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叔宝!”

    嘈杂的战场上,林沙一声暴喝震人耳膜。

    “末将在!”

    秦叔宝大喝回应,煞气凛凛杀气腾腾。

    “带你手下弟兄,却迎一迎江淮军!”

    林沙森冷笑道:“记得带足强弓大弩,好好招待这帮家伙!”

    真没想到,之前斗得你死我活的瓦岗军和江淮军,竟然在这时候联合了。

    不过如此也好,正可一网打尽,省得以后还得浪费时间和精力。

    “遵命!”

    秦叔宝暴喝出声,当即大手一挥号旗挥舞,在轰隆隆的战鼓声中,数千满声精悍的隋军将士,跟随令旗迅速行动起来。

    “哈哈,林征北你想不到吧,惊喜还在后头呢!”

    李密趁机翻身飞退,瞬间退入重重护卫群中,冲着林沙哈哈狂笑一脸得意:“这次一定要你不得翻身!”

    回答他的,只是数道凄厉破空声,三支特制长箭电射而至,在一干瓦岗悍士的惊呼声中,一连洞穿了十好几人的身体这才去势已绝。

    “林征北,我一定要你死!”

    看着手下心腹弟兄,好不容易精心培养的心腹亲卫,在林沙的箭下好似纸糊的一般,一死就是一大串,李密心神连连震动一脸狰狞怒吼出声。

    “看你有没有这份本事了!”

    林沙嗤笑出声,手中动作不停,崩崩崩的弓弦震颤之音步绝,咻咻咻的凄厉呼啸几乎连成一片,气流激荡狂风大作,无论隋军将士还是瓦岗好汉,几乎没有一个胆敢立在长箭飞行路线之上,就是稍微站得靠近一点都不成。

    那刮面而过的强劲劲风,以及另人心生惶恐的恐怖呼啸,都让两方将士不由自主让出长箭所过通道。

    战场上形成了奇异的一幕,从林沙所在隋军中军帅旗之下。到瓦岗统帅李密所立之地,足足数十丈距离硬生生出现数道笔直的空白通道。

    通道之中倒下一片瓦岗好汉,几乎无一例外全都是被一箭洞穿而亡。

    而在李密身前布下重重人影防御,一个个亲卫虽然悍不畏死??裳鄣咨畲θ词巧了干钌畹木途?。

    “李密,不管你有多少阴谋诡计,本将军都会让你在所有布置全部发动之前,得到应有的惩罚!”

    崩崩崩的弓弦震颤好似死亡魔音,每一声都代表着瓦岗数条好汉的性命。李密的心每次都跟着一阵颤抖,看着身前堆得密密麻麻的亲卫尸体,他的心在颤抖在滴血。

    被林沙的气机牢牢锁定,根本就不容他有丝毫逃脱举动。

    每次刚刚有所动作,想要带着中军人马向后暴退,都会迎来林沙毫不客气的箭雨爆击,身边亲卫好似飞蛾扑火般纷纷以身挡箭,却也只能让他移动数步,对于林沙的利箭攻击没有丝毫阻碍。

    “林征北,我一定要杀了你。杀了你!”

    李密双眼赤红,浑身杀气缭绕心中暴怒,喉咙里发出声声不似人类的咆哮厮吼,他已被短短时间内身周亲卫的巨大伤亡,给刺激得如癫如狂。

    崩!

    回答他的,依旧只有数声震颤人心的弓弦震响。

    咻咻咻的利箭破空声,对瓦岗将士而言好似贯脑魔音,以强健身躯阻挡在李密身前的贴身亲卫,几乎已经失去思考能力,只是下意识的以血肉之躯阻挡破空而至的凄厉箭矢。

    噗噗噗……

    声声箭矢穿透血肉之躯的声音。让李密越发暴躁不安连连后退,直到连续近十波箭雨过后,突然有一支锋利利矢,一连穿透数位瓦岗好汉的身躯后。沿着一条笔直线路直奔李密胸膛而去。

    “给老子破!”

    李密眼神凌厉,不管不顾一拳轰出,拳劲凌厉正好拍在飞来利矢身上。

    轰??!

    可下一刻,让李密吃惊的一幕出现了,被凌厉拳劲轰中的劲矢,竟然没有如想象中被震成几断。反而凌空猛烈爆炸,滚滚气浪汹涌澎湃瞬间便将周围亲卫全部掀翻。

    就连李密本身,措不及防之下都被汹涌而至的强劲气浪吹得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哈哈,李密你也就这点本事!”

    林沙哈哈大笑,转瞬间又是三箭射出,伴随着恐怖的凄厉音啸,以及李密周围惨叫哀嚎的痛呼之声,不过眨眼间便已飞临李密身前。

    “想让我死,没那么容易!”

    三支利矢,让李密感受到了浓浓的死亡威胁,电光火石间便明了这三支利矢不同以往,李密再也顾不得身边亲卫死活,身形如风向后连连闪动,每每闪动间都有一位或者几位亲卫挡在身前。

    轰!轰!轰!

