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轰!

    两道响亮气爆轰鸣震动整个江淮军与隋军交战战场,杜伏威措不及防之下中招,宽大的衣袖化作片片布片,右手一片血肉模糊张口连喷数道血箭,身子像是断线风筝向后倒飞。

    他着实没想到,林沙所射利箭之中,竟然还蕴含如此霸道刚猛的凝练真气。

    在爆炸响起瞬间,如浪潮般汹涌的真气,已将他身上的护体真气轰碎,同时霸道刚猛的真气更是如烈火般涌入其身躯经脉之中,大肆拉扯破坏。

    而辅公佑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手上大刀被汹涌真气震成数段,身子不受控制向后倒飞,张口连连喷出殷红血箭,气息和精神瞬间降下数个格调。

    作为魔门高手,他的武功根基自然比不得杜伏威深厚,受到林沙刚猛霸道的真气侵袭,所受伤害自然更加严重。

    “你们两个,给本将军去死!”

    射出两箭林沙手中已经没了箭矢,抄起得胜钩上的大关刀飞身而起,身如展翅大鹏冲天而起,瞬间便跨越近百丈距离,从天飞扑而下直取江淮军两大首领杜伏威和辅公佑。

    嗡!

    手中沉重大刀在真气的催使下嗡嗡作响,于天空化作数道雪亮匹练,纵横交错从天而降。

    “不好,快撤!”

    杜伏威强忍手上剧烈疼痛,离得老远就感受到林沙手中大刀的冰冷锋寒,一股浓浓的死亡阴影笼罩心头,他脸色大变顾不得其它,体内真气疯狂运转,身形如风般倒掠而出,瞬间便飞出了十来丈远。

    他跟林沙交过手,自然知晓林沙的恐怖,自忖单独对上林沙,连三招都没把握接住,早早做了心理预防溜得顺畅无比。

    可辅公佑则不同了。他这还是第一次与林沙照面。

    江湖传闻,征北大将军林沙乃大宗师级高手。辅公佑对此持怀疑态度,他太了解江湖传闻的夸张之处了。一流高手能吹成宗师高手,宗师高手能吹成太宁夏第一高手。

    在他看来。林沙最多也就是宗师高手而已。

    而他,跟杜伏威一样都是半步宗师高手,尽管可能不是林沙的对手,但打不过跑还是没问题的。

    存着这样的心思,虽然刚才被林沙一箭炸出内伤??伤坏愣济挥斜苋玫囊馑?,觉得林沙不过是占了偷袭的便宜而已。

    等到林沙如大鹏展翅般飞临而下,手中大关刀化作凌厉无匹的雪亮刀光匹练落下之时,感觉一股霸道无比的滔天杀气铺天盖地席卷而至,心头瞬间蒙上一层死亡阴霾,肩头像是压了一座大山般沉重难受。

    在他的敏锐气机感应之中,他以及被从天而降,好似大鸟飞腾的林沙牢牢锁定。更让他惊骇欲绝的是,他的气息已与林沙手上化作雪亮刀芒匹练的大刀连接在一起,无论他动是不动都将遭遇大关刀的凌厉一击。

    “不!”

    林沙满脸冷酷。根本就容不得辅公佑有丝毫应变时机,手中大关刀狠狠一刀斩下。辅公佑满脸惊骇发出一声惊人惨嚎,一对钢铁连环从袖中飞出,化作漫天环影挡在从天而降的雪亮刀芒匹练之前。

    当!

    一道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声响起,火花飞溅间露出辅公佑惊骇欲绝的惨白脸膛,沉重的大关刀只是稍微迟滞片刻,便将阻拦在前进路径上的钢铁连环斩成两半,而后闪电般从辅公佑眉心处一斩而下。

    砰的一声闷响,凌厉的刀气在坚实的泥地上,看出一道触目惊心的丈长刀痕。以辅公佑所立之地为起始点。

    噗!

    突然凝立不动,露出满脸惊骇之色的辅公佑,从眉心开始顺着脖子,然后是胸膛以及肚子。先是出现一道笔直血线,而后在江淮军将士惊骇的目光中,身体突然分成两半花花绿绿的脏器伴随着喷涌鲜血,摔落一地散得到处都是。

    “啊啊啊,辅将军死了辅将军死了!”

    战场有片刻的沉寂,而后也不知哪个大嗓门惊叫出声。顿时江淮军方面一阵大乱,辅公佑所在附近的江淮军将士,像是受到极大惊吓般连滚带趴向后飞奔而退。

    至于其余不知道具体情况如何的江淮军将士,与狂奔而逃吓得差点魂飞魄散的家伙撞个慢怀,顿时一片惊呼惨叫不绝,地上多了好几十滚地葫芦。

    “杜伏威,你丫的哪里逃!”

    一刀砍翻了江淮军二号首领辅公佑。林沙没有丝毫停留,顺着气息感应第一时间便发现了躲在重重江淮军将士之中的杜伏威,厉喝出声脚踏临波微步,身形飘逸潇洒好似神仙中人,在江淮军密集的人群之中穿梭往来,好似一条滑溜的泥鳅,脚下踩着古怪玄妙的步伐,身形左突右冲在密集人群中飞速前行。

    “拦住他拦住他,都给我拦住他!”

