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凤详,见过大将军!”

    半个时辰后,洛阳商会会长,荣凤详姗姗来迟向林沙见礼。

    “辟尘,你找死!”

    林沙脸上平静无波,轻轻一笑开口说道。

    话音刚落,一股森冷阴寒之极的杀气,突然降临在荣凤详身上。

    “征北大将军,你想干什么?”

    荣凤详浑身汗毛倒竖,一股森森的死亡气息扑面而至,下意识的运转体内真气抵挡,连退三步满脸惊怒喝问。

    “想教你知道,怎么做人!”

    林沙冷声轻笑,蒲扇大掌一伸五指全部张开,身形如风疾射而至,瞬间扑到荣凤详身前,五指劲气隐隐扣向荣凤详周身要穴。

    “欺人太甚!”

    荣凤详又惊又怒脸黑如墨,满脸狰狞从牙缝里绷出几个字,体内真气砰然爆发一股股诡异真气瞬间流转全身,身周气流涌动道道尖锐剑气破空响起。

    啪!

    可让荣凤详惊骇的是,无论他如何闪避都无法逃开林沙大掌的笼罩。电光火石间被一掌狠狠拍在肩头,一阵剧痛传回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肩头筋骨肌肉一阵颤抖跳动,半边身子瞬间失去了知觉全身力气如潮水般褪去。

    身子无力瘫软在地,林沙静静立在身前,巨大的阴影好似荣凤详此时的心情一般,充斥着阴霾和迷茫。

    啪啪啪……

    林沙蹲下身子,右手轻轻拍打荣凤详的一边脸颊,动作极尽侮辱之能事,对这厮瞬间变得阴沉无比的脸色视若无睹,咧嘴露出两排整齐森森白牙,冷笑道:“我不管你听到了什么,又或者觉得征北大将军府摇摇欲坠,但有一个事实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就你这么个小角色,不管本将军有没有能耐守住洛阳。都能让你万劫不复尸骨不存!”

    荣凤详,也就是魔门真传道支脉老君观传人,公认的魔门此代八大高手之一的辟尘,此时只觉身心发冷彻骨森寒。

    在征北大将军林沙跟前。根本就没有丝毫还手之力,可笑他还是所谓的魔门八大高手之一,真是丢尽了魔门的颜面。

    见眼前这厮眼神淡然,精气神瞬间下降不止一个档次,林沙脸上笑容越甚。轻笑着说道:“怎么样,心中还有没有抵触的想法?”

    “不敢!”

    荣凤详一脸阴沉,瓮声瓮气说道。

    啪!

    林沙毫不犹豫,狠狠一耳光甩了出去,荣凤详的脑袋好似受了重击高高扬起,一边脸颊迅速浮起五道清晰指印。

    一把抓住这厮的头发,毫不客气将他那双布满阴毒怨恨眼神的脑袋扳了过来,面对面笑吟吟道:“只是不敢,心中还有怨恨是吧?”

    荣凤详沉默不语,一双越发怨毒的目光。表明了他心中的态度。

    “心中再怨恨也给本将军老实听着!”

    林沙嘿嘿一笑,反手又抽了这厮一记响亮耳光,见另一边脸颊也浮现五道清晰指印,两边脸颊的指印很有对称美感,这才满意点头:“本将军不管你如何作想,只要我还在一日,本将军的吩咐你就要老实听命!”

    缓缓起身,淡淡扫了满脸怨恨,像个小孩堵气不说话的荣凤详一眼,冷说警告道:“最后再警告你一次。乖乖听话别耍什么滑头,否则本将军都不用亲自动手,只要阴后换人就足以致你于死地!”

    荣凤详满心冰寒,一如他此时的身体一般。怒视着眼前恶魔内心颤抖,就听林沙毫不客气吩咐道:“最近世道不怎么太平,洛阳城中有些家伙太过讨厌,本将军不管你以什么名义,洛阳商会也好魔门也罢,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将洛阳城里那帮不怀好意的江湖好手赶走!”

    “怎么,堂堂征北大将军,江湖公认的大宗师,怕了那帮江湖人士么?”

    荣凤详闻言先是一呆,而后满脸嘲讽嗤笑道:“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啊,堂堂征北大将军,竟然还搞不定几个区区江湖好手?”

    刚刚说到兴起,便对上了林沙那一双毫无感情,冷漠阴冷好似噬血凶兽的眼眸,生生打了个寒战,话音噶然而止不敢再继续下去。

    “说啊,你继续说??!”

    林沙冷笑,一屁股坐在帅椅上满脸平静,眼中却是射出两道冰冷寒芒,好似锋利利刃般,狠狠插向荣凤详内心深处,将起那颗脆弱小心脏搅得粉碎。

    见荣凤详沉默不语,林沙嗤笑出声冷哼道:“你也就这点本事了,本将军如何行事,还轮不到你一小小角色置喙,愿意做就做,不愿意做就去死!”