    三声剧烈爆炸连绵响起,刚才李密所立之处已是一片尘土弥漫,劲气四溢狂风大作的景象,还有四下抛飞的残肢断臂,以及惨叫哀嚎不绝的数十亲卫。

    “哈哈哈,李密你也不过如此!”

    林沙目光森冷如电,牢牢锁定身形连连闪动的李密,满脸不屑哈哈大笑,声浪滚滚传遍整个战?。骸熬谷荒檬窒碌苄痔婺愕布?,你那刻薄阴毒的本性显露无遗啊,哈哈哈!”

    这一刻,原本喧嚣嘈杂的战场,奇迹般安静下来。所有瓦岗将士听到林沙所言,下意识向李密所在中军方向望去??煽吹降慕峁词侨猛吒诤煤壕刹欢?,李密正运使轻功飞速后退!

    “林征北休得血口喷人!”

    李密心头一惊勃然大怒,声音尖利好似泼妇骂街,杀气凛然饱含怨毒:“你等着瞧好吧,这次李某一定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可就在这时,一道特制长箭不知何时,已然悄无声息飞临李密身前,等他发觉不对之时已经迟了,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凄厉咆哮:“林征北你好阴险……”

    轰??!

    李密所立之处突然发生距离的气爆轰鸣,李密突然发出一声凄厉哀嚎,就在一干瓦岗好汉的目瞪口呆注视下,修长高大的身躯像是破麻袋般倒飞出去。

    林沙心中冷笑连连,刚才那支暗劲隐藏的无声箭,可是他的箭术大成之作,箭杆之中更是灌足了阳刚霸道之极的九阳真气,一旦遭遇真气抵抗立即便会发生猛烈爆炸。

    伴随着猛烈爆炸,凝聚于箭杆之中的霸道真气,像是炸药般猛然喷发,直接震散了李密身上的护体真气,让李密好好尝试了一回被炸弹余**及的酸爽滋味。

    可就当他准备再接再厉,直接将这位历史有名的瓦岗雄主直接挂掉之时,一骑斥候满身血污狂奔而至,拉扯着嗓门惊惶大吼:“不好了将军,秦将军被杜伏威重创目前生死不明!”

    嘿,真是便宜了李密这厮了。

    林沙心中怅然一叹,没有做任何思考,直接掉转马头直奔秦叔宝率部所处而去。

    此时秦叔宝部的情况当真不妙,数万江淮军围着他们发动凶猛攻势,如浪潮拍岸一浪高过一浪,好似下一刻便能将由数千隋军组成的堤坝摧毁。

    秦叔宝紧闭双眼眉头紧紧皱起,一张凶神恶煞般的大脸煞白一片,气息若有若无好象随时都会挂掉一般,被亲卫牢牢护卫在军阵核心。

    要不是林沙之前吩咐,叫他带足了强弓大弩,利用漫天箭雨迟滞江淮军的疯狂冲击,只怕秦叔宝和手下将士早就彻底被江淮军人潮淹没了。

    江淮军阵前,杜伏威和亲密战友辅公佑并肩而立,指挥手下将士发动一波连着一波的汹涌攻势。

    隋军形势岌岌可危,等到他们手头的利矢消耗干净之时,估计就是他们覆灭之时,而秦叔宝刚刚露面,便被杜伏威和辅公佑很阴险的联手偷袭打成重伤,此时生死不明隋军失了指挥情况更加糟糕。

    “哼,这次一定要逮住机会,给林征北一个深刻教训!”

    “要是能逼他拿出和氏壁,那就更加完美了!”

    “估计不可能,如此千古至宝,想要逼他拿出哪那么简单?”

    “哼,这次咱们数股势力联动,就不相信不能重创林征北!”

    “还是小心为上,林征北毕竟是公认的大宗师高手!”

    “……”

    两位江淮军大佬谈笑风声一副大将风范,好似眼前数千精锐隋军不过土鸡瓦狗,挥手间便能叫它们灰飞烟灭不得翻身。

    可就在隋军情况危急,江淮军喊杀声震天,士气一浪高过一浪之时,突然一股恐怖之极的滔天杀气铺天盖地笼罩而至。

    无论正杀得兴起的前线江淮军将士,还是坐镇中军指挥若定的江淮军两位大佬,都不自觉心头一寒一股恐惧从心底莫名升起。

    “休伤吾家大将!”

    紧接着,一声雷霆般巨吼,震得在场无论江淮军,还是隋军将士一阵气血翻涌头晕耳鸣。

    咻!咻!

    不等杜伏威和辅公佑有什么举动,突然两道凄厉破空声突兀响起,耳中刚刚听到凄厉声响,两道挟裹一往无前威势的图纸长箭,已飞临江淮军两大首领身前。

    “雕虫小技,也敢拿出来献丑!”

    杜伏威一声暴喝,强压心头震惊右手衣袖翻滚如潮,带着磅礴气劲向疾射而至的长箭翻卷而去,正是其的成名绝技‘袖里乾坤’。

    而辅公佑表现也丝毫不差,手中长刀化作一道长虹匹练,如暴风骤雨向袭来长箭狂劈而去……(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票,两点左右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