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山霸刀秘籍!

    换日**!

    尽管比不上四大奇功那般引人关系,可这两门超一流武功,依旧是江湖中人欲得之而后快的神功绝学。

    四大奇书,对于普通的江湖中人而言,实在太过虚无缥缈。

    只知慈航剑典在慈航静斋手中,可江湖上又有那几不怕死的家伙,有胆子去挑衅慈航静斋,不怕引来佛门的雷霆打击么?

    至于其余三门奇功,长生诀在林沙的手中,只有各方势力高层才知晓,不要万不得已是不会轻易将这个消息透露出去的。

    还有战神图录和天魔策,前者神秘莫测根本就无人知晓战神殿的具体位置所在,至于天魔策早就不全,获得天魔策最大分额遗留的阴葵派,其核心功法天魔功就算修至最高的第十八层,也不过大宗师实力。

    比之天魔策可以直达破碎境界的能力,还是差得太远。

    再说了,魔门阴葵派诡异莫测,普通江湖好手根本就不知道其总部的具体位置,就算知道了也没胆子前去窃取。

    而次一级的霸刀刀法,以及换日**同样也是普通江湖人士眼中的顶级武功秘籍。

    他们可没有追求破碎虚空的资格,同样也不以破碎虚空作为毕生追求目标,能够进一步提升自身实力,成为江湖一方大豪就是最大的心愿。

    霸刀岳山,那也是成名江湖多年的超级高手。

    一手霸刀刀法,纵横武林数十栽威名赫赫。岳山同时也是江湖上为数不多的刀法宗师,实力只在天刀宋缺之下,只是可惜早早挂了。

    南阳出现了岳山的霸刀秘籍和换日**,这样的消息不说对于普通江湖中人,就是一些大势力高手也都是垂涎不已。

    于是乎,在消息传开不久,原本聚集洛阳的大半江湖好汉,哗啦一下急不可耐跑去南阳掏宝碰运气。

    和氏壁虽然诱惑力十足,可在借几个胆子给那些江湖好汉。他们也不敢擅自冲击征北大将军府,那位可是堂堂的大宗师高手啊。

    还是霸刀刀法和换日**秘籍更加吸引人,起码这是无主之物,无论是何人。武功高低都有机会染指。

    “这帮家伙,终于走了!”

    林沙第一世界得到手下官员通报,脸上露出一丝淡淡微笑,缓声说道:“荣凤详这厮,还是有些手段和能力的!”

    洛阳城中少了大半暗中窥视的江湖好汉。林沙虽然不在乎,却也感觉身上的压力轻了不少,就准备暂时放开洛阳事务,打算亲自跑去潼关一趟,好好观摩观摩关中大战,看看时机成不成熟,准备给李唐一个深刻教训。

    可就在这时,前几日才被林沙狠狠抽了几记耳光,打得晕头转向,老老实实替林沙办事的魔门八大高手之一。老君观传人辟尘,身居洛阳商会会长的荣凤详主动上门,代表魔门魁首阴葵派送来一封请贴。

    “八月十五中秋夜,天津桥上定胜负?”

    有鉴于这厮最近表现不错,林沙也懒得继续出手教训,接过制作精美的请贴,打开一看顿时吃了一惊。

    天津桥之战?

    他知晓原书中有这么一段,好象是慈航静斋传人师妃暄,和阴葵派传人涫涫的决斗,按照两派之间的决斗规矩。谁输了之后二十年不准再出江湖。

    有趣,有趣??!

    最近一段时间忙疯了,都把大唐原书中这段十分精彩的戏码都给忘了。

    当然,他此时很有些疑惑??聪虮毓П鼐凑驹谙率?,一副老实人摸样的所谓魔门八大高手,沉吟道:“洛阳的局势可是一边倒,阴葵派和慈航静斋还有心情搞决斗?”

    心中真有些好笑,两帮女人的好胜心倒是很强。

    有他这个搅局者存在,不同于原书同时期的洛阳局势。原书此时洛阳风雨飘摇。王世充还没有强力执掌洛阳,外有李密瓦岗军虎视耽耽。

    同时双龙和拔锋寒刚刚将和氏壁中能量全部吸收,成为天下豪杰的众矢之的,魔门和佛门各使其谋斗得不亦乐乎。

    说白了就是一句话,原书中此时的洛阳局势,只能用风云激荡神秘莫测来形容,谁都不清楚洛阳局势接下来会如何发展。

    可此时,有林沙的存在,洛阳早早落于他手,不说固若金汤却也稳如磐石。就算周围数方军阀势力联合来犯,林沙也只是觉得有些麻烦而已,想要动摇他在洛阳的地位和统治,根本就没可能。

    在林沙的强力掌控之下,洛阳根本就不存在独立于官府势力之外的存在,就是实力强悍的净念禅院,都得老老实实龟缩在城外小山不敢轻举妄动。

    这时候,慈航静斋和阴葵派竟然还要决斗,对天下局势,起码对洛阳局势造不成丝毫影响,也不知道她们为啥这般执着?

