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真的很热闹……

    让林沙感兴趣的是,几乎江湖上有名的年轻少侠,都齐聚洛阳。

    之前,还在城外跟河南隋军作对的南海派掌门梅询,竟然不怕死堂而皇之进了洛阳城,住在洛阳最好的客栈,花钱大手大脚好不张扬,不过短短半日时间整个洛阳武林都知道了他的存在。

    这厮倒也识趣,进洛阳的第一时间,便向林沙送上拜贴,表示他此行的最大目的,便是旁观慈航静斋与阴葵派传人之战。

    而宋阀宋师道和宋玉致,也不知道从哪得到了消息,跟着地剑宋智一同上门,表示了观摩天津桥约战的意愿和想法。

    另有大胡子土谷浑王子伏骞,也在公开场合表示,对中原江湖纷争很有兴趣,他此行就是带着切磋交流的目的。

    还有那位,凡是哪有热闹,都少不了她的舞艺大家尚秀芳,都跟着凑了份热闹,表示要在洛阳献艺。

    让林沙吃惊的是,一向处世淡然,与世无争的石青旋,这次竟然也出山跑来洛阳,说是应某某大儒之邀献上仙萧之艺,但明白人心中都清楚她的目的为何,无外乎轰动江湖的天津桥约战。

    另有西川解家堡少堡主夫妇俩,等等一干江湖出了名的青年俊彦,统统都赶到了洛阳。

    一时间洛阳风云聚会,少侠女侠络绎不绝,整个城市都似乎都染上了勃勃英气。

    其中,自然少不了影子刺客杨虚彦,这厮第一时间便摸进了征北大将军府。

    可惜,他的隐匿之术,在精神力越发强悍的林沙跟前,根本就没有效用,

    刚刚进门第一时间,便被一股恐怖至极的滔天杀气笼罩,精神被锁定一时动弹不得,等他从惊人的气势锁定中惊醒之时。脖子被林沙捏在手里,性命只在林沙的一念之间。

    “我奉李世民之命,前来刺探此次天津桥约战的虚实,如果可以的话。顺便在洛阳制造混乱!”

    杨虚彦倒也光棍得紧,性命都捏在林沙手上,他根本就没有丝毫反抗之力,也不想反抗直接道明来意。

    “什么时候,堂堂皇族子孙。竟投靠了手下叛逆?”

    只轻轻一甩,杨虚彦身上的肌肉错乱,浑身无力瘫软在地,连手指头都动弹不得。

    “我算什么皇族子弟?”

    杨虚彦苦笑,摇了摇头勉强抬头直视林沙,轻松问道:“你待如何?”

    “给李世民和其身后李阀,传递错误信息!”

    林沙沉声说道:“本将军要趁机,统一整个北方大地!”

    “好大的口气!”

    杨虚彦脸上神色复杂之极,沉默片刻点了点头说道:“好,我答应你!”

    距离中秋天津桥约战越来越近。洛阳城中江湖也越发热闹。

    少了那些老谋深算的江湖老油条,多了不少英气勃勃的少侠女侠们,整个洛阳武林的气氛都跟着活泼了许多。

    而就在这时,洛阳城的主宰,天下第一豪雄征北大将军林沙,突然做了一个十分出人意表的举动。

    八月初正是秋风送爽之时,林沙亲率三千亲卫铁骑,轰隆隆的马蹄声卷起一道狰狞可怖的土龙,出得雄城洛阳直奔净念禅院所在城外小山。

    “封山,封寺。这是本将军的命令,净念禅院从此以后封山三年!”

    站在净念禅院山头宽广的练武场上,面对数百气息强悍实力达到一流水准的和尚,林沙满脸沉静吩咐道。

    “凭什么?”

    净念禅院。四大金刚怒吼出声,提着重达百斤的禅仗,分成四方将林沙团团围住,做怒目金刚状横眉冷对道。

    “就凭,本将军的武功!”

    林沙仰天长啸,声震寰宇惊天动地??吧硇瓮蝗话蔚囟鸷盟拼笈粽钩?,带着凌厉呼啸瞬间游走四方,在净念禅院四大金刚惊骇的目光中,第一次使出全部内功实力,天空之中只见残影片片分不清那个是真哪个是假。

    “四象伏魔,金刚阵起!”

    感受到股股恐怖威压直抵心灵,净念禅院四大金刚不敢怠慢,周围气流呼啸砰砰炸响,四人瞬间组成一座金刚伏魔阵,手中沉重禅仗漫天飞舞,道道凌厉劲气伴随禅仗纵横呼啸。

    一瞬间,只见人影丛丛杖影纷飞,气劲呼啸好似雷霆炸响,坚固的练武场地面瞬间龟裂塌陷,碎石横飞烟尘弥漫,只一刹那功夫五人身影便被滚滚尘土彻底笼罩。

    周围数百净念禅院武僧看得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不过短短半盏茶功夫只听四道闷哼声连绵响起,气爆轰鸣震耳欲聋的声浪突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诡异寂静。

    “阿弥陀佛,征北大将军还请手下留情!”

