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

    看着眼前一身白衣,面如冠玉潇洒不羁,手持一把美人扇风骚无比的‘多情公子’侯希白,林沙嘴角带笑饶有兴趣。

    “小子,你师傅邪王叫你来洛阳,不是让你卖弄风骚的吧?”

    轻轻扫了眼侯希白,林沙淡然开口。

    “师傅叫我来洛阳,是为了让我增长见识的!”

    侯希白啪的一下打开折扇,一位体态风流千娇百媚的绝色美人,静静矗立于扇面之上,好似活过来般娇媚无双。

    “涫涫!”

    林沙眼角抽了抽,缓声开口道。

    “没错,正是阴葵派传人涫涫!”

    侯希白俊朗好似小白脸的脸上,眉飞色舞一脸兴奋:“这是我在蜀中见到她时,经过多日努力画出的美人图,将军以为如何?”

    “惟妙惟肖活灵活现!”

    呵呵一笑,林沙耐着性子调侃道:“‘多情公子’这手画技,可要比自身武功强多了!”

    啪的一声,侯希白将手中折扇合上,满脸得意不以为然道:“这是我的兴趣爱好,不要动不动就跟武功联系上!”

    林沙好笑,反问道:“你要是没一身绝顶武功,折扇上画的那些美女,哪个愿意正眼瞧你一眼?”

    侯希白闻言一呆,猛然点头连连说道:“确实确实,是我想左了!”

    “不是你想左了,而是一番心思都放在美女上了吧?”

    林沙轻笑出声,摇了摇头没好气道:“好了,收起你脸上的玩世不恭,本将军要跟你说正事了!”

    侯希白却是不以为意,依旧嘻嘻哈哈道:“我就是跟将军在谈正事啊,人生苦短不要虚度……”

    话才说到一半,突然噶然而止,一张俊秀能迷倒不少花痴小姑娘的俊脸。突然涨地通红大口大口喘气,额头青筋根根爆气瞬间密布一层冷汗,显然他此时的情况极为糟糕。

    不知何时,端坐在主位上的林沙。身上强悍之极的煞气喷涌,好似遮天乌云般将侯希白完全笼罩,如山般的压力瞬间落在侯希白心头,让这厮措不及防吃了大苦头。

    “快快,快停下。我受不住了!”

    这一刻,侯希白只觉身处修罗地狱,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残缺尸体,凄厉绝望的呐喊嘶杀不绝于耳,天地间一片血红色彩,呼吸间全是刺鼻的血腥味道。

    侯希白就是侯希白,不愧是邪王石之轩看中的弟子,只一瞬间便反应过来,眼中所见幻相如潮水般褪去,又回到了征北大将军府前堂花厅。对上林沙那对笑吟吟却深不见底的漆黑眸子,侯希白心头一颤不敢怠慢哑声急促开口。

    声音嘶哑难听之极,就连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这才短短片刻时间,他便在林沙突如其来的强悍气势跟前,彻底摆下阵来几乎没有丝毫反抗之力。

    征北大将军林沙,果然不愧天下闻名的超级高手!

    “你小子,老实点!”

    林沙轻斥出声,下一瞬间压在侯希白身上的气势,如潮水般消逝。

    侯希白只觉身上一轻,刚才那种几乎将他压趴在地。几乎透不过气的憋闷感,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如果不是额头的冷汗依旧,身上的绸缎衣裳紧紧粘在身上难受异常,他还真会以为刚才只不过是幻觉。

    可怕。实在太可怕了!

    这种对气势如臂使指的强悍实力,连他视若神明的师傅,都做不到吧?

    侯希白思绪翻滚之时,林沙也在暗暗仔细打量这位江湖上风头极盛的年轻俊彦,对其实力还是非常满意的。

    也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感情太过丰富,‘多情公子’之名正是其最好写照。竟然将一身花间派的武功修炼至出神入化之境,年纪轻轻便已达宗师之境,一身天赋之高比之双龙和拔锋寒丝毫也不逊色。

    可能感情太过丰富的缘故,成也‘多情’败也‘多情’。

    前文就有介绍,花间派的花间心法以有情入无情,最后达到至情至性唯我唯一之境,从而突破束缚达到更高一层境界。

    想要做到这一点可是非常困难。覆雨翻云之中的浪翻云,寄情于死去多年的纪惜惜,看似有情实则无情,最后达到至情至性的纯粹境界,一举达到无上大宗师之境,最后更是与庞斑同时破碎虚空而去。

    花间派的心法,其实跟浪翻云的做法差不多,都要先投入全部感情,在时间长河中将感情纯粹升华,最后达到至情至性甚至更深一层的无情之境。

    可是感情又哪是那好纯粹的?

