句,摆了摆手就将人赶走。

    到了这时,他自身实力以及营造的体系已经足够,用不着看别人的脸色,也无需借助什么世族势力,他人愿意来投他欢迎,不乐意的话他也不勉强,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一定要遵守他指定的规则!

    处理完了长安城的一堆破事,又接到王世充从金城紧急传回的好消息,李唐已经决定搬迁返回西凉戎狄老巢,正收拾行李即日起行。

    林沙也没藏着掩着的心思,当即将消息传了出去,顿时又引来一阵轰动。

    到了这时,无论是哪方势力,都知晓林沙统一北方再无阻碍。

    当初争霸北地的豪雄一个个倒下,突厥经历两次雁门关大败元气大伤,起码十年之内无力南下。

    整个黄河以北地区,除了瓦岗稍稍有点实力张牙舞爪之外,原大隋境内却是再无一家成规模的军阀势力。

    当林沙启程返回洛阳之时,出城热情相送的人流那叫一个汹涌,而且全都是衣着华丽服饰精美的上层权贵,让周围看热闹的百姓好好见识了一番,啥叫天下景丛声威浩荡。

    林沙轻笑着看着这一切,脸色平静心情波澜不兴,没有理会手下小弟兴奋得潮红的脸色,以及手足无措的鸟样,摇了摇头打马向洛阳方向赶去。

    洛阳城,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处置呢,尤其那帮不肯安分的江湖豪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