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晃公错身边猛烈旋转的狂风,突然聚拢于拳劲之上,凌空一拳轰处……

    轰??!

    凌空一声爆响,以晃公错为核心的周围数米空间,空气都被这惊人一拳给抽空,带着凛然杀气的一拳砰然而至。

    “你有七杀拳,我有七伤拳,看谁的拳风更利!”

    面对晃公错威慑惊人的一拳,林沙眼睛微眯谈笑风声,突然间一拳轰出。

    这一拳平平无奇,可是突然拳劲所过之处狂风呼啸劲气四溢,一道肉眼可见的拳劲气团飞射而出。

    两道拳劲,在半空正面相撞!

    轰隆一声爆响,拳劲相击之处气浪滚滚狂风呼啸,一道道凌厉异常的小型龙卷风突兀出现。

    嗤嗤嗤的狂风呼啸之音不绝,道道散逸劲气随着狂风四舞,吹得一干人等衣服猎猎作响头发倒竖,脸颊生疼无不骇然变色。

    “你这是什么拳法?”

    晃公错满脸惊愕,感觉一道蕴含起码七股不同劲道的拳劲扑面,尽管七股劲气已到了消散边缘,可如此古怪的拳劲依旧让他色变。

    “七伤拳!”

    林沙冷冷一笑,双目暴射冰冷凶光,静静凝视晃公错挥手将七伤拳余势不足的拳劲轰散,嘴角露出丝丝不屑冷笑。

    “我要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拳法高手!”

    眼睛微微眯缝,体内真气如浪潮海啸,五脏六腑连连震动,一道一道凌厉异常的劲道凝聚于拳面,轰隆隆连绵拳影好似浪潮,呼啸如龙瞬间向数十丈外的晃公错席卷而去。

    “这怎么可能?”

    这一瞬间,晃公错只觉自己被气机牢牢锁定,一道接着一道凌厉无匹的凶猛拳劲,在他心中无限放大几乎充斥了整个天空。

    轰轰轰……

    连串拳劲轰然炸响,堂堂南海派太上长老,成名已久的宗师级高手晃公错。就在滚滚狂暴拳劲之中倒飞了出去,头发凌乱飞舞身上衣裳破破烂烂惨不忍睹,再无一丝仙风道骨之色。

    感应到晃公错的气息瞬间衰落,与此时宋智表现出的实力差距不大。就算还有隐瞒也差不了太多。

    “宋智先生,晃公错就交给你了,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没有理会对面南海派的混乱,林沙回头冲着目瞪口呆的宋智缓声说道。

    “放,放心就是。宋,宋某不会,不会叫将军失望的!”

    宋智先是郑重向林沙拱手施礼,而后嘴里突然发出声声震耳长啸,呛的一声长剑出鞘一道剑光长虹飞掠,直奔刚刚从地上翻身而起的晃公错而去,一声震荡耳膜的爆喝传出老远:“宋阀宋智,讨教南海仙翁高招!”

    “好好好,没想到宋阀,竟然也愿意当被地豪雄的狗!”

    晃公错原本苍白的脸色。突然间涌起丝丝潮红,眼中杀机汹涌怒喝出声,道道狂风旋转将其周身笼罩,一副风之子的吊样飞身而起,隔得还有段距离凶猛霸道的七杀拳连环公出。

    两大南方最出名的宗师高手战至一处,飞沙走石气爆轰鸣,只见两团人影翻翻滚滚速度快至极限,残影片片剑去拳来斗得不亦乐乎。

    “小子你又是何许人也?”

    林沙此时却是把目光放在南海派的一位青年身上,这厮长相黝黑俊秀,二十六七岁年纪浑身气度凝然。一身气息竟是比宋师道这小白脸还要强大数分。

    这厮背着金枪,神态不卑不亢拱手道:“南海派掌门,梅询!”

    “哦,你就是南海掌门梅询。果然不错!”

    林沙眉头轻挑,脸上露出一丝玩味之色。

    此人是岭南新一代最着名的高手,排名仅次于宋师道,但是武功却绝不下于宋师道,甚至还要高出一线,只因宋缺威名太盛。连带宋师道也给看高了,也是半步宗师高手。

    “宋师道,你小子的对手来了,还不快快上前迎战?”

    林沙也没客气,直接将梅询交由宋师道这小白脸,也好叫宋师道这眼高于顶的小子,好好试上一试败在同龄人身上的滋味。

    呛!

    宋师道二话不说,呛的一声拔剑在手,身如蛟龙冲天而起,手中长剑瞬间化作漫天剑芒,带着凌厉无匹之势将梅询全部笼罩。

    “哈哈,早闻宋兄大名,今日有机会一试身手,梅某不甚荣幸!”

    梅询平静的脸上,露出一丝兴奋光芒,背上金枪化作一条矫健金龙,从马上飞身而起瞬间与宋师道斗在一处。

    “宋玉致,看住你那兄长,一发觉不对上去救援!”

    林沙呵呵一笑,扭头冲着满脸紧张之色的宋玉致说道:“不要说我没提醒你,你那兄长,可不是梅询的对手!”

