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派!

    林沙眼神闪烁冰冷光芒,心中升起无限杀机。

    他没想到,天下局势已逐渐明朗,竟还有如此不知死活的势力和角色,胆敢跟李密搅合在一起!

    南海仙翁晃公错!

    林沙虽然常驻北方,也知晓南海派之所以成为南方巨派,晃公错这位宗师高手中的强者,功不可没!

    但不管如何,胆敢跟河南隋军为敌者,必须死!

    林沙一声令下,整个河南隋军情报系统立刻疯狂运转,大肆收集南海派以及晃公错的相关信息。

    南海派所处珠崖郡,太过偏僻了一些,想要搜集到他们的准确情报,却是很不容易。

    所幸,林沙跟宋阀交好,又有楼观道这家北地道门领袖支持,通过道门之间的秘密联系,倒是很快便收集到了足够所需的信息。

    “征北大将军,不知可否需要我宋阀出力!”

    一直驻留洛阳的地剑宋智,将南海派和晃公错的情报热情奉上的同时,还不忘小心打探林沙心意。

    “地剑好意心领了,本将军自有打算!”

    林沙只淡淡扫了这厮一眼,好似两柄锋利利刃,直刺宋智心窝。

    就是以宋智宗师初段的实力,都忍不住心头发寒浑身汗毛倒竖,讪讪一笑不敢再胡乱多言,心道林征北的威势越发凌厉了。

    “征北大将军,这是楼观道,通过南方道门收集到的情报!”

    歧晖道长就没那么多小心思了,得到了南方道门的反馈之后,将有关南海派以及周围势力的信息汇总之后,便直接送到林沙手中。

    “道长简单介绍一下吧,我很是好奇南方的这些江湖势力!”

    将汇总的资料放在一边,林沙轻笑着说道。

    “南海派势力在珠崖郡,而宋阀的势力大多在郁林郡,两者实力相差很大。不过一方面他们治下人口大半是外族。其次晃公错毕竟是宗师的人物,其先后和宁道奇、宋缺二人对战,但是都只差一线,可说虽败犹荣!”

    歧晖也没客气。将心中知道的一些情况原本道出。

    “哦,没想到南海仙翁实力如此强劲!”

    轻轻一挑眉头,林沙来了点兴趣。

    “哈哈,有征北大将军出手,晃公错再厉害也是手到擒来!”

    歧晖哈哈一笑。不着痕迹小小拍了记马屁,随即话锋一转笑道:“宋阀占据岭南,也只有南海派可与之争锋,使得宋阀才无法占据整个岭南!”

    “哼,宋阀要真是占据整个岭南,只怕他们家现在已经灰飞烟灭了!”

    林沙冷然一笑,说不出的阴寒森冷,不屑道:“除非天下大乱,否则无论哪位统治者在位,都容不得这样的国中之国!”

    歧晖只微微一笑。南方的事情跟他这个北地道门领袖,根本就没有丝毫关系。

    无论是南海仙翁还是天刀都是让人惊惧的恐怖存在,可那又如何?

    他们必须坐镇南方,不然所在势力哪能一直稳中有升?

    没了晃公错和宋缺的直接威胁,无论南海派还是宋阀,不过只是实力强劲些的江湖势力而已,不要说跟整个道门相比,就是和楼观道硬扛都有所不如。

    歧晖微微一笑,在林沙的示意下继续介绍:“南??び戌殍?、珍珠、象牙和沉香,珠崖则盛产香料、吉贝、五色藤和各类贵重药材。都是大生意,就这几项就可获得大量利润!”

    “哦,看来南海派的经济实力,不差??!”

    林沙真是没想到。大唐世界的南方,经济发展已经如此发达,就连瘴气密布的东南之地,都开发到了这等程度?

    “宋阀除了盐利之外,还有什么大宗进项吗?”

    话锋一转,他更关注的是宋阀的实力。

    “岭南铁器相当发达。几乎全部控制在宋家手中?!?br />
    歧晖的情报收集工作做得相当到位,几乎没有做任何思考便直接回答。

    “哦,这两家南方势力都是有钱有人,难怪地处偏僻声势还如此之壮!”

    林沙轻笑着摸了摸下巴,眼中精光闪烁冷笑道。

    “确实如此,南海派和宋家交恶,无非是一山难藏两虎,现在南海派对沿海的郡城有些影响力,而深入点的内陆地区则由宋家来影响,二者正好形成一种平衡,而且这几十年本是这样过来的!”

    歧晖轻笑着说道:“虽然宋阀占优,但是也没有对南海派赶尽杀绝,这是因为根本作不到,成为势不两立的死敌,对双方均无好处,所以才维持现在的局面?!?br />
    有足够的情报支持,林沙针对南海派的手段立即出笼。

    地剑宋智再次被请到征北大将军府,林沙也没跟他客气,直接说道:“南海派跟瓦岗搅合到一起,我需要你们宋家出力!”