    难怪,最近一段时间净念禅院那帮秃驴,还有慈航静斋那帮尼姑老实得紧,没有再继续纠缠和氏壁的事儿。

    还以为他们转行了呢,原来是被阴葵派吸引了注意力,忙着下一代精英传人只的决斗,决定之后二十年是显是隐,倒是间接帮他解决了不少麻烦。

    荣风详真的怕了,不敢在林沙跟前有丝毫异常,老实恭敬回答:“这是慈航静斋与阴葵派之间的约斗,每二十年一次从无间断!”

    “我是想问,她们为何选择在洛阳天津桥一战?”

    林沙眉头轻轻一挑,语气虽然平缓却给了荣凤详极大的压力,好似一座大山压在心头沉甸甸的难受得紧。

    慈航静斋与阴葵派二十年一次约战,这个林沙自然清楚。

    他还清楚,上一次约战阴葵派输了,这二十年老老实实隐藏在暗中发展蓄力,准备二十年后的下一次约战。

    可那又如何?

    阴葵派不一样暗中小动作不断,在皇权交替之时狠狠摆了慈航静斋一道,让慈航静斋支持的隋太子杨勇,败在了阴葵派支持的晋王杨广之手?

    至于,约战输的那方,二十年内不准在江湖上露面,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阴葵派行事向来低调诡异,就算没有这条约束,她们同样不会太过高调在江湖上行走。魔门可是隐派中的隐派,不为江湖主流所容,能不能光明正大在江湖上发展势力,真的影响不大。

    倒是慈航静斋代表了江湖显派,而且还代表了佛门的脸色,却是万万也输不得,而每次慈航静斋输了约战,都代表佛门即将沉寂很长一段时间,伴随着的都是统治者对佛门的疯狂打压,俗称‘灭佛’。

    荣凤详额头冷汗淋漓,满脸尴尬不知所措,摇头道:“这个我真不清楚,可能阴后另有想法吧!”

    “嘿,你回去吧!”

    林沙嘿笑出声,脸上神色意味深长,挥了挥手将满心不自在的荣凤详赶走,仰天对着空阔的正堂,好似喃喃自语又好似若有深意说道:“什么另有想法,是不是想将宝压在洛阳身上?”

    ……

    出了这档子事儿,林沙临时改变行程,继续坐镇洛阳弹压各方。

    他将观察关中战局,给李唐准备大礼的任务,交给大将军府临时总管推山手石龙,让他暂时坐镇潼关一段时日,确保潼关安然无恙。

    能够悄无声息间,联络河南周围的军阀势力,同时出手围攻河南隋军,这份能耐和狠辣手段不得不让人敬佩,李渊果然不是表面上那般简单。

    林沙从来都不怕以硬碰硬,他就担心李唐为里拿下通观要塞,或者想将潼关守军弄得大乱,没精力和功夫和长安守军联手对付李唐,会出什么阴招。

    潼关守将罗士信,无论放在真实历史上,还是隋唐演义中,又或者是大唐原书,都是整个天下数一数二的猛将。

    有他坐镇潼关,无论是守是攻林沙都很放心。

    怕就怕李唐派出武功高强的江湖好手,专门暗中刺杀罗士信,那情况可就不少说得很。

    罗士信虽猛,不过也就是初至一流高手实力,也就刚刚打通天地之桥的水准。放在一干以沙场为主要奋斗之所的将领之中而言,确实是难得一见的超级高手。

    比起真正的江湖高手,却是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无论是为了潼关要塞的安全,还是罗士信这员大将的性命,林沙都不得不提前做好预防措施。

    有踏入宗师行列的推山手石龙坐镇,以李唐摆在明面上的实力,有石龙一人便足以应对。等洛阳这边的事情了了,林沙再亲自率军前来,一举将李唐彻底干翻,叫他们永世不得翻身。

    “他们三个家伙,怎么又跑回来了?”

    将石龙派出,林沙便将全部精力,放在慈航静斋与阴葵派即将到来的约战之上,距离八月十五中秋也没多少时间了。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还没发觉两派门人有何异常,本以为已经返回南方的双龙和拔锋寒这三位,竟然又出现在了洛阳城中。

    “不清楚,好象他们跟慈航静斋和阴葵派都有些牵连!”

    前来汇报的小弟显然做足了功课,对双龙和拔锋寒最近一段时间的动向,打探得十分清楚,简单向林沙做了介绍。

    “嘿,这事情,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挥手叫报信小弟离开,林沙脸上露出满满的玩味之色,轻声自语:“要不要将消息告诉楼观道,这样一来就凑齐了佛魔道三家……”(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