    当的一声铜钟脆响传遍整座小山,净念禅院主持了空大师终于坐不住了,手提铜钟飞身上前高宣佛号,冲着烟尘弥漫的战场合什行礼。

    他,已经感应不到四大金刚的气息,再也顾不得修炼多年的闭口禅功破灭,四大襟刚可是净念禅院,除了他本人之外的最强武力支柱!

    “已经晚了!”

    烟尘之中,林沙轻飘飘一句,顿时让了空大师的心沉入谷底。

    “摆降魔罗汉大阵,请征北大将军一观!”

    了空大师眼神瞬间澄清如水,不含丝毫波澜浑厚的声音,清晰传入数百武僧耳中。

    顿时,偌大的练武场上只听脚步声响起,数百气息强悍的武僧手持罗汉棍,满脸沉肃纷纷行动起来,不过片刻便组成三个巨大的一百零八人罗汉大阵。

    三个罗汉大阵又紧密联系,组成一个声势更加惊人的伏魔罗汉大阵!

    “南无阿弥陀佛……”

    数百武僧以内力禅唱出声,声音整齐洪亮带着一种佛门慈悲为怀的气息,瞬间弥漫整个净念禅院。

    这一刻,净念禅院禅唱之音传遍整个洛阳,烘托得禅院所在小山,好似地上佛国一般神圣庄严。

    整个洛阳城,包括周边地区在这一刻突然一静,所有人不管有无武功,都被净念禅院展现的这一幕惊人气象惊呆了。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就在整个洛阳地区的百姓,都被净念禅院所在小山,所传禅唱迷得五迷三道,心神皆醉,那些寻常百姓准备跪拜礼佛之时,城外的清虚观突然响起一阵清净自然的念诵《道德经》经文之音。

    十位星冠羽服仙风道骨的道人鱼贯而出,内力鼓荡口颂道德经,声音清亮与禅唱之音不相上下,瞬间传遍整个洛阳地区。

    轰!

    整个洛阳都沸腾,谁都没料到突然之间会出现如此状况。

    佛门禅唱和道经清颂之音交替,一会让人感觉沐浴佛光好似置身地上佛国;一会神清气爽心态自然,竟似身处大自然怀抱之中。

    洛阳地区的百姓一时无所适从,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是冲着净念禅院方向以佛礼参拜,还是冲着清虚道观方向以道礼发泄心头感动?

    最震惊的莫过于洛阳地区的武林人士,无论是净念禅院还是清虚道院弄出的声势,都让他们心神震撼半晌说不出话。

    “哈哈哈,好本事好手段!”

    突然,一声惊人长啸冲天而起,打破了禅唱和诵经之音的封锁,好似九天雷霆滚滚震耳欲聋,让洛阳地区瞬间从之前的清净详和之境中‘活’过来。

    “秃驴们,让你们见识见识真正的高手手段!”

    林沙魁伟身躯如大鹏展翅,扶摇直上瞬息冲天百丈,犹如九天神魔俯视底下好似蚂蚁般的数百武僧,左右两手大张十指分立,体内真气犹如浪涛滚滚汹涌澎湃,咻咻咻的指剑破空声不绝于耳。

    瞬间,密密麻麻无形有质的凌厉指剑,眨眼间跨越上百丈距离,从天而降落到布好伏魔罗汉大阵的数百武僧头顶。

    “罗汉伏魔,佛光普照!”

    了空大师手中铜钟无风自鸣,当当当的清脆钟鸣声不绝,数百武僧的禅唱不休,同时数百根罗汉棍冲天挥舞。

    嗤嗤嗤,道道凌厉劲气,从罗汉棍顶****而出,好似密密麻麻的凌厉子弹,在天空布下一道遮天大网,与从天而降的数百指剑激烈相撞。

    砰砰砰……

    半空之中劲气炸响连绵不绝,狂风大作胡乱吹刮,道道龙卷风瞬间形成又立刻消散,风起云涌好不惊人。

    好厉害的伏魔罗汉大阵!

    林沙心中惊叹,脚下劲风呼啸,他好似踏着无形有质的阶梯,一步一步从天而落有如战神临凡,浑身杀气铺天盖地,几乎席卷整个禅院,与数百武僧联手制造的‘佛气’互扛不相上下。

    轰!轰!轰!

    眼神凌厉杀意滔天,林沙心知想要逼迫净念禅院封山闭寺,必须得破了下面声势惊天的伏魔罗汉大阵。

    他这次,要拿出全力才成,否则哪能压服底下那帮实力强悍的秃驴?

    啊……

    嘴里猛然爆发惊天怒吼,额头脸颊脖子上青筋根根爆起,体内真气沸腾咆哮,气血汹涌好似怒??裉?,双眼瞬间通红似欲滴血,一股股淡淡几不可见的血红气焰在身周升腾而起……(未完待续。)

    PS:  说一下,读者们想要怎么结尾,在书评区了留下意见,我会听取诸位意见的,另外,本卷已进入结尾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