    “怎么可能?”

    宋智先是下一时反问出声,话一出口立觉不对,急忙收口小心观察林沙反应。果然只见林沙眼中寒芒闪烁,他顿时惊出一声冷汗补救道:“将军想要宋阀如何动作?”

    “南海仙翁晃公错已到瓦岗,地剑不妨跟我在战场上与他见上一见!”

    深深凝望了宋智一眼,林沙毫不客气说出要求,语气不容质疑霸道之极。

    “智,愿随将军一同迎敌!”

    宋智心下苦笑,可感受到身上那道若有若无的强悍气息,却是不敢有丝毫带们急忙应承下来。

    眼前的征北大将军,已不是他第一次在幽州所见时的摸样。

    江湖上公认的大宗师高手,别说是他地剑宋智,就是他兄长天刀亲临,都得老实低头。他怎么也没有料到,林沙的成长速度会这般恐怖。

    净念禅院之役,他带着侄子侄女隐藏暗中,可是亲眼目睹林沙的彪悍表现,无论是四大圣僧还是邪王石之轩,还是暗地里偷袭的弈剑大师傅采林,哪一个都不是易与之辈。

    可他们最后的结果,都是在林沙手头吃了大亏!

    这种实力上带来的恐怖威势,让宋智根本生不起多少反抗之念。

    ……

    了解了南海派的实际情况后,林沙二话不说率领三千亲卫铁骑,直接杀奔荣阳而去。

    “末将实在愧对大将军!”

    通守府邸后院,张须陀一脸惭愧想从病榻上爬起,可惜身上伤势太重挣扎了半天都没作用,反而引发身上伤势连喷数口殷红鲜血,脸色灰败气息衰落。

    “不必多礼!”

    林沙轻轻一笑,伸手阻止张须陀的见礼,而后旁若无人替张须陀搭了搭脉,不过瞬间就摸清了他的伤势,内腑受创伤势不轻。

    不过这对林沙而言,只是微不足道的小麻烦而已。

    在一干军中大将震惊的目光中,只是几针下去,不过半个时辰功夫,张须陀的伤势便有极大好转,无论脸上气色还是一身气息,都已经恢复了五六成水准!

    “将军医术高明,实在让人敬佩!”

    张须陀从病榻上一跃而起,满脸敬佩拱手下拜。

    “无妨!”

    林沙轻轻一笑,不以为意轻松道:“不过就是针对脏腑的武功罢了,虽然新奇却也只是那样了!”

    一干大将和宋智等人心中震撼,对林沙不觉更加敬畏数分。

    “你们也都放心,只要不被当场打死,本将军就能将你们从阎王殿给拉回来!”

    淡淡扫了眼一干震惊莫名的手下大将,林沙缓声说道一脸霸气。

    ……

    第二日,林沙吩咐身体大有好转,已经恢复了六七成的张须陀坐镇荣阳,他亲提一万三千大军出发,直接杀奔瓦岗阵前指明李密出来说话。

    “征北大将军亲临,李某何其荣幸!”

    很快,得到消息的李密披挂整齐,满脸笑意率军与林沙相持,满脸讥讽哈哈大笑道:“就是不知道,林征北你有没有命回去!”

    “哦,李密几月时间不见,没想到你越发不成器了!”

    眉头轻轻一挑,林沙冷目如电轻笑出声:“就你这样的货色,本将军只需要一根小指头,就能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林沙这话太过犀利,顿时气得李密脸色阴沉,隋军方向一阵哈哈大笑。

    “那加上老朽呢?”

    就在这时,远处一队骑兵过来足有数百人,其中一人须眉俱白颇有仙翁下凡的气度,赫然正是海南派的宗师级人物“南海仙翁”晃公错。

    这老家伙果真不愧宗师之名,说话声音不大却是清晰传入对阵双方所有人耳中,好似就在两方人马耳边轻声细语一般。

    “晃公错!”

    林沙眼睛微微眯缝,仔细感应了一番这老家伙的周身气息,眼中不由闪过一丝讶然,轻笑道:“不错不错,实力竟然达到了宗师颠峰,难怪有底气从南海跑来北地寻死!”

    “是不是寻死,轮不到林征北你胡说八道!”

    晃公错眼中闪过一丝凝重,猛然暴喝出声,周身突然涌起道道气旋,以其为核心缓缓转动。

    气旋速度越来越快,周围狂风呼啸劲气四溢,晃公错好似从暴风使者般声势骇人。

    “哈哈,这就是南海仙翁的成名绝技七杀拳么,声势倒是不小,就不知道威力到底如何了!”

    林沙哈哈大笑,根本就没将晃公错此时的逼人威势放在心上……(未完待续。)

    PS:  求月票推荐票……