    杜伏威对危险的感知十分敏锐,尽管林沙已身陷江淮军密集人群之中,可是他那高大的身躯凛然的威势,还有手中那把沉重锋利的大关刀,让杜伏威第一时间便发现了他的存在,顿时惊得魂飞魄散连声大喊。

    与此同时,这厮也是狡猾之极,一边招呼江淮军弟兄联合围剿冲入人群之中的林沙,一边脚底摸油连连向后飞退,同时还召集身后的弓弩手摆出攻击阵形,准备给单兵前突的林沙来次万箭齐发。

    “嘿嘿,江淮军杜伏威不过如此!”

    身陷密集人群之中,各中气息干扰让林沙的气息琐定能力出现极大漏洞,江淮军的军气袭扰也让他的气机感应能力大半失效。

    眼见杜伏威根本不敢与他一战,左突右闪几下就不见了踪迹,林沙对此也是无可奈何怒喝出声,身形拔地而起如大鹏展翅,在江淮军将士吃惊的目光注视下,沿着一道椭圆轨迹凌空飞舞,瞬间揪见杜伏威那显眼的身影,顿时哈哈大笑出声一指点出。

    一道凌厉之极,无形有质的凌厉指剑****而出,与空气剧烈摩擦发出嗤嗤刺耳声响,瞬间跨越数十丈距离直取杜伏威后心。

    发出一道凌厉之极的指剑后,林沙也不管最后结果如何,飞腾在半空的身形顺着发出指剑时的些微反震之力,身如轻烟向后急掠,几个眨眼功夫便已飞出江淮军密集军阵,不给身后刚刚布置成型的弓弩手丝毫机会。

    “江淮军的人都给我听好了,你们的二当家辅公佑已死,大当家做了缩头乌龟跑了,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快跑啊等隋军将你们干掉么?”

    林沙声音好似惊雷,在江淮军数万将士耳中轰然炸响,震得他们气血翻涌晕头转向,根本来不及做其它思考,脑中翻来覆去就是大当家跑了,二当家死了几个念头。

    “跑啊,二当家死了,咱们快跑??!”

    “二当家死得好惨,大当家也逃了,咱们也跑吧!”

    “快跑快跑,等隋军主力来了咱们想跑都跑不成!”

    “……”

    林沙的吆喝,提醒了之前亲眼目睹辅公佑惨死的江淮军将士,顿时某处血气冲天的地方周围江淮军将士像是炸了锅般四下奔逃。

    原本还气势如虹,压着数千精锐隋军狠揍的江淮军,被这突然的骚乱弄懵了,而后骚乱就像瘟疫一样迅速传播,很快传遍整个江淮军序列。

    崩溃,就在一瞬间。

    林沙招呼数千隋军冲杀了一阵,杀死数千俘虏近万这才收手。

    “报,迦楼罗王朱桀率军围攻荣阳!”

    就在林沙刚刚将江淮军数万败军驱逐数十里,回程准备收拾李密和南海派那帮家伙之时,突然又有斥候快马紧急来报。

    “朱桀?”

    林沙骑在马上,眉头一挑冷然道:“就是那位吃人魔王?”

    “正是!”

    来报斥候急忙点头,脸上带着丝丝恐惧,显然朱桀吃人魔王之名,还是十分有威慑力的。

    “张通守怎么说?”

    没有急着开口命令,林沙倒是对之前的留一手很是满意,现在就派上了大用场吧。

    有张须陀这员猛将坐镇荣阳,就朱桀这样的货色,想要拿下荣阳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张通守请大将军尽快回去,说一定要解决朱桀这厮,不然荣阳周边村镇江变成无人区!”斥候快马脸色发白,快语道。

    “嘿,那还等什么,咱们赶紧过去!”

    林沙脸色阴沉似欲滴水,没想到隋唐历史上著名的军阀突然齐聚河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

    荣阳城外,军旗招展战鼓惊天。

    吃人魔王朱桀率军攻打荣阳正急,这厮长得其实也是一表人才,面容俊朗气度不凡,单从外表来看怎么也是位豪杰人物,根本让人想象不到这厮的真实面目到底有多恐怖。

    “冲冲冲,给我往上冲,打下荣阳钱粮女人应有尽有!”

    朱桀骑在镐头骏马之上,意气风发吆喝大喊,引来周围军士一片欢呼呐喊,好似闻到血腥味的野兽般,如潮水般向荣阳城猛扑而去,撞得头破血流而回。

    “大王,荣阳可是中原雄城,城中钱粮无数,还有水嫩嫩的漂亮女人,大王要不要留下几个?”

    身边的将领满脸堆笑,讨好道。

    “恩,是要留几个!”

    朱桀眼中闪过一丝凶残,舔了舔嘴唇邪笑道:“好几日都不成享受美人的粉嫩滋味,本王正想念得紧呢!”

    本是一句歧意颇大的话,可听在巴结将领耳中好似恶魔之音,浑身上下猛然打了个哆嗦脸色变得苍白……(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