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厥大军,刚刚在颉利可汗的组织下稳住阵形。

    之前林沙的冲锋势头实在太猛,幸好有国师赵德言的阻拦,这才暂时挡住了林沙的前冲之势,给了颉利可汗整顿手下兵马的宝贵时间。

    魔帅赵德言只是稍稍阻了下林沙的势头而已,这位魔门赫赫有名的魔相宗掌门,堂堂的老牌宗师高手交手数合便死于林沙之手。

    要不是突厥武尊毕玄突然杀出,再次将林沙拦住,又给了颉利可汗宝贵的喘息之机,急忙召集分散驻扎的突厥大军。

    林沙虽然猛得惊人,以先锋之势直接杀到突厥中军汗帐不远,可他所率人马毕竟只有区区上万,尽管个个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但人数限制摆在那儿,不可能说抵消就能轻松抵消。

    可就在这时,一直老实温顺依附于突厥的魏刀儿部突然变节,数万大军从身后狠狠捅了突厥大军一刀。

    顿时,突然大军刚刚集结的人马一阵骚乱,他们都弄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与此同时,顺着林沙强行打穿的通道,上万精锐隋军也及时杀穿突厥前锋部队,与魏刀儿部前后夹击,瞬间便将突厥大军打得大败。

    兵败如山倒!

    十万突厥大军,就这么莫名其妙败了,而且还败得很惨。

    颉利可汗带着数千汗帐亲卫一路狂奔,一直逃了数十里才稍稍松了口气,停下整顿残余兵马顿时气得当场吐血昏迷。

    出征时的十万大军,此时聚拢在身边的人马,竟不足三万之数。当然陆陆续续还会有被冲散了的散兵返回归队,可此战突厥也败得太惨了。

    战场形势风云变幻,林沙这边拖住武尊毕玄,满脸狰狞挥刀狂砍。

    刀气纵横刀浪滚滚,铺天盖地全都是刀芒刀影。林沙将一身出神入化的刀术完全施展开来,一杆大关刀在他手中变幻多端神妙莫测,指东打西挥南击北。忽快忽慢忽钢忽柔,又或刚柔并济飘忽不定,简直玩出了新鲜花样。

    武尊毕玄奋尽全力,一双铁拳疯狂挥舞。拳劲凌厉铺天盖地,一道道炽烈异常的滚滚热浪,顺着拳劲蓬勃而出,让林沙好似身陷熊熊火海难受异常。

    砰砰砰……

    拳劲与刀气猛烈相撞,发出砰砰砰的密集爆裂声响。股股劲气四下意散,狂风呼啸飞沙走石声势好不惊人,周围数十丈范围空挡一片,都被两人攻击的声势逼退难以靠近。

    “毕玄,去死吧!”

    座下骏马连连悲鸣,受不住炎阳奇劲带来的炽烈热力熏烤,马嘴连连喷吐白沫精神迅速萎靡,林沙扬声大声飞身而起,手持两丈余长大关刀好似神魔临世,刀影重重如怒涛狂啸般汹涌澎湃。一浪高过一浪似欲将毕玄彻底吞没。

    “想要我死,林征北你好差了点火候!”

    毕玄怒声狂啸,须发在真气的催动下凌空倒竖,浑身肌肉虬结身体硬生生膨胀一圈,拳劲越发凌厉凶猛,包围在拳劲之中的温度越发高涨,几乎烤得让人承受不住,汗毛都出现了失水倒卷情况。

    砰!

    拳刀相击,发出一声砰然炸响,毕玄身如流星坠落??谥锌衽缡谙恃?,满脸疯狂怒声大笑:“哈哈,林征北咱们后会有期,今日之耻它日定当十倍偿还。你等着吧!”

    说话间,身形如风连连闪动,眨眼间便消失在视线尽头。

    真是个难缠的家伙!

    林沙收刀临立,体内真气滚滚气血如长江大海翻涌,一身杀气缭绕冲霄而起,半晌竟没有一人胆敢靠近半步。

    一位大宗师想要逃走。除非将其逼入绝境,否则想要将其击杀却是千难万难,他的实力虽强却还没到可以无视大宗师的地步。

    此战,突厥受到重创,损失人马近五万,相信短时间内再无力南犯。

    打扫战场以及休整,花费了足足三天时间,期间林沙坐镇雁门关哪都没去,监视裴仁基等将收编魏刀儿部事宜,

    三日之后,一切步入正轨,林沙吩咐裴仁基率部平推整个山西,以他此时手下五万雄兵的实力,做到这一切不过只是时间问题。

    “太原李氏族人,杀无赦!”

    临行前,林沙直接吩咐裴仁基对太原李氏族人大开杀戒。

    “将军,这样不妥吧?”

    裴仁基心中生起森森寒意,面带迟疑说道:“太原李氏毕竟是山西望族……”

    “怎么,下不去手?”

    林沙双目射出森森寒光,语气冷冽似冰,冷笑道:“还是说,有兔死狐悲之感?”

