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厥战败,刘武周和梁师都战死,林沙率军横扫北地。

    消息传开,天下哗然。

    谁都没有想到,短短不到半月时间,北地就发生了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等围攻长安的李唐大军反应归来,惊慌失措想要撤退之时,林沙已率近十万步骑,从身后掩杀而至。

    与此同时,坐镇潼关的隋军大将罗士信,一改之前的龟缩战术,突然提兵前压不断骚扰拉扯李唐大军精力,拼了命要将李唐大军扯在长安平原。

    让人感觉古怪的是,本被李唐压制得难以喘气的长安王世充,竟然对此状态沉默以对,并没有落井下石乘胜追击,反而还隐隐透出一丝兔死狐悲之色。

    林沙可不敢这么多,他率军与大唐主力战于长安平原。

    两方超过三十万人马一番大战,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林沙再一次让人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天下第一猛将的风采!

    亲率三千亲卫铁骑纵横驰骋所向无敌,在李唐大军中来回冲杀血肉横飞,轻轻松松便杀出数条血路。

    紧随在后的十万大军,趁机蜂拥杀入被林沙打穿的血路,将其迅速占满并向两旁疯狂扩展。

    两军连战三日,各自伤亡惨重死伤小半人马,李唐更被打得胆战心惊,三日时间损失大将近百位,其中大半都死于林沙之手!

    如此惨烈损失,李渊承受不住最后决定撤兵返回金城。

    林沙自是不依不饶连番冲杀追击,像是极有经验的猎手般,一口一口吞掉李唐大军派出的断尾人马。

    结果,在逃生撤退路上,李唐的损失比之前正面交战三日还要惨重。

    等到心疲力尽的李渊终于摆脱林沙疯狂追击,回头一看顿时欲哭无泪。出征时足足有二十来万人马,结果等他狼狈退回金城之时,却不足十万!

    更让他心痛得差点吐血的是,骁勇善战的小儿子李元吉。竟然在断后大战中,被林征北亲手斩杀!

    返回金城老巢的李唐大军,好似困兽般龟缩于金城,无论林沙如何挑衅都不出来。

    这一下林沙也犯了难。面对武装到了牙齿的李唐大军,还有高大城墙防御的有利地势,如果不想手下将士伤亡惨重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智取。

    更让他恼火的是,显然被连串打击弄得焦头烂额的李唐高层。为了避免全军覆灭,又或者想改善面临的艰难局势,竟然不顾一切与西凉戎狄接触,许下大量好处引狼入室,直接引来戎狄蛮军杀入陇西腹地。

    整个西凉甘陇地区,顿时陷入连绵战火之中。

    ……

    “要比狠,本将军不输任何人!”

    听到十数万戎狄骑兵杀入陇西,大肆烧杀抢掠的消息后,林沙心中一片寒凉眼中杀意滔天。

    而是,很快龟缩金城的李渊接到一个天大噩耗。太原李氏一族被连根拔起,由坐镇山西的隋将裴仁基亲自动手,李氏一族无论男女老幼数百口全部被斩杀不留活口。

    甚至就连李氏一族的亲族三代,都受到牵连被贬为奴三十年,起码五十年之内再无翻身之力!

    听闻,李渊接到消息后,气得脸若金纸当场吐血昏迷。

    林沙并没有坐镇前线,继续指挥作战,而是将指挥权交由匆匆赶来的手下大将罗士信,他则亲率八万精兵返回关中。兵逼雄城长安。

    “王世充,给你三日机会考虑,要么开城要么死抗到底!”

    这次,林沙立于雄城长安城外。与立于城头的王世充直面对话,没有留丝毫情面:“你可要想清楚了!”

    说完,没有理会脸色铁青的王世充,率军主动后撤二十里。

    眨眼间,北地形势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军阀混战的局势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征北大将军林沙一家独大。

    半个月前,征北大将军还陷入几方军阀的围困之中,可不到半个月时间,先是突厥大败,而后朔方刘武周和梁师都败亡,再之后便是称雄一时的李唐大败,只能龟缩金城苟延残喘。

    之前跟林沙部联盟‘相依为命’的长安王世充,此时确实陷入了林沙的势力包围。放眼北地除了河北窦建德一家再无强大势力。

    可就在王世充举棋不定,暗中急派人手与河北窦建德联络之时,河北局势也跟着突变。

    窦建德突然率军出塞,横扫长城以北两百里草原,将范围内的突厥大小部落一扫而光,然后掉转枪口杀入戎狄后方,与留守戎狄部落大打出手,同时宣布了一个震惊天下的消息:投靠征北大将军!

    这一下,北地再无能跟林沙一较长短的势力!