    “哼,我哥哥的实力,肯定在那南海掌门之上!”

    宋玉致精致的瑶鼻轻轻一皱,小脸上满是骄傲和自信,不过一双媚眼紧紧盯住与梅询大战的宋师道,出卖了她的本心。

    “你有这个自信就好!”

    林沙懒得道破小女人的心思,笑吟吟道:“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你还是早早出手的好,免得出了什么差错!”

    说着没有理会宋玉致不满的娇哼,林沙转头冲着不远处的李密,不怀好意笑道:“李密,你就只有这点盟友么,真是不够看??!”

    这话说得,正与宋智和宋师道两叔侄打得不亦乐乎的晃公错和梅询一阵气闷,手头动作一滞被宋智和宋师道抓住机会一阵抢功,顿时手忙脚乱顾不得林沙的毒舌攻击。

    南海派一干弟子门人,一个个怒目而视,都恨不得冲杀上前,将林沙这口不择言的混蛋打翻在地,然后再踩上三百脚啊三百脚。

    “哼,林征北别以为你赢定了!”

    李密脸上自信满满,满眼不屑冷笑道:“我不跟你这莽夫一般计较,等会你就知晓我的厉害了!”

    “哦,你还有后续手段?”

    林沙小小惊讶了一下,不过转眼便恢复了平静,反手便取出挂在马鞍上的十石强弓,嘴角露出满满的笑意缓声道:“不管你有什么后手,都得在手底下见真章,让本将军教教你怎么做人!”

    说着,不知何时右手已取出三枝特制长箭,吐气开声张弓搭箭一气呵成,体内真气如潮水般向三支特制长箭汹涌而去,而后手指一松三支灌满霸道真气的长箭好似流星赶月,呼啸声中几乎沿着三条笔直长线,带着一往无前的霸道气势疾射而出。

    “不好,林征北这狗贼竟敢暗箭偷袭!”

    李密脸色大变,从那三支几乎以笔直轨迹呼啸而至的三支长箭身上,他感受到了浓浓的危险,以及死亡的威胁。

    顿时顾不上装蒜,体内真气鼓荡身上衣裳无风猎猎作响,一股宗师高手独有的磅礴气势冲天而起,周身风云激荡狂风呼啸不止。

    一掌凌空拍出!

    掌劲滚滚凝实厚重,卷起道道狂风直奔三支疾射利矢而去。

    轰!轰!轰!

    尽管李密出手速度快若闪电,可依旧让三支呼啸长箭飞临身周半丈处,三股霸道掌劲,与三支灌满阳刚霸道真气的长箭,在半空凶猛对撞,顿时发出惊天动地的三声巨爆。

    劲气四溢狂风呼啸,阻挡在李密身前的贴身护卫,就好象断线风筝般向四面倒飞而去,半空只有哇的惨叫声和殷红鲜血喷溅声连绵响起。

    “?;っ芄?!”

    李密身边亲卫当真凶悍,眼见形势不妙顿时大吼出声,一道接着一道强壮身躯如箭飞驰,就像是沙包一般全部堵在李密身前。

    噗噗噗……

    好似人肉沙包般层层叠叠挡在李密身前的护卫,好似遭遇无形重击般身子猛然发颤,脸色惨白连连喷血,气息和精神瞬间萎靡下去。

    马嘶长鸣,李密座下骏马受不得霸道气劲和惊人的爆炸刺激,一双前蹄突然人立而起,带着李密连连向后退去。

    “哈哈,李密你就这本事么?”

    林沙哈哈大笑,手中不知何时又多了三支特制长箭,弯弓搭箭一气呵成,崩崩崩的弓弦震响好似死亡号角,听在李密耳中惊得他差点魂飞魄散。

    宗师高手又如何?

    林沙满脸不怀好意,一身磅礴气机牢牢锁定李密,不给他丝毫闪避的机会。

    “林征北你欺人太甚,李某跟你拼了!”

    死亡威胁当面,李密再也保持不住淡然自若的神态,猛然从躁动骏马身上飞天而起,双掌连环拍出,道道凌厉掌劲如浪潮汹涌而出,嘴里发出声声不类人声的凄厉长啸。

    “我倒是要看看,李密你想玩出什么花样?”

    林沙撇嘴冷笑,一点都没将李密的咆哮怒吼放在心上,声声真气爆炸的声音好似雷霆滚滚,惊天动地震得周围一圈瓦岗将士七窍流血翻身就倒。

    而李密,在林沙连环利箭攻击之下,不过短短片刻功夫,便披头散发满身狼狈,哪还有莆山郡公的丝毫风范,跟街头的乞丐也差不到哪去!

    “报,将军不好了,数万江淮军从侧翼杀奔而来!”

    就在这时,一骑斥候飞马来报,声音洪亮传出老远。

    本来噪音杂乱的战场,除了真气的轰鸣爆炸声之外,瞬间寂静下来。

    “李密,这就是你的后手么,也太小瞧我林某人了吧?”

    林沙突然哈哈大笑,一脸狂傲之态根本就没想突然的变故放在心上……

    第八百四十六章李密的后手(未完待续。)

    PS:  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