    裴仁基吓得满头大汉连道不敢,紧闭尊口再不敢发言。

    “一定要杀光李氏族人,你要是不忍心下手,我自会派出愿意下手的将领前来主持大局!”

    林沙目光森冷,凝视裴仁基良久,直到这位军中老将满脸惶恐,满头大汗连连表态定当从命之时,他这才收回冷冽目光淡然警告道:“记住,别跟本将军耍什么花招,或者玩提前通报这样的把戏!”

    嘴角带笑,在裴仁基眼中却是十足的恶魔微笑,林沙的声音让他入坠冰窟,堵上了他的所有后手,淡然道:“还滞留山西的李氏族人必须死绝,但凡逃脱一位,你以后也不用干其它的了,就专门负责追杀太原李氏族人!”

    不理会裴仁基装出的‘惶恐万状’,林沙冷冷笑道:“不仅裴老将军你是这该特待遇,还有你裴氏族人,凡是在军中又或者在官府效力的,都必须等杀光所有太原李氏族人后,再担职做事!”

    说完,也没理会裴仁基难看的脸色,转身大步流星离开。

    骑在高大骏马身上,带上魏刀儿部投诚过来的三万精锐,会同八千隋军精锐将士,一同沿着长城防线直扑陇凉。

    心思翻腾,净念禅院这个近在咫尺的强悍势力封山闭寺,突厥大军又遭重创损失惨重,河南和山西两地已经可以算得上彻底安全。

    除非出现惊天动地的惊人变故,否则谁都别想从他手中抢走两地的控制权。

    他针对突厥还有一记狠手没出,保证到时候突厥痛彻心肺再也不敢相信中原投靠过去的军阀势力。

    接下来,先将没了突厥‘粑粑’做靠的朔方双英干翻,而后在李唐背后狠狠捅上一刀子。

    嘿嘿,如此大礼,希望李渊不要太惊慌才好!

    ……

    “刘武周,梁师都,没了突厥助力,本将军看你们还如何耀武扬威?”

    朔方大草原上,正是秋高气爽牧马肥羊之际,三支杀气腾腾的大军却将这份气氛破坏怠尽。

    刘梁二部人马加起来超过十万之数,面对林沙所部不过区区近四万大军,却表现出了足够的警惕和小心。

    林沙策马独骑来到两军阵前,手中大关刀一指对面两位隋末枭雄,满脸轻浮淡笑道:“两位,可敢与本将军一战?”

    “林征北你休得猖狂,别人怕你我刘武周却是不怕!”

    刘武周气得满脸通红,怒声大喝回头冲着梁师都吆喝道:“掌门咱们一起上吧,不然胜算不大!”

    说着,不等梁师都回话,高举大手猛然向前一挥,运足真气大喝出声:“弟兄们,跟我一起杀了眼前这厮!”

    顿时,战鼓轰鸣令旗飞舞,刘武周所部数万大军,化作数道洪流朝林沙猛扑而至,梁师都见状不敢怠慢,急忙喝令身后数万大军同时跟上。

    “哈哈,这才象话嘛,不然总依靠突厥主子,也显不出鹰扬派两位的风采不是?”

    林沙冷笑,面对十来万大军冲锋面不改色,声音不大却是清晰传入十来刘梁大军耳中,而后手中大关刀一扬怒声暴喝:“将士们听令,随我,冲锋杀敌!”

    语毕,双腿猛夹座下骏马,在骏马长嘶声中如一杆长枪直刺奔涌如潮的刘梁两部十余万大军。

    刀气纵横所向无敌,如潮水般汹涌而至的刘梁大军,好似撞上坚固礁石碰得粉身碎骨,刀气所向鲜血飞溅残肢断臂漫天飞舞,林沙硬生生在汹涌的人潮之中杀出一条血路。

    “刘武周,纳命来!”

    不过一时半刻功夫,林沙便已接连杀穿数道汹涌人潮,浑身浴血好似地狱杀神刀锋直指缩在中军重重护卫中的刘武周。

    咻咻咻……

    漫天箭雨兜而浇下,林沙却是不闻不闻,很是彪悍的将插在身上皮甲上的箭矢取出,扬手一扔以比来时快得多的速度倒飞而回,瞬间便取走近百条性命。

    “接我一箭!”

    没有心情跟刘武周绕圈子,见这厮不断指挥周围军士阻挡在身前,林沙冷笑连连瞬间取出十石强弓,弯弓搭箭一气呵成,数支特制长箭如流星赶月疾驰而出,在刘武周不可思议的目光中从其身上一穿而过。

    区区一位一流颠峰好手,在此时的林沙眼中简直不值一提。

    轻松射杀了刘武周后,没有理会刘军混乱的局势,掉转马头直奔梁师都所在人马中军而去。

    如法炮制,将拥有半步宗师实力的梁师都轻松射杀,战斗也就进入了结尾阶段。

    如此以来,北地枭雄,除了还在长安交战的那两位,已经被他短短半月时间清扫一空,只要将长安交战正酣的那两位收拾了,一统北方指日可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