    王世充彻底死了心,在林沙预留的第三日早晨,便先派信使向林沙表示成服之意,而后大开长安城门迎接林沙入内。

    “王留守放心,日后自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再见王世充,这厮满脸憔悴精神萎靡,显然这两日的等候和观望,让他精神疲惫不堪重负。

    “希望如此!”

    王世充苦笑连连,直接做了个导游,引导林沙率军入城。

    所谓成王败寇不过如此,所幸因为抵御李唐大军的缘故,王世充的势力一直龟缩城中,还没来得及向其余军阀势力那般,称帝建制依旧还是挂着大隋长安留守的头衔,这让他少了不少麻烦。

    起码,一家身家性命却是不用担忧,林沙这么点容人之量还是有的。

    收复长安,整个北地除了李唐龟缩的金城,已全部落入林沙之手。

    天下半壁江山,也都在林沙的掌握之中。

    而针对龟缩金城的李唐,林沙自然早有安排和应对之计。

    先是放松了对金城的压迫,让金城恢复与外界的联系。

    同时大造谣言,称李渊已经做好了将王位传于二子李世民的打算,因为李渊认为只有李二才有力挽狂澜的能力。

    最奇妙的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了太大打击,又或者本就对两个能力非凡的儿子忌惮不已,李渊在这等关键时刻,竟然没有出面辟谣。

    这下,李唐内部的局势可就糟糕透顶了。

    李世民和李建成暗斗不止,金城内部暗流汹涌一团乌糟。

    与此同时,林沙派出使者直接进了金城,直面李渊要其率部退出金城,如李氏祖先那般重新返回西凉戎狄之处,林沙保证不会尾随追击。

    这个建议,让李渊很是心动,尽管李唐内部反对声一片。

    与此同时,李唐军中的西凉派和金城派,也被一道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流言困扰,一时心神大乱不知所措。

    什么流言呢?

    就是当初横行西凉关中的两大军阀,西秦霸王薛举,和西凉王李轨之死很有蹊跷,全都是李唐****手弄死,这才能得到两部主力势力迅速膨胀。

    流言一起,不要说薛举和李轨确实死得蹊跷,在此人心惶惶之际,李唐军中暗流涌动西凉诸将心思不属。

    西秦霸王薛举死得最为蹊跷,当初其起兵金城,手下兵马上十万兵锋极盛。

    李唐初入关中,虽然拿下关中大部,却没能拿下最重要的长安雄城。为了拓展发展空间,不得不向西进军,结果与西秦霸王薛举所部撞个正着。

    而所谓的李唐战神李世民,在与薛举的交锋中屡战屡败,被弄得灰头土脸好不狼狈。要不是有手下重将替其背锅,只怕李渊的责难,就足以李二彻底失去更进一步的机会。

    为了应对几有霸王之勇的薛举,李世民无法在正面战场打败他,便使出阴招暗地里动了些手脚,使得这位武功可称盖世的猛将突然得了重病,并且短短数日功夫便病死军中,西秦大军因此大乱被李唐手编大半。

    要说堂堂半步宗师高手,会突然害病而且还短短时日便病死,其中没有因由傻子都不相信,李唐这手做得太不地道。

    而西凉王李轨,则是中了李唐的反间计,搞得众叛亲离憋闷而死,李唐的手段同样让人感觉不耻。

    在李唐声势大盛之时,这样的事情倒也没啥,反正成王败寇嘛。

    可眼下李唐眼见着大势已去,之前大肆扩军内部不甚团结的毛病顿时显露无遗,表面上一团和气,暗地里早已暗流汹涌不甚平静了。

    这赤落落的阳谋,就算李氏父子知晓了,也是无可奈何,总不能下令不许传播流言吧,这不是不打自招么?

    于是,在多重因素困扰下,发觉内部隐隐不稳的李氏父子,难得的衷心合作了一会,找了个由头将当初西秦和大凉国投奔而至的几位大将高高悬了起来,明升暗降夺了他们的兵权,暂时稳定了内部波涛汹涌的局势,万般无奈之下选择了屈服,答应了林沙提出的苛刻条件:退出金城返回祖地西凉戎狄之地。

    “恭喜将军贺喜将军,半壁江山在手,统合天下指日可待!”

    消息传回长安,无论文武一片哗然,所有人都清楚,距离林沙称王建制,统一天下的时候不远了。

    “等李唐大军彻底退出金城之后,再恭喜不迟!”

    早已有当皇帝经验的林沙,倒是对此不以为然,他最期待的还是北方一统时的天地反馈……(未完待续。)

    PS:  估算了一下,最多三天此卷终结,求个推荐,快掉出周推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