    正堂气氛瞬间变得凝重万分,好似一座大山压在身上,压得荣凤详难以喘气,瘫软在地的身子瑟瑟发抖好不难看。

    端起精致茶盏,轻轻抿了口香气扑鼻的茶水,漠然道:“本将军的吩咐听清楚没,听清楚了的话就给我滚!”

    声音就像有魔力般,滚字出口原本瘫软在地,浑身无力的荣凤详,瞬间又感受到了力气和被封的真气重新回来了,顿时心中一喜一惊,不敢怠慢连滚带爬跑出了恐怖阴冷的大将军府正堂。

    “真是个垃圾,不打不舒服的混蛋!”

    脸上带着毫不掩饰的不屑,林沙冷笑着摇了摇头,缓声道:“魔门如果都是这号玩意,永远都别想压过佛门!”

    声音不大,却好似划破空间般,瞬间传入大将军府屋顶上,那道身姿曼妙引人遐思,此时却是奔行如风的某人耳中。

    “哼!”

    那道曼妙身姿只微微一顿,便以更快速度消失在重楼环宇的连片公侯建筑屋顶深处。

    “嘿,阴后还是差了些气度!”

    耳中好似炸雷轰鸣,林沙却安之若素好似没有发生任何事端一般,神色平静手中的茶盏连半丝晃动都无,就像轻风拂面没有丝毫干扰。

    “王二,进来!”

    轻轻放下手中精制茶盏,林沙懒洋洋的轻唤了声。

    “末将在,将军有何吩咐?”

    王二一身劲装,浑身悍气缭绕大步流星走了进来,拱手行礼沉声道。

    “洛阳这几天可能不怎么太平,让亲卫营的弟兄都动一动,跟着城防军一起巡逻警戒!”

    林沙眼皮子都没抬一下,缓声吩咐道:“但凡发现行为不举,又或者胆敢闹市喧哗之辈,直接抓捕不用客气!”

    “遵命!”

    王二拱手,满脸喜色又迟疑着问了句:“要是他们反抗怎么办?”

    “格杀勿论!”

    林沙语气平静,话中杀气腾腾毫不含糊。

    ……

    接下来三日,洛阳城突然热闹起来。

    停留于城中的一干江湖豪杰,突然间频繁遭遇袭击,有死有伤损失惨重,一时间人心惶惶恐慌万状。

    酒楼茶肆等消息扩散之所,时??梢蕴拍承┫⒘橥ǖ慕耸?,又或者别有用心的家伙议论纷纷,制造某种难以言说的恐怖气氛。

    “哎,你们听说了么,中州双雄昨天受袭身亡!”

    “早就听说了,传闻乃是他们的死对头商洛铁手下的辣手!”

    “屁,商洛铁手有这样的实力么,要是有的话早就将中州双雄干翻了!”

    “那你说是谁动的手?”

    “这还不简单么,在洛阳城有这样实力的,也只那么一家吧?”

    “咝,你不要命了,这样的胡话也敢乱说?”

    “有什么不敢说的,他们敢做我就赶说!”

    “好大的口气??!”

    就在这时,一道冷森森的声音插了进来,之前那两位说话肆无忌惮,好似悄悄言语却又弄得满堂皆闻的江湖汉子猛然回头,却是数十位城防军将士,满脸不善气势汹汹扑了过来。

    “你们想做什么?”

    那两胡乱江湖汉子顿时慌了手脚,砰的一下起身带翻了满桌酒菜,抽刀在手一脸慌乱。

    “干什么?”

    带队将官身如铁塔,满身悍气势如雄狮,怒喝出声好似炸雷轰隆作响,震得小小酒肆客人脑袋一蒙头晕眼花,冷笑道:“带你们回去好好问上一问,你们这两个混蛋到底有何用心?”

    “我们兄弟,要是不答应呢?”

    那两江湖汉子满脸冷汗,互递了一个眼神,猛然发一声喊身形如利箭飞射,瞬间从酒肆大开窗门的两旁跃了出去。

    “给我杀,不用手下留情!”

    铁塔般的城防军将官脸色阴冷,须发皆张怒喝出声。

    ??!??!

    雷霆般的怒吼刚落,门外就传出两道凄厉哀嚎,等他带着冲入酒肆的城防军将士大步走出之时,正见那两厮正满脸痛苦倒在血泊中,周围围了数位满身悍气缭绕的大将军府亲卫。

    “带走,好好审问一下,看看他们到底是无口之失,还是有意为之!”

    身形好似铁塔般的将官,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不坏好意,眼神森冷语气冰寒,嘴角挂笑目送城防军小队将士将失去反抗能力的家伙带走。

    “走,跟我继续巡逻去!”

    铁塔般将官大手一挥,大步流星沿着繁华街道巡视而去。

    与此同时,霸刀岳山的独门武功霸刀和换日**出现在南阳的消息,也如风一般传遍了整个洛阳,顿时洛阳武林为之震动,各方豪杰蠢蠢欲动心痒难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