    惊才绝艳如邪王,也在碧秀心死后放不下,或者做不到数十年如一日始终念念不忘,最后搞得精神分裂滞留宗师颠峰多年不得寸进。

    而侯希白,显然比之石之轩还有所不如,单单其绰号中的‘多情’二字,便已道明起心性如何。

    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

    侯希白显然还没堪破这一点,此时还是年轻人心性占了上风,一心贪慕美人,根本就无法纯粹升华感情,以花间心法放在魔门中都属中下层的武功心法,他的前路可以说已经断绝。

    能在这么年轻的时候达到宗师之境,已经托了他的惊人天赋和异于常人的超级领悟能力。

    只可惜,想要踏足无上大宗师之境,需要的是精神的纯粹和升华,简单的领悟和天赋已经不足以推动他更进一步。

    或许,这也是邪王叫他赶来洛阳,辅助林沙的重要原因。

    一直沉溺与花丛之中,可不是什么好事。一个不好就从‘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变成了十足十的贪花好色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这家伙,真的拜了一个负责任的好师傅??!

    “小子孟浪了,还请将军不要见怪!”

    侯希白收拾好了凌乱的心情,起身冲着林沙深深拱手施礼道。

    “你师傅叫你来见我,自然有其深意,我也懒得多猜,先给你布置一个任务!”林沙嘴角含笑,一点都没客气的意思,直接吩咐道:“寇仲,徐子陵和拔锋寒三人知道吧,你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找他们,问清楚他们滞留洛阳的具体原因!”

    微微一笑,若有深意扫了侯希白一眼,缓声道:“这三个家伙可不简单,你好好跟他们接触接触,定能从他们身上得到一些好处!”

    说着,摆了摆手示意侯希白可以离开了。

    “将军放心,希白定不负所托!”

    侯希白脸色郑重,拱手施礼沉声说道。而后转身大步向门口走去,走了没几步突然一顿,原本昂然的气势突然一垮,又摆出一副吊儿郎当的架势,啪的一声打开画有绝色美人涫涫的折扇,一摇一晃出了征北大将军府。

    “这家伙,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摇了摇头脸上也没什么失望情绪,林沙轻笑着起身缓步离开。

    由‘多情公子’侯希白突然上门造访,引发的丝丝波澜,没有在他心中留下丝毫踪迹。

    无论侯希白做得好也罢坏也罢,他都不会太过在意,这本就是他随手而为,根本就没将侯希白的助力算计其中。

    虽说手头多了一位宗师高手听令,怎么看都是一件大大好事。

    可惜,侯希白的缺陷太过明显,单单一个‘多情’的名头,就能轻易将其宗师级实力消弭于无形。林沙要是对他寄于厚望的话,只怕到时候怎么倒霉的都不知道。

    慈航静斋和阴葵派,最不缺的就是国色天香颠倒众生的绝色,要侯希白这么一位狂蜂浪蝶似的角色与她们交锋,简直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啊。

    ……

    不得不说,花间派的传人都是难得一见的人才。

    林沙对侯希白评价不高,可不代表侯希白没有能力。相反他的能力还极为强悍,领命而去不过短短数日时间,便轻而易举与双龙和拔锋寒接上头,并且还成了交情不错的朋友。

    根据侯希白传回的消息,双龙和拔锋寒在净念禅院一役后,返回南方的途中另有奇遇,实力纷纷突破全部达到了宗师之境。

    “猪脚就是猪脚,气运不是一般的隆厚!”

    林沙得信后,忍不住摇头叹息,对气运之道更有几分深刻认识。

    不过根据原书来看,双龙气运应该连成一片,一旦两人意见不和,其相连气运将会大打折扣,原书最后的结局就是最好例证。

    也是师妃暄厉害,看准了双龙的弱点,直接把徐子陵这厮争取过去,导致寇仲孤掌难鸣气运不足,最后为了所谓的‘兄弟义气’,儿戏般将南方半壁江山拱手相让,最后全都没落什么好下场。

    凌烟阁二十四功臣里,可是没一位少帅军大将存在??!

    对于这样的家伙,林沙从来都瞧不上。

    而让林沙没想到的是,侯希白这小子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竟然在短短时间内,跟傅妃暄和涫涫都搭上了线,并且跟两美都弄出了不错交情。

    只是在根涫掼勾搭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勾起了阴后多年前的不愉快回忆,这小子被阴后祝玉研逮着机会,被揍成猪头多日不敢出门见人,差点没让林沙将口水笑